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章 拯救 · 30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0

当天傍晚,晚餐时间过后,杰纳尔・雷根前来拜访。他轮流望向铎丝与谢顿,仿佛不知道如何开口。两人并未主动帮他,不过都在耐心等待。在他俩的感觉中,他实在不是个善于闲聊的人。

最后,他终于对谢顿说:“我来看看你的状况。”

“好极了,”谢顿说,“只不过有点困。凡纳比里博士告诉我,这种疗法会让我疲倦好几天,想必是要确定我能得到应有的休息。”他微微一笑,“坦白说,我并不在乎。”

雷根做了一个深呼吸,迟疑了一下,然后,几乎像是将一番话勉强挤出来一样,说道:“我不会打扰你太久,我完全了解你需要休息。不过,我的确想要说,我对发生的一切感到很抱歉。我不该假设──那么随便就假设你已经自己下去。既然你是个新手,我应该感到对你有更重的责任。毕竟,是我同意让你上去的。我希望你能衷心地……原谅我。我想要说的,真的就是这些。”

谢顿用手遮住嘴巴,打了一个呵欠。“对不起──既然似乎是喜剧收场,我们没有必要怪你。就某个角度而言,这并不是你的错。我不该逛到别处去,况且,真正的情况……”

铎丝打岔道:“好啦,哈里,拜托,别再讲了,好好休息吧。趁雷根博士还没走,我要和他说几句话。首先,雷根博士,我相当了解,你很担心这个事件对你可能产生的影响。我曾经说过,只要谢顿博士能够康复,没有任何后遗症,我们就不会追究。目前看来似乎正是这样,所以你可以宽心──暂且宽心。我想要问你另一件事,而我希望这次能得到你的主动合作。”

“凡纳比里博士,我尽力而为。”雷根硬生生地说。

“你们在上方时,有没有发生任何不寻常的事?”

“你明知故问。我把谢顿博士弄丢了,刚才我还特别郑重道歉。”

“显然我不是指这件事。还有没有其他不寻常的事情?”

“没有了,什么事也没有。”

铎丝看了看谢顿,令谢顿皱起眉头。他感到铎丝在试图取得一组独立的口供,以便查证他的叙述是否属实。难道她认为搜索飞机是他的幻想吗?他原本想提出强烈抗议,她却已经举起一只手,示意他保持沉默,好像早已防到这个变故。他果然平静下来,一部分是由于她的手势,此外也是因为他的确困了。现在他只希望雷根不会待太久。

“你确定?”铎丝问道,“没有外人闯进来吗?”

“没有,当然没有。喔……”

“怎么了,雷根博士?”

“有一架喷射直升机。”

“你觉得这点不寻常吗?”

“不会,当然不会。”

“为什么不会?”

“听来非常像是我在接受盘问,凡纳比里博士,我不太喜欢这样。”

“雷根博士,这点我能体会,可是这些问题和谢顿博士的遭遇有关。整个事件有可能比我当初的设想还要复杂。”

“怎么说?”他的声音又变得尖刻,“你打算提出新的问题,好让我再一次道歉?这样的话,我觉得有必要告辞了。”

“在你做出解释之前,或许还不该走。为什么一架在上空盘旋的喷射直升机,不会令你觉得有丝毫不寻常?”

“亲爱的女士,因为在川陀,许多气象站都拥有喷射直升机,以便对云层和高层大气进行直接研究。不过我们的气象站并没有。”

“为什么没有?它应该很有用。”

“当然有用。但我们不是在相互竞争,彼此间也从不保密。我们会发表我们的研究成果,他们也会发表他们的。因此,各有各的特色和专长是很合理的做法。两组人员从事完全相同的工作,会是一件很蠢的事。我们本来可能花在喷射直升机上的财力和人力,可以拿来用在‘介子折射计’上,别人则可省下对后者的投资,而集中于前者的计划。毕竟,虽然各区之间或许存在着很多竞争和芥蒂,但科学却是一个──唯一的一个──将我们凝聚起来的力量。我想,这点你也该知道。”他以讥讽的口吻补充道。

“我知道。可是在你要去气象站的那天,刚好有人派一架喷射直升机飞到你们上空,这会不会太巧了些?”

“根本不是什么巧合。我们事先宣布过要在当天进行测量,因此,其他一些气象站便会理所当然想到,他们可以同时做些悬浮物测量──就是测量云量,你懂吧。把双方的结果放在一起,会比分别测量更有意义、更有用处。”

谢顿突然以相当含糊的声音说:“那么,他们只是在进行测量?”说完他又打了一个呵欠。

“没错。”雷根说,“他们还有可能做什么吗?”

铎丝眨了眨眼,这是她进行快速思考时常有的小动作。“这些听来都很有道理。那架喷射直升机属于哪个气象站?”

雷根摇了摇头。“凡纳比里博士,你怎能指望我会知道呢?”

“我想每架气象飞机上面,都可能画着所属气象站的标志。”

“当然,但我并未抬头仔细研究,你懂了吧。我有我自己的工作,他们则忙他们的。当他们发表测量结果时,我就会知道那是谁的喷射直升机。”

“万一他们没发表呢?”

“那我就会推想是他们的仪器失灵了,这种情形时有所闻。”他的右手紧握成拳,“好,问完了吗?”

“等一下。根据你的推测,那架喷射直升机可能是从哪里来的?”

🍅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任何一个拥有喷射直升机的气象站都有可能。只要提早一天通知,它就能从本星任何角落从容飞来──何况他们早就知道。”

“可是哪里最有可能呢?”

“很难说。海斯特娄尼亚、卫荷、齐勾瑞斯、北达米亚诺,我会说这四个区的可能性最大,但是至少还有其他四十个可能。”

“那么,只剩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雷根博士,当你宣布你的小组将前往上方时,你有没有顺口提到一名数学家,哈里・谢顿博士,也会跟你同行?”

雷根脸上明显地掠过一阵深刻而真实的惊讶,但这个表情很快转变为不屑。“我为什么要列出名单?谁会对它有兴趣?”

“很好。”铎丝说,“那么,实情是这样的。谢顿博士看到一架喷射直升机,因而感到心神不宁。我不确定原因是什么,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他的记忆有点模糊。可以说,他是因为躲避那架喷射直升机才迷了路。在黄昏将尽之前,他没想到要试图折返,或者说不敢那么做。而后来在黑暗中,他未能找到完全正确的归途。这件事不该责怪你,所以我们双方都把这整件事忘掉吧。同意吗?”

“同意,”雷根说,“再见!”说完便转身离去。

当他离去后,铎丝站起来,轻轻脱掉谢顿的拖鞋,让他在床上躺直,并替他盖好被子。当然,他早就睡着了。

然后她坐下来开始寻思。雷根刚才说的有多少是实情?他的一番说词有可能隐瞒了什么吗?她真的不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