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篇 市长 · 6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

塞佛・哈定并未直接来到安纳克里昂星——安纳克里昂王国就是根据这颗行星命名的。直到加冕的前一天,他才抵达这个首都世界。在此之前,他飞到这个王国八个较大的恒星系,每一站都只作极短暂的停留,时间刚好足够让他会晤基地驻当地的代表。

这一趟旅行,使他深深体会到这个王国幅员的辽阔。这里曾经是银河帝国极具特色的一部分,可是与昔日帝国不可思议的广大版图相比,它只不过是一个小碎片、一颗毫不起眼的苍蝇屎。然而哈定的思考模式,一向只习惯于单一的行星,而且还是一颗人口稀疏的行星,因此安纳克里昂的幅员与人口,已经足以令他吃惊不已。

如今安纳克里昂王国的国境,与当年的安纳克里昂星郡极为接近,境内包括二十五个恒星系,其中六个拥有不只一颗住人行星。目前它的总人口数为一百九十亿,虽然与它在帝国全盛时期的数目无法相比,但由于基地的科援促进了科学发展,总人口正在急速增长中。

哈定直到现在,才真正体认到这项科援工作的艰巨。虽然花了三十年的时间,却只在首都世界建立了核电系统,王国外围仍有广大区域尚未恢复核能发电。甚至这样的小小成绩,都还是利用帝国残留下的设备拼凑而成,否则连这一点进展都不可能有。

当哈定终于抵达这个首都世界的时候,发现一切商业活动完全停摆。在外围区域,庆祝活动已经持续若干时日;而在安纳克里昂星上,处处都是预祝国王列普德成年的狂热宗教庆典,人人都热情万分地全心投入。

哈定设法找到他们的大使维瑞索夫,后者由于过分忙碌而显得愁眉苦脸、形容憔悴。他们只交谈了半个小时,维瑞索夫就被迫匆匆告退,去监督另一座灵殿的庆典。但是这半小时让哈定获益匪浅,他已经胸有成竹,准备参加当天晚上的烟火盛会。

这次哈定完全是以游客的身份出现,因为万一他的身份曝光,将必然得主导宗教性活动,而他毫无心情做那些无聊的事情。因此,当王宫大厅挤满珠光宝气的王公贵族时,他夹在其中一点也不起眼,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更没有人跟他打招呼。

哈定站在长串的参谒者中,在安全距离之外被引见给列普德国王,国王则独自威严地站在放射性灵光的眩目光芒中。不到一小时之后,国王将要坐在镶着宝石、装饰着黄金浮雕、由铑铱合金制成的厚重王座上,与王座一起庄严地升到半空中,再缓缓贴地飞掠到窗口,然后在王宫的窗前翱翔,让外面成千上万的百姓瞻仰,接受百姓近乎疯狂的热情欢呼。当然,若不是内部暗藏核能发动机,王座也不可能那么沉重。

这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哈定开始坐立不安,于是踮起脚尖想看得清楚一点。他甚至想站到椅子上,不过总算忍住这个冲动。终于,他看见温尼斯穿过人群向他走来,心情顿时轻松了。

温尼斯走得很慢。他几乎每走一步,就得跟一些尊贵的贵族亲切寒暄。那些贵族的祖辈都曾协助列普德的祖父僭取王位,从此子孙便永远承袭爵位。

温尼斯终于摆脱最后一位贵族,来到哈定面前。他勉强挤出几丝笑容,斑白眉毛下的黑色眼珠射出得意的光芒。

“亲爱的哈定,”他低声说,“你不肯表露自己的身份,想必一定会很无聊。”

“殿下,我并不觉得无聊。这一切都太有趣了,您也知道,端点星可没有这么隆重的庆典。”

“毋庸置疑。愿不愿意到我的书房坐坐,我们可以无拘无束地畅谈一番。”

“当然好。”

于是两人臂挽着臂上楼去了。几位公爵夫人惊讶地盯着他们的背影,怎么也想不通哈定的身份。这个衣着平凡、外表毫不起眼的陌生人,竟然受到摄政王这般的礼遇,他究竟是什么人?

进了温尼斯的书房,哈定十分轻松地坐了下来。他接过摄政王亲自斟的一杯酒,并低声表示谢意。

“哈定,这是卢奎斯酒,”温尼斯说,“是王室酒窖中的真品──珍藏了两个世纪,是宙昂叛乱之前十年所酿制的。”

“真正的王室佳酿。”哈定礼貌地附和着,“敬列普德一世,安纳克里昂之王。”

两人干杯后,温尼斯轻声补充道:“他很快就会成为银河外缘的皇帝,而接下来,又有谁能预料呢?银河总该有再统一的一天。”

“毫无疑问。是由安纳克里昂统一吗?”

“有何不可?在基地的协助下,我们的科技优于银河外缘其他世界,这是毫无疑问的。”

哈定放下空酒杯,然后说:“嗯,没错,只是,基地理当协助任何一个需要科援的国家。基于我们政府的高度理想主义,以及基地缔造者哈里・谢顿崇高的道德目标,我们绝不能偏袒任何国家。殿下,这是无法改变的原则。”

温尼斯笑得更加灿烂。“套一句当今的俗话:‘灵助自助者’。我相当了解,基地若不是受到压力,绝不可能这么合作。”

“这点我可不敢苟同。至少基地为你们修理了那艘帝国巡弋舰,虽然我们的宇航局一直希望拿来作研究之用。”

摄政王以讽刺的口吻,重复着哈定所说的话。“研究之用!是啊!若非我威胁要开战,你们是绝不肯修理的。”

哈定做了一个不以为然的手势。“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而且知道这种威胁永远有效。”

“现在也有效吗?”

“现在谈威胁有点太迟了。”温尼斯瞥了一眼书桌上的时钟,“哈定,听好,你以前来过安纳克里昂。当年你还年轻,你我都很年轻。即使那个时候,我们的行事方法已经迥然不同。你是所谓的和平主义者,对吧?”

“我想大概是吧。至少,我认为以武力达到目的,是一种很不划算的手段。总会有更好的替代方案,虽然有时比较不那么直接。”

“是啊,我听过你的名言:‘武力是无能者最后的手段’。但是,”摄政王故意像是不经意地抓抓耳朵,“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无能者。”

哈定礼貌地点点头,却一言不发。

“除此之外,”温尼斯继续说,“我一直信赖直接路线。我相信应该对准目标笔直地开拓道路,再沿着这条直路不偏不倚地前进。我曾经用这个方法取得许多成就,今后还打算完成更多的功业。”

“我都知道。”哈定插嘴道,“我相信您现在开拓的道路,是为了要让您和令公子直达王位。想想国王的父亲──就是您的兄长──所遭遇的不幸意外,以及当今国王欠佳的健康状况。他的确健康欠佳,对不对?”

温尼斯皱起眉头,声音变得更加严厉。“哈定,为了你自己好,我劝你最好避免某些话题。或许你以为自己是端点星的市长,就有特权可以说……唔……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假如你真的这么想,还请你及早醒悟。我可不是会被空口白话吓倒的人。我的人生哲学是只要勇敢面对难题,难题便会消失,而我从来没有逃避过任何难题。”

“这点我并不怀疑。请问此时您拒绝逃避的难题究竟是什么?”

“哈定,就是说服基地合作。你可知道,你的和平政策使你犯了几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只因为你低估了对手的勇气。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害怕直接行动。”

“比如说?”哈定问道。

“比如说,你单独来到安纳克里昂,并且单独跟我进入我的书房。”

哈定环顾四周。“那又有什么不对?”

“没什么,”摄政王说,“只不过屋外有五名警卫,他们全副武装,手握核铳。哈定,我不相信你走得出去。”

市长扬了扬眉。“我一时还不想走呢。您真的那么怕我?”

“我一点也不怕你。但是,这样能让你体认到我的决心。我们称之为一种姿态,如何?”

“您爱怎么称呼随便您,”哈定不在乎地说,“您怎么称呼都一样,反正我不会放在心上。”

“我确定你这种态度迟早会改变。哈定,但你还犯了另一个错误,一个更为严重的错误。端点星好像是几乎完全不设防的。”

“当然,我们需要怕谁?我们没有威胁到任何人的利益,并且一视同仁地提供科援。”

“虽然保持无武装的状态,但是另一方面,”温尼斯说,“你又慷慨地帮我们建军,特别是协助我们建立自己的舰队,一个庞大的星际舰队。事实上,自从你们将修好的帝国巡弋舰献给我们,这个舰队已经所向无敌。”

“殿下,您这是在浪费时间。”哈定作势要站起来,“假如您意图向我们宣战,而且正在知会我这个事实,请您允许我立即和我的政府联络。”

“哈定,坐下来。我并不是向你们宣战,你也根本别想通知你的政府。一度曾是帝国舰队巡弋舰的温尼斯号,现在是我国远征舰队的旗舰。这个远征舰队,由我儿子在旗舰上亲自指挥,一旦开战──哈定,是开战而不是宣战──他们立刻会对基地发动核武攻击,那时基地自然就会知道了。”

哈定皱起眉头。“什么时候会开战?”

“既然你有兴趣知道,舰队在五十分钟前,十一点整的时候,刚刚离开安纳克里昂。当他们能目视端点星的时候,就会发动第一波攻击,那应该是明天中午的事。你可以把自己当做一名战俘了。”

“殿下,我自己正是这么想的。”哈定仍然皱着眉头,“但是我很失望。”

温尼斯轻蔑地咯咯大笑。“如此而已?”

“是的。我曾经想过,在加冕典礼开始的同时──也就是午夜零时──才是舰队行动最合理的时刻。因为很明显,您希望在您摄政王任内开战。倘若这样做,应该更具戏剧性。”

摄政王瞪着对方。“太空啊,你到底在说什么?”

“您没听懂吗?”哈定轻描淡写地说道,“我把反击时刻定在午夜零时。”

温尼斯从椅子上跳起来。“你别想虚张声势吓唬我,你们不可能会反击。如果你指望其他王国的协助,死了这条心吧。他们的舰队全部加起来,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这我知道,但我并不打算发射一枪一弹。我只是一周前就让人放出风声,说在今晚午夜,安纳克里昂星将实施‘教禁’。”

“教禁?”

“是的,假如您还不懂,我可以解释一下:除非我收回成命,安纳克里昂所有的教士都会开始罢工。可是如今我遭到软禁,不能跟外界联络;不过即使没被软禁,我也不打算这么做。”他上身向前倾,语气忽然变得生动起来,“殿下,您可了解,攻击基地等于是罪大恶极的亵渎行为?”

温尼斯显然在勉力恢复镇定。“哈定,别对我来这一套。这些话留着对群众说吧。”

“亲爱的温尼斯,除了群众,您认为我还会把这番话留给谁呢?我可以想象,在过去半小时中,安纳克里昂所有的灵殿都已经聚满群众,在聆听教士对这个事件的训诫。如今安纳克里昂的男女老幼,每个人都已经知道,自己的政府正在对他们的信仰中心发动邪恶而不义的攻击。现在,还差四分钟就到午夜了,您最好下楼到大厅去看看吧。既然有五名警卫在门外,不必担心我会溜走。”他又靠回椅背,并帮自己再倒了一杯卢奎斯酒,然后无动于衷地盯着天花板。

温尼斯突然怒不可遏,飞快地冲出书房。

在大厅中,所有的名士淑女都鸦雀无声,让出一条通向王座的宽敞通道。列普德坐在王座上,两手紧抓着扶手,头抬得很高,表情却僵凝着。中央的大吊灯渐渐暗下来,拱型天花板上镶嵌的无数核灯泡散发出彩色的闪光。就在此时,国王周围的绚丽灵光开始闪耀,并且上升到他的头顶,凝聚成一顶耀眼的王冠。

温尼斯停在楼梯半途。没有人看到他,所有的眼睛都注视着王座。温尼斯在那里站定,双手紧握着拳;哈定的虚言恫吓不至于让他贸然行事。

这时王座开始颤动,然后无声无息地垂直上升,接着开始飘移。王座离开了座台,缓缓飘下阶梯,在离地五公分处停下,再水平地滑向巨大的窗口。

深沉的钟声响起,代表午夜的降临。王座刚好停在窗前──国王头上的灵光消失了。

在那一瞬间,国王毫无动作,脸孔却因惊惧而扭曲;一旦失去灵光,他就变得与常人无异。接着王座摇晃了几下,便重重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响,宫中所有的灯光也同时暗下来。

在嘈杂的尖叫声与一片混乱中,传来温尼斯的吼叫:“拿火把来!拿火把来!”

温尼斯在拥挤的人群中左冲右撞,拼命挤到了门口。此时,宫中卫士也从外面冲进黑暗的大厅。

然后火把终于拿到大厅来了。那是原先准备在加冕典礼后,在大街小巷举行盛大的火炬游行用的。

卫士们举着火把,蜂拥进入大厅──蓝色、绿色、红色的光芒,照在一张张恐惧惶惑的脸上。

“没有大碍,”温尼斯大声喊道,“大家留在原地别动,电力马上会恢复。”

温尼斯转身,向立正站好的卫士长问道:“队长,怎么回事?”

“殿下,”卫士长立即回答,“宫殿被城里的百姓包围了。”

“他们要什么?”温尼斯咆哮道。

“他们由一名教士带头,有人认出他就是教长波利・维瑞索夫。他要求立刻释放塞佛・哈定市长,并且停止对基地的战争。”卫士长以军人特有的冰冷语气回答,但他的目光却游移不定。

温尼斯叫道:“若有任何暴民妄图越过宫门,一律格杀勿论。暂时就是这样。让他们去吼吧!明天再跟他们算账。”

火把已经分发下去,大厅又重放光明。温尼斯赶紧冲向仍在窗口的王座,把惊吓得面无人色的列普德拉起来。

“跟我来。”他向窗外看了一眼,整个城市一片漆黑,下面传来群众沙哑嘈杂的吼声。放眼望去,只有右方的艾哥里德灵殿灯火辉煌。他一面暴跳如雷地咒骂,一面把国王拖走。

温尼斯一路冲回自己的书房,门口五名警卫立刻跟进来。列普德走在最后面,他瞪大眼睛,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哈定,”温尼斯用沙哑的声音说,“你这是在玩火自焚。”

哈定市长身旁有一个手提式核灯泡,发出珍珠般的光芒。他根本不理会温尼斯,只是静静地坐着,脸上挂着一丝嘲弄的微笑。

“陛下,早安。”哈定对列普德说,“恭喜您顺利加冕。”

“哈定,”温尼斯再度吼道,“命令你的教士回去工作。”

哈定冷静地抬起头来。“温尼斯,你自己下令吧,看看我们两人到底谁在玩火。现在整个安纳克里昂,除了灵殿之外,没有任何机械在运转;除了灵殿之外,没有任何灯泡发光;除了灵殿之外,没有一滴自来水;处于冬季的半球,除了灵殿之外,连一卡的热量都没有。医院无法再接受病患,发电厂也将被迫关闭,所有的太空船都被困在地面。温尼斯,如果你不喜欢这种情况,大可自己命令教士回去工作,我可不想管。”

“哈定,我对太空发誓,我一定会下令。倘若非得摊牌不可,那就来吧。看看你的教士能不能挡住我的军队。今天晚上,这颗行星上所有的灵殿都会被军方接管。”

“很好,但是你要怎样下令呢?这颗行星上所有的通讯线路都已中断,你将发现无论电波或超波都失灵了。事实上,这个房间里的影像电话,是这颗行星上唯一还有效的通讯器材──当然,我是指灵殿以外的地方──但我已经将它设定成只能接收讯号。”

温尼斯似乎喘不过气来,哈定继续说:“如果你想试试,可以派遣军队到宫殿附近的艾哥里德灵殿,利用那里的超波通讯器和本星的其他区域联络。但如果你真那样做,派出去的军队恐怕会被暴民分尸。温尼斯,那时谁来保护这座宫殿呢?谁又来保护你们的性命呢?”

温尼斯嘶喊道:“你这魔鬼,我们能撑下去,我们一定撑得过今天。让暴民去吼吧,让电力中断吧,但我们会撑过去。等到基地被攻陷的消息传来,你那些伟大的群众就会发觉他们的宗教如何虚幻;他们将会背弃你的那些教士,并且反过来对付他们。哈定,我向你保证,你顶多得意到明天中午。你只能切断安纳克里昂的能源,却无法阻挡我的舰队。”他扯着沙哑的喉咙,耀武扬威地说:“哈定,舰队正朝着目标前进,由你下令修复的那艘巡弋舰率领。”

哈定轻松地答道:“没错,那艘巡弋舰是我下令修复的——却是照着我的意思修的。温尼斯,告诉我,你有没有听过超波中继器?喔,我看得出你没听过。好吧,大约两分钟内,你就能知道那个装置的妙用。”

此时影像电话突然亮起来,于是他改口道:“不,两秒钟内。温尼斯,坐下来好好听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