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章 阿玛狄洛之二 55 · 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和你建立这所研究院又有什么关系呢,阿玛狄洛博士?”

“即使是最健全、最令人自豪的个人主义,仍然难免有些缺点。不论多么伟大的学者,如果他拒绝分享学术成果,往往会单独工作数个世纪,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进展。一位科学家有可能被一道难题困住一百年,而另一方面,他的同僚或许早已掌握解决方案,却不知道它派得上用场——这所研究院,至少在机器人学这个狭窄的领域,要试着引进学术社群的制度。”

“你们试图解决的难题,会不会刚好就是如何建造人形机器人?”

阿玛狄洛眼睛亮了起来。“对,这点显而易见,不是吗?二十六年前,法斯陀夫发展出一套崭新的数学体系,他称之为‘交叉分析’,使得人形机器人不再只是梦想——可是他并未公开这个理论。许多年后,他克服了所有的技术性难题,开始和萨顿博士合作,利用他的理论设计出丹尼尔。后来,法斯陀夫又独力做出了詹德,可是所有的细节他仍旧秘而不宣。

“大多数机器人学家只是耸耸肩,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各自尝试自行导出那些细节。而我则不同,我想到了成立研究院以及群策群力的可能性。这可不是简单的事,一来要说服其他机器人学家相信这是可行的,二来要在法斯陀夫的强烈反对下,说服立法局拨款资助,三来还要努力不懈坚持许多年,但我们做到了。”

贝莱问:“法斯陀夫博士为什么反对?”

“他最初的动机是很普通的自恋心态——我并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对,你了解吧。我们每个人都有非常自然的自恋心态,它和个人主义是平行发展的。问题是,法斯陀夫把自己视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机器人学家,并将人形机器人视为自己的特殊成就。他希望这项成就永远是他自己的,不希望另一群名不见经传的机器人学家也做得出来。我猜在他眼中,那只是我们这些三流货色的阴谋,目的是要抢夺和混淆他个人的丰功伟绩。”

“你说那是‘他最初的动机’,这就意味着还有其他的反对动机,那又是什么呢?”

“我们规划的几项人形机器人的应用,他同样反对。”

“什么样的应用,阿玛狄洛博士?”

“好了,别装得那么天真。法斯陀夫博士一定告诉过你母星党开拓银河的计划吧?”

“他的确说过,而在这个问题上,瓦西莉娅博士也曾提到个人主义者在科学发展上所遭遇的困难。然而,我还是很想听听你对这些事情的看法,而你同样很想告诉我吧。比方说,你是否希望我相信法斯陀夫博士对贵党计划的理解既客观又公平——你是否愿意把这句话记录在案?或者,你想不想用自己的话来描述一下这个计划?”

“换句话说,贝莱先生,你不打算给我任何余地。”

“没错,阿玛狄洛博士。”

“很好。我——不,应该说我们,因为研究院的成员对此事的看法一致——我们展望未来,希望能够看到人类开发出更多而且更新的世界。然而,我们不希望这种‘自择’的过程会毁掉原有的那些世界,或让它们一蹶不振,就好像——不好意思——地球那样。我们不希望新世界把我们的精华吸尽,最后只留下糟粕。这点你了解吧?”

“请继续。”

“就任何一个机器人导向的社会,例如我们自己而言,最简单的解决方案就是派机器人担任拓荒者。等到机器人把整个社会,甚至整个世界建立起来之后,我们只要去接收成果即可,无需再作任何挑选——因为新世界一定会像原有的世界那么舒服、那么适合我们,所以我们一旦抵达新世界,几乎就等于回到家了。”

“谁说机器人一定会建立人类的世界,而不会创造出机器人的世界?”

“如果我们仅仅派出普通的机器人,你这句话就完全正确。然而,我们有机会派出像丹尼尔这样的人形机器人,他们在创造自己的世界之际,自然而然会创造出我们的世界。可是,法斯陀夫博士却反对。在他的想象中,由人类自己把陌生险恶的行星改造成一个新世界,似乎存在着不少优点,那是因为他并未预见,这样做不但会损失许多宝贵生命,还会因为过程中所出现的天灾人祸,使得结果和我们所熟悉的世界完全不同。”

“正如当今各个太空族世界,不但都和地球不同,而且彼此也不一样?”

接下来几秒钟,阿玛狄洛收起开朗的笑容,显得心事重重。“实际上,贝莱先生,你说到了一个重点。我刚刚讨论的仅限于奥罗拉,太空族世界确实各有各的不同,而且绝大多数我都不太喜欢。我心知肚明——虽然这或许是我的偏见——奥罗拉这个最古老的太空族世界,就是最好而且最成功的一个。我不希望在开拓出一堆五花八门的新世界之后,其中却只有几个真正有价值。我希望能够制造许多的奥罗拉——无数个奥罗拉——因此之故,我希望在人类抵达之前,那些新世界已经被塑造成奥罗拉。对了,这正是我们自称‘母星党’的原因,我们只认同自己这颗母星——奥罗拉——其他都不屑一顾。”

“你认为五花八门并没有价值吗,阿玛狄洛博士?”

“如果那些五花八门同样优秀,或许就有价值,但如果某些——或大多数——是劣等货,对人类又有什么好处呢?”

“你准备何时展开工作?”

“等到我们有了堪用的人形机器人之后。目前为止,只有两个人形机器人问世,其中一个还被法斯陀夫自己毁掉了,剩下丹尼尔成了唯一的样本。”他不知不觉又瞥了丹尼尔一眼。

“你们何时能造出人形机器人?”

“这很难说,我们尚未赶上法斯陀夫博士的水准。”

“虽然他只有一个人,而你们群策群力,阿玛狄洛博士?”

阿玛狄洛的肩头微微抽动。“你的讽刺对我无效,贝莱先生。打从一开始,法斯陀夫就远远超越了我们,而且,虽然研究院已经成立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全力展开工作才只有两年而已。此外,我们的目标不但是要赶上法斯陀夫,而且还要超越他。丹尼尔是个优秀的成品,但他只是原型,还不算尽善尽美。”

“像丹尼尔这样的人形机器人,还需要作哪方面的改进?”

“显然必须更像真人才行。他们必须有两种性别,而且还需要有孩童的类型。如果要在新世界建立一个以假乱真的人类社会,必须有两三个世代生活其中。”

“我想我看出其中的困难了,阿玛狄洛博士。”

“毫无疑问,困难重重。你预见了哪些困难,贝莱先生?”

“如果你制造出一批人形机器人,他们酷似人类的程度到了足以建立一个人类社会,而且他们还有性别和世代之分,那么你要如何辨别他们究竟是不是真人?”

“有什么关系吗?”

“或许有。如果这种机器人太像人类,他们便有可能融入奥罗拉社会,变成人类家族的一分子——就可能不适宜担任开路先锋。”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

阿玛狄洛哈哈大笑。“显然是因为嘉蒂雅・德拉玛对詹德的迷恋,让你脑袋里出现这种想法。你瞧,我从格里迈尼斯以及瓦西莉娅博士口中,多少知道了些你对那女子的调查结果。我要提醒你,嘉蒂雅来自索拉利,她对‘丈夫’两字的认定和奥罗拉人不一定相同。”

“我并没有特别想到她。我是想到奥罗拉人对性爱一向采取广义解释,即使在今天,把机器人当性伴侣也是社会能够接受的事,而那些机器人只是粗具人形罢了。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无法分辨人类和机器人……”

“别忘了还得有孩童,机器人绝对无法生儿育女。”

“但这就引发了另一个问题。机器人的寿命必须够长,因为建立一个社会可能需要好几个世纪。”

“既然各方面都得像奥罗拉人,他们无论如何必须长寿。”

“而孩童呢——也要很长寿?”

阿玛狄洛默然不语。

贝莱说:“他们会是一批刻意制造的机器人孩童,而且永远长不大——永远不会变老变成熟。这必定会形成一个相当违反人性的因素,使得这种社会的本质充满了疑虑。”

阿玛狄洛叹了一口气。“你可真是一针见血,贝莱先生。我们的确想到过要设计一些机制,使得机器人能够生育下一代,而这些子女也能够以某种方式长大成人——至少要能撑到建立起我们想要的社会。”

“然后,当人类抵达时,这些机器人的行为模式就能回归正常。”

“或许吧——如果这样比较合适的话。”

“那么生儿育女的功能呢?显然,这个机器人社会最好尽量贴近人类,对不对?”

“有可能。”

“性交,受孕,生产?”

“有可能。”

“但如果那些足以乱真的机器人,形成了一个无异于人类的社会,那么,等到真正的人类抵达之际,机器人难道不会讨厌这些新移民,甚至试图把他们赶走吗?换句话说,那些机器人对奥罗拉人的态度,会不会就像你们对地球人一样?”

“贝莱先生,那些机器人仍然会受到三大法则的约束。”

“三大法则要求的是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以及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完全正确。”

“万一那些机器人太像人类,把自己视为应当保护和服从的对象呢?他们有可能——非常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地位放在那些新移民之上。”

“亲爱的贝莱先生,你为何对这类事情那么关心呢?这些问题都还远在天边呢。随着时代不断进步,以及我们对问题的本质越来越了解,一定能找到解决之道的。”

“但也有可能,阿玛狄洛博士,一旦奥罗拉人了解了这些前因后果,就不再万分认同你的计划了。他们或许会转而支持法斯陀夫博士的观点。”

“是吗?法斯陀夫认为,如果奥罗拉人没有机器人帮助,就不可能自己直接开拓新世界,而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应该鼓励地球人放手去做。”

贝莱说:“我觉得这很有道理。”

“因为你是地球人,我的好贝莱。我向你保证,奥罗拉人不会乐见地球人蜂拥到一个个新世界,建立一个又一个新蜂窝,因为那样一来,数以兆计的地球人便会逐渐形成一个银河帝国,而我们太空族世界则会遭到打压——至于结果呢,最好的情况是变得弱小不堪,最坏的情况是彻底灭绝。”

“但另一个可能的结果,则是由人形机器人开拓新世界,建立起一个个以假乱真的人类社会,而真正的人类却被摒于门外。他们会逐渐建立一个机器人银河帝国,而你们太空族世界则会遭到打压,最好的情况是变得弱小不堪,最坏的情况是彻底灭绝。相较之下,奥罗拉人一定会选择由人类建立的银河帝国。”

“你怎么会那么有把握,贝莱先生?”

“我的把握来自你们这个社会的现况。我在前来奥罗拉的途中,听说你们这个世界对人类和机器人一视同仁,不作任何区分,但这个说法显然是错的。那可能只是奥罗拉人自我陶醉的一种理想状况,实际上并不存在。”

“你来这里才——多久?——不到两天吧,而你已经这么肯定?”

“没错,阿玛狄洛博士。或许正因为我是外人,所以看得很清楚,我并未受到习俗和理想的蒙蔽。比方说,机器人不得进入卫生间,就是一项明文规定的人机区分,让人类能够找到一个独立于机器人的地方。此外,你我安坐在这里,可是你看,我的机器人却在壁凹中罚站——”贝莱朝丹尼尔的方向挥挥手,“这又是另一个区分。类似这样的区分,我认为人类——甚至包括奥罗拉人——永远会乐此不疲,以保障自己的特殊性。”

“难以置信,贝莱先生。”

“一点都不难以置信,阿玛狄洛博士。你已经输了。就算你设法让奥罗拉人普遍相信詹德是法斯陀夫博士毁掉的,就算你削弱了法斯陀夫博士的政治实力,就算你的机器人殖民计划赢得立法局和奥罗拉民众的支持,你也只是争取到一点时间而已。一旦奥罗拉人看清这个计划背后的本质,他们就会转而反对你。所以说,你最好赶紧终止和法斯陀夫博士的对立,两人碰个面,谈出一个折中之道,让地球人能够着手开拓新世界,又不会对奥罗拉人或太空族世界带来任何威胁。”

“难以置信,贝莱先生。”阿玛狄洛又说了一遍。

“你别无选择。”贝莱硬生生地说。

可是,阿玛狄洛却以既从容又戏谑的口吻答道:“当我说难以置信的时候,我指的并不是你的言论,而是你居然能滔滔不绝讲那么一大串——而且认为会起作用。”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