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七章 主席 7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直到走过大草坪,前往法斯陀夫的宅邸之际,贝莱仍旧未能挥去心头的悲伤。

两个机器人走在他两旁,丹尼尔似乎很从容,但吉斯卡由于程序使然,显然无法轻松以对,仍对周遭的环境保持着高度警戒。

贝莱问:“这位立法局的主席叫什么名字,丹尼尔?”

“我答不出来,以利亚伙伴。每次我听到有人提起他,一律管他叫‘主席’。而当着他的面,则称呼他‘主席先生’。”

吉斯卡说:“他名叫鲁提兰・侯德,先生,但这个名字在正式场合绝不会出现,唯一会被用到的就只有他的头衔。这能让人感受到政府的持续性。担任主席一职的个人虽然有固定任期,但是‘主席’永远存在。”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而目前这位主席——他多大年纪?”

“年纪相当大,先生,三百三十一岁了。”吉斯卡答道,他随时能够提供这类数据。

“身体健康吗?”

“从未听说他健康不佳,先生。”

“他可有什么人格特质是我得先做好心理准备的?”

吉斯卡似乎给难倒了,他顿了顿才说:“我难以回答这个问题,先生。他被视为很称职的主席,工作努力,成果丰硕。目前他在第二任上。”

“他暴躁吗?有耐心吗?行事霸道吗?善体人意吗?”

吉斯卡说:“这些必须由你自己判断,先生。”

丹尼尔说:“以利亚伙伴,主席的地位超越任何党派。根据定义,他代表着公平和正义。”

“这点我肯定,”贝莱喃喃道,“不过定义是抽象的,正如‘主席’这个头衔一样,然而个别的主席——有名有姓的个人——则是具体的,各有各的脑袋,各有各的想法。”

他摇了摇头。他可以发誓,自己的脑袋含有很具体的糨糊成分。他曾三度想到一件事,又三度将它遗忘,虽然现在终于知道自己当时对这个想法下过注脚,怎奈仍旧毫无帮助。

“他首先赶到。”

“谁首先赶到?赶到何时何地?”

贝莱心中没有答案。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