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阿玛狄洛 5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莱回到了正题:“格里迈尼斯先生,你先前提到过机器人学研究院院长的名字,可否请你再说一次?”他的声音比平常低沉若干。

“凯顿・阿玛狄洛。”

“从你这里有没有办法联络到他?”

格里迈尼斯答道:“嗯,这么说好了,你可以联络到他的接待员或助理。但我相信你联络不到他本人。我听说,他这个人相当冷漠。当然,我并不认识他本人。我偶尔会见到他,但从未跟他说过话。”

“那么,我想,他并未请你替他设计衣服或造型?”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请设计师,然而根据我仅有的几次观察,我可以告诉你,他有这个需要。不过,我希望你别转述这句话。”

“我相信你说得对,但我会保密的。”贝莱郑重其事地说,“虽然你说他是出了名的冷漠,我还是要试着联络他。如果你这儿有显像机座,可否借我一用?”

“布朗迪吉可以帮你联络。”

“不,我想应该让我的伙伴丹尼尔来做——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完全不介意。”格里迈尼斯说,“机座在那里,你们跟我来吧,丹尼尔,你要使用的组合码是七五——三○——上——二○。”

丹尼尔点头致意。“谢谢你,先生。”

安置显像机座的房间几乎空无一物,只在一侧有一根高度齐腰的细柱子,顶端摆放着一个相当复杂的操作台。淡绿色的地板上画有两个灰色的圆圈,那根柱子就竖立在其中一个圆圈的圆心。旁边那个圆圈虽然大小和颜色完全一样,但里面并没有任何东西。

丹尼尔朝那根柱子走去,与此同时,围着柱子的圆圈开始发出淡淡的白光。他将一只手放到操作台上,五根手指飞快地运作,贝莱根本看不清楚他在做些什么。一会儿之后,另外那个圆圈发出同样的光芒,一个机器人随即出现其中——看起来相当立体,但是身上有着非常细微的闪烁,透露出那只是全息影像的事实。他旁边也有个操作台,和丹尼尔身旁那台几乎一样,但它也在微微闪烁,因此当然也是影像而已。

丹尼尔说:“我是机・丹尼尔・奥利瓦,”他稍微强调了“机”这个字,以免那个机器人将他误认为人类,“我代表我的伙伴,来自地球的便衣刑警以利亚・贝莱发言。我的伙伴想要和首席机器人学家凯顿・阿玛狄洛通话。”

那机器人答道:“首席机器人学家阿玛狄洛正在开会,可否由机器人学家西希斯代为答话?”

丹尼尔迅速望向贝莱,贝莱点了点头,于是丹尼尔说:“我们愿意这么做。”

那机器人说:“请你让便衣刑警贝莱站到你的位置,我这就开始寻找机器人学家西希斯。”

丹尼尔毫不考虑地说:“或许最好请你先找……”

贝莱却喊道:“没关系,丹尼尔,我不介意等一会儿。”

丹尼尔说:“以利亚伙伴,身为机器人学大师汉・法斯陀夫的私人代表,你拥有他的社会地位,至少暂时如此,所以不该由你来等……”

“没关系的,丹尼尔。”为了终止这个讨论,贝莱特别加重了语气,“我不希望为了这些虚礼而造成任何延误。”

丹尼尔走出那个圆圈,贝莱随即走了进去。刚进去的时候,他感到一阵轻微的刺痛(或许纯粹是他的想象),但那种感觉一闪即逝。

站在另一个圆圈中的机器人在他眼前慢慢消失。贝莱耐着性子等待,终于等到另一个影像出现——由浅而深,最后成了明显的三维影像。

“我是机器人学家马龙・西希斯。”那人以尖锐且清晰的声音说。他有一头铜色的短发,光是这点就让贝莱觉得他是个典型的太空族,不过他也有不像太空族的地方,因为他的鼻子有点不对称。

贝莱轻声细语道:“我是来自地球的便衣刑警以利亚・贝莱,希望能和首席机器人学家凯顿・阿玛狄洛通话。”

“你有没有预约,便衣刑警?”

“抱歉,没有。”

“如果你想见他,就必须先预约——但这两周他都没有空当了。”

“我是来自地球的便衣刑警以利亚・贝莱……”

“这点我已经了解,可是于事无补。”

贝莱说:“我是应汉・法斯陀夫博士之邀,在奥罗拉世界立法局的许可下,前来调查机器人詹德・潘尼尔的谋杀案……”

“机器人詹德・潘尼尔的谋杀案?”西希斯故意问得分外客气,以透出轻蔑之意。

“你想称之为机杀案也行。在地球上,毁掉一个机器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奥罗拉,机器人或多或少被视为另一种人类,因此我觉得可以用‘谋杀’这两个字。”

西希斯说:“话虽如此,但无论是谋杀、机杀还是什么杀,都不可能让你见到首席机器人学家阿玛狄洛。”

“我可否留个口信给他?”

“可以。”

“你会尽快转给他吗?立刻?”

“我可以试试,但显然无法保证。”

“够好了。我将分成几点,依照顺序来说,或许你要大致写下来。”

西希斯淡淡一笑。“我想我应该记得住。”

“第一点,只要有谋杀,一定有凶手,因此我想给阿玛狄洛博士一个自清的机会……”

“什么!”西希斯叫道。

(站在房间另一角的格里迈尼斯,这时猛然张大嘴巴,再也阖不拢了。)

挂在对方嘴角的淡淡微笑瞬间消失,随即转移到了贝莱脸上。“我是否说得太快了,阁下?你是不是打算写下来了?”

“你是在指控首席机器人学家和这个詹德・潘尼尔的案子有什么牵连?”

“恰好相反,阁下。正是因为我不想作那种指控,所以我必须见他。我可不希望根据不完整的情报,随便推断那个机器人的停摆和他这位首席有任何关系,只要他说一句话,就能澄清这一切。”

“你疯了!”

“很好,那就请你告诉首席机器人学家,有个疯子想要他说句话,好让他不至于被指控为凶手,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一点。我这儿还有第二点,可否请你告诉他,这个疯子刚刚完成对人体艺术家山提瑞克斯・格里迈尼斯的详尽侦讯,此时正从格里迈尼斯的宅邸和你们联络。然后第三点——你是否觉得我说得太快了?”

“没有!赶快说完吧!”

“第三点如下,想必首席机器人学家日理万机,或许不记得人体艺术家山提瑞克斯・格里迈尼斯到底是谁。这样的话,请指出他这个人就住在研究院里面,而过去一年间,他和目前住在奥罗拉的索拉利女子嘉蒂雅经常散步出游。”

“地球人,我不能传达这么荒谬、这么唐突的口信。”

“这样的话,可否请你转告他,我会直接到立法局,当众宣称我的调查无法继续下去,因为有个叫马龙・西希斯的人自作主张向我保证,首席机器人学家凯顿・阿玛狄洛绝对不会协助我调查詹德・潘尼尔被毁的案子,而且即使遭到指控,他也绝对不会挺身而出替自己辩解。”

西希斯涨红了脸。“我谅你不敢说这种话。”

“是吗?我又会有什么损失?另一方面,公众听到这些话又会作何感想呢?毕竟,奥罗拉人都万分清楚,在机器人学这个领域,阿玛狄洛博士的水平仅次于法斯陀夫博士,所以,如果法斯陀夫和这桩机杀案无关——我有必要继续说下去吗?”

“地球人,你也许还不知道,奥罗拉法律对诽谤罪是绝不宽贷的。”

“这点我毫不怀疑,但如果阿玛狄洛博士为诽谤所苦,他的下场很可能比我更惨。你何不干脆替我传个口信呢?只要他对这几点作出解释,那些什么诽谤、指控之类的问题都能避免了。”

西希斯沉下脸,硬邦邦地说:“我会把口信传给阿玛狄洛博士,但我会极力建议他拒绝见你。”说完他立刻消失了。

贝莱又开始耐心等待,就在这个时候,格里迈尼斯做了一个激烈的手势,并压低声音说:“你不能这么做,贝莱,你不能这么做。”贝莱并未回答,只是挥手要他闭嘴。

大约过了五分钟(在贝莱的感觉中却要长得多),西希斯怒气冲天地再度出现,说道:“几分钟后,阿玛狄洛博士会站在我这个位置和你说话,好好等着!”

贝莱立刻答道:“这样空等毫无意义。我会直接去阿玛狄洛博士的办公室,在那里和他碰面。”

他走出灰色圆圈,对丹尼尔做了一个切割的手势,丹尼尔随即中断了联线。

格里迈尼斯像是掐着脖子说:“地球人,你不能对阿玛狄洛博士的手下那么说话。”

“来不及了。”贝莱说。

“他能在十二小时内把你赶出这个世界。”

“如果我在厘清案情上无法取得任何进展,同样会在十二小时内被赶出这个世界。”

丹尼尔说:“以利亚伙伴,只怕格里迈尼斯先生的警告自有道理。由于你并非奥罗拉公民,奥罗拉世界立法局顶多只能把你驱逐出境。话说回来,他们却能坚决要求地球当局对你施以严惩,而他们会如愿以偿的。在这件事情上,地球当局无法拒绝奥罗拉的要求。我可不希望你因此遭到惩处,以利亚伙伴。”

贝莱以沉重的口吻说:“我也不希望遭到惩处,丹尼尔,但我必须冒这个险——格里迈尼斯先生,很抱歉,我不得不说我是从你家跟他们联络的。我必须设法说服他见我,而我觉得这项事实或许会有影响力。况且,我说的毕竟都是实情。”

格里迈尼斯摇了摇头。“如果早知道你打算怎么做,贝莱先生,我绝不会允许你在我家通话。我觉得自己在这里的职位势必难保了,而——”他的声音充满悲痛,“你又能做些什么来补偿我呢?”

“我会尽力设法帮你保住这份工作,格里迈尼斯先生,不会给你惹麻烦的,这点我有信心。然而,如果我失败了,你大可把我形容成一个疯子,说我胡乱指控你,而且还威胁要污蔑你,所以你只好让我使用你的显像机。我确信阿玛狄洛博士会相信你的,毕竟,你已经向他提交一份报告,投诉我对你进行污蔑,对不对?”

说到这里,贝莱挥了挥手。“告辞了,格里迈尼斯先生,让我再谢你一次。你不用担心,还有——那个关于嘉蒂雅的建议,你可别忘了。”

在丹尼尔和吉斯卡一前一后的护送下,贝莱走出了格里迈尼斯的宅邸,几乎未曾意识到自己再度走进了开放空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