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格里迈尼斯之二 50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莱以平静的口吻说:“我只是在问问题——你还没直截了当回答我,我到底说对了,还是说错了?”

格里迈尼斯说:“事情的经过不尽然是这样,不仅仅是这样。她的确提到过嘉蒂雅,可是——”他咬了咬下唇,然后继续说,“好吧,事情的结果确实如你所说,这点你的描述八九不离十。”

“但你并不失望?你发觉嘉蒂雅的确很像瓦西莉娅博士?”

“可以说很像。”格里迈尼斯的眼睛亮了起来,“但其实不然。如果她们站在一起,一眼就能看出差异。相较之下,嘉蒂雅要灵巧和优雅得多,而且更……更活泼开朗。”

“你认识嘉蒂雅之后,还有没有再向瓦西莉娅求欢?”

“你疯了吗?当然没有。”

“但你曾经向嘉蒂雅求欢?”

“没错。”

“而她拒绝了你?”

“这也没错,但你必须了解,她得先仔细确认过,正如我也得先确认过一样。想想看,如果当初我真的打动了瓦西莉娅博士,那会是多大的错误啊。嘉蒂雅不想犯那样的错误,而我一点也不怪她。”

“不过你却认为,她若接受你,绝不会是什么错误,所以你就一而再、再而三向她求欢,求个没完没了。”

格里迈尼斯茫然地望了贝莱一会儿,然后似乎打了个冷颤。他还故意努出下唇,好像一个不服管教的小孩。“你这种说法太侮辱人了……”

“很抱歉,我并没有侮辱你的意思。请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有这回事。”

“你总共向她求欢过多少次?”

“我没细算。四次吧,不,五次,也许更多。”

“而她每次都拒绝你。”

“是的,否则我就不必继续求了,对不对?”

“她凶巴巴地拒绝你吗?”

“喔不,嘉蒂雅不是那种人,她每次都非常客气。”

“你是否因此转向其他人求欢?”

·落·霞·小·说 🦄 w w w_l uo x ia_c o m

“什么?”

“很简单,嘉蒂雅拒绝了你,面对这个结果,你很可能转向其他人求欢。有何不可呢?既然嘉蒂雅不想要你……”

“不,我不想要别人。”

“你可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

格里迈尼斯激动地说:“我怎么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我想要嘉蒂雅,那是——那是一种疯狂,不过我认为那是最甜美的疯狂。如果不能体会那种疯狂,我才真的发疯了——但我并不指望你会了解。”

“你有没有试着向嘉蒂雅说明?她或许会了解。”

“从来没有。我怕令她苦恼,我怕令她尴尬。这种事是不能说出口的,我应该去看心灵治疗师。”

“你去了吗?”

“没有。”

“为什么?”

格里迈尼斯皱起眉头。“地球人,你总有办法提出最无礼的问题。”

“或许正因为我是地球人,所以不知道还有更好的办法。但我同时也是本案的调查员,我必须把答案找出来。你为什么没去看心灵治疗师?”

万万没想到,格里迈尼斯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告诉你吧,他们治病的方法要比疯病本身更疯狂。我宁愿在嘉蒂雅身边一直被她拒绝,也不要和另一个接受我的女人在一起——想想看,我明明可以解脱却偏偏不想解脱,任何心灵治疗师都会把我关起来,彻底治疗一番。”

贝莱想了一下,然后说:“请问你知不知道,瓦西莉娅博士是否也能算心灵治疗师?”

“她是机器人学家,有人说这两种工作最接近了。如果你知道机器人如何运作,你对人脑的运作也会多少有些了解,至少他们是这么说的。”

“你可曾想到过,你对嘉蒂雅的奇特情感,瓦西莉娅通通知道?”

格里迈尼斯态度转趋强硬。“我从未告诉过她——我的意思是,没说那么多。”

“她有没有可能根本不必问,就能了解你的情感?她晓不晓得你一再向嘉蒂雅求欢?”

“这——她会问我最近好不好。你知道的,就是那种老朋友之间的问候。我会说说自己的近况,但绝非向她交心。”

“你确定从未向她交心吗?她一定鼓励过你继续求欢。”

“你知道吗——经你这么一提,我对这件事似乎有了全新的看法。我不太清楚你是怎么把这个想法装进我脑子里的,我想,应该是你问的那些问题。但我现在真的觉得,她的确一直鼓励我和嘉蒂雅交往。这件事,她可以说是积极地支持。”他显得非常不安,“以前我从未有过这种想法,我根本没有真正想过这件事。”

“那你怎么会认为她曾经鼓励你向嘉蒂雅求欢呢?”

格里迈尼斯显得有些难过,他的眉毛不停地抽动,而且食指又放到了八字胡上。“我想,有人会猜那是因为她想摆脱我,想要确保我不会再骚扰她。”他轻声笑了笑,“这算不上对我的恭维,对不对?”

“瓦西莉娅博士是否开始疏远你了?”

“完全没有。若说她对我有何改变,就是变得更友善了。”

“她有没有试着告诉你,怎样才能赢得嘉蒂雅的好感?比方说,对嘉蒂雅的工作表现得更感兴趣?”

“这不必她来说。我和嘉蒂雅的工作性质非常类似,虽然我的对象是人类,而她的对象是机器人,但我们都是设计师——都是艺术家——这的确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你知道吧。我们有时还会互相帮忙。一旦忘掉求欢这回事,我们就是好朋友——每当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很有意义。”

“瓦西莉娅博士可曾建议你对法斯陀夫博士的工作也表现出兴趣?”

“她为何要作那种建议?我对法斯陀夫博士的工作一无所知。”

“对于自己恩人的工作,嘉蒂雅也许会感兴趣,而你或许能借此赢得她的好感。”

瞪着眼睛的格里迈尼斯猛然跳了起来,他快步走到房间另一头,然后立刻折返,在贝莱面前站定,说道:“你——给我——听好!我并非这个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人,当然也排不上第二名,但我绝对不是什么白痴。你要知道,我已经看出你在打什么主意了。”

“哦?”

“你问这些问题,目的不外是引诱我承认瓦西莉娅博士令我坠入情网——对啊——”他很突兀地停了一下,“我坠入了情网,就像历史小说写的那样。”他带着幽然神往的眼神想了一会儿,然后火气又回来了,“她令我坠入情网,不能自拔,这样一来,我就会替她打探法斯陀夫博士的研究,学到怎样弄坏那个名叫詹德的机器人。”

“你认为并不是这样吗?”

“不,绝对不是!”格里迈尼斯咆哮道,“我对机器人学一点也不了解,一点也不。凡是有关机器人学的问题,无论你多么仔细地对我解释,我还是完全听不懂,而我认为嘉蒂雅同样不懂。况且,我从未向任何人请教过机器人学的问题。从来没有人——包括法斯陀夫博士在内——教过我任何关于机器人学的知识。另一方面,也未曾有人建议我接触机器人学,包括瓦西莉娅博士在内。你这套烂理论根本说不通。”他将双臂向两旁一伸,“说不通的,趁早放弃吧。”

他坐了回去,将双臂僵硬地抱在胸前。他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八字胡因而翘了起来。

贝莱抬头望了望那个“剥开的橘子”,它仍在一面微幅摆动,一面发出变幻不定的低沉音调和轻柔光彩。

就算自己的攻击策略真被格里迈尼斯的激烈反应打乱了,贝莱也丝毫不形于色。他说:“我了解你在说些什么,但事实上,你的确经常见到嘉蒂雅,对不对?”

“对。”

“虽然你一再求欢,她并不觉得讨厌——虽然她一再拒绝,你也并不生气?”

格里迈尼斯耸了耸肩。“我求得很礼貌,她拒绝得很客气。有什么好讨厌和生气的?”

“但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做些什么呢?性爱显然排除在外,你们又不讨论机器人学,那你们到底做些什么?”

“性和机器人——友谊只能建立在这些上面吗?我们在一起有许多事可做。比方说,我们常常聊天。她对奥罗拉非常好奇,所以我会花很多时间介绍这个世界。要知道,她和这个世界的接触非常少。而她会花很多时间为我介绍索拉利,强调那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相较之下,我宁愿住到地球上——请原谅我这么比喻。她还会谈到逝去的丈夫,他真是个悲剧人物。嘉蒂雅是个可怜的女人,她当年的日子很不好过。

“我们会去听音乐会,我还带她去过几次艺术学院,此外我们还会一起工作,这点我刚才提到过。我们会一起研究我的设计——或是她的设计。老老实实告诉你,我并不觉得机器人艺术有什么价值,但你也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念。另一方面,她却很有兴趣听我解释发型的重要性——你知道吗,她自己的头发就剪得不怎么样。但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都在散步。”

“散步?在哪里散步?”

“没有什么固定地点,只是随便走走罢了。那是她的习惯——因为她是土生土长的索拉利人。你去过索拉利吗?——抱歉,你当然去过——在索拉利,有好些广大的属地,里面只有一两个人类,其他通通是机器人。你可以走上好几里路,完全碰不到其他人,嘉蒂雅常说,那会令你觉得整个世界仿佛都是你一个人的。当然,机器人总是在附近,以便随时留意你,照顾你,不过,当然都待在看不见的地方。来到奥罗拉后,嘉蒂雅经常怀念那种拥有整个世界的感觉。”

“你的意思是她想拥有全世界?”

“你是指某种权力欲?嘉蒂雅吗?你简直疯了。她只不过是指很怀念那种和大自然独处的感觉。我自己没什么体会,你了解吧,但我乐意迁就她。当然,索拉利那种特有的感觉不太可能在奥罗拉感受得到。你一定会碰到其他人,尤其是在厄俄斯这个都会区,而且机器人也不懂得回避人类。事实上,奥罗拉人散步的时候,通常都会有机器人陪伴——话说回来,我知道几条路,不但风景优美,而且不太拥挤,嘉蒂雅果然喜欢。”

“你自己也喜欢吗?”

“嗯,我之所以喜欢,只是因为能和嘉蒂雅在一起。一般来说,奥罗拉人都爱散步,但我必须承认自己是例外。刚开始的时候,我的肌肉叫苦连天,瓦西莉娅还因此嘲笑我。”

“她知道你去散步了,是吗?”

“嗯,有一次我跛着脚去找她,膝盖还吱吱作响,不得不解释一番。她大笑几声,然后告诉我,这是个好主意,想要向爱散步的人求欢,最好的办法就是陪她散步。‘继续努力,’她说,‘保证你还来不及再向她求欢,她就已经不再拒绝你,而且主动向你献身。’事实上,嘉蒂雅并没有那么做,但我最后还是爱上了散步,非常喜爱。”

现在他似乎已将愤怒抛到脑后,变得非常自在了。贝莱心想,他或许正在回忆散步的光景,脸上才会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容。当他的心思飘回到不知哪次散步的不知哪段对话之际,他看起来相当可爱——而且相当脆弱——贝莱差点回报他一个微笑。

“所以说,瓦西莉娅知道你在持续这个活动。”

“我想是吧。我开始改休周三和周六,以便配合嘉蒂雅的时间表。后来,当我将草图交给瓦西莉娅的时候,她还偶尔会拿我的‘三六散步日’开些玩笑。”

“瓦西莉娅博士参加过这个活动吗?”

“当然没有。”

贝莱换了一下坐姿,然后一面凝视着自己的指尖,一面说:“我想你们散步的时候,都有机器人陪着。”

“绝无例外。一个我的,一个她的,不过,他们都离得相当远,并没有用嘉蒂雅所谓的奥罗拉方式紧跟着我们。她说,她希望享受索拉利式的遗世独立,于是我只好配合,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总是转头寻找布朗迪吉的踪迹,把脖子都扭伤了。”

“陪伴嘉蒂雅的又是哪个机器人?”

“并非总是同一个。但不论是哪个,他都不会靠近,我没机会和他说话。”

“詹德呢?”

格里迈尼斯的表情立刻阴沉了几分。

“他怎样?”他反问。

“他有没有陪过你们?如果有,你就会知道,对不对?”

“那个人形机器人詹德?我当然会知道。但他从未陪过我们散步——一次也没有。”

“你确定吗?”

“百分之百确定。”格里迈尼斯面露不悦,“我猜是因为她觉得他太珍贵了,不该浪费在这种任何机器人都能执行的任务上。”

“你似乎不太高兴。你自己也这么想吗?”

“他是她的机器人,不必我来操心。”

“而你去嘉蒂雅家的时候,也从未见过他?”

“从来没有。”

“她有没有提过他?和你讨论过他?”

“我记得是没有。”

“你不觉得这有点奇怪吗?”

格里迈尼斯摇了摇头。“不觉得。我们为何要讨论机器人?”

贝莱用严峻的目光盯着对方的脸孔。“关于嘉蒂雅和詹德的关系,在此之前你有任何概念吗?”

格里迈尼斯说:“你要告诉我,他们之间有性关系?”

贝莱问:“我若这么说,你会惊讶吗?”

格里迈尼斯木然道:“是有这种事,并不算罕见。只要你喜欢,偶尔用用机器人无妨。至于人形机器人——我相信他应该惟妙惟肖——”

“百分之百惟妙惟肖。”贝莱比了一个夸张的手势。

格里迈尼斯的嘴角垮了下来。“那么,女主人将难以拒绝。”

“但她拒绝了你。嘉蒂雅宁可喜欢机器人,这会不会令你恼怒?”

“嗯,如果真是这样——我还不确定自己是否相信这件事——但若是真的,我也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机器人就是机器人,无论是女人和机器人,或者男人和机器人,都只不过是自慰罢了。”

“你当真从不知道这层关系,格里迈尼斯先生?你从未怀疑过?”

“我从没那么想过。”格里迈尼斯强调。

“你真不知道?或是你知道,但没往心里去?”

格里迈尼斯满脸怒意。“你又在逼我了。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你把这个想法塞到我脑子里,然后又这么逼我,如今我再回想这件事,还真觉得自己或许起过疑心。话说回来,在你问我这些问题之前,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你确定吗?”

“是的,我确定,别再纠缠我了。”

“我并不是在纠缠你,我只是好奇有没有下面这种可能:一来你的确知道嘉蒂雅和詹德有固定的性关系,二来你也知道,只要这种关系继续存在,你永远不会成为她的情人,可是你实在太想得到她,所以你不择手段地毁掉了詹德。总而言之,由于你醋劲大发……”

就在这个时候,格里迈尼斯——仿佛一个强力弹簧,在绷紧好一阵子之后,突然挣脱了束缚——一面语无伦次地大喊大叫,一面猛然冲向贝莱。由于猝不及防,贝莱本能地向后一仰,椅子立刻倒了下去。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