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章 逃亡 · 07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7

谢顿曾试图说服夫铭带他回下榻的旅馆,可是夫铭不肯答应。

“你疯了吗?”他以近乎耳语的音量说,“他们正在那里等你。”

“可是我所有的家当也在那里等我。”

“只好让它们等一阵子了。”

此刻他们待在一栋公寓的一间小房间里。这是一栋优雅宜人的公寓,不过谢顿对它的位置没有丝毫概念。他环顾这个仅有一房的居住单位,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张床铺,以及一套电脑终端机,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房间里没有用餐设备,也没有任何盥洗台,不过夫铭曾带他到走廊尽头的公用盥洗间。当谢顿快出来的时候,刚好有另一个人进去,他没有怎么注意谢顿本人,却对谢顿的衣着投以短暂而好奇的目光,然后就别过脸去。

谢顿向夫铭提起这件事,后者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得把你这身衣服换掉。都怪赫利肯那么跟不上流行……”

谢顿不耐烦地说:“夫铭,整件事有多少可能只是你的幻想?你让我相信了一半,但它或许只是一种……一种……”

“你是不是想说‘妄想症’?”

“好吧,没错。一切都可能只是你的古怪妄想。”

夫铭说:“动动脑筋,好不好?我不能用数学方法做出论证,可是你见过大帝,别否认这一点。他要从你那里得到些什么,而你并没有给他,这点也别否认。我猜想他要的就是有关未来的详情,而你拒绝了。也许丹莫刺尔认为,你只是假装并未掌握详情──你是在待价而沽,或是其他人也在收买你。谁知道呢?我告诉过你,如果丹莫刺尔想要你,不论你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他找到。在那两个没脑袋的家伙出场之前,我就对你那么说了。我是一名记者,同时也是川陀人,我知道这种事会如何发展。在某个节骨眼,艾连曾说‘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你还记得吗?”

“我刚好记得。”谢顿答道。

“对他而言,我只是个碍事的‘他妈的奴才’,而他只顾进行真正的任务,那就是攻击你。”

夫铭坐到椅子上,指着床铺说:“谢顿,舒展一下四肢,尽量放轻松点。那两个人不论是谁派来的──我看,一定就是丹莫刺尔──他还会派其他人来,所以我们得把你这身衣服换掉。我想本区其他赫利肯人被撞见时,若是刚好穿着母星服装,就一定会惹上一场麻烦,直到他能证明他不是你。”

“喔,得了吧。”

“我没有开玩笑。你一定要把这身衣服脱掉,然后我们必须把它原子化──只要我们能偷偷接近一台废物处理器。在此之前,我得先帮你找一套川陀服装。你的体型比我小,我会考虑到这点。即使不完全合身也没关系……”

谢顿摇了摇头。“我没有信用点付账,没带在身上。我所有的信用点──其实也没多少──全都在旅馆的保险箱里。”

“这点我们改天再说。当我出去张罗必要的衣物时,你得在这里待上一两个钟头。”

谢顿摊开双手,叹了一声表示让步。“好吧。果真那么重要,我就待着吧。”

“你不会试图溜回旅馆吧?荣誉担保?”

“我以数学家的荣誉担保。可是我给你惹了这么多麻烦,还要让你为我破费,我真觉得过意不去。毕竟,虽然你把丹莫刺尔说得那么厉害,他们并未真正想伤害我或把我带走。我受到的威胁,只是险些被扒光了衣服。”

“不只如此。他们还想押你到太空航站,把你送进一艘飞往赫利肯的超空间飞船。”

“那是个愚蠢的威胁,我们不必认真。”

“为什么?”

“我马上就要回赫利肯。我告诉过他们,明天就会动身。”

“你仍然打算明天走吗?”夫铭问。

“当然啦。有何不可?”

“不可的原因多得很。”

谢顿突然感到不太高兴。“得了吧,夫铭,我不能再玩这种游戏。我的事情办完了,现在想要回家去。我的旅票在旅馆房间里,否则我会试图把行程改成今天,我是说真的。”

·落·霞·小·说 🦄 w w w_l uo x ia_c o m

“你不能回赫利肯。”

谢顿涨红了脸。“为什么不能?他们也在那里等我吗?”

夫铭点了点头。“别发火,谢顿,他们一定也会在那里等你。听我说,如果你回到赫利肯,等于落入丹莫刺尔的手掌心。赫利肯是个忠实可靠的帝国领域,它曾经叛变吗?曾经追随过反帝旗帜吗?”

“没有,从来没有,而且理由充分。它周遭都是较强大的世界,需要帝国的和平以确保它的安全。”

“正是这样!因此赫利肯上的帝国军队能获得当地政府的全面合作,你将时时刻刻受到严密监视。丹莫刺尔不论何时想要你,都有办法把你找出来。而且,要不是我现在警告你,你对这件事根本毫不知情,你会一直公开活动,一心以为安全无虞。”

“实在是荒谬。假如他希望我待在赫利肯,何不干脆让我自行离去?反正我明天就要走了。他为什么要派两个小流氓来,只为了让这件事提早几小时,却冒着让我提高警觉的危险?”

“他怎么想得到你会提高警觉?他不知道我会跟你在一起,对你灌输一些你所谓的妄想。”

“即使他们不担心我会提高警觉,但如此大费周章,让我提早几小时动身又是为什么?”

“或许因为他担心你会改变主意。”

“不回家的话,我又到哪里去?如果他能在赫利肯抓到我,我到任何地方都照样逃不掉。比方说,他能在……在足足一万秒差距外的安纳克里昂把我抓到──假使我竟然异想天开躲到那里。对超空间飞船而言,距离又算什么呢?即使我找到一个世界,它不像赫利肯那样对帝国军队百依百顺,又有哪个世界真正在造反呢?帝国目前处于太平时期,即使有些世界对过去的不公仍旧忿忿不平,却没有一个会为了保护我而招惹帝国的武装部队。更何况,除了赫利肯,我在其他地方都不具公民身份,它们根本没有义务阻止帝国对我的搜捕。”

夫铭一直耐心倾听,不时轻轻地点点头,但他依旧保持严肃而镇静的神情。“目前为止你说得都对,可是有个世界并非真正在皇帝控制之下。这一点,我想,一定就是丹莫刺尔寝食难安的原因。”

谢顿想了一会儿,将近代史回顾一番,怎么也想不出有哪个世界会令帝国军队束手无策。最后他只好问:“究竟是哪个世界?”

夫铭说:“就是你脚下这个世界,我猜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丹莫刺尔才会觉得情况那么危急。与其说他急着要你回赫利肯,不如说他急着要你尽快离开川陀,以免你突然又想留下来──不论理由为何,哪怕只是留恋此地的风光。”

两人默默对坐了一阵子,最后谢顿终于以讥讽的口吻说:“川陀!帝国的首都,它的轨道太空站中有舰队的大本营,地面还驻扎有最精锐的部队。假如你相信川陀就是那个安全的世界,你的妄想症就已经进展到彻底的幻想。”

“不!谢顿,你是一名外星人士。你不知道川陀是什么样子。它拥有四百亿人口,放眼银河,人口数目是它十分之一的世界都不多。它有着难以想象的科技和文化复杂度。我们现在位于皇区,这里的生活水准是全银河之冠,居民则全部是帝国的大小官员。然而,在这颗行星上,总共有超过八百个行政区,某些区的亚文化和我们这里完全不同,而且大多不是帝国军队能掌控的。”

“为什么不能掌控?”

“帝国不能真正对川陀动用武力。这么做的话,一定会动摇某个科技层面。那些科技都是整个行星命脉所系,相互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弄断任何一个联系,都会令科技整个瘫痪。相信我,谢顿,我们住在川陀的人都目睹过这种情形,例如一场未能成功缓解的地震、一次未曾及时疏导的火山爆发、一阵没有预先消灭的暴风,或者只是一个没人留意的人为错误。发生这些天灾人祸之后,这颗行星立刻摇摇欲坠,必须尽一切力量立刻恢复原有的平衡。”

“我从未听过这种事。”

夫铭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当然没有。你想要帝国大肆宣传核心深处的脆弱吗?然而,身为一名记者,即使外星人士不清楚,即使川陀大多数人蒙在鼓里,即使帝国当局尽力隐瞒真相,我却对这种情形一清二楚。相信我!虽然你不晓得,但是大帝心里明白,丹莫刺尔也知道──侵扰川陀就有可能摧毁整个帝国。”

“那么,你因此建议我留在川陀?”

“没错。我可以带你到一个地方,你在那里将会绝对安全,不必担心丹莫刺尔。你不用改名换姓,完全可以公开活动,他却对你无可奈何,这就是他想逼你立刻离开川陀的原因。若非命运之神把我们拉到一块,你又有出人意表的自卫本领,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可是我得在川陀待多久呢?”

“视你的安全情况而定,谢顿,该多久就多久。或许,你一辈子都不能再离开。”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