落霞小说

第二篇 克里昂一世 · 17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7

芮奇保持目光低垂。他已经瞥了纳马提一眼,那就足够了。十年前,芮奇被谢顿派去引诱九九・久瑞南自投罗网时,他曾经见过这个人,因此看一眼即绰绰有余。

十年的时间,纳马提并没有多少改变。谁都看得出来,愤怒与仇恨仍是他最主要的特征——或者应该说,至少芮奇看得出来,因为他了解自己多少有些偏见——而这两点似乎将他的外表定了型,永远不会再改变。他的脸孔更加瘦削一点,他的头发已经斑白,但他的薄嘴唇仍旧拉出同样冷酷的线条,他的黑眼珠依然射出如昔的危险光芒。

这就够了,于是芮奇一直没有再望向他。在芮奇的感觉中,纳马提这种人不会喜欢一个敢面对面瞪着他的人。

纳马提似乎要用双眼吞噬芮奇,但脸上总是挂着的冷笑却并未敛去。

他转向不安地站在一旁的安多闰,开口道:“所以说,这个人就是了。”听他的口气,仿佛他提到的对象并不在场。

安多闰点了点头,做出几个无声的口型:“是的,首领。”

纳马提突然对芮奇说:“你的名字。”

“回阁下,普朗什。”

“你相信我们的理念?”

“是的,阁下。”他依照安多闰先前的指示,谨慎地对答,“我是个民主人士,我希望人民进一步参与政府的运作。”

纳马提的目光扫向安多闰的方向。“好个演说家。”

他再度望着芮奇,问道:“你愿意为政治信仰而冒险吗?”

“任何危险都愿意,阁下。”

“你会遵照指示行事吗?毫无异议?绝不退缩?”

“我会听从命令。”

“你懂得任何园艺吗?”

芮奇犹豫了一下。“不懂,阁下。”

“那么你是川陀人?生在穹顶之下?”

“我在千丸出生,阁下,但在达尔长大。”

“很好。”接着,纳马提又对安多闰说:“把他带出去,将他暂时交给等在外面的人,他们会好好照顾他。然后回来这里,安多闰,我要和你谈谈。”

等到安多闰回来后,纳马提整个人有了巨大的转变。他的双眼放出精光,嘴巴扭成一个狰狞的笑容。

“安多闰,”他说,“前些天我们谈到的神,灵验的程度超出我的想象。”

“我告诉过你,这个人很适合我们的目的。”

“远比你想象中更适合。你当然知道一个故事,哈里・谢顿,我们可敬的首相,如何派他的儿子——或者该说养子——去见久瑞南,对他设下陷阱,而久瑞南不听我的劝告,结果中了圈套。”

“是的,”安多闰不耐烦地点着头,“我知道这个故事。”他说这句话的神态,代表他对这个故事了若指掌。

“我只有那次仔细看过那孩子,但他的形象已烙印在我的脑海。你以为十年的岁月、高跟鞋,以及剃掉八字胡就能骗过我吗?你那个普朗什就是芮奇,就是哈里・谢顿的养子。”

安多闰面无血色,他屏息了一阵子,然后说:“你确定吗,首领?”

“就和我确定你站在我面前一样确定,我确定你引了敌人登堂入室。”

“我毫无概念……”

“别紧张,”纳马提说,“我认为,在你游手好闲的贵族生活中,你从来没做过比这更好的一件事,你扮演的角色正是神为你所圈选的。假使我不知道他是谁,他的确有可能完成任务,不外是在我们里面卧底,窃取我们最机密的计划。但既然我知道他是谁,事情就不是那样了。反之,我们现在掌握了一切的一切。”纳马提兴奋得猛搓双手,却又有点不太自然,仿佛了解到对他而言这样做多么失态。他先是微微一笑,接着哈哈大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