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篇 市长 · 8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8

当雷夫金王子的影像出现在电话中时,温尼斯的书房进入绝对的沉默。摄政王看见儿子憔悴的面容与撕烂的制服,惊吓得倒抽一口气,整个人瘫在椅子上。由于惊恐与焦虑,他的脸孔整个扭曲了。

哈定双手轻握,搁在膝头,面无表情地听着影像电话传来的声音。刚刚加冕的列普德国王则蜷缩在最阴暗的角落,紧张兮兮地咬着镶金边的袖子。就连警卫也都不再板起职业军人的脸孔,他们在门边排成一列,手中握着核铳,眼睛却偷瞄着电话中的影像。

雷夫金开始讲话,疲倦的声音听来万分不情愿。他讲得断断续续,好像有人不断在提词,而且对他很不客气。

“安纳克里昂舰队……了解到这次任务的本质……拒绝成为冒渎圣地的共犯……正在返回安纳克里昂途中……对那些胆敢向万福之源的……基地和……银河圣灵……使用暴力的……冒渎神圣的罪人……发出下面的最后通牒。马上停止对信仰之源……的一切攻击……并且以我们的舰队……由首席随军教士艾波拉特代表……可以接受的方式……保证永不再有……这样的战事发生,同时……”在此有好长时间的停顿,然后才继续下去,“同时保证将曾任摄政王的温尼斯……下狱……将他所犯的罪行……交由宗教法庭审判。否则王国舰队……回到安纳克里昂之后……会将宫殿夷为平地……并会采取其他一切……必要的措施……摧毁那些威胁人民灵魂的罪人……的巢穴……”

这段话以半声哭泣作为结束,荧幕上的影像就此消失。

哈定迅速按了一下核灯泡,光线逐渐暗下来,前摄政王、国王与警卫们都变成了朦胧的黑影。直到这时,才看得出哈定周身也有灵光围绕。

它不像国王特有的灵光那样闪耀夺目,也没有那么壮观与显著,却更有效更实用。

一小时之前,温尼斯还得意洋洋地宣称哈定成了战俘,端点星则是即将被摧毁的目标。现在他却整个人瘫成一团,心灰意冷,默然不语。冲着这位温尼斯,哈定以稍带讽刺的语气说:“有一个非常古老的寓言故事,它可能和人类历史同样久远,因为已知最古老的记载,仍是抄自更为古老的版本。你可能会感兴趣,它是这么说的:

“从前有一匹马,它有一个危险而凶猛的敌人──狼,所以每天战战兢兢度日。在绝望之余,马突然想到要找一个强壮的盟友。于是它找到了人,它对人说狼也是人的大敌,提出和人结盟的建议。人毫不犹豫接受了,并说只要马能跟他合作,将快腿交给他指挥,他们可以立刻去杀掉狼。马答应了这个条件,允许人将马缰和马鞍装在它身上。于是人就骑着马去猎狼,把狼给杀死了。

“马高兴地松了一口气,它向人道谢,并说:‘现在我们的敌人死了,请你解开马缰和马鞍,还我自由吧。’

“人却纵声大笑,回答这匹马说:‘你休想!’还用马刺狠狠踢了它一下。”

室内仍是一片静寂。温尼斯的身影一动也没动。

哈定继续轻声说:“我希望你听得懂这个比喻。为了巩固政权,以便永远统治人民,四王国的国王接受了神化自己的科学性宗教。这个宗教便成了他们的马缰和马鞍,因为它把核能的源头交到教士手中──请注意,那些教士听命于我们,而不是你们。你们杀死了狼,却再也无法摆脱……”

温尼斯突然从阴影中一跃而起,双眼像是两个狰狞的深洞。他声音混浊,说话语无伦次。“反正我要干掉你,你逃不掉的,你会死在这里。让他们把这里炸平吧,让他们炸毁一切吧。你会死在这里!我要干掉你!”

“卫兵!”他神经质地狂喝道,“替我把这个恶魔射死。射死他!射死他!”

坐在椅子上的哈定转过头去,微笑着面对那些警卫。其中一人举起核铳要瞄准,却随即放下,其他人根本一动不动。在柔和的灵光中,端点星市长塞佛・哈定胸有成竹地微笑着。在他面前,安纳克里昂的一切力量都粉碎了。警卫们受不了这种莫名的压迫感,不再理会温尼斯疯狂嘶喊出的命令。

温尼斯一面语无伦次地吼叫,一面蹒跚走向身旁一名警卫。他一把夺走警卫手中的核铳,立即瞄准泰然自若的哈定,然后重重扣下扳机。

🍔 落·霞*小·说 w w w · l u ox i a · c om

朦胧的连续光束射向哈定市长,却在碰到他周围的力场后全被吸收中和。温尼斯发出疯狂的大笑,更加用力地扣下扳机。

哈定依然面带微笑,力场吸收了核铳的能量之后,只是微微发出一点光芒。列普德仍旧畏缩在角落里,捂着眼睛不停呻·吟。

接着,温尼斯发出一声绝望的喊叫,将铳口转向,再度扣下扳机──他立时倒在地上,头部被轰得一点不剩。

哈定心中一凛,喃喃地说:“他真是个贯彻始终的直接路线派,这就是他最后的手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