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章 阿玛狄洛之二 56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贝莱的注视下,阿玛狄洛抓起最后一个小点心,一口便咬掉半块,显然吃得很开心。

“非常可口,”阿玛狄洛说,“但我未免有点太贪吃了。我刚才说到哪里?喔,对了。贝莱先生,你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秘密吗?以为我把世人还不知道的事告诉了你吗?以为我的计划虽然危险,我却泄漏给每个陌生人吗?我猜你大概会认为,只要我跟你聊得够久,就一定会说些傻话,能够让你大做文章。千万记住,我可不是那种人。我的那些计划,无论是更完美的人形机器人、机器人家庭,或是尽可能模仿人类文明,通通有案可查。凡是有兴趣的人,都能在立法局找到完整的资料。”

贝莱问:“一般大众知道吗?”

“或许不知道。一般大众对下个世纪或下个千年不会太关心,相较之下,他们对于下一餐吃什么,下一出超波剧演什么,以及下一场太空足球的赛事反而更有兴趣。话说回来,一般大众将会乐于接受我的这些计划,正如那些对它已有通盘了解的有识之士。即使有人反对,为数也不会太多,没什么关系的。”

“你能肯定吗?”

“信不信,我还真能肯定。奥罗拉人——以及整个太空族——对于地球人的强烈情绪,只怕你是难以了解的。请注意,我自己并没有这样的情绪,我能从容和你相处就是现成的例子。我对传染病没有与生俱来的恐惧,我不会妄想你身上带有恶臭,我不觉得你散发着种种令我讨厌的人格特质,我也不认为你和你的同胞正在密谋要抢夺我们的财产或谋害我们的性命——可是绝大多数的奥罗拉人都有这种倾向。或许表面上并不明显,因为面对似乎无害的个别地球人,奥罗拉人都会非常客气,可是一旦面临考验,他们的憎恨和疑虑就会浮现出来。如果告诉他们,地球人会蜂拥至一个个新世界,进而占领整个银河,他们便会大声疾呼把地球给毁掉。”

“即使另一条路是通往机器人社会?”

“毫无疑问。我们对于机器人的看法,我想你并不了解。我们对他们很熟悉,而且和他们相处融洽。”

“不。他们是你们的仆人,你们觉得高高在上。只有在这件事不受威胁的情况下,你们才会和他们相处融洽。如果你们面临被取而代之的威胁,如果有可能变成他们高高在上,你们就会出现恐惧的反应。”

“你会这么说,只是因为地球人会有那种反应。”

“不。你们不让他们进卫生间,就是一个征兆。”

“他们没有必要进去。他们不必大小便,而且他们有自己的盥洗场所——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并未具有真正的人形,否则,我们或许就不会作这种区分。”

“到时候你们只会更怕他们。”

“真的吗?”阿玛狄洛问,“那太愚蠢了。你怕丹尼尔吗?如果我能相信那出超波剧的内容——我承认其实我做不到——你对丹尼尔有着相当深厚的感情。你自己也感觉到了,对不对?”

贝莱以沉默代替回答,阿玛狄洛立刻乘胜追击。

“此时此刻,”他说,“对于吉斯卡静静站在壁凹这个事实,你可以说是无动于衷,但我能够根据你的小幅肢体语言,看出你对丹尼尔的相同处境却感到不安。你觉得他外表太像人,不该被当作机器人看待。反之,你并不会因为他酷似人类而感到害怕。”

“我是地球人。我们地球上虽然有机器人,”贝莱说,“可是并没有机器人文化。你不能拿我的例子以偏概全。”

“而嘉蒂雅,她宁愿和机器人詹德在一起……”

“她是索拉利人,你同样不能拿她的例子以偏概全。”

“那么,什么例子才不算以偏概全呢?你只是在瞎猜罢了。对我而言,如果一个机器人足够像人,就该被视为人类,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会要求我证明自己不是机器人吗?光是我貌似人类就够了。如果最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分辨人机之别,我们就不会再担心开拓新世界的奥罗拉人到底是真正的人类,或者只是外表酷似人类而已。然而——不论是人类或机器人——总之那些拓荒者是奥罗拉人,而不是地球人。”

贝莱的信心动摇了,他有点心虚地问:“万一你永远造不出人形机器人呢?”

“你为什么认定我们造不出来呢?请注意我说‘我们’,因为有很多人牵涉其中。”

“不管多少庸才加在一起,恐怕也抵不上一个天才。”

阿玛狄洛回嘴道:“我们并不是庸才,法斯陀夫或许还会希望和我们合作呢。”

“我可不这么想。”

“我却相当肯定。他不会乐见自己在立法局中失势,只要我们的银河殖民计划有了进展,他看出来无法阻止我们,就会加入我们的。他会这么做,乃是人之常情。”

“我认为你无法获胜。”贝莱说。

“因为你相信你的调查结果能替法斯陀夫洗刷冤屈,然后,或许还能把嫌疑指向某人,例如我自己。”

“或许吧。”贝莱硬着头皮说。

阿玛狄洛摇了摇头。“朋友,我若认为你的行动有可能破坏我的计划,还会端坐在这里静待一切发生吗?”

“你当然不会。你正在穷尽一切手段,设法令我的调查半途夭折。如果你确信我无论如何也妨碍不了你,又何必这么做呢?”

“嗯,”阿玛狄洛说,“如果研究院某些成员的士气遭到打击,就等于妨碍了我。你不会构成危险,却会带来困扰——这也是我无法容忍的。所以,只要我有能力,一定会消灭这个困扰——但我会用合理的方式,甚至温和的方式。如果你这个人真的危险……”

“那样的话,你会怎么做呢,阿玛狄洛博士?”

“我能设法逮捕你,把你关起来,直到你被逐出这个世界为止。我想,不管我用什么手段对付一个地球人,一般奥罗拉人都不会在意的。”

贝莱说:“你在试图恐吓我,但这起不了作用。你也非常清楚,只要有我的机器人在场,你就无法动我一根汗毛。”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阿玛狄洛说:“你有没有想到我随时能召来上百个机器人?你的机器人要怎样对付他们?”

“那上百个机器人通通不敢碰我。他们无法区分地球人和奥罗拉人,对他们而言,我就是三大法则所定义的人类。”

“他们能限制你的行动——并不伤害你——然后毁掉你的机器人。”

“休想。”贝莱说,“吉斯卡听得到你的声音,如果你打算召唤机器人,他就会限制你的行动。吉斯卡的动作非常迅速,一旦动起手来,你的机器人将会无用武之地。哪怕你真的把他们叫进来,他们也会了解到,无论对我采取任何行动,都会令你受到伤害。”

“你的意思是吉斯卡会伤害我?”

“以免我受到伤害?一定会的。若有绝对必要,他还会杀了你。”

“你当然是在开玩笑。”

“绝对不是。”贝莱说,“丹尼尔和吉斯卡奉命保护我。为了这个目的,法斯陀夫博士想尽一切办法提高第一法则的强度——并指定以我为对象。他并未对我多作解释,但我相当确定一切不假。如果我的机器人必须在你我的伤害之间作出选择,那么虽然我是地球人,他们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你。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法斯陀夫博士不会多么渴望保障你的身家性命。”

阿玛狄洛咧开嘴巴呵呵大笑。“我确信你说的每一点都正确,贝莱先生,但我很高兴你说了出来。你记得吧,亲爱的阁下,这段对话我自己也正在录音——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对你说了——我真有先见之明。法斯陀夫博士可能会删掉最后这一部分对话,但我向你保证我可不会。根据你的说法,显然他已经准备好了要利用机器人来伤害我——甚至杀掉我,只要做得到的话。可是根据这段对话录音——或其他任何证据,都无法证明我打算以任何暴力手段对付他,或是对付你。我和他到底谁是坏蛋呢,贝莱先生?我想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所以我想,我们的晤谈到此应该正式结束了。”

他站了起来,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贝莱用力吞了一下口水,几乎下意识地跟着他起身。

阿玛狄洛说:“然而,我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讲。它无关乎这个发生在奥罗拉的小小遗憾——我是指法斯陀夫和我的纷争。而是你自己的问题,贝莱先生。”

“我的问题?”

“或许我应该说是地球的问题。我猜,你会那么积极地协助法斯陀夫脱离这个自找的困境,是因为你相信这么一来,你们地球就能获得扩展的机会。千万别这么想,贝莱先生。你大错特错了,如果借用我从地球历史小说里学到的说法,你这么做就是弄巧反拙。”

“我并不熟悉这句成语。”贝莱硬邦邦地说。

“我的意思是,你正在帮倒忙。要知道,等到我的观点在立法局大获全胜——请注意我说‘等到’而非‘如果’——我必须承认,那时地球人便会被迫待在自己的太阳系内,但实际上这对你们是有好处的。奥罗拉人将会开始扩展疆域,建立一个无边无际的帝国。而如果我们知道地球将永远只是地球,还会对它操什么心呢?既然整个银河都在我们掌握之中,我们不会吝惜把地球留给地球人。我们甚至会愿意在可行的范围内,尽可能把地球改造成一个宜人的世界。

“另一方面,贝莱先生,如果奥罗拉人接受法斯陀夫的观点,允许地球派出许多殖民队伍,那么不久之后,我们的同胞便会有越来越多人想到,地球人终将占领整个银河,把我们团团包围起来,而我们只有坐以待毙的份。如果到了那种地步,我可就无能为力了。我自己对地球人的好感,势必无法抵御奥罗拉上普遍燃起的疑虑和偏见,而结果将对地球非常不利。

“所以,贝莱先生,如果你真正关心自己的同胞,就该积极阻止法斯陀夫,别让他用那个错得离谱的计划迷惑奥罗拉人。换句话说,你应该当我的忠实盟友。考虑一下吧,我向你保证,我这番话是出于真诚的友谊,以及对你和对地球的好感。”

阿玛狄洛再度展现灿烂的笑容,但狼子野心已表露无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