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基地的寻找 · 18 孤魂野鬼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8 孤魂野鬼

川陀是一个从废墟中重生的世界。在“银河核心”群星丛聚的太空中,在一堆又一堆阵容壮盛的星辰之间,它就像一颗褪了色的宝石,不断梦想着往日的光荣与未来的美景。

无形的政治缰索,曾经从这个金属包覆的世界一路延伸到群星的最外缘。当时,整个世界是一个大都会,居住着四百亿名行政人员,是人类历史上最宏伟的首都。

等到帝国终于衰亡,并于一世纪前经历“大浩劫”之后,它那有如日落西山的势力加速萎缩,终至永远土崩瓦解。在尸横遍野的废墟中,包覆着整个行星的金属也扭曲变形,变成对昔日光荣的痛心嘲讽。

幸存者将金属表层一块块剥下,出售给其他行星,以换取种子与牲畜。土壤于是得以重见天日,整个行星也逐渐恢复本来的面貌。随着原始农业的扩展,川陀遗忘了那个辉煌而伟大的过去。

或者应该说,在沉重庄严的静穆中,若是没有那些依旧耸立的硕大废墟,川陀便能忘怀过去的一切。

艾嘉蒂娅望着由金属构成的地平线,心中感慨万千。帕佛夫妇住的这个村庄,在她看来只是聚在一起的几幢房屋而已——既狭窄又老旧。村庄的周围布满金黄色麦田,倒是一幅美丽的景致。

可是在远方,在目力不可及之处,却存留着往昔的记忆。每当川陀的太阳照耀其上,尚未生锈的建筑仍映出熠熠金光,仿佛处于一股炽焰之中。她来川陀已经好几个月,只到那个地方去过一次。那次,她爬上了一段独立的平滑车道,还冒险走进人迹罕至、布满尘埃的建筑物——里面相当阴森,阳光只能透过断垣残壁的缺口照进来。

她内心感到一阵痛楚。这简直就是亵渎。

她拔腿就跑,带起叮叮当当的声响,直到双脚再度踏上柔软的土地。

从此以后,她就只能抱着无限的向往,站在远处眺望。她再也不敢去打扰这个巨大的残骸。

她知道,自己生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就在昔日的帝国图书馆附近。那里是川陀中的川陀、圣地中的圣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该处在“大浩劫”时幸免于难;而在其后一个世纪间,它也始终安然无恙,完完整整保存下来,傲然屹立于天地之间。

在那里,哈里・谢顿与他的同仁曾经织出一张不可思议的巨网。在那里,艾布林・米斯参透了那个秘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好在他的生命提早一刻结束,才没有让秘密泄露出去。

在帝国图书馆里,她的祖父母住了十年,直到骡死去,他们才敢回到重生的基地。

后来,她的父亲为了寻找第二基地的下落,偕同新婚妻子再度来到帝国图书馆,但是一无所获。在那里,母亲生下她,随即撒手西归。

她很想重游旧地,普芮姆・帕佛却摇着圆圆的脑袋说:“艾卡蒂,图书馆离此地有好几千英里,而且我们在这里有好多活要干。此外,最好别无缘无故打扰那个地方。你该知道,那是个圣地……”

可是艾嘉蒂娅心里明白,真正的原因是他自己不愿意去,这简直是“骡殿忌讳”的翻版。面对巨大的历史遗迹,活人仿佛都成了侏儒,心中难免会产生迷信式的恐惧。

但她万万不会为了这件事,而埋怨这个可爱的小人物。她已经在川陀住了三个多月,而这期间,他和她——阿爸和阿妈——对自己实在太好了……

而她的回报又是什么呢?唉,是把他们也拖下水,跟自己同归于尽。她有没有警告过他们,自己注定万劫不复?没有!她让他们蒙在鼓里,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自己。

🐠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她实在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可是她有选择的余地吗?

她勉强打起精神,下楼去吃早饭。走到一半,就听到他们的谈话。

普芮姆・帕佛扭了扭臃肿的脖子,才把餐巾塞进衬衣领子里。然后他伸手抓了几个白煮蛋,并露出无限满足的表情。

“阿妈,昨天我进城去了。”他一面说,一面挥舞着叉子。吃了一大口之后,后面的话差点讲不出来了。

“阿爸,城里头有什么新鲜事?”阿妈随口问道。她坐下来,仔细瞧了瞧餐桌,又起身去拿盐巴。

“啊,不大好。有一艘从卡尔根回来的太空船,带来那边的报纸。那里发生了战争。”

“战争!真的!嗯,如果他们的脑袋坏掉,就让他们打个头破血流好了。你的薪水收到了没有?阿爸,我再跟你唠叨一次。你该警告库斯柯那个老家伙,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他一家合作社。你的薪水已经少得让我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可是至少也该准时付啊!”

“准时,按时,即时。”阿爸没好气地说,“喂,别在餐桌上数落我,会害我每一口都噎在喉咙里。”他一面说,一面把怨气发泄在奶油面包上。然后,他又用较为和缓的语气说:“是卡尔根和基地①在打仗,已经打了两个月啦。”

轲里斯顿之役:时间为基地纪元377/1/3,交战双方为基地与卡尔根统领史铁亭的舰队。这是“大断层”期间最后一场重大战役……

──《银河百科全书》

他伸出两只手来模拟星战,最后让两艘星舰撞到一块。

“嗯……情况怎么样?”

“基地一直占下风。嗯,你知道卡尔根,他们全国皆兵,早就有所准备。基地却不一样,所以——砰!”

阿妈突然放下叉子,压低声音说:“笨蛋!”

“啊?”

“呆头鹅!你那张大嘴巴从来没有闭上的时候。”

她伸手迅速一指,阿爸转头望去,便看到了僵立在门口的艾嘉蒂娅。

她问道:“基地在打仗吗?”

阿爸不知所措地望着阿妈,然后点了点头。

“他们打了败仗?”

阿爸又点了点头。

艾嘉蒂娅感到喉咙哽住了,难过得受不了。她缓缓走到餐桌旁,轻声问道:“战争结束了吗?”

“结束了吗?”阿爸故意用高亢的语调,把她的问话重复了一遍。“谁说结束了?打仗的时候,很多意料不到的事都会发生。而且……而且……”

“亲爱的,坐下来。”阿妈以安慰的口吻说,“早餐之前谁都不准谈正事。肚子里没有一点食物,可不是一种健康的状况。”

艾嘉蒂娅却没有理会她。“卡尔根人已经登陆端点星了吗?”

“没有。”阿爸以严肃的口吻说,“我读到的是上周的新闻,端点星还在继续奋战。这是事实,我说的都是实话,基地依然勇猛顽强。你要我拿报纸给你看吗?”

“要!”

艾嘉蒂娅一面勉强吃着早餐,一面把报纸从头读到尾,渐渐感到眼前一片模糊。圣塔尼与柯瑞尔都已经失陷——不战而降。基地舰队的一个分遣队,在星辰稀疏的伊夫尼星区中伏,几乎全军覆没。

如今,基地退守到四王国的核心疆域——首任市长塞佛・哈定所开拓的原始领土。但是基地仍在负隅顽抗,而且还有一线生机。无论如何,她一定要赶紧通知父亲。一定要设法传话给他。一定要做到!

可是该怎么做呢?战争阻绝了一切交通。

早餐后,她问阿爸说:“帕佛先生,你是不是又要去出差了?”

阿爸坐在前院草坪的大椅子上,正在享受日光浴。胖胖的手指头夹着一根粗粗的雪茄,他活像一只快乐的狮子狗。

“出差?”他懒洋洋地说,“谁知道?现在是难得的闲暇,我的假还没有休完呢。何必想到什么新差事呢?艾卡蒂,你住不下去了吗?”

“我?不,我很喜欢这里。你们待我非常好,我是说你和帕佛太太。”

他向她挥挥手,表示这根本不算什么。

艾嘉蒂娅又说:“我是在想那场战争。”

“你可别想那种事。你又能做些什么呢?若是自己根本出不上力,何必瞎操心?”

“不过,我想到基地已经失去大多数的农业世界。那里的食物也许要靠配给了。”

阿爸露出不安的神色。“别担心,情势会好转的。”

她却充耳不闻,自顾自讲下去:“我真希望能有办法送粮食给他们,我就是在想这件事。你可知道,在骡死后,基地很快就爆发革命,而端点星曾被孤立一段时间。继承骡政权的是汉・普利吉将军,就是他率领舰队包围端点星的。当时粮食短缺得不得了,我爸爸说,他的爸爸曾经告诉他,他们只能拿胺基酸浓缩粉果腹,那种东西简直难吃死了。可是啊,一个鸡蛋就要卖两百信用点。后来他们及时突围,圣塔尼来的运粮太空船才能降落。那必定是一段可怕的日子,而现在也许即将历史重演。”

顿了顿之后,艾嘉蒂娅继续说:“你知道吗,我敢打赌,现在基地一定愿意用黑市价格购买粮食。高出市价一倍、两倍或更多都愿意。哈,如果川陀有哪家合作社,愿意担负起运粮的工作,虽然可能损失几艘太空船,可是我敢打赌,在战争结束前,人人都能发一笔战争财,个个都会变成百万富翁。过去,基地行商总是爱做这种买卖。无论何处发生战事,他们都会带着当地亟需的货物,飞到那里去赌运气。天啊,常常一艘船就能赚两百万信用点——净利喔。光是一艘太空船上的粮食,就能赚那么多。”

阿爸蠢蠢欲动,连雪茄熄了都没有注意到。“粮食生意,啊?嗯——嗯,可是基地很远很远哪。”

“喔,我知道。我猜你不能从这里直接去基地。如果你搭乘定期太空客船,也许顶多只能到玛瑟纳或司木西科。到了那里之后,你得雇一艘小型斥候舰之类的船舰,偷偷带你越过前线。”

阿爸一面用手梳理着头发,一面在心中盘算。

两个星期后,准备工作全部完成。这期间,阿妈一直都在埋怨——首先,她毫无妥协地硬要说他是去送死。后来,又因为阿爸拒绝让她同行,又绝不妥协地抗议到底。

阿爸则说:“阿妈,为什么表现得像个老婆婆呢?这是男人的工作,我不能带你去。你以为战争是什么?玩耍吗?儿戏吗?”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你算是男人吗,你这个老糊涂——已经一只脚、半条胳膊进棺材啦。让年轻小伙子去吧——你这个又胖又秃的老头,逞什么能?”

“我可没有秃头,”阿爸威风凛凛地回嘴道,“我的头发还多着哩。为什么不能让我来赚这笔佣金呢?为什么要找年轻人?听好,这可是几百万的财富。”

她心里也明白,于是只好闭嘴。

在他动身之前,艾嘉蒂娅找他说了几句话。

她说:“你真要去端点星吗?”

“有何不可?是你自己说的,那里的人亟需面包、米饭和马铃薯。所以,我去和他们做一笔生意,他们就有得吃了。”

“嗯,那么——托你一件事:如果你去端点星,能不能……可否请你去看看我父亲?”

阿爸的脸孔皱了起来,形成万分同情的表情。“喔——根本不必你提醒我,我当然会去看他。我会告诉他说你很安全,一切都很好,等到战争结束,我就会带你回去。”

“谢谢你。让我告诉你怎么找他。他的全名是杜伦・达瑞尔博士,住在史坦马克镇。那个小镇就在端点市郊,你可以搭小型交通飞机去那里。我们家的地址是海峡街五十五号。”

“等一等,我把它写下来。”

“不,不。”艾嘉蒂娅急忙伸手阻拦,“你不能写半个字,一定只能记在心里——而且不可以请任何人帮忙找他。”

阿爸显得莫名其妙,不过他只是耸耸肩。“好吧,就这么办。史坦马克镇海峡街五十五号,在端点市郊,可以坐飞机去。行了吧?”

“还有一件事。”

“啊?”

“你可不可以帮我带一句话给他?”

“当然可以。”

“我要用悄悄话跟你说。”

他将胖胖的面颊凑近她,那句悄悄话就传进了他耳朵里。

阿爸的眼睛瞪得浑圆。“这就是你要我说的吗?可是毫无意义啊。”

“他会知道你的意思。你只要告诉他这是我的口信,而且我说他会了解其中的意义。你要完全照我的话来说,一字不改。你不会忘记吧?”

“我怎么会忘呢?只有五个字而已。听我说……”

“不,不。”她急得直跳脚,“别说,别对任何人说。除非见到我父亲,否则就当完全没这回事。请答应我。”

阿爸又耸了耸肩。“好的!我答应你!”

“太好了。”她用哀戚的口吻说。等到阿爸沿着马路走去,准备搭乘计程飞车到太空航站,艾嘉蒂娅却觉得自己是将他送上死路,怀疑自己能否再见到他。

她几乎不敢走进屋里,再去面对善良慈祥的阿妈。也许当一切结束后,她最好马上自杀谢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