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篇 商业王侯 · 5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5

领袖阿斯培自诩为“人民之子”。他的头发稀疏,只剩后脑的一撮灰发松软地垂在肩上。他的衬衣显然需要烫洗了,而他说话时带着浓重的鼻音。

“马洛行商,我们这里民风纯朴。”他说,“你不要做任何不实宣传。在你面前的人,只是这个国家的第一公民。所谓的领袖正是这个意思,而这也是我唯一的头衔。”

他似乎非常喜欢这个话题。“事实上,我认为这一点,是科瑞尔和贵国的密切关联之一。我了解贵国人民和我们一样,也在享受着共和制度的福祉。”

“领袖,正是如此,”马洛郑重其事地说,心中却绝对不敢苟同,“我深信就是这个原因,维持了两国政府的和平与邦谊。”

“和平!啊!”领袖稀疏的灰白胡子抽动着,表情显得感慨万千,“我认为在银河外缘各个世界,没有人比我更有和平的理想了。不瞒你说,自从我继家父成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之后,就一直在实行和平统治,从来也没有间断过。也许我不该这么说——”他轻轻咳嗽一声,“但是有人告诉我,我的人民,不,应该说我的同胞,他们都称我为‘万民拥戴的阿斯培’。”

马洛环顾富丽堂皇的庭院。他看到好些身材高大的人部署在偏僻的角落,他们佩戴着奇形怪状但显然威力强大的武器,也许是在防备自己。他想,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这里四周都围着高耸的钢筋混凝土墙,而且显然最近又加强过──对于“万民拥戴的阿斯培”而言,这并不能算是很合适的居所。

马洛说:“领袖,我很庆幸自己能与您交涉。邻近世界那些不肯实施开明统治的专制君主,大多欠缺王者风范,因而无法成为万民拥戴的统治者。”

“比方说?”领袖以谨慎的口气问。

“比方说,他们就不懂得关心人民最大的福祉。而您不同,您最了解这一点。”

两人一面说,一面在庭院里悠闲地漫步。领袖的眼睛凝注在碎石子路上,两只手放在背后互相揉搓。

马洛继续流畅地说:“直到目前为止,贵我两国的贸易仍然无法展开,这是因为贵国政府对我国的行商做出重重限制。当然,我想您一定早就很清楚,不设限的贸易……”

“自由贸易!”领袖咕哝着。

“好吧,自由贸易。您一定了解,那会使我们双方受惠。你们拥有一些我们需要的物资,我们也有不少你们想要的货品。只要能够互通有无,就能增进彼此的繁荣。像您这么开明的统治者,人民之友──或者我斗胆说,您就是人民的一分子──根本用不着我在这个题目上大做文章,我绝不会侮辱您的智慧。”

“确实如此!这些我都了解,但是你打算怎么办?”领袖故意以哀求的口吻说,“你们的人一直很不讲理。只要我们的经济体制许可,任何贸易我都赞成,但是绝不能根据你们的条件。我并不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主人──”他提高了嗓门,“我只不过是民意的公仆。附带着强迫性宗教的贸易,我的人民可不会接受。”

马洛挺起胸膛。“强迫性宗教?”

“你们一向如此,想必你还记得二十年前的‘阿斯康事件’吧。你们一开始先推销商品,接着就要求绝对的传教自由,以便教导对方妥善使用那些商品,以及建立‘健康灵殿’。然后又设立了宗教学校,并为神职人员争取到自治权。最后的结果如何呢?阿斯康如今已经成为基地体系的一分子,他们的大公连一点实权也没有了。喔!不行,不行!有尊严的独立邦国绝对不能忍受这些。”

“我想建议的通商方式,和您所说的完全不同。”马洛插嘴道。

“不同?”

“没错,我是一名行商长,金钱才是我的宗教。我最讨厌传教士那些神秘兮兮的秘法,还有那些叽里呱啦的咒语,所以我很高兴您拒绝接受这些。这样我们就更加意气相投了。”

领袖发出尖锐而颤抖的笑声。“说得好!基地早就该派你这种能干的人来。”

他亲热地将手放在马洛厚实的肩膀上。“但是老兄,你只说了一半。你刚才只告诉我不会有什么坏处。现在,说说究竟又会有什么好处?”

“领袖,唯一的好处,就是您将获得数不清的财富。”

“是吗?”领袖嗤之以鼻,“我要财富做什么?真正的财富就是人民的爱戴,而我已经有了。”

“两者并不冲突啊,您可以腾出一只手捞黄金,另一只手仍旧拥抱人民。”

“年轻人,果真有此可能,那就太有意思了。你要我怎么做呢?”

“喔,方法实在很多,困难在于如何选择。让我想想看,嗯,比如说奢侈品,我带来的这个样品……”

马洛从衣袋里慢慢掏出一条扁扁的金属链子。“比如这个。”

“这是什么?”

“必须示范才能明白。您能找个女子来吗?任何年轻女性都行,此外还要一面照全身的大镜子。”

“嗯,那么我们进去吧。”

领袖称自己的住处为“一间房子”,但是民众必定称之为一座宫殿。在马洛这个外人眼中,它简直就像一座堡垒。这座大宅建在一处俯瞰首都的丘陵上,城墙十分厚实坚固。各个通道都有警卫站岗,整个建筑的结构都着眼于易守难攻。马洛在心中暗笑,“万民拥戴的阿斯培”住在这里再适当不过了。

一位年轻少女来到他们面前,对领袖鞠躬行礼。领袖对马洛说:“这是领袖夫人的侍女,她可以吗?”

“好极了!”

马洛将金属链子环绕在少女的腰际,扣好后再退开几步。从头到尾,领袖一直目不转睛仔细看着。

然后领袖哼了两声。“喔,就这样吗?”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

“领袖,请您把窗帘拉上。小姐,钮扣旁边有个小圆钮,请你拉一下好吗?放心,不会有事的。”

少女依言照做,随即大吃一惊,望着自己的双手惊呼:“哎呀!”

自腰际以上,她整个人都被朦胧而流转的冷光所笼罩。这股色彩变幻不定的光芒一直延伸到她的头顶,形成一顶绚丽夺目的冠冕。就像是有人从天上摘下北极光,替她铸成一件无形的披风。

少女走到镜子前面,出神地望着镜中的自己。

“来,拿着这个,”马洛又取出一串由黯淡无光的珠子串成的项链,“把它带在颈上。”

少女戴上之后,每颗珠子在冷光范围内,也都散发出深红与金黄色的光焰。

“你喜欢吗?”马洛问那少女。她虽然没有回答,眼中却充满艳羡之意。直到领袖做了一个手势,少女才依依不舍地推下那颗圆钮开关,眩目的光彩立时消失。她随即退下,但一定永难忘记这段经历。

“领袖,这就送给领袖夫人,”马洛说,“算是基地的一点心意。”

“嗯──”领袖将两件饰物拿在手中来回拨弄,像是在估量它们的重量,“这是怎么做到的?”

马洛耸耸肩。“这种问题只有我们的技术专家可以回答。不过我想特别强调,重要的是它不需要──不需要教士的指导就能使用。”

“嗯,这只不过是女人的饰物罢了。你能拿它做什么?又怎么能靠它赚钱?”

“你们这里可有舞会、欢迎会、宴会等等的社交活动?”

“喔,当然有。”

“您知道妇女肯花多少钱买这种珠宝吗?至少一万信用点。”

领袖似乎大吃一惊。“啊!”

“而且由于它的能源顶多只能维持六个月,所以必须经常换新。我们愿意以一千信用点一个的价钱无限量供应,请您以等值的锻铁支付。您的利润是百分之九百。”

领袖拼命扯着胡子,似乎正在进行复杂的心算。“银河啊,她们一定会打破头来抢购。我故意只供应极少的数量,让她们来竞标。当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自己……”

马洛又说:“如果您有兴趣,我能为您说明我们暗中合作的方式——然后,再从我们全套的家庭用品中,随缘挑选一些合作项目。例如折叠式烤炉,可以在两分钟内,把最硬的肉烤成您喜欢的熟度;还有不必磨的利刀;还有整套袖珍型的全自动洗衣机,整个可以放进小柜子里;此外还有同类型的洗碗机、同类型的地板清洁机、家具清拭机,尘埃收集机、照明装置等等──喔,您想要的,应有尽有。请想想看,如果您让大众都能买到这些商品,您的声望会再增加多少。请再想想看,以百分之九百的利润,采取政府专卖的方式,您可以借此迅速累积……喔,累积多少财富。对于民众而言,这些装置仍然价廉物美,他们也绝对不会晓得您进货的价格。我还要再提醒您一次,这些家庭用品都不需要教士的监督指导,这岂不是皆大欢喜。”

“似乎只有你例外。你图的是什么呢?”

“我所能得到的,就是根据基地的法律,一个行商应得的利润。我和我的手下,可以得到整个利润的一半。您只要将我想卖给您的东西照单全收,我们双方就都是赢家,都是赢家。”

领袖已经陶醉在想象中。“你说希望我们用什么付账?铁吗?”

“是的,或者是煤、铁铝氧石。烟草、胡椒、镁或硬木也行,这些都是你们盛产的东西。”

“条件还算合理。”

“我也这么想。喔,还有一点也是随缘,领袖,我能替你们改良工厂的设备。”

“啊?那是什么意思?”

“嗯,以炼钢厂为例吧。我有一些小机器,能够轻易地处理钢铁加工,可以使成本降低到原来的百分之一。您只要将售价减半,还是能和制造业者分享巨大的利润。我跟您说,如果您允许我作一次示范,我就能证明我说的话。城里头有没有炼钢厂?不会花太多时间的。”

“马洛行商,这不难安排。不过那是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今晚和我共进晚餐如何?”

“我的手下……”马洛一开口就被打断了。

“让他们一起来,”领袖大方地说,“这是我们两国亲善的象征,能让我们有机会多作一些友好的会谈。不过,我只想提醒你一件事──”他拉长了脸,表情严肃,“绝对别提你们的宗教,别以为这些能当传教士的敲门砖。”

“领袖,”马洛淡淡地说道,“我向您保证,宗教只会令我的利润折损。”

“那么目前为止,我还觉得满意。我会派人护送你回太空船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