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五章 丹尼尔与吉斯卡之二 65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莱觉得右脚被一股冷风包围,还有寒冷的雨水在不断浇灌。那是一种相当诡异的陌生感觉,但他不敢让车门整个关上,否则还真不知道如何才能再打开来。(那些机器人是怎么打开的?毫无疑问,对这个社会的成员而言,此事一点也不困难。可是在他所读过的奥罗拉书籍中,没有一本详细介绍过如何开启一辆标准气翼车的车门。凡是重要的事皆被视为理所当然,你就是应该知道——虽然理论上而言,作者正在告诉你。)

他一面想,一面摸索着上衣的口袋,偏偏这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所有的口袋都不在应该在的位置,而且每个都封了口,因而他必须先摸索一番,找出解开封口的正确方法。然后,他从中掏出一条手帕,扭成一团,塞到那道门缝里,好让车门不会完全关上。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把右脚缩回来。

现在开始动脑筋——但愿他做得到。除非他打算出去,否则没必要让车门一直开着。然而,他出去有什么用吗?

如果他等在原地,吉斯卡终究会回来找他,而且,想必会将他带到安全的地方。

他敢等下去吗?

他不知道吉斯卡需要多少时间,才会把丹尼尔藏妥,然后回到这里。

而他同样不知道,那些机器人需要多少时间,便能确定无法在回研究院的路上找到丹尼尔和吉斯卡。(丹尼尔和吉斯卡当然不可能真的一路往回走,以便寻找藏身之处。贝莱并未真的命令他们别那么做——可是,万一就只有那么一条路呢?不!不可能!)

贝莱摇了摇头,默默否定了这个可能性。这个动作竟引发了头痛,他不禁龇牙咧嘴,双手抱住了头。

那些机器人还会继续寻找多久,才会确定他们给贝莱耍了,或是以为贝莱自己被误导了?然后,他们会不会再回来逮捕他——态度非常客气,而且绝对避免伤害他?如果他告诉他们,一旦暴露在风雨中,自己就会没命,能否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会相信吗?他们会不会向研究院报告?他们一定会这么做。然后会不会有真人赶来?他们可不会特别关心自己的死活。

如果贝莱下了车,在附近的树丛里找个藏匿地点,那些追捕他们的机器人就很难找到他了——这样就能替他争取到时间。

虽然这样做,同样会让吉斯卡难以找到他,可是相较之下,要求吉斯卡守护贝莱的命令强而有力,要求那些机器人寻找他的命令则微弱不堪。前者的首要任务是找到贝莱——后者则是找到丹尼尔。

此外,吉斯卡的程序是法斯陀夫亲自设定的,不论阿玛狄洛多么高明,终究比不上法斯陀夫。

所以,如果一切条件完全相等,吉斯卡一定会比其他的机器人更早回来。

可是双方的条件会完全相等吗?贝莱有点自嘲地想到,我已经筋疲力尽,无法真正思考了,我只会死命抓着各种自我安慰的想法。

🤡 落`霞-小`说

话说回来,针对心目中这个优势,他除了放手一搏,还能做什么呢?

他倾身顶开车门,走到了外面。那条手帕随即掉进潮湿而茂密的草丛里,他自然而然弯腰把它捡起来,紧紧抓在手中,然后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

雨水不断打在他的脸庞、双手和全身各处,不久之后,湿透的衣服就粘在他身上了,冷得他直打哆嗦。

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撕裂了天空——他根本来不及闭上眼睛——然后,一声巨响吓得他僵在原地,只能举起双手捂住耳朵。

风雨又转强了吗?还是因为他走了出来,雷声才特别响亮?

他必须向前走。他必须尽量远离气翼车,那些机器人才不会那么容易找到他。他绝不能犹豫不决或留在附近,否则还不如待在车内——至少能享受干爽。

他想要擦擦脸,可是那条手帕和他的脸一样湿。一点用也没有,他随手将它扔了。

他将双手举在前面,一步步走下去。奥罗拉有没有自己的卫星?他似乎记得某本书里提过,期盼着能见到它的光亮——可是又有什么差别?即使真有这么一颗卫星,而且此时它真的高挂天际,云层也会将它整个遮掩。

他摸到一样东西,虽然完全看不见,但他知道那是粗糙的树皮。没错,他摸到了一棵树,即使是大城居民,也能肯定这一点。

然后,他想起来闪电可能会击中树木,还有可能将人击毙。至于被闪电击中是什么感觉,以及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他却不记得读到过这方面的记载。总之,他从未听说过有哪个地球人是闪电的受害者。

他满怀忧虑和恐惧,慢慢绕过那棵树。为了保持原来的方向,他必须恰好绕半圈,可是到底该走几步呢?

继续前进!

周遭的灌木越来越浓密,就像一根根瘦骨嶙峋的手指紧紧抓住他,令他举步维艰。他赌气般用力拉扯,随即听到衣服撕裂的声音。

继续前进!

他全身发抖,牙齿更是咯咯作响。

又是一道闪电。这倒也不错,刚好让他瞥一眼周遭的环境。

一棵又一棵的树,好多好多!他正置身于树丛中。就雷击而言,许多树会比一棵树更危险吗?

他不知道。

如果他避免碰触任何树木,会有帮助吗?

他同样不知道答案。生活在大城中,向来不必担心会被闪电击毙。至于历史小说(以及若干历史记载),即使偶尔提到,也都语焉不详。

他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立刻觉得像是被泼了一盆水。他只好用湿淋淋的双手,擦擦湿漉漉的眼睛。

他蹒跚地向前走,每一步都努力把脚抬高。不久,他走进一条小溪,踩着滑溜溜的石头涉水而过。

真奇怪!他并未因此变得更湿。

他继续前进。那些机器人找不到他了,可是吉斯卡找得到吗?

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或是要往哪里去,或是自己已经走了多远。

如果想要折返气翼车,他自问做不到。

如果想要试着找到自己,他自问也做不到。

这场暴风雨永远不会停止,他最后将整个溶解,化成一条名叫贝莱的小溪,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找着。

而从他身上解离出的分子,将会慢慢流到海里。

奥罗拉有海洋吗?

当然有!而且比地球的海洋还要大,但两极的冰冠也比较宽。

啊,他将漂到冰冠旁,冻结在那里,在寒冷的橙色阳光下闪闪发亮。

他又摸到了一棵树——双手是湿的——树也是湿的——轰隆一个雷声——奇怪竟然没有先看到闪电——闪电应当先出现的——难道他被击中了?

他什么感觉也没有——只觉得接触到了土地。

土地就压在他身体下面,因为他的手指正扒着湿冷的泥土。他侧过头去以便呼吸,那是相当舒服的感觉。他不必再走了,他可以等在这里,吉斯卡会找到他的。

他突然非常肯定这一点。吉斯卡一定会找到自己,因为……

糟糕,他忘了因为什么。他再度忘记一件重要的事,上次是在睡前——两次忘记的是同一件事吗?——真的是吗?

无所谓了。

反正没事了——没——

于是在滂沱大雨中,他躺在一棵树旁,孤孤单单,人事不省,无情的风雨则继续打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