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六章 嘉蒂雅之二 68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莱赶紧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她身边。他依稀察觉(因而有点恼怒)自己的双腿正在发抖,而且右大腿的肌肉还在抽筋。

“嘉蒂雅,”他急切地说,“别哭嘛。”

“别管我,以利亚,”她悄声道,“一会儿就好了。”

他不知所措地站在她身边,想伸出手又缩了回来。“我不会碰你的,”他说,“我想我最好别那么做,可是……”

“喔,碰我吧,碰我吧。我并没有那么珍惜自己的身体,何况你也不会传染什么给我。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

于是贝莱将手伸过去,用指尖非常轻柔、非常笨拙地抚摸她的手肘。“我明天会尽力而为,嘉蒂雅。”他说,“我会尽全力放手一搏。”

听到这句话,她忍不住站起来,面对着他唤道:“喔,以利亚。”

贝莱自然而然伸出双臂,几乎未曾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与此同时,她也自然而然冲向他。当她的头靠上他的胸膛,他一把抱住了她。

他尽可能轻轻地抱着她,等待她察觉自己正在一个地球人的怀抱中。(毫无疑问,她曾经投入一个人形机器人的怀抱,但詹德并不是地球人。)

她紧靠着贝莱,发出浓重的鼻息,说话的声音也含混不清。

她说:“真不公平。因为我是索拉利人,就没有人真正关心詹德的死因。如果我是奥罗拉人,情况将完全不同。归根究底,都是偏见和政治因素作祟。”

贝莱心想,太空族果然也是人。如果洁西碰到类似的情况,一定也会这么说。而如果换成是格里迈尼斯抱着嘉蒂雅,他也会做出和我现在完全相同的回应——但愿我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应。

然后他说:“不能一概而论,我确信法斯陀夫博士他就真正关心詹德的死因。”

“不,他不关心,并不真正关心。他只是想巩固自己在立法局的势力,而阿玛狄洛也想巩固自己的势力,他们两人都把詹德当成了交换条件。”

“我向你保证,嘉蒂雅,我不会拿詹德交换任何条件。”

“不会?如果他们跟你说,你回到地球后,非但前途不受影响,你的世界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而条件是你要把詹德忘得一干二净,你会怎么做呢?”

“这种不可能发生的假设性状况,讨论起来毫无意义。他们绝对不会因此给我任何回报。他们只是想把我送回去,唯一的附赠品就是毁掉我和我的世界。可是,如果他们让我办下去,我就会抓到那个毁掉詹德的元凶,而且务必让他受到应有的制裁。”

“你说‘如果他们让我办下去’是什么意思?一定要让他们答应你!”

贝莱挤出一抹苦笑。“如果你觉得由于你是索拉利人,奥罗拉人因此不重视你,那么请想想,如果你和我一样是地球人,又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他将她抱得更紧了,简直忘了自己是地球人,虽然他嘴上正在这么说。“但我会努力的,嘉蒂雅。我不想让你抱任何希望,但我手中并非完全没有筹码。我会努力的……”他越说越小声。

“你一直在说你会努力——但要怎么做呢?”她将他稍微推开一点,抬头直视着他的脸庞。

贝莱一脸错愕地说:“喔,我可以——”

“找出凶手?”

“不无可能——嘉蒂雅,拜托,我得坐下了。”

他伸手扶住桌子,倾身靠在桌面上。

她问:“怎么回事,以利亚?”

“谁都知道我今天多灾多难,我想是还没完全康复吧。”

“那么你最好躺到床上去。”

“实话告诉你,嘉蒂雅,我很想这么做。”

落 = 霞 = 小 = 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她放开了他。这时她脸上充满关切之情,再也没有空间容纳泪水了。她举起手来,迅速做了一个动作,(在他看来)立刻就有好些机器人来到他身边。

当他终于躺下来,而所有的机器人都离去之后,他张大眼睛,望着上方的一片黑暗。

他无从判断户外是否还在下雨,也不知道强弩之末的闪电是否还在苦撑,但他确定自己再也没有听到雷声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我对嘉蒂雅到底作了什么承诺?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这出戏的最后一幕,叫作“失败”?

当意识逐渐飘向梦乡之际,贝莱想到了之前那不可思议的灵光一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