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八章 法斯陀夫与瓦西莉娅 35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十五分钟后,贝莱站在三维显像屏幕前,准备好和瓦西莉娅・法斯陀夫相见。

法斯陀夫博士早已离去,他走开的时候曾带着苦笑说,如果自己在场,一定会让他的女儿态度更加强硬。丹尼尔也不在了,只有吉斯卡留下来陪伴贝莱。

吉斯卡说:“瓦西莉娅博士的显像频道已经开通,你准备好了吗,先生?”

“完全准备好了。”贝莱绷着脸说。他坚持不肯坐下,因为他觉得站着会显得更有气势。(但一个地球人又能有多少气势呢?)

这时室内逐渐变暗,屏幕则显得越来越亮,一名女子随即出现其中——一开始的时候,画面相当不稳定。只见她站在那里面对着他,右手放在一个摆满图表的实验桌上(毫无疑问,她也打算要有气势)。

随着画面越来越清晰,屏幕边缘似乎逐渐融化了,而瓦西莉娅的影像(假设那就是她)慢慢加深,最后变成一个立体图像。她置身的那个房间在各方面皆真实无比,只不过它的装潢和贝莱这个房间并不相同,两者相交之处显得很不协调。

她穿着一件深褐色裤裙,宽大的裤脚是半透明的材质,膝盖以下和半个大腿皆隐约可见。她的上身穿着一件无袖的紧身罩衫,整条手臂裸露在外。此外,她的领口开得很低,一头美丽的金发则烫得很卷。

她丝毫没有遗传到父亲的平庸长相,更没有一对招风耳。因此贝莱只能假设她的母亲很漂亮,而她幸运地完全继承了母系的基因。

她个子不高,而贝莱很快看出她的容貌和嘉蒂雅确实极其相似。只不过相较之下,她的神情冷酷许多,并隐隐透出一股支配欲。

她猛然开口,劈头就说:“你就是那个来帮我父亲消灾解难的地球人?”

“是的,法斯陀夫博士。”贝莱以同样干脆的方式回答。

“你可以叫我瓦西莉娅博士,我不希望和我父亲混淆不清。”

“瓦西莉娅博士,我必须和你面对面谈一谈,而且要有足够的时间。”

“显然你很希望这么做。但你当然是地球人,所以肯定是个感染源。”

“我已经接受过消毒杀菌处理,现在的我相当安全,你父亲和我在一起已经超过一天了。”

“我父亲喜欢假扮理想主义者,有时必须做些蠢事来证明这个假象,我可不想学他。”

“我想你并不希望他受到伤害,如果你拒绝见我,就一定会伤害到他。”

“你是在浪费时间。除了显像,我不会以任何方式见你,而我给你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半。如果你觉得不满意,我们不妨现在就提早结束。”

“吉斯卡也在这里,瓦西莉娅博士,他想劝你当面见我。”

吉斯卡走进了显像范围。“早安,小小姐。”他低声道。

一时之间,瓦西莉娅显得有些尴尬,等到终于开口时,她的语气变得轻柔了些。“我很高兴见到你,吉斯卡,也欢迎你随时来找我。可是我不会接见这个地球人,即使你劝也没用。”

“既然如此,”贝莱决定要孤注一掷了,“我不得不在未曾和你商议的情况下,便将山提瑞克斯・格里迈尼斯的事公之于世。”

瓦西莉娅张大了眼睛,她举起放在桌上的手并紧握成拳。“格里迈尼斯的什么事情?”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他是个英俊的年轻人,而且和你很熟罢了。我是否不必听你说什么,就可以自行处理了?”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不。”贝莱大声说,“除非让我和你面对面,否则什么也不必说。”

她的嘴角微微抽动。“那么我答应见你,但我说完就会走人,不会多陪你一秒钟,这点我有言在先——还有,带着吉斯卡。”

落。霞。小。说。

三维显像联线毫无预警地猛然中断。面对着突变的背景,贝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慢慢走到椅子前面,然后坐了下来。

吉斯卡一直扶着他的手肘,确保他一路平安无事。“我能帮你什么吗,先生?”他问。

“我很好,”贝莱说,“我只是需要喘口气。”

这时,法斯陀夫博士来到他面前。“身为主人的我再次失职了,为此我郑重向你道歉。你们刚才的对话,我在一个只收不发的分机上全程监听了。即使她不想见我,我还是想看看我女儿。”

“我了解。”贝莱一面说,一面微微喘息,“如果基于礼貌,你必须为这件事道歉,那么我愿意接受。”

“可是那个山提瑞克斯・格里迈尼斯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名字听来很陌生。”

贝莱抬起头,望着法斯陀夫说:“法斯陀夫博士,我也是今天早上,才从嘉蒂雅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的。我对他知道得非常少,但我还是放手一搏,跟你女儿说了那番话。我的胜算小得可怜,虽然如此,结果却正好如我所愿。你都看到了,就算掌握的讯息少之又少,我还是可以作出有用的推论,所以你最好放手让我继续这么做。从今以后,拜托了,请百分之百和我合作,再也别提什么心灵探测器了。”

法斯陀夫陷入了沉默,贝莱则感到一种冷酷的成就感,短短几分钟,他已一前一后将自己的意志加诸一对父女身上。

至于这种情势能持续多久,他并不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