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热闾 · 6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3

堤沙佛说:“你们需要适当的服装。”堤沙佛夫人则在背后大声嗤之以鼻。

警觉的谢顿立刻联想到裰服,心中兴起一阵模糊的懊恼。他说:“你说适当的服装是什么意思?”

“轻便的衣服,像我穿的这种。袖子很短的短衫、宽松的长裤、宽松的内裤、短袜、开口的凉鞋。我都为你们准备好了。”

“很好,听来不赖。”

“至于凡纳比里夫人,我同样准备了一套,希望能合身。”

堤沙佛提供给他们两人的服装(都是他自己的)十分合身,甚至可说过分舒适。他们准备好之后,便向堤沙佛夫人告辞,她则带着仍旧不以为然却已放弃努力的神情,站在门口目送他们三人。

此时是傍晚时分,上空有一团迷人的昏黄暮光。显然,达尔的灯火很快便会纷纷眨眼。温度适中,街上几乎见不到任何车辆;人人都在步行。远处传来捷运无歇无止的嗡嗡声,不时闪烁的车灯也不难看见。

谢顿注意到,这些达尔人似乎并非走向什么特定的目的地。反之,他们像是参加一次漫步游行,纯粹为了乐趣而走。假如达尔果真是个穷区,正如堤沙佛暗示的那样,低廉的娱乐或许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还有什么比黄昏漫步更有乐趣,而且更廉价的呢?

谢顿觉得自己自然而然融入了这种毫无目标的闲适步调中,并且感到四周充满亲切与温暖。人们擦身而过时,总会互相打个招呼,并简单交谈几句。不同式样、不同粗细的黑色八字胡处处可见,仿佛是达尔男性的一项必备要件,一如麦曲生兄弟的光头一样无处不在。

这是一种傍晚的仪式,用以确定又安稳过了一天,朋友们依旧身体健康、精神愉快。有一件事很快变得显而易见,那就是铎丝吸引了所有的目光。昏黄的暮色中,她略红的金发变得更加鲜红,在一片黑发海洋的衬托下(偶尔出现的灰发是唯一的例外),好像一枚金币闪闪发光地掠过一堆煤炭。

“实在非常愉快。”

“没错,”堤沙佛说,“通常,我都和我的妻子一起散步,她总是如鱼得水。在方圆一公里范围内,任何人的名字、职业,以及彼此的关系她都晓得。这点我做不到,现在这个时候,和我打招呼的人有一半……我无法告诉你他们的名字。但无论如何,我们绝不能走得太慢。我们必须赶到升降机那里,底层是个忙碌的世界。”

当他们进了升降机后,铎丝说道:“堤沙佛老爷,我想所谓的热闾,是利用川陀的地热来产生蒸汽,以转动涡轮机来发电的地方。”

“喔,并非如此,是利用高效率的大型‘热电堆’直接产生电力。别问我细节,拜托,我只是个全息电视节目策划人。事实上,到了下面也别向任何人询问细节。整个东西是个很大的黑盒子,它运作正常,却没有人知道是如何做到的。”

“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呢?”

“通常都不会,不过万一出了问题,会有一些懂得电脑的专家从别处赶来。当然,一切都是高度电脑化的。”

此时升降机停了下来,三人鱼贯而出,一阵热浪立刻扑来。

“真热。”谢顿多此一举地说。

“的确没错,”堤沙佛说,“这正是达尔贵为能源产地的原因。这里的岩浆层比全球各处都更接近地表,所以你得在酷热中工作。”

“空调设备呢?”铎丝问。

“是有空调设备,可是这和成本有关。我们利用空调来通风、除湿和降温,但如果我们做得太过分,就会用掉太多能量,整个过程就会变得太昂贵。”

堤沙佛停在一扇门前,并按下讯号钮。门开了之后,随即吸入一阵凉风。他喃喃说道:“我们应该可以找到什么人,带我们四下参观一番。他自会控制那些风言风语,否则凡纳比里夫人会蒙受……至少男工的言语不堪入耳。”

“冷嘲热讽不会令我感到尴尬。”铎丝说。

“会令我感到尴尬。”堤沙佛说。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一名年轻男子从办公室走出来,自我介绍说他叫汉诺・林德。他长得和堤沙佛十分相像,但谢顿心里明白,在他尚未习惯几乎千篇一律的矮小身材、黝黑皮肤、黑色头发,以及浓密的八字胡之前,他无法轻易看出他们的个体差异。

林德说:“我很乐意带你们到值得看的地方逛一逛。但你们要知道,这可不是你们心目中的奇观。”他和他们三人说话,目光却固定在铎丝身上。“不会怎么舒服,我建议大家脱掉短衫。”

“这里十分凉爽。”谢顿说。

“当然,但那是因为我们是管理人员,阶级自有其特权。在外面我们无法保持这么强的空调,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领的薪水比我还多。事实上在达尔,它是薪资最高的工作,这正是我们这里找得到工人的唯一原因。即使如此,热闾工还是越来越难找。”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咱们钻进热锅去吧。”

他自己脱掉短衫,塞进他的腰带。堤沙佛也照做不误,谢顿则有样学样。

林德瞥了铎丝一眼,说道:“这样你会比较舒服,夫人,但并非强迫性的。”

“没问题。”铎丝说完,便脱下她的短衫。

她的胸罩是白色的,没有衬里,中间有着可观的开口。

“夫人,”林德说,“那可不是……”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耸耸肩。“没关系,我们过得了关。”

起初,谢顿只注意到电脑与机械装置,包括巨大的输送管、明灭不定的灯光,以及闪烁的萤光幕。

整体的光线相当黯淡,不过机件附近都有充足的照明。谢顿抬起头,望着近乎黑漆漆的环境说:“为何不开亮一点?”

“已经够亮了……就此地而言。”林德说。他的声音充满抑扬顿挫;他说得很快,但口气有点严厉。“整体照明保持黯淡是基于心理因素,太亮的话,工人会在心中将光转换成热。要是我们把灯光调亮,即使降低温度,抱怨仍会升高。”

铎丝说:“这里似乎十分电脑化,我认为整个运作都能交由电脑负责。这种环境是人工智能的天下。”

“完全正确,”林德说,“可是我们不敢冒这个险。万一有任何不对劲,我们需要随时有人在场。一台故障的电脑所引起的问题,可以影响到两千公里之外。”

“人为错误也一样糟,难道不是吗?”谢顿说。

“喔,是的,不过既然人类和电脑一块工作,电脑的错误可以较快找出原因,再由人工进行矫正;反之,藉由电脑,人为的错误也能较快修正。这就等于说,除非同时出现人为错误和电脑错误,否则不会发生任何严重问题,而那种情况几乎从未发生过。”

“几乎从未,并不等于从来没有,啊?”谢顿说。

“并非从来没有,而是几乎从来没有。电脑今非昔比,而人也一样。”

“世事似乎一向如此。”谢顿说完,轻轻笑了几声。

“不,不。我不是在怀旧,不是在说过去的美好时光,我说的是统计数据。”

听到这里,谢顿再度想起夫铭所说的:时代正在衰退。

“懂得我的意思了吧?”林德的音量逐渐降低,“那边有一群人,从他们的样子看来,应该是在丙三层的。他们正在喝饮料,没一个在工作岗位上。”

“他们在喝什么?”铎丝问道。

“补充电解质流失的特殊饮料──果汁。”

“你不能怪他们吧?”铎丝忿忿不平地说,“在这种又干又热的环境里,你当然得喝点东西。”

“你可知道一个熟练的丙三工人,喝一罐饮料可以磨多少时间?而我们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你只给他们五分钟,并且把大家的休息时间错开,好让他们不会聚成一群,你就等于煽动他们造反。”

现在他们正朝那群人走去。这些工人有男有女(达尔似乎多少是个两性平等的社会),不论男女皆未穿短衫。女性上身穿戴着一种装置,勉强能称为胸罩,但纯粹是功能性的。它的功用是撑起乳··房,以增进通风效果,并降低排汗量,却什么也遮不住。

铎丝悄悄对谢顿说:“这样穿有道理,哈里,我那里已经湿透了。”

“那就脱下胸罩,”谢顿说,“我丝毫不会阻止你。”

“不知怎么回事,”铎丝说,“我就猜到你不会。”她还是决定让胸罩留在原处。

他们渐渐接近那群人──总共有十来个。

铎丝说:“如果他们之中有人冒出粗言粗语,我还挺得住。”

“谢谢你,”林德说,“我无法保证他们不会──但我必须介绍你们一番。万一他们误以为你俩是督察员,而且由我陪同,他们会变得难以驾驭。督察员应该自己独立四处探访,不能有管理部门的人在旁监督。”

他举起双臂。“热闾工们,我来为你们介绍两个人。他们是来自外界的访客──两位外星人士,两位学者。他们的世界上能源日渐短缺,他们来到这里,来看看我们达尔是怎么做的。他们认为或许能学到些什么。”

“他们会学到怎样流汗。”一名热闾工喊道,随即响起一阵刺耳的笑声。

“那女的已经满胸是汗,”一名女工吼道,“竟然那样遮掩起来。”

铎丝吼了回去:“我很想脱掉,但我的胸·部没法跟你比。”笑声立即转趋友善。

不料一名年轻男工向前走来,一双深陷的眼睛紧紧盯着谢顿,他的脸孔则活脱是毫无表情的面具。他说:“我认识你,你是那个数学家。”

他冲过来,一本正经地忙着审视谢顿的面孔。铎丝自然而然站到了谢顿前面,而林德则站到她身前,并且吼道:“退下去,热闾工,注意你的礼貌。”

谢顿说:“慢着!让我和他说话。怎么一个个都挤在我前面?”

林德压低声音说:“无论他们任何一个走近,你都会发觉他们的味道可不像温室的花朵。”

“我受得了。”谢顿直率地说,“年轻人,你想要做什么?”

“我名叫阿马瑞尔,雨果・阿马瑞尔。我在全息电视上看过你。”

“或许吧,可是又怎么样?”

“我不记得你的名字。”

“你不必记得。”

“你提到一种叫心理史学的东西。”

“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后悔。”

“什么?”

“没什么,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想跟你谈谈,只要一下子就好,就现在吧。”

谢顿望向林德,后者坚决地摇了摇头。“他值班时绝对不行。”

“阿马瑞尔先生,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轮班?”谢顿问道。

“1600时。”

“你能在明天1400时来见我吗?”

“当然可以,哪里?”

谢顿转头望向堤沙佛。“你准我在你那里见他吗?”

堤沙佛显得非常不高兴。“没这个必要,他只是个热闾工。”

谢顿说:“他认出我来,还知道我的一些事,他不可能只是个普通人。我要在我的房间见他。”然后,由于堤沙佛的表情并未软化,他又补充道,“是在我的房间,我定期付房租的那个房间。而且那时你正在上班,不在公寓里。”

堤沙佛低声道:“不是我的问题,谢顿老爷。而是我太太,凯西莉娅,她不会接受这种事。”

“我会跟她谈,”谢顿绷着脸说,“她一定得接受。”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