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章 阿玛狄洛之二 59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结果阿玛狄洛仍在等待他们,而且仍旧站在原来的位置。他对他们笑了笑,丝毫没有不耐烦的神情。贝莱忍不住向丹尼尔抛了一个“我说对了吧”的眼神,丹尼尔坦然接受。

阿玛狄洛说:“你没有把吉斯卡留在外面,贝莱先生,这点令我相当遗憾。很久以前,当我和法斯陀夫关系还不错的时候,我应该有机会认识他,可惜总是失之交臂。你可知道,法斯陀夫曾经是我的老师。”

“是吗?”贝莱说,“事实上,我并不知道。”

“除非有人告诉你,你会知道才奇怪呢——不过我想,你来到这个世界只有短短几天,几乎没时间对这类琐事多做了解——来吧,我刚刚想到,如果不借着你光临研究院的机会,带你好好逛一逛,你很可能会觉得我未尽地主之谊。”

“老实说,”贝莱的口气有点硬,“我必须……”

“我坚持。”阿玛狄洛带着一点专横的口吻说,“你昨天上午才抵达奥罗拉,但我担心你在这个世界待不了太久。如果你想瞧瞧尖端的机器人学实验室,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了。”

他索性挽起贝莱的手臂,继续用老友般的口吻说下去。(大感意外的贝莱不禁想到“没话找话”这种说法。)

“你已经洗过脸,”阿玛狄洛说,“也已经方便过了。现在,或许你还想再找几位机器人学家问问话,我很欢迎你这么做,因为我已决心向你证明,在你仍能进行调查的这段短短时间内,我绝不会从中作梗。事实上,你大可和我们共进晚餐。”

吉斯卡说:“先生,我能否插个嘴……”

“不行!”阿玛狄洛说得坚决无比,吉斯卡立刻闭上嘴巴。

阿玛狄洛说:“亲爱的贝莱先生,我了解这些机器人。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他们呢?——当然,那位令人遗憾的法斯陀夫是个例外。我相当确定,吉斯卡是要提醒你还有别的事,例如另有行程、另有承诺或是另有公务——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你的调查工作即将终止,我向你保证,无论他要提醒你什么事,都没有任何意义了。让我们把那些无聊的事通通抛在脑后,暂时交个朋友吧。

“你一定要了解,亲爱的贝莱先生,”他继续说,“我对你们地球以及它的文化相当狂热。在奥罗拉,这并非多么流行的东西,但我却觉得十分迷人。我特别感兴趣的是地球古代史,当时你们有上百种语言,而星际标准语则尚未成形——对了,我可否赞美一下你所说的星际语?

“走这边,走这边。”他一面说,一面拐了个弯。“我们会经过径路模拟室,它本身就具有奇特的美感,或许我们有个原型正在运作当中,事实上,那简直就像交响乐——不过,我刚才正在讲你说得一口流利的星际语。奥罗拉人对地球有许多迷信,其中之一就是地球人说的星际语我们几乎听不懂。那出关于你的超波剧播出时,很多人都说那些演员不可能是地球人,因为他们的口音并不难懂。可是,我就听得懂你说的每句话。”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

“我曾试着阅读莎士比亚,”他继续交心似的说,“可是,我当然无法阅读原文,偏偏译文读起来味同嚼蜡。我不得不相信问题出在翻译,绝不在莎士比亚。狄更斯和托尔斯泰的作品给我的感觉就好得多,或许因为并非韵文的关系,虽然其中每个人物的名字我几乎都念不出来。

“我想要说的是,贝莱先生,我是地球的朋友,此事千真万确。我希望替地球作出最好的安排,你了解吗?”他望向贝莱,闪烁的目光中又透出了狼子野心。

贝莱提高了音量,在对方的喋喋不休中,硬生生插进一句话:“只怕我难以从命,阿玛狄洛博士。我在此地的访谈已经结束,没有什么问题需要问你或其他人了。但我还另有要务,可否请你……”

贝莱突然住口,因为空中隐隐传来一阵古怪的隆隆声。他抬起头,大惊小怪地问:“那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阿玛狄洛反问,“我觉得什么也没有。”他转过头去,望向那两个默默跟在后面的机器人。“什么也没有!”他强而有力地说,“什么也没有。”

贝莱听得出来,他这么说等于是在下命令。现在,两个机器人都不能再声称曾经听到隆隆声,否则就是和人类唱反调——除非贝莱自己施以相反的压力,以抵消那道命令,但他相当确定,自己可没本事和阿玛狄洛这位专家一较高下。

话说回来,那也无所谓。他自己听到了那个声音,而他并非机器人,不是对方三言两语就能打发的。他说:“根据你自己的说法,阿玛狄洛博士,我的时间所剩无几,所以我更应该……”

隆隆声再度传来,这回更响了。

贝莱改以极其尖锐的口吻说:“我想,这正是你不论刚才或现在都听不到的那种声音。让我走,院长,否则我要向我的机器人求救了。”

阿玛狄洛立刻松开贝莱的手臂。“好朋友,你怎么不早说呢。来吧!我这就带你去最近的出口。虽然机会微乎其微,但如果你能再来奥罗拉,请务必旧地重游,我一定信守承诺,担任你的向导。”

他们开始加快脚步,先走下螺旋梯,又一路走过长廊,来到了那间宽敞的前厅。刚才贝莱就是从这里进来的,可是现在此处已空无一人。

每扇窗户都黑漆漆的,难道已经入夜了吗?

其实并没有。阿玛狄洛喃喃自语:“烂天气!他们把窗户都转不透明了。”

他转向贝莱,又说:“我猜现在正在下雨。气象预报早就说了,而他们通常都报得很准——坏天气更是一向准。”

门一打开,一股冷风猛然袭来,贝莱倒抽一口气,同时向后跳了一大步。外面的天色虽然不算漆黑,也好不了多少,而衬着这个灰暗的背景,一枝枝的树梢都在拼命摇摆。

户外正下着倾盆大雨,像是凭空出现了许多瀑布。当贝莱心惊胆战地向外望去,一道无比耀眼的闪电正划过天空,不久隆隆声便随之而至,这次还伴随着巨大的爆裂声,仿佛那道闪电撕裂了天空,因而带起一声巨响。

贝莱赶紧转身逃进屋内,不知不觉哭了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