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篇 地球 第十六章 大城 77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丹尼尔并没有吃东西,他冷眼旁观着出席宴会的来宾,最后锁定了其中一位。然后,他悄悄起身,换到了另一张餐桌。那位被他盯上的女士正在边吃边聊,一面把食物轻巧地送进嘴里,一面和坐在她左侧的男士谈笑风生。她是位身材壮硕的中年妇女,一头短发透着明显的斑白,面容虽说不算年轻,仍令人感到赏心悦目。

丹尼尔本想静待他们的闲聊告一段落,但在久等不到之后,他硬着头皮说:“女士,我可否打个岔?”

她抬头望向他,脸上带着几分讶异和明显的不悦。“可以。”她说得相当干脆,“什么事?”

“女士,”丹尼尔说,“请原谅我打断你的交谈,但可否允许我和你说几句话?”

她皱着眉瞪了他片刻,然后就变得和颜悦色了。“从你过分礼貌的态度,我猜你就是那个机器人,对不对?”她说。

“我是嘉蒂雅女士的随身机器人之一,女士。”

“我知道,但你是像人的那个,你是机・丹尼尔・奥利瓦。”

“那是我的名字没错,女士。”

这女士转向坐在她左侧的男士。“不好意思,我实在无法拒绝这个——机器人。”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那位男士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便开始聚精会神地用餐了。

女士对丹尼尔说:“如果你有椅子,何不搬到这里来?我很乐意跟你谈谈。”

“谢谢你,女士。”

等到丹尼尔正式坐下来,她问道:“你真的是机・丹尼尔・奥利瓦吗?”

“那是我的名字没错,女士。”丹尼尔又说了一遍。

“我是指很久以前和以利亚・贝莱合作的那位。你会不会是同一型的新产品?会不会是机・丹尼尔四世之类的东西?”

丹尼尔说:“过去两百年来,我全身的零件几乎都替换过,甚至作过更新和改良,唯独我的正子脑例外,它仍然跟我当初分别在三个世界以及一艘太空船上和以利亚伙伴合作办案时完全一样。”

“哇!”她用钦佩的目光望着他,“你绝对称得上精品。如果所有的机器人都像你一样,我可看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要排斥它们了。但你想跟我谈些什么呢?”

“在我们入座之前,你曾和嘉蒂雅女士打过照面,负责引见的人说你是能源部的次长,苏菲亚・昆塔纳女士。”

“你记得很清楚,把我的名字和职称都说对了。”

“请问你的管辖范围是整个地球,或仅仅是这座大城?”

“我是地球政府的次长,我可以向你保证。”

“所以说,你对能源学知之甚详?”

昆塔纳微微一笑,似乎并不介意被这么盘问。或许她觉得这很有意思,也或许是丹尼尔毕恭毕敬的态度令她感到好奇,不过吸引她的也可能只是机器人居然能如此发问。总之,她面带笑容说:“我曾在加州大学攻读能源学,获得了硕士学位。至于是否仍旧知之甚详,我倒不敢说。我当行政官员太多年了——这种工作会令大脑退化,我向你保证。”

“可是对于目前地球能源供需的实务层面,你还是相当熟悉,对不对?”

“对,这点我承认。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

“有件事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女士。”

“好奇心?机器人有好奇心?”

丹尼尔欠了欠身。“一个机器人只要足够精密复杂,便能察觉体内有一股寻找答案的驱力。根据我的观察,这和人类所谓的‘好奇心’十分类似,因此我自作主张,用这个字眼来描述我自己的这种感觉。”

“颇有道理。你对什么感到好奇,机・丹尼尔?我能这么称呼你吗?”

“请便,女士。据我了解,地球的能源来自那些位于赤道面同步轨道上的太阳能发电站。”

“你的资料很正确。”

“可是,这颗行星的能源通通来自那些发电站吗?”

“不,它们只是主要的,但并非唯一的能源。我们还有不少的能源来自地热、风力、海浪、潮汐、水流等等。我们所用的能源相当混杂,各有各的优点。然而,太阳能的确是主力。”

“你并没有提到核能,女士。你们不用微聚变吗?”

昆塔纳扬了扬眉。“你好奇的就是这一点吗,机・丹尼尔?”

“是的,女士。地球不用核能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并非不用,机・丹尼尔,小规模的核能就经常可见。我们的机器人——你该知道,我们的乡间还有许多机器人——它们都使用微聚变能源。对了,你自己也是吗?”

丹尼尔答道:“是的,女士。”

“此外,”她继续说,“使用微聚变的机械也到处都有,只是总数少得可怜。”

“听说微聚变能源对核反应倍增器的作用很敏感,昆塔纳女士,不知道对不对?”

“那还用说,这是当然的。微聚变能源会因而爆炸,我想这足以称得上敏感了。”

“那么有没有可能,某人掌握了一台核反应倍增器,即可将地球的能源重创七八成?”

昆塔纳哈哈大笑。“不,当然不可能。首先,我不信有谁能拖着一台核反应倍增器到处走。那种东西有几吨重,我可不认为它能在大城的大街小巷里运作自如。不用说,若有人想尝试,一定会引人注目。其次,就算真有人动用核反应倍增器,在他被人发现和制止之前,顶多只能摧毁几个机器人和几具机械而已。谁也没有任何机会——绝对没有——能用这种方式重创我们。这就是你希望听到的保证吗,机・丹尼尔?”

这几乎等于要打发他走了。

丹尼尔说:“还有一两个小疑点,昆塔纳女士,我希望能厘清一下。地球上为何没有大型的微聚变能源呢?太空族世界一律仰仗微聚变,殖民者世界也没有任何例外。微聚变不但轻便、灵活、廉价,而且无论维护、修理或更换,都不需要像太空站那样大费周章。”

“但如你所说,机・丹尼尔,它们对核反应倍增器很敏感。”

“但也如你所说,昆塔纳女士,核反应倍增器太大太笨重,派不上什么用场。”

昆塔纳点了点头,露出灿烂的笑容。“你非常有智慧,机・丹尼尔。”她说,“我从未想到自己会在餐桌上和一个机器人进行这种讨论。你们奥罗拉的机器人学家非常聪明——太聪明了——我简直不敢跟你再讨论下去,因为我得防着你取代我的职位。你该知道,地球上还真有一则传说,是关于一个名叫史蒂芬・拜尔莱的机器人,在地球政府中爬到了很高的位置。”

“一定只是虚构的,昆塔纳女士。”丹尼尔一脸严肃,“无论在哪个太空族世界,都没有机器人担任公职这种事。我们只是——机器人罢了。”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妨继续讨论下去吧。使用不同的能源是有历史渊源的,在超空间旅行发展之初,微聚变早已出现了,因此凡是离开地球的人类,一律会携带微聚变能源。不但太空船需要它,而且在新世界连续几代的改造过程中,这种能源更是不可或缺。建造足够使用的太阳能发电站需要很多年的时间——早期移民宁可继续使用微聚变,也不想花那种时间和精力。当年的太空族是这样,现在的银河殖民者也是这样。

“然而在地球上,微聚变和太空太阳能大约是同时发展的,而且两者的使用都越来越广泛。最后,当我们可以选择时——到底是只用微聚变或只用太阳能,或是继续一起使用——我们选择了太阳能。”

丹尼尔说:“我觉得很奇怪,昆塔纳女士,为何不继续一起使用呢?”

“事实上,这并非多么难以回答的问题,机・丹尼尔。在超空间时代之前,地球曾经用过一种原始的核能,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验。当地球人可以从太阳能和微聚变之间作出选择时,他们把微聚变也视为一种核能,决定敬而远之。至于其他的世界,由于不像我们有过接触原始核能的第一手经验,也就没有对微聚变敬而远之的理由。”

“我能否问问你所说的原始核能到底是什么,女士?”

“原子裂变。”昆塔纳说,“它的原理和微聚变完全不同,牵涉到了重型原子核,例如铀核的分裂过程。微聚变则是轻型原子核,例如氢核的结合反应。然而,两者都会产生核能。”

“我猜裂变核能的燃料就是铀原子。”

“是的——其他重核也可以,例如钍或钚的原子核。”

“可是铀、钍、钚都是极其稀有的金属,用它们当燃料,能够提供整个社会所需的能源吗?”

“这些元素在其他世界的确稀有。不过在地球上,它们虽然不算普遍,但也稀有不到哪里去。地壳中到处都有少量的铀和钍,某些地方浓度还很高。”

“现在地球上可有任何使用裂变能的装置吗,女士?”

“没有,”昆塔纳断然答道,“没有人用,也没人喜欢用。人们宁愿燃烧石油,甚至木柴,也不愿用铀裂变当作能源。在文明社会中,‘铀’这个字本身就是禁忌。如果你是人类,是一个地球人,你就一定不会问我这种问题,而我也一定不会回答。”

丹尼尔却坚持追问:“但你确定吗,女士?你们可有任何使用裂变能的秘密装置,例如为了国家安全……”

“没有。机器人——”昆塔纳皱起眉头,“我告诉你,没有那种装置,完全没有!”

丹尼尔站了起来。“谢谢你,女士。请原谅我占用了你的时间,还刺探这种似乎很敏感的问题。如果你不介意,我要告辞了。”

昆塔纳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不客气,机・丹尼尔。”

她又开始和邻座的男士聊起来。由于在拥挤的地球上,谁也不会试图偷听旁人的谈话,至少绝对不会承认,因此她心安理得地说:“你能想象和一个机器人讨论能源学吗?”

至于丹尼尔,他回到了原来的座位,对吉斯卡轻声说:“没有用,吉斯卡好友,没问到什么有用的。”

然后他悲伤地补了一句:“或许是我没问对问题,以利亚伙伴就不会犯这种错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