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七章 麦曲生 · 34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4

哈里・谢顿与铎丝・凡纳比里在0300时离开大学校园。谢顿明白必须让铎丝领头,因为她比他更熟悉川陀──有着两年的落差。她显然是夫铭的一位密友(有多亲密?这个问题一直在他脑际回响),而且她能了解他的指示。

她与谢顿都套上一件附有贴身兜帽、随风摇曳的轻质斗篷。几年前,这种款式的服装曾在这所大学(以及一般年轻知识分子间)流行过一小段时间。虽然如今也许会引人发笑,但它至少有一项优点,那就是能将他们遮掩得很好,让他们不会被认出来──至少匆匆一瞥之下不会。

先前夫铭曾说:“谢顿,上方那件事有可能是百分之百的单纯事件,根本没有特务想抓你,不过我们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谢顿巴望地问道:“你不跟我们一块走吗?”

“我很想这么做。”夫铭说,“可是,为了避免自己成为目标,我一定不能离开工作岗位太久。你了解吗?”

谢顿叹了一声,他的确了解。

他们上了一辆捷运,并在尽量远离车厢里的几名乘客处找了一个座位。谢顿不禁纳闷,清晨三点的时候,捷运中为何还会有人。然后才想到这是他们的运气,否则他与铎丝就实在太显眼了。

当绵延不绝的捷运车厢,沿着绵延不绝的单轨,在绵延不绝的电磁场上前进时,谢顿开始观赏同样绵延不绝、像接受检阅般通过窗外的风景。

捷运经过一排又一排的居住单位,其中非常高的只占极少数,但是他也知道,有些却相当深入地底。然而,既然二亿平方公里形成一个都会化整体,即使人口高达四百亿之众,也不会需要非常高的建筑,或是住得非常紧密。他们的确也曾通过空旷地区,其中大部分似乎都种有农作物,不过某些显然像是公园。此外还有许多建筑,他根本猜不到用途。工厂吗?办公大厦吗?谁知道呢?有个巨大而毫无特色的圆柱体,他认为好像是储水槽。无论如何,川陀必须有清水供应系统。他们是否将雨水从上方引下来,加以过滤消毒,然后储存起来?这似乎是他们唯一的办法。

不过,谢顿没有太长的时间来研究这些景物。

铎丝突然低声说:“我们该下车的地方快到了。”她站了起来,强有力的手指紧紧抓住他的臂膀。

不久他们便下了捷运,重新站在坚实的地板上,铎丝开始研究方向指示标志。

那些标志毫不起眼,而且为数众多,谢顿的心不禁一沉。其中大多数是图形符号与缩写,川陀本地人一定都能了解,但是对他而言却完全陌生。

“这边走。”铎丝说。

“哪边走?你怎么知道?”

“看到那个吗?两只翅膀加一个箭头。”

“两只翅膀?喔。”他本以为那是一个写得又宽又扁的字母,不过现在看来,还真有点像符号化的一对鸟翼。

“他们为什么不用文字?”他绷着脸问。

“因为文字在各个世界不尽相同。这里所谓的‘喷射机’,在锡纳或许是‘飞翔机’,在其他一些世界却是‘雷霆机’。而两只翅膀加一个箭头,则是代表飞行器的银河标准符号,任何地方的人都看得懂──你们在赫利肯不用这些符号吗?”

“不多。就文化而言,赫利肯是个相当同质化的世界。我们倾向于紧守自己的行事方式,因为近邻的强势文化令我们有危机感。”

“想到了吗?”铎丝说,“这就是你的心理史学可能派上用场的地方。你可以证明,虽然银河中有许多不同的方言,使用固定的符号仍是一种团结力量。”

“这没什么帮助。”他跟着她穿过空旷而阴暗的巷道,一部分心思在嘀咕川陀的犯罪率有多高,而这里是否属于高犯罪率地区。“你可以找出十亿条规则,每条涵盖一个单一现象,却无法从中导出一般性的通则。这就是所谓的一个系统只能用和它本身同样复杂的模型来解释──铎丝,我们要去搭喷射机吗?”

她停了下来,转身望向他,皱着眉头露出苦笑。“既然我们沿着喷射机的符号前进,你以为我们要去高尔夫球场吗?你是不是像许多川陀人一样,对喷射机感到恐惧?”

“不,不。我们在赫利肯总是飞来飞去,我自己也常搭喷射机。只不过当夫铭带我到斯璀璘大学时,他刻意避免商业空中交通,认为那会使我们留下太明显的行迹。”

“哈里,那是因为当初他们知道你在哪里,而且已经在跟踪你。如今,或许他们并不知道你的行踪。何况我们将使用一座偏僻的机场,以及一架私人喷射机。”

“由谁来驾驶呢?”

“夫铭的一位朋友吧,我猜。”

“你认为能信任他吗?”

“只要他是夫铭的朋友,当然就信得过。”

“你确实对夫铭推崇备至。”谢顿十分不以为然地说。

“这是有理由的。”铎丝毫无腼腆之色,“他是最棒的。”

谢顿心中的不服并未因此减轻。

“喷射机就在前面。”她说。

那是一架小型飞机,有着一对奇形怪状的机翼。一个身材矮小的人站在旁边,穿着一身令人眼花撩乱的川陀流行色彩。

铎丝说:“我们是心理。”

那位驾驶员说:“那么我是史学。”

他们跟他上了喷射机,谢顿说:“这组口令是谁的点子?”

“夫铭的。”铎丝说。

谢顿哼了一声。“我一直不晓得夫铭还会有幽默感,他是那么严肃的人。”

🐬 落 = 霞 = 小 = 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铎丝微笑不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