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索拉利 第七章 监督员 26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这个令人昏头转向的时刻,嘉蒂雅最感惊讶的却是丹尼尔并未出手阻止或进行反击。

只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不符合现状了,因为丹尼尔已经扭住那女子的左腕,并说:“快把武器丢掉。”她从未听过他用这么凶悍蛮横的口气说话,更何况对方是人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那女子则用高八度的声音,以及同样凶悍的口吻说:“你并不是人类。”她的右手随即举起,按下了武器的扳机。一时之间,只见一团模糊的光芒笼罩丹尼尔全身,嘉蒂雅吓得叫都叫不出来,只觉得自己的视线模糊了。她这辈子从来没有昏倒过,这回却似乎要破例了。

好在丹尼尔并没有被气化,也并未传来惊人的爆裂声。嘉蒂雅很快就明白,丹尼尔其实早有防备,一直紧紧抓住她握着手铳的那只手。刚才,她是用另一只手按下神经鞭的扳机,以最大的电力——而且是在近距离——攻击丹尼尔。如果他是真人,感觉神经所受到的巨大刺激很可能会要他的命,或是造成永久性瘫痪。但无论外表多么酷似人类,丹尼尔毕竟还是机器人,他体内的模拟神经系统对神经鞭毫无反应。

丹尼尔这时也抓住了她的右手臂,迫使它向上举。“把武器丢掉,否则我可要卸下你这两只手臂。”他再次强调。

“你行吗?”只见那女子双臂用力一缩,下一刻,丹尼尔就被她举了起来。丹尼尔竟以被抓到的双臂当作枢纽,双腿开始如钟摆般前后晃荡。最后他双脚齐出,向那女子猛力踢去,双方随即重重摔到地上。

嘉蒂雅根本来不及细想,便已了解那女子虽然和丹尼尔一样酷似人类,其实并非血肉之躯。毕竟骨子里仍是索拉利人,嘉蒂雅忽然血气上涌,感到气愤难平——她气的是机器人竟然对人类使用暴力。就算她有本事认出丹尼尔的真实身份,但她怎么敢攻击丹吉呢。

嘉蒂雅一面尖叫,一面向前奔去。虽然这个机器人刚打倒一名壮汉,又和另一个更为强壮的机器人打成平手,她却完全不觉得害怕。

“谁借你的胆子?”她浓重的索拉利口音令她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但对方是索拉利机器人,这么做又有什么不对呢?“谁借你的胆子,丫头?我要你立刻停止抵抗。”

那女子似乎瞬间便将紧绷的肌肉尽数放松,好像突然断了电一样。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望着嘉蒂雅,眼神中却欠缺人类般的惊讶。她以吞吞吐吐、含糊不清的声音说:“我错了,夫人。”

此时丹尼尔已经起身,正机警地望着这名仍躺在草地上的女子。丹吉则忍着痛,正在挣扎着爬起来。

丹尼尔弯腰想捡起那两柄武器,嘉蒂雅却怒气冲冲地挥手要他让开。

“把武器通通拿给我,丫头。”她说。

那女子答道:“是的,夫人。”

嘉蒂雅将两柄武器一把抓过来,迅速从中挑出手铳递给丹尼尔。“有必要就摧毁她,丹尼尔,这是命令。”她又将神经鞭递给丹吉,并说,“这玩意儿在此地根本没用,顶多只能对付我——还有你自己。你还好吗?”

“不,我一点都不好。”丹吉一面揉屁股一面抱怨,“你是说她是机器人?”

“真正的女人会把你摔成这样吗?”

“这我倒是从来没碰过。我就说嘛,索拉利上可能有些特别的机器人,被设定成足以危害人类。”

“你当然说过,”嘉蒂雅毫不客气地回应,“可是当你心目中的美女出现在你面前,你就全忘了。”

“是啊,后见之明总是比较容易。”

嘉蒂雅哼了一声,随即转向那个机器人。“你叫什么名字,丫头?”

“回夫人,我叫兰达莉。”

“站起来,兰达莉。”

兰达莉一跃而起,和丹尼尔刚才的动作如出一辙——仿佛身上绑了几根弹簧。她和丹尼尔的一场拼斗似乎并未留下任何后遗症。

嘉蒂雅问:“你为什么违反第一法则,出手攻击这两名人类?”

“夫人,”兰达莉坚定地说,“这两个不是人类。”

“所以你要说我也不是人类?”

“不,夫人,你是人类。”

“那么,我以人类的身份,声称这两个人也是人类。你听到了吗?”

“夫人,”兰达莉的口气软化了些,“这两个不是人类。”

“我说是就是,他们确实是人类,不准你用任何方式攻击他们或伤害他们。”

。落。霞。小。说。🍒 w ww…L u ox i a…co m

兰达莉一语不发地站在那里。

“你懂得我在说什么吗?”嘉蒂雅为了加强语气,索拉利口音不知不觉变得更浓了。

“夫人,”兰达莉又说,“这两个不是人类。”

丹尼尔对嘉蒂雅轻声道:“夫人,她所接受的命令没什么余地,你是无法轻易解除的。”

“我们走着瞧。”嘉蒂雅喘着气说。

兰达莉四下望了望。过去这几分钟,那群机器人已逐渐靠近嘉蒂雅和她的同伴。而嘉蒂雅注意到后面还有两个似乎是新出现的机器人,正吃力地一左一右抬着一台很大而且很重的装置。兰达莉对它们做了一个手势,两个机器人前进的步伐便加快了些。

嘉蒂雅喊道:“机器人,通通站住!”

它们照做了。

兰达莉说:“夫人,我正在遵照指令行事,正在履行职责。”

嘉蒂雅说:“你的职责,丫头,就是服从我的命令!”

兰达莉说:“谁也不能下令要我违背原本的指令!”

嘉蒂雅说:“丹尼尔,轰掉她!”

直到事后,嘉蒂雅才想通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丹尼尔的反应比人类快得多,而且他早已知道对方是机器人,对她发动攻击并不受到三大法则的节制。问题是,她看起来实在太像人类,即使明知她是机器人,他却无法完全克服三大法则对他自己的节制。他虽然服从了这个命令,可是动作比平常慢了些。

反之,兰达莉对“人类”的界定显然不同于丹尼尔,后者的外表对她毫无影响,让她得以抢到先机。她一把抓住手铳,好在丹尼尔并未松手,于是丹尼尔再度和她扭打起来。

丹吉以小跑步赶来助阵,他倒转神经鞭,用手柄猛敲她的头。她却丝毫不在乎,一脚就把他踢得直往后退。

嘉蒂雅说:“机器人!住手!”她双手攥拳高高举起。

兰达莉以洪亮的女低音叫道:“伙伴们!一起上!这两个男人其实不是人类,赶紧摧毁他们,但绝不能伤害那个女人。”

既然人类的外表对丹尼尔都能产生节制作用,对这些索拉利机器人的影响更是强大许多,因此它们顶多只能慢慢地、迟疑地向前走。

“不准动!”嘉蒂雅尖叫道。那些机器人停下了脚步,唯有兰达莉不服从这个命令。

丹尼尔牢牢抓着那柄手铳,但兰达莉的力气显然胜过他,将他压得逐渐向后倒。

嘉蒂雅六神无主地四下张望,仿佛希望找到另一柄武器。

丹吉则试着操作随身携带的无线电发讯器。“失灵了,我想是被我压坏了。”他咕哝道。

“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必须回船上去,越快越好。”

嘉蒂雅说:“那你跑吧,我不能丢下丹尼尔。”她面对着那两个打成一团的机器人,拼命大喊:“兰达莉,住手!兰达莉,住手!”

“我不能住手,夫人。”兰达莉说,“我的指令十分明确。”

丹尼尔的手掌被扳开了,兰达莉再度抢到了手铳。

嘉蒂雅赶紧冲到丹尼尔前面。“你绝不能伤害这个人类。”

“夫人,”兰达莉毫不动摇地以手铳指着嘉蒂雅,“你身后那东西看似人类,其实并不是。我的指令很明确,看到这种东西就要摧毁。”然后,她提高音量道:“你们两个——往太空船那儿搬。”

于是,那两个机器人脚夫再度迈开脚步,抬着那台笨重的装置继续往前走。

嘉蒂雅尖叫一声:“机器人,站住!”这个命令随即奏效,只见两个机器人站在原地前后摇摆,仿佛想要往前走,却又几乎做不到。

嘉蒂雅又对兰达莉说:“想摧毁我的人类好友丹尼尔,你就得先摧毁我——而你自己也承认我是人类,因此绝不能让我受到伤害。”

丹尼尔压低声音说:“夫人,万万不可为了保护我而伤了你自己。”

兰达莉说:“没有用的,夫人。我能轻易将你移开,然后再摧毁你身后那个非人的东西。不过那样可能会令你受伤,所以我拜托你、请求你自己走开。”

“快走吧,夫人。”丹尼尔说。

“不,丹尼尔,我要留下来。当她动手把我移开的时候,你趁机赶快跑!”

“我可跑不赢手铳射出的能束——即使我想跑,她也不会放过我,而你这个人肉盾牌则会被她射穿,她接受的指令只怕毫无转圜余地。抱歉了,夫人,我得冒犯一下。”

丹尼尔不顾嘉蒂雅的挣扎,一把将她抱起来,轻轻扔到了一旁。

兰达莉的食指紧贴着扳机,却一直没有真正按下去,她就这么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一屁股摔到地上的嘉蒂雅这时已经站了起来,而原本一直愣在原地的丹吉,则小心翼翼地走近兰达莉。与此同时,丹尼尔相当镇定地从兰达莉手中取下手铳,而她完全没有反抗。

“我相信,”丹尼尔说,“这个机器人永远停摆了。”

在他轻推之下,她硬生生摔到地上,全身上下居然维持着原来的站立姿势。她的右手手臂仍旧弯着,手中仍抓着一柄无形的手铳,而且食指仍按着无形的扳机。

等到这出戏码落幕之后,吉斯卡才从草地旁的树丛里慢慢走过来,虽然脸上毫无表情,并不代表他一点也不好奇。

“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他问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