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百科全书编者 · 7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7

穹窿中准备的椅子远超过六张,仿佛准备迎接许多人。哈定注意到这一点,便找了一个尽可能远离五位理事的座位,慵懒地坐下来。

理事们对这个安排似乎不在意。他们先是彼此低声交谈,然后话讲得越来越少,变成每次只吐一两个字,最后终于通通闭上嘴。在他们五个人当中,只有裘德・法拉似乎比较镇定。他掏出表来,表情严肃地看着时间。

哈定也瞄了瞄自己的表,然后望了望那个占据室内一半面积的玻璃室──里面空无一物。这个玻璃室是穹窿中唯一不寻常的物件,除此之外,看不出哪里还能受电脑控制。等到某个预定的准确时刻,缈子流就会触发电脑接通开关,然后……

灯光暗了下来!

电灯并没有完全熄灭,只是突然变得昏黄,却让哈定吓得跳了起来。他吃惊地抬头望着天花板的电灯,等到他的目光回到玻璃室,里面已经不再空虚。

玻璃室中出现一个人形──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

人形起初没有说话,只是将放在膝上的书合起来,随手把玩了一会儿。然后它微微一笑,面孔看起来栩栩如生。

它说:“我是哈里・谢顿。”声音苍老而低弱。

哈定差点要起身向他致意,还好及时拦住自己。

声音继续不断传来:“你们看到了,我被禁锢在这张椅子上,无法起身向各位打招呼。在你们祖父辈抵达端点星几个月后,我就不幸瘫痪了。当然,我看不见你们,所以不能正式欢迎你们。我甚至不知道今天到场的有多少人,所以一切都不必太拘泥。如果有任何人站着,请都坐下来;如果有人想抽烟,那我也不反对。”接着是一阵轻笑,“我何必反对呢?我又不是真的在这里。”

哈定自然而然想要掏一根雪茄,随即又改变心意。

哈里・谢顿将手上的书放到一旁,好像是搁到身旁的书桌上。当他的手指移开后,那本书就消失了。

他继续说:“基地建立至今已有五十年——五十年来,基地的成员都不清楚他们的真正目标。过去必须瞒着他们,现在却没有这个必要了。

“首先我要说,‘百科全书基地’根本就是个幌子,而且一直都是如此!”

哈定身后传来一阵喧哗,还有一两声刻意压低的惊叹,但他没有回过头去。

哈里・谢顿当然不为所动,他继续说:“我说基地是个幌子,意思是我和同僚们根本不在意百科全书能否出版。百科全书的计划自有它的目的,因为借着这个计划,我们从皇帝那里弄来一纸特许状,并且吸收了真正计划所需的十万人,同时还利用编纂百科全书的工作,让这些人在时机成熟前有事可忙,直到任何人都无法抽身为止。

“这五十年来,你们为了这个幌子而努力工作──现在我可以直言不讳──你们的退路已被切断了。你们已经别无选择,只有继续投入另一个重要无数倍的计划,也就是我们真正的计划。

“为了这个真正的计划,我们设法在选定的时刻,将你们带到这颗选定的行星上。当时就安排好了,五十年之后,你们的行动会变得没有选择的自由。从现在开始,直到未来许多世纪,你们的未来都将是必然的历史路径。你们会面临一连串的危机,如今的危机就是第一个。今后每次面临危机之际,你们所能采取的行动,也会被限制到只有唯一的一条路。

“这条路是我们用心理史学推算出来的──理由如下:

“数个世纪以来,银河文明不断地僵化和衰颓,却只有少数人注意到这个趋势。可是如今,银河外缘终于四分五裂,帝国的大一统局面已被粉碎。未来世代的历史学家,会在过去五十年间选取一个时刻,将之标志为:‘银河帝国覆亡的起点’。

“他们当然是对的,不过在未来几个世纪,大概还不会有人意识到覆亡即将来临。

“帝国覆亡之后,接踵而来的将是不可避免的蛮荒时期。根据心理史学的推算,在正常情况下,这段时期会持续三万年。我们无法阻止帝国的覆亡,也无意这么做,因为帝国的文化已经丧失原有的活力和价值。但是我们能将必然出现的蛮荒时期缩短──短到仅剩一千年。

“至于要如何缩短,详细情形我现在还不能透露;正如我在五十年前,不能将基地的实情说出来一样。万一你们发现了其中的细节,我们的计划便可能失败。就好像百科全书的幌子倘若太早揭穿,你们的行动自由就会增加,这样便会引进太多新的变量,而心理史学也就无能为力了。

“可是你们不会发现,因为在端点星,除了我们的自己人艾鲁云之外,始终没有其他的心理学家。

“但是我能告诉你们一件事:端点星基地,以及位于银河另一端的兄弟基地,都是银河文明复兴的种籽,也都是‘第二银河帝国’的创建者。而如今这个危机,正好触发端点星朝这个大业迈开第一步。

“顺便提一下,这次的危机其实很单纯,比起横亘于未来的诸多危机,实在简单得太多了。化约到最基本的架构,那就是:你们这颗行星和仍旧保有文明的银河核心,相互间的联系突然被切断,同时还受到强邻的威胁。你们是由科学家所组成的小型世界,而周围庞大的蛮荒势力正在迅速扩张。在不断膨胀的原始能源之洋中,你们是唯一的核能之岛;但是由于缺乏金属,你们仍然无法自给自足。

“所以知道了吧,你们面对冷酷的现实,迫于形势必须采取行动。至于如何行动──也就是如何化解难局──其实再明显不过!”

哈里・谢顿向空中伸出手,那本书立刻又在他手中出现。他将书翻开来,又说:“无论你们未来的路途多么曲折,总要让后代子孙牢记一件事,那就是该走的路早已标明,它的终点将是一个崭新的、而且更伟大的帝国!”

当谢顿的目光转回书本,他的影像瞬间消失无踪,室内则重新大放光明。

哈定抬起头,看到皮翰纳面对着他,眼神充满哀戚,嘴唇不停颤抖。

这位理事会主席以坚定却平板的声音说:“似乎是你对了。请你今晚六点钟过来,理事会将和你研商下一步的行动。”

他们一一与哈定握手,然后陆续离去。哈定发出会心的微笑。他们基本上都还能接受这个事实,因为终究是科学家,总有承认错误的雅量──可是对他们而言,却已经太迟了。

他看看表。这个时候,一切应该都结束了。约翰的人马已经掌握全局,理事会再也无法发号施令。

明天,安纳克里昂的第一批星舰就要登陆,不过这也没关系。六个月之内,他们就不能再向端点星发号施令。

事实上,正如哈里・谢顿所说的,也正如塞佛・哈定所猜测的──若缀克大人透露他们没有核能的那天,哈定心里就已经有数──第一次危机的解决之道,其实极为明显。

真他妈的明显极了!

 

共一条评论

  1. 哈定说道:

    真他妈的明显极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