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六章 嘉蒂雅之二 66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事后回顾,根据准确的估计,贝莱失去意识的时间,介于十到二十分钟之间。

不过,在他当下的感觉中,那段时间则有可能从零到无限大。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却只知道那是有人在说话,听不清楚说些什么。那声音听起来很古怪,但他还是设法解开了这个谜,因为他终于听出那是个女子的声音。

好几只手开始抓住他,慢慢将他抬起来。其中一只手——他自己的右手——无力地垂荡着,而他的脑袋也一样。

他试着抬起头,偏偏毫无反应。不久,他又听到那女子的声音。

他困倦地睁开眼睛。虽然仍旧觉得又湿又冷,但他忽然惊觉雨水不再打到身上。而且,周遭已不再是全然的黑暗。借着一点昏暗的光线,他看到了一个机器人的脸孔。

他立刻认出来,轻声叫道:“吉斯卡。”随着这声呼唤,他想起了那场暴风雨,以及逃亡的过程。所以说,吉斯卡的确先一步找到自己,他的确抢在那些机器人前面了。

贝莱满意地想到,我就知道他会抢先一步。

他再度闭上眼睛,随即感到自己正在迅速移动。一路上都有轻微(但很明确)的颠簸,代表抱着他的人正在步行。然后他们停下来,慢慢做了一些调整,最后让他躺到一个相当温暖舒适的物件上。他知道那是车内的座椅,上面或许还盖着毛巾,但他并未追究自己是怎么知道的。

他感到进行了一段安稳的飞行,接着又出现了一连串的感觉:柔软的毛巾(或类似的布料)压向他的脸庞和双手、上身的衣服被撕开、胸膛接触到冷空气、毛巾随即又压下来。

然后,更多的感觉接踵而至。

他置身于一座宅邸。每当他睁开眼睛,便会瞥见一堵又一堵的墙壁,一团又一团的灯光,以及许多形状各异的东西(想必是各式各样的家具)。

他觉得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脱下来,虽然他勉强试着配合,却帮不上什么忙。然后他的肌肤感到了水的温暖,以及强有力的擦拭动作——来来回回好舒服,他希望永远别停下来。

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立刻抓住抱着自己的那只手。“吉斯卡!吉斯卡!”

他果然听见吉斯卡的声音。“我在这里,先生。”

“吉斯卡,丹尼尔安全吗?”

“他相当安全,先生。”

“很好。”贝莱再度闭上眼睛,再也不管自己会被怎样摆布了。不久,他觉得自己在干燥的气流中翻来覆去,最后被披上一件温暖的、想必是睡袍之类的衣服。

真享受!唯有在婴儿时期,他才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他突然为那些宝宝感到遗憾:虽说事事有人服侍,他们并未充分意识到自己多么幸福。

真是这样吗?婴儿时期的美好记忆,虽然尘封已久,仍会决定成年后的行为吗?他现在这种感受,象征着他乐于重温婴儿时期的旧梦吗?

而且,他曾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是母亲吗?

不,不可能。

——妈?

现在他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感官至少能确定这一点。此外,他还察觉到“重温旧梦”的短暂快乐时光即将结束。他必须回到悲惨的现实世界,自行面对一切真实的喜怒哀乐。

但他的确听到过一个女子的声音——究竟是谁呢?

贝莱猛然张开双眼。“嘉蒂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