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一章 格里迈尼斯 46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事实上,这栋建筑并不算大。里面共有六个小便斗,以及六个小洗脸台,两者皆是一字排开。但是并没有淋浴间,也没有衣物清洗机或刮脸装置。

不过倒是还有六个隔间,每间都附有一扇小门。会不会某间里面正藏着一个人呢——

由于隔间门和地板之间有些空隙,他轻轻弯下腰来,从那些空隙望进去,看看会不会瞥见一双脚。然后他又走近每扇门,如临大敌般一一打开,而且心中早有准备,只要发现一丝不对劲,立刻用力把门关上,拔腿冲向通往户外那扇门。

结果,每个隔间都是空的。

他又四下望了望,以确定并没有其他可供藏身之处。

最后,他检查了一下那扇外门,发觉竟然无法将它锁上。这时他才想到,那是理所当然的事。这个卫生间显然是供多人同时使用,必须让其他人随时能够进来。

但他不能轻易离开这里,去找另一个卫生间,因为任何一间都有同样的危险——此外,他也不能再憋了。

一时之间,他无法决定该用哪个小便斗。他可以任选一个,问题是别人也能这么做。

他终于强迫自己作出选择,但由于四周毫无遮拦,他羞得连膀胱都使不出力气。虽说他尿急,可是在那股担心有人闯进来的情绪慢慢消退之前,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不再害怕敌人闯进来,他现在担心任何人闯进来。

然后他想到,如果有人走近,两个机器人至少会挡一阵子。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勉强宽心了——

他总算解完小便,感到无比轻松,正准备要转向洗脸台,忽然听到有人以音调颇高、带点紧张的声音说:“你是以利亚・贝莱吗?”

贝莱僵住了。他担了那么多心,作了那么多预防,结果还是未曾察觉有人进来。想必刚才在最后关头,他完全专注于清空膀胱这个简单的动作。可是这种事,不该令他有一丝一毫分神才对。(他是不是老了?)

其实,他听到的那个声音似乎并未带有任何威胁,更没有一丝敌意。贝莱之所以错愕,只是因为他很有把握——甚至内心万分肯定——就算吉斯卡办不到,丹尼尔也一定会替他挡住所有的威胁。

令贝莱难以接受的,是凭空冒出一个人这回事。他活到这么大,从未碰过有人在卫生间里靠他那么近——更遑论和他说话。在地球上,那是最严重的禁忌;而在索拉利(以及直到现在在奥罗拉),他一律使用单人卫生间。

那声音又出现了,而且听起来很不耐烦。“好了!你一定就是以利亚・贝莱。”

贝莱慢慢转过头去,见到一个中等身高的男子,穿着一件剪裁合宜的服装,整套衣服都是深浅不同的蓝色。他的肤色和发色都很淡,两小撇八字胡的颜色则比较深。贝莱不禁望着对方的小胡子出了神,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蓄八字胡的太空族。

贝莱(声音中充满在卫生间说话的羞愧)答道:“我就是以利亚・贝莱。”即使在他自己听来,这句话也轻声细语到毫无说服力的程度。

当然,那名太空族也觉得这个回答没什么说服力。他眯起眼瞧了瞧,说道:“外面的机器人说以利亚・贝莱就在这里,可是你和超波剧里面的你根本不像,一点都不像。”

贝莱咬牙切齿地想,又是那个愚蠢的超波剧,真是没完没了!他所碰到的陌生人,无不因为剧中那个绝不忠于原型的角色,对他有个先入为主的错误印象。因而一开始的时候,谁也无法接受他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是个也会犯错的凡人——等到发现他竟然会犯错,他们失望之余,便会开始把他当成笨蛋。

想到这里,他愤愤地来到洗脸台,把水龙头开到最大,然后一面在半空中微微甩手,一面寻找热风机在哪里。那太空族按下一个开关,手中便凭空出现一小团能吸水的松软物质。

“谢谢你。”贝莱伸手接了过来,“超波剧中那个人不是我,是个演员。”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我知道,但他们应该找个更像你的人来演,对不对?”他对这件事似乎颇为不满,“我想跟你谈谈。”

“我的机器人怎么会让你进来?”

他对这件事显然同样不满。“我差点进不来了。”那太空族说,“他们试图阻拦我,而我身边只带了一个机器人。我必须装作急得不得了、非进来不可的样子,没想到他们竟然对我搜身。他们真的把双手放到我身上,确认我是否带有危险物品。如果你不是地球人,我一定会告你。你不能对机器人下那种羞辱他人的命令。”

“我很抱歉。”贝莱硬邦邦地说,“不过这个命令并不是我下的。我能帮你什么吗?”

“我想跟你谈谈。”

“你已经在这么做了——请问你是谁?”

对方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说:“格里迈尼斯。”

“山提瑞克斯・格里迈尼斯?”

“没错。”

“你为什么想要跟我谈谈呢?”

格里迈尼斯显得有点尴尬,他凝视贝莱片刻,然后含糊地说:“嗯,既然我进来了……希望你别介意……我不妨也……”说着,他便朝那排小便斗走去。

贝莱立刻了解格里迈尼斯要做什么,忍不住感到一阵恶心。他连忙转身,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不不,别走。”格里迈尼斯急得几乎像在尖叫,“一下就好,拜托!”

正巧贝莱现在也急着要跟格里迈尼斯谈谈,不想因为任何小事得罪对方,惹得对方不愿开口,否则他可不愿答应这个请求。

他一直背对着小便斗,由于惊吓引发的反射动作,他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直到格里迈尼斯转到他面前,手上同样捏着一团蓬松的纸巾,贝莱才再次有了宽心的感觉。

“你为什么想要跟我谈谈?”他又问了一次。

“嘉蒂雅——那个索拉利女子——”格里迈尼斯显得有些犹豫,没有再说下去。

“我认识嘉蒂雅。”贝莱淡淡地说。

“嘉蒂雅用显像和我联络——你知道,就是三维影像——告诉我说你在打听我。而且,她还问我有没有用任何方式欺负她的机器人——那是个外表酷似人类的机器人,和外面那个很像……”

“究竟有没有呢,格里迈尼斯先生?”

“没有!我甚至不知道她有个那样的机器人,直到——难道你告诉她是我做的吗?”

“我只是问了她一些问题,格里迈尼斯先生。”

格里迈尼斯右手握拳,按在左手手掌上不停地磨蹭。“我可不想遭到任何不实指控——尤其是那种会影响到我和嘉蒂雅关系的诬陷。”他紧张兮兮地说。

贝莱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格里迈尼斯说:“她先问我有没有欺负她的机器人,然后又说你在打听我。我本来就知道你是被法斯陀夫博士找来奥罗拉,来帮忙解开关于那个机器人的——谜团。这些事超波新闻都报道过,而……”他一句句说得很辛苦,仿佛对他而言,说出这些实情有着天大的困难。

“请继续。”贝莱说。

“我觉得必须向你解释清楚,我和那个机器人没有任何瓜葛,绝对没有!嘉蒂雅并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我猜法斯陀夫博士应该知道。”

“所以你联络了他?”

“喔,不,我——我自己并没有这个胆子——他是那么伟大的科学家。但嘉蒂雅替我问了他,她这个人——就是那么热心。他告诉她,你去找他的女儿瓦西莉娅・茉露博士去了,这对我是好消息,因为我也认识她。”

“对,这我知道。”贝莱说。

格里迈尼斯显得局促不安。“你是怎么——你也跟她打听了我?”他的不安似乎很快转化成悲哀,“等到我终于和瓦西莉娅博士取得联络,她说你刚离开,但我或许能在某个公共卫生间找到你——而这间离她的宅邸最近。我确定你没有理由舍近求远,耽搁更多的时间。我的意思是,你何必那么做呢?”

“你的推理相当正确,但你怎么会来得这么快?”

“我在机器人学研究院工作,我的宅邸就在研究院里面。骑机板车几分钟就到这儿了。”

“你一个人来的吗?”

“对!只带了一个机器人。要知道,机板车是双座的。”

“而你的机器人等在外面?”

“是的。”

“请再讲一遍,你为什么想要见我。”

“我必须说服你相信我和那个机器人毫无瓜葛,在这件事爆成大新闻之前,我甚至从未听说过他。所以我能跟你谈谈了吗?”

“可以,但不是在这里。”贝莱坚决地说,“我们先出去。”

贝莱心想,说来也真奇怪,自己竟然那么渴望走出这几堵墙,投向户外的怀抱。在这个卫生间里,他遇到一件完全陌生的事物,可以说是他在奥罗拉或索拉利都从未见识过的。在这种场所,竟然有人公然地、若无其事地跟他说话——将这个特殊场所和其他场所一视同仁——这要比公开谈论卫生间更加令他惊讶。

关于这件事,他所读过的胶卷书都只字未提。显然,正如法斯陀夫所强调的,那些书并非为了地球人而写,作者心目中的读者主要是奥罗拉人,其次则是来自其他四十九个太空族世界的观光客。毕竟,地球人几乎永远不可能前往太空族世界,其中又以奥罗拉最不可能。这里根本不欢迎地球人,所以说,又何必替他们写什么书呢?

更何况,对于众所周知的事,那些胶卷书又何必详加说明?难道书中还要不厌其烦地强调奥罗拉世界是球形的,或者水是湿的,或者男性在卫生间可以自由交谈?

但这样一来,岂不是亵渎了“卫生间”这三个字吗?然而,贝莱又不免想到地球上的女用卫生间,正如洁西经常提到的,女性在里面总是喋喋不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为何女性可以,男性却不行?在此之前,贝莱只是将它当作习俗——牢不可破的习俗——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既然女性可以,男性为何不行?

当然可以。不过,这个想法只停留在他的理智层面,并未影响他的内心,因此他对这种事还是有着根深蒂固的强烈反感。于是他再度强调:“我们先出去。”

格里迈尼斯表示反对。“但你的机器人就在外面。”

“完全正确,那又怎样?”

“可是这件事,我想跟你私下谈,所谓仅限人类和人……人类之间。”最后半句话,他说得有点结巴。

“我想你的意思是,太空族和地球人之间。”

“这么说也行。”

“我的机器人一定要在场,他们是我查案的工作伙伴。”

“但我要说的话和你的查案毫无关系,我试图说服你的正是这一点。”

“有没有关系,由我来决定。”贝莱说得十分坚决,随即走出了卫生间。

格里迈尼斯迟疑片刻,然后才跟上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