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章 逃亡 · 06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川陀:……第一银河帝国的首都……在克里昂一世统治下,它放射出“黄昏的回光”。不论从哪方面看来,那时都是它的全盛期。它二亿平方公里的地表完全被穹顶覆盖(只有皇宫周围的区域例外),穹顶下则是绵延不断的大都会,一直延伸到大陆棚之下。当时人口共四百亿,虽然(回顾历史显而易见)有众多迹象显示早已问题丛生,川陀居民无疑仍视其为传说中的“永恒世界”,从未想到有一天会……

──《银河百科全书》

06

谢顿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面前,带着一种嘲弄的轻蔑低头望着他。那人身旁还有另一个年轻人,或许更年轻些。两人都身材高大,而且看来十分强壮。

谢顿判断他们的衣着应是川陀最尖端的流行──大胆的冲突色彩、有流苏的宽边皮带、有整圈阔檐的圆帽,此外还有一条亮丽的粉红色丝带,两端从帽檐一直延伸到后颈。

在谢顿眼中,这种打扮实在有趣,他不禁微微一笑。

他面前的年轻人吼道:“邋遢鬼,你龇牙咧嘴在笑什么?”

谢顿不理会对方的态度,好言好语地答道:“请原谅我刚才发笑,我只不过在欣赏你的服装。”

“我的服装?怎么样?你自己穿的又是什么?你管这身可怕的碎布叫衣服吗?”他伸出一只手,用手指弹了弹谢顿的外衣翻领。与对方的淡雅色调比较之下,谢顿心想,自己的服色沉重得很不体面。

谢顿说:“只怕我们外星人士的衣服就是这样,我只有这一套。”

他不自觉地注意到,原本坐在小公园里的另外几个人纷纷起身离去。仿佛他们预期会有麻烦,而不愿继续留在附近。谢顿不知道他的新朋友夫铭是不是也正要开溜,但他觉得将视线从面前的年轻人身上移开并非明智之举。他将身子向后挪,稍微向椅背靠去。

年轻人说:“你是外星人士?”

“没错,因而才穿这身衣服。”

“因而?这是哪门子说法?外星语吗?”

“我的意思是,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你才会觉得我的衣服奇怪。我是一名游客。”

“从哪颗行星来的?”

“赫利肯。”

年轻人的两道眉毛挤在一起。“从来没听过。”

“它不是一颗多大的行星。”

“你为什么不回那里去?”

“我是要回去,我明天就走。”

“快一点!现在就走!”

年轻人看了看他的同伴。谢顿随着他的视线望去,结果瞥见了夫铭。他并没有离开,可是整座公园已经空了,只剩下他自己、夫铭,以及那两个年轻人。

谢顿说:“我本来打算今天到处逛逛。”

“不,你不该那么做,现在就回家去。”

谢顿微微一笑。“抱歉,我无法照办。”

年轻人对他的同伴说:“马毕,你喜欢他的衣服吗?”

马毕首度开口:“不喜欢,真恶心,令人反胃。”

“马毕,不能任由他到处乱跑,害得人人反胃。这样会有损大众健康。”

“不行,艾连,绝对不可以。”马毕说。

艾连咧嘴笑了笑。“好啦,你听到马毕怎么说了。”

🌵 落+霞-小+說 L U ox i a - c o m +

这时夫铭终于开口,他说:“听着,你们两个,艾连和马毕,或者不管你们叫什么名字。你们玩够了,何不见好就收?”

艾连本来上身微微倾向谢顿,此时他把身子挺直,然后转头。“你是谁?”

“不关你的事。”夫铭吼道。

“你是川陀人?”艾连问。

“同样不关你的事。”

艾连皱着眉头说:“你穿得像个川陀人。我们对你没兴趣,所以别自找麻烦。”

“我打算留下,这就表示我们总共有两个人。二对二听来不像你们的打法,你们何不去多找些朋友,来对付我们两个?”

谢顿说:“夫铭,我真的认为你该趁早离开这里。你试图保护我是你的好意,但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谢顿,这两人并非危险分子,只不过是值半个信用点的奴才。”

“奴才!”这个说法似乎把艾连惹火了,因此谢顿想到,在川陀它的意思一定比在赫利肯更具侮辱性。

“听好,马毕。”艾连咆哮道,“你对付另一个他妈的奴才,我来把这个谢顿的衣服剥光。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动手──”

他双手猛然向下探,想抓住谢顿的翻领,以便将他提起来。谢顿立刻伸手一推,似乎是出于本能的动作,而他的椅子则往后翻倒。紧接着,他抓住探向自己的那双手,并抬起一只脚,此时椅子刚好倒下。

艾连像是从谢顿头上飞过,并在空中一个转身,最后落在谢顿身后。他的颈部与背部最先着地,发出一声巨响。

当椅子倒下时,谢顿及时扭转身形,很快站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瞪着倒地的艾连。然后他又猛一转头,望向一旁的马毕。

艾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五官扭成一团。他的两只拇指严重扭伤,鼠蹊传来锥心刺骨的痛楚,此外脊骨也受到重创。

夫铭用左臂从后面勾住马毕的颈部,右手将对方的右臂向后拉到一个难忍的角度。马毕拼命想要喘气,涨得满脸通红。一把小刀躺在旁边的地上,刀缘的激光镶边正闪闪发光。

夫铭稍微松开手来,以真挚的关切语调说:“你把那家伙伤得很重。”

谢顿说:“我也没办法。如果他着地的角度再偏一点,他的脖子就会摔断了。”

夫铭说:“你究竟是哪门子数学家?”

“赫利肯数学家。”他弯腰拾起那把刀子,检视了一下,又说,“真可恶,而且能要命。”

夫铭说:“普通利刃就能要命,根本无需加装动力源──不过,让我们放这两个走吧,我不信他们还想继续打下去。”

他松开马毕。马毕先搓搓肩膀,再揉揉脖子,然后大口喘着气,以怨毒的目光望着他们两人。

夫铭厉声道:“你们两个最好马上滚。否则我们将提出证据,控告你们伤害和谋杀未遂。从这把刀一定就能追查到你们。”

在谢顿与夫铭的注视下,马毕将艾连拖起来,再扶着直不起腰的他蹒跚离去。他们曾经回头望了一两眼,谢顿与夫铭则回敬以平静的眼神。

谢顿伸出手来。“你我素昧平生,你却帮助我对付两个人的攻击,我该怎样感谢你?我真怀疑自己能否应付他们两个。”

夫铭举起一只手,做了一个不表赞同的手势。“我并不怕他们,他们不过是专门在街头闹事的奴才。我需要做的,只是把双手放在他们身上──当然啦,你也一样。”

“你那一抓可真要命。”谢顿回想起刚才的情形。

夫铭耸了耸肩。“你也不简单。”然后,他以完全相同的语调说,“来吧,我们最好离开这里。我们正在浪费时间。”

谢顿问道:“我们何必离开?你怕那两个人会回来吗?”

“他们一辈子都不敢再来。不过,那些为了避免撞见不愉快的场面,而从公园慌忙溜走的勇士,其中可能有人报了警。”

“很好。我们知道那两个小流氓的名字,也能详细描述他们的长相。”

“描述他们的长相?警方有什么理由抓他们?”

“他们犯了蓄意伤害……”

“别傻了。我们连一点擦伤也没有,他们却要在医院躺几天,尤其是那个艾连。会被起诉的是我们两个。”

“但这是不可能的。目睹事件经过的那些人……”

“警方不会传唤任何人──谢顿,把这点装进你脑子里。那两个是来找你的,专门来找你的。有人告诉他们说你穿着赫利肯服装,而且一定将你描述得很准确,也许还让他们看过你的全息像。我怀疑派他们来的,就是控制警方的那些人,所以我们别再待下去。”

夫铭伸手抓住谢顿的上臂,匆忙迈开脚步。谢顿发觉无法摆脱他的掌握,感到自己好像一个小孩,落在一名鲁莽的保姆手中,只好乖乖跟他走。

他们冲进一条拱廊,而在谢顿的眼睛尚未适应较暗的光线时,便传来一辆地面车的隆隆刹车声。

“他们来了。”夫铭低声道,“谢顿,快点。”他们跳上一道活动回廊,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