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章 铎丝 · 94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94

铎丝说:“官邸已经彻底扫荡,芮喜尔不会受到伤害。而你,哈里,会回到皇区去。”

“你呢,铎丝?”谢顿以低沉而紧绷的声音说。

“我想我会回大学去。”她说,“我的研究工作荒废了,我教的课也没人管。”

“不,铎丝,你有更重大的任务。”

“那是什么?”

“心理史学。没有你,我无法进行这个计划。”

“你当然可以,我对数学完全是文盲。”

“我对历史也是文盲──我们却同时需要这两门学问。”

铎丝哈哈大笑。“在我看来,身为数学家,你可说是出类拔萃。而我这个历史学家,只不过刚好够格,绝对不算杰出。比我更适合研究心理史学的历史学家,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这样的话,铎丝,请让我解释一下。心理史学需要的,绝不只是一个数学家和一个历史学家而已,它还需要一种意志,来面对这个可能得钻研一辈子的问题。如果没有你,铎丝,我不会有那种意志。”

“你当然会有。”

“铎丝,如果你不跟我在一起,我不打算有任何意志。”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铎丝若有所思地望着谢顿。“哈里,这是个不会有结果的讨论。毋庸置疑,夫铭会作出决定。假如他决定送我回大学……”

“他不会的。”

“你怎么能肯定?”

“因为我会跟他明说。如果他送你回大学去,我就要回赫利肯,帝国可以继续走向自我毁灭。”

“你这话不可能当真。”

“但我的确当真啊。”

“难道你不了解,夫铭能令你的情感产生变化,而使你‘愿意’研究心理史学──即使没有我也一样?”

谢顿摇了摇头。“夫铭不会做出那么独断的决定。我跟他谈过,他不敢对人类心灵做太多手脚,因为他受到他所谓的‘机器人学法则’的束缚。把我的心灵改变到那种程度,使我不再想跟你在一起,铎丝,正是他不敢贸然从事的那种改变。反之,如果他不干涉我,如果你加入我的计划,他就会得到他所要的──心理史学真正成功的机会。他为什么不配合呢?”

铎丝摇了摇头。“也许基于某些他自己的理由,他不会同意。”

“他为什么不同意?你受他之托来保护我,铎丝,夫铭取消这个请托了吗?”

“没有。”

“那么他就是要你继续保护我。而我,也要你的保护。”

“保护什么?你现在已经有夫铭的保护,同时以丹莫刺尔和丹尼尔的身份保护你,这对你当然足够了。”

“即使我拥有银河中每一个人和每一份力量的保护,我想要的仍然是你的保护。”

“那么你要我并非为了心理史学,你要我是为了保护你。”

谢顿绷起脸孔。“不!你为什么一直曲解我说的话?你为什么要逼我说出你一定明白的事?我要你,既不是为了心理史学,也不是为了保护我。那些都只是借口,必要的话,我还会用更多的借口。其实我要的就是你──是你这个人。倘若你想要真正的理由,那就是因为你就是你。”

“你甚至不了解我。”

“那不重要,我不在乎──但就某方面而言,我还的确了解你。远超出你的想象。”

“真的吗?”

“当然。你听命行事,而且你为我甘冒生命危险,从来不曾迟疑,好像不顾一切后果。你学习网球的进度那么快,你学习使用双刀甚至更快,而在和玛隆的激战中,你表现得完美无缺。简直不像个人──请原谅我这么说。你的肌肉结实得出奇,你的反应时间短得惊人。每当一个房间遭到窃听,你就是有办法看出来。而且你能以某种方式和夫铭保持联络,根本不必动用任何仪器。”

铎丝说:“根据这些,你推出来什么结论?”

“这使我想到,夫铭在他的机・丹尼尔・奥立瓦身份之下,进行着一件不可能的任务。一个机器人怎么可能督导整个帝国呢?他一定有些帮手。”

“那是显然的事。可能有好几百万,我这么猜。我是个帮手,你是个帮手,小芮奇也是帮手。”

“你却是个不一样的帮手。”

“哪里不一样?哈里,给我说出来。只要你听到自己说出那句话,你就会了解有多么疯狂。”

谢顿对她凝视良久,然后低声道:“我不会说出来,因为……我并不在乎。”

“你当真不在乎?你愿意接受真正的我?”

“我会接受我必须接受的你。不论你还有什么身份,反正你就是铎丝,除了你,我不会再想要任何人。”

铎丝柔声道:“哈里,正因为我是铎丝,所以我要你得到最好的。但我觉得即使我不是铎丝,我仍然会希望你得到最好的。而我并不认为自己是那个人。”

“对我是好是坏,我并不在乎。”说到这里,谢顿踱了几步,低下头来,估量着即将说出的一番话。“铎丝,你接过吻吗?”

“当然有过,哈里。那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而我活在社会中。”

“不,不!我的意思是,你真正吻过一个男人吗?你知道的,热情地吻!”

“嗯,有的,哈里,我有过。”

“你喜欢吗?”

铎丝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当我那样吻的时候,我喜欢它的原因,是因为我更不喜欢让我心爱的年轻男子失望,因为他的友谊对我有些特殊意义。”说到这里,铎丝的双颊飞红,她赶紧将脸别过去。“拜托,哈里,这种事我并不容易解释。”

但此刻的谢顿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坚决,他毫不放松地继续进逼。“所以说,你是为了错误的理由而吻,为了避免伤害某人的感情。”

“就某种意义而言,也许每个人都是这样。”

谢顿将这句话咀嚼了一番,又突然说:“你曾经要求某人吻你吗?”

铎丝顿了一下,仿佛在回顾她的一生。“没有。”

“或是在一吻之后,希望再被吻一次?”

“没有。”

“你曾经跟男人同床共枕吗?”他轻轻地、不顾一切地问出来。

“当然有过。我告诉过你,这些事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谢顿紧紧抓住她的双肩,好像是要摇晃她。“但你曾经感受到欲·望,以及和一个很特别的人有那种亲密关系的需要吗?铎丝,你曾经感受过爱吗?”

铎丝缓缓地,几乎伤感地抬起头来,目光与谢顿锁在一起。“我很抱歉,哈里,可是没有。”

谢顿放开她,颓然地垂下双手。

接着,铎丝将一只手轻柔地放到他的手臂上,并且说:“所以你看,哈里,我并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谢顿垂下头来,双眼瞪着地板。他衡量着这一切,试着理性地思考一番。然后他放弃了,他就是要他想要的,而这份想望超越了思考也超越了理性。

他抬起头来。“铎丝,亲爱的,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在、乎。”

谢顿用双臂搂住她,缓缓将头凑过去,仿佛随时等着她抽身,偏偏一直将她愈搂愈近。

铎丝没有任何动作,于是他吻了她──先是慢慢地,流连地,继而变得热情如火。她的双臂则突然紧紧环抱住他。

等到他终于停下来,她凝望着他,双眼映着笑意。

她说:“再吻我一次,哈里──拜托你。”

(银河帝国4:基地前奏 完)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一条评论

  1. 20190528说道:

    看完。
    无条件的爱,才是真爱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