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篇 市长 · 7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7

泰欧・艾波拉特是一名地位极高的安纳克里昂教士。单就辈分的考虑,他就被任命为旗舰温尼斯号上的首席随军教士。

但是除了地位与辈分的考虑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十分熟悉这艘星舰。在它的修复过程中,他曾在基地圣者的直接指导下工作。根据他们的指挥,他调整发动机、重新连接影像电话的线路、翻修整个通讯系统、修补百孔千疮的舰身、补强舰体的结构。甚至当安装一个极为神圣的设备时,他也获准在旁帮忙。由于这个设备如此神圣,过去从来没有安装在任何一艘星舰上,它是专门保留给这艘伟大的星际战舰的──那就是“超波中继器”。

如今这艘神圣的星舰将用做不义之举,难怪他会感到极度痛心。维瑞索夫早已告诉过他,这艘星舰将要犯下骇人的邪恶罪行;它的炮口会转向伟大的基地,但他一直不愿意相信。基地,他年轻时就是在那里接受教士培训,而且所有的福泽都是源自基地。

可是听完舰队司令的一番话之后,他发觉事实已经不容置疑。

神圣的国王怎能允许这种邪恶的行动呢?真是国王的意思吗?倘若不是,或许就是可恶的摄政王温尼斯假传圣旨,国王如今还被蒙在鼓里。而且,这个舰队的司令官正是温尼斯的儿子,就是他,在五分钟前告诉自己说:“教士,你只要负责看顾灵魂和认真祷告,我会照顾我的星舰。”

艾波拉特露出诡异的笑容。他会看顾灵魂并且认真祷告,但他也要认真诅咒,而雷夫金王子很快就会痛哭流涕。

现在他正走进总通讯室,由手下的助理教士在前面开道。执勤的两名军官并没有拦阻他们,因为首席随军教士有权进入星舰的任何角落。

“把门关上。”艾波拉特命令道,然后看了看精密计时器。十二点差五分,他将时间算得很准。

他以迅速而熟练的动作,打开舰上所有的通讯系统。于是在这艘全长二英里的星舰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影像。

“温尼斯号旗舰上全体官兵,请注意!这是你们的首席随军教士讲话!”他知道,自己的声音会立刻在星舰各处回响──从舰尾的核炮台,到舰首的领航台。

“你们的星舰,”他喊道,“正在进行冒渎圣灵的罪行。在你们不知情的状况下,它的行动足以令你们的灵魂永远流放在冰冷的太空中!注意听!你们的指挥官,由于他心中罪恶的邪念,打算将这艘星舰驶往基地,轰炸并征服我们的万福之源。因为他的意图明显,我奉银河圣灵之名,现在解除他的指挥权。因为没有银河圣灵的庇佑,就没有指挥权的存在。甚至神圣的国王,若没有圣灵的认可,也将无法维持王位。”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助理教士以虔诚的心情恭敬聆听,一旁的两名军官则越听越恐惧。“由于这艘星舰进行如此邪恶的勾当,银河圣灵的庇佑也已经消失了。”

他庄严地举起双手,在舰上近千架影像电话前,官兵们怀着畏惧的心情,紧盯着首席随军教士威严的影像。

“奉银河圣灵之名,奉先知哈里・谢顿之名,奉圣灵的仆人基地圣者之名,我诅咒这艘星舰。让它的眼睛──影像电话──全部瞎掉;让它的手臂──钩爪──通通瘫痪;让它的拳头──核炮──尽数失效;让它的心脏──发动机──停止搏动;让它的声音──通讯装置──喑哑无声;让它的呼吸器官──通风设备──奄奄一息;让它的灵魂──灯光──完全熄灭。奉银河圣灵之名,我如此诅咒这艘星舰。”

当他说完的时候,恰好是午夜十二点。在几光年外的艾哥里德灵殿,正有一只手打开超波中继器的开关。在同一瞬间,它送出的超波开启了温尼斯号旗舰上的另一个中继器。

整艘星舰完全停摆!

这就是科学性宗教最主要的特征,一切真的能够应验,艾波拉特对这艘星舰的诅咒也不例外。

艾波拉特看到一片漆黑笼罩着这艘星舰,听到远方超核能发动机柔和的转动声突然停止。他感到非常高兴,便从法衣内取出自备电源的核灯泡,使室内充满珍珠般的光芒。

他低头望向那两名军官,他们无疑是勇敢的军人,但是出于精神上的极度恐惧,两人竟然不由自主地跪下来。“上师,救救我们的灵魂吧。我们都是无辜的可怜人,对指挥官犯下的罪行毫不知情。”其中一个呜咽着说。

“跟我来!”艾波拉特以严厉的口吻说,“你的灵魂尚未沉沦。”

整艘星舰在黑暗中陷入一片混乱,恐惧感就像是摸得着也闻得到的浓浓毒气。在艾波拉特与他的光圈经过之处,随时都有官兵蜂拥而上,拉着他的法衣边缘,请求他施舍一丝一毫的慈悲。

而他的答案始终如一:“跟我来!”

艾波拉特终于找到雷夫金王子,他正穿过军官寝室摸索过来,同时破口咒骂着黑暗。此时,这位司令官正恶狠狠地瞪着这位首席随军教士。

“你终于出现了!”王子的蓝眼睛来自母亲的遗传,但鹰勾鼻与斜眼标志着他是温尼斯的儿子。“你这种叛变的行为,究竟是什么意思?赶快恢复舰上的动力,我才是这里的指挥官。”

“你不再是了。”艾波拉特寒着脸说。

雷夫金狂乱地四下张望。“抓住这个人,逮捕他。不然我向太空发誓,我会把你们这些抗命者通通抓起来,剥光衣服,从气闸丢到外太空去。”他顿了顿,又尖叫道:“这是你们的司令官在下令,快抓住他。”

最后,他完全丧失了理智。“你们愿意上这个骗子、这个小丑的当吗?你们何必害怕这种胡诌出来的宗教?这人是个冒牌货,他所说的银河圣灵,根本就是虚构的幌子,目的是要……”

艾波拉特愤怒地打断他的话。“拿下这个亵渎圣灵的人。听他说话,也会危及你们的灵魂。”

好几名官兵立刻一拥而上,紧紧抓住这位尊贵的司令官。

“抓好他,跟我来。”

艾波拉特转身就走,雷夫金被押在后面紧跟着,走廊里黑压压地挤满了官兵。艾波拉特回到总通讯室,立即命令将“前任指挥官”带到一台未失灵的影像电话前。

-落-霞-小-说 lu Ox i a^ c o m. 🌂

“命令舰队停止前进,准备返回安纳克里昂。”

雷夫金被打得头破血流,衣衫褴褛,也吓得有些神志不清,当然只好遵命。

“现在,”艾波拉特继续厉声道,“我们和安纳克里昂取得了超波联系,你照我的话来说。”

雷夫金做了一个不愿意的手势,立刻引来周围所有官兵一阵可怖的怒吼。

“跟着我说!”艾波拉特道,“开始:安纳克里昂舰队……”

雷夫金便开始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