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百科全书编者 · 4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4

道尔文大人嗜吸鼻烟。他留着长发,不过从精巧的鬈曲发式看来,那显然并不是自然卷,他还喜欢不时抚弄两侧金黄色的蓬松鬓须。此外,这位大人说话过于装腔作势,并且在许多字眼后面加上“儿”音。

哈定对这位尊贵大臣的第一印象就是反感,一时之间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理由。喔,对了,他发表意见之际,总是喜欢摆出优雅的手势,还有每次表示肯定的时候,他都会刻意表现出纡尊降贵的姿态。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把他找出来。半小时之前,道尔文大人与皮翰纳双双失踪──连半个人影都不见了,真该死。

哈定相当确定皮翰纳一定很得意——因为自己未能参加他们的初步讨论。

不过,刚才有人在这一层楼的这个侧翼看见皮翰纳,所以只要一扇一扇门查看就行了。查过半数的房间后,哈定突然叫道:“啊!”然后立刻跑进那间漆黑的放映室。里面的屏幕上,正清楚地映出道尔文大人精巧发式的轮廓。

道尔文大人抬起头来说:“啊!哈定。你正在寻觅我们,对不?”他掏出鼻烟盒──哈定注意到上面有过多的装饰,而且手工也不高明。由于哈定礼貌地婉谢,大人自己吸了一撮,并露出优雅的微笑。

皮翰纳皱着眉头,哈定却故意视而不见。

直到道尔文大人盖上鼻烟盒,发出了“咔嗒”一声,才打破了这段短短的沉默。他将鼻烟盒放好,对哈定说:“哈定,你们的这套百科全书,乃是杰出的成果儿。的确很了不起,称得上有史以来最壮伟的成就儿之一。”

“阁下,我们也大多这么想。然而这项成就至今尚未全部完成。”

“由小看大,我已经看出你们这个基地效率非凡,我一点儿也不担心。”他对皮翰纳点了点头,后者高兴万分地鞠躬还礼。

皮翰纳真会逢迎,哈定心里这么想。“阁下,我并非抱怨这里工作效率太低,可是安纳克里昂的效率绝对更高──不过却是用在毁灭的途径上。”

“啊,是的,安纳克里昂儿。”大人不以为然地挥挥手,“我刚打那儿来,万分原始的行星。真是无法想象,人类怎能住在银河外缘这儿。文明人士最基本的生活所需,这儿几乎全都没有,也不能提供舒适便利的最基本条件,还完全废弃了……”

哈定冷不妨插嘴道:“不幸的是,安纳克里昂人却有开启战端的基本所需,以及毁灭敌方的基本条件。”

“没错儿,没错儿。”道尔文大人似乎有点不高兴,或许是因为他的话半途被打断。“但是我们还不准备谈公事儿。真的,现在我还在忙别的。皮翰纳博士,你不是还要给我看第二册吗?请吧。”

灯光立刻关闭,接下来的半小时中,根本没有人理会哈定,仿佛他这个人已经跑到安纳克里昂去了。屏幕上所投射的百科全书内容,对哈定而言没有什么意义,他也懒得浪费这个精神。反倒是道尔文大人,竟不时表现出相当真诚的兴奋。哈定还注意到,当这位大人在兴奋的时候,他话中的“儿”音就全部不见了。

灯光再度开启时,道尔文大人说:“精彩至极,真正精彩至极!哈定,你会不会刚好对考古学有兴趣儿?”

“啊?”哈定从神游状态中清醒过来,“不敢,阁下,我不敢说有兴趣。我原本想成为心理学家,最后决定献身政治。”

“啊!那是确确实实有趣儿的学问。本大人,我自个儿,你知道吗──”他掐了一大撮鼻烟,猛吸了几下,“对考古学也稍有涉猎。”

“真的吗?”

皮翰纳打岔道:“大人对这个领域极为精通。”

💦 落 | 霞 | 小 | 说

“嗯,也许吧,也许吧。”大人得意洋洋地说,“我在这门科学上花了无数苦功。事实上,可说是饱览群书儿。你可知道,我读遍了久当、欧必贾西、克罗姆威尔等等大考古学家的所有著作。”

“我当然听说过这些考古学家,”哈定说,“但是从来没有读过他们的著作。”

“亲爱的朋友,改天你真该读一读,保证受益无穷。啊,我认为这趟儿来到银河外缘真不虚此行,因为让我看到了拉玛斯的绝版书儿。你们可相信,在我们的图书馆一本儿都找不着。对啦,皮翰纳博士,你答应过要复制一本儿给我带回去,可没忘记吧?”

“这是我的荣幸。”

“你们一定知道,”道尔文大人开始说教,“对于‘起源问题’,拉玛斯提出过一个崭新而且万分有趣儿的说法,我原本都还不晓得。”

“什么问题?”哈定追问。

“我是说‘起源问题’。你该知道吧,就是人类发源于何处儿这个大谜儿。你们一定知道,一般的理论都认为人类最初发源于一个行星系统儿。”

“喔,对,我知道。”

“当然啦,没人儿知道到底在哪儿──已经淹没在远古遗迹儿中。然而,有不少人儿提出过各种理论。有人儿认为是天狼星,也有人儿坚持是南门二,或是金乌,或是天鹅座六十一号儿──你们可注意到,这些恒星都在天狼星区。”

“拉玛斯又是怎么说的?”

“嗯,他完完全全另辟蹊径儿。他试图用大角星系的第三颗行星上那些考古遗迹儿,证明在没有任何太空旅行迹象之前,那儿已经有人类存在。”

“这就表示那里是人类的故乡吗?”

“也许吧。我得先仔细读读他的书儿,估量他所提出的证据,然后才能下定论。我总得看看他的观察有多可靠儿。”

哈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拉玛斯的书是什么时候写的?”

“喔──我想差不多八百年前吧。当然啦,大部分的内容儿,都是根据葛林先前的研究结果儿。”

“那您为什么要依赖他的数据?为何不亲自到大角星系去研究那些遗迹?”

道尔文大人扬了扬眉,匆匆吸了一撮鼻烟。“亲爱的朋友,为啥儿去,去干啥儿呢?”

“当然是去找第一手数据。”

“但是有这个必要吗?为了找数据到处乱跑乱窜,实在是舍近求远,没啥儿成功的指望。听我说,我搜集了过去最伟大的考古学家所有的研究记录儿。我拿它们互相比较──然后存异求同──分析彼此的矛盾──再决定哪一种说法最可靠──如此就能取得结论儿。这就是科学方法。起码──”他故意表现得苦口婆心,“这是我的看法。反之亲自跑到天狼星,或者金乌,乃是万分轻举妄动的做法。因为能找着的,考古大师们早就作了完整的研究儿,我们即使到了那儿,也没有希望得到啥新的结果儿。”

哈定礼貌地喃喃道:“我明白了。”

“来吧,阁下,”皮翰纳说,“我想我们该回去了。”

“啊,对,也许真该走啦。”

当他们离开放映室之后,哈定突然说:“阁下,我能请问您一个问题吗?”

道尔文大人露出和气的微笑,还优雅地挥着手来强调他的语气。“当然可以,亲爱的朋友。只要本大人粗浅的学问帮得上忙,都万分乐意效劳儿。”

“阁下,这个问题严格说来不是考古学。”

“不是吗?”

“不是。我的问题如下:去年我们端点星收到一则消息,是关于仙女座三号的第五颗行星上核电厂炉心融解那件事。关于这个意外,我们只得到最简单的报道──详细情形完全不详。不知道大人能否告诉我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皮翰纳噘起嘴。“你怎么拿这种完全无关的问题来打扰大人。”

“皮翰纳博士,一点儿也不会。”总理大臣帮哈定解围,“真的没关系,反正这件事儿也没啥儿好说的。那儿的核电厂的确发生炉心融解,真是一场大灾难,你知道吧。我想那是放射性污染。其实,政府正在认真考虑颁布几条限令,今后要杜绝核能的滥用──不过这种事儿不适合公开,你知道吧。”

“我了解,”哈定说,“但是那个电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唉,其实,”道尔文大人轻描淡写地说,“谁又知道呢?几年前那儿的核电厂就出过毛病,据说修理和更新的工作做得太差。这年头儿,想要找着真正了解电力系统详细结构的工人儿,真是难喔。”他以沉重的心情又吸了一撮鼻烟。

“您可知道,”哈定说,“银河外缘的那些独立王国,全都已经没有核能了。”

“是吗?我一点儿也不惊讶,个个都是原始的世界──喔,亲爱的朋友,千万别再用‘独立’这个词儿。他们可没有独立,你知道吧。我们和他们签订的条约能够证明这点儿,他们全都承认帝国的宗主权。当然啦,他们必须承认,否则我们根本不会和他们谈判。”

“或许如此,可是他们有太多的行动自由。”

“是的,我想你说得对,可还真不少呢。不过这倒没啥儿关系。这样一来,银河外缘如今得依赖自个儿的资源,对帝国而言多少有点好处。你知道吧,他们对我们没啥儿用。最最原始的世界,几乎没有文明儿。”

“他们过去倒很文明。安纳克里昂曾经是外围星域最富庶的地区之一,我知道它当年几乎和织女星系一样富有。”

“喔,可是,哈定,那是好几世纪前的事儿。你不能从那儿妄下断语。在古老的伟大时代,一切都大不相同。我们没法儿再像古人那样儿,你知道吧。不过,哈定,得了吧,你是我见过最滑头、最顽固的小伙子儿。我不是告诉过你,今天绝对不谈公事儿。皮翰纳博士刚才还特别警告我,说你会想尽法子缠着我,但是应付这种事儿我太有经验。咱们明天再谈吧。”

他们的谈话便到此结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