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章 瓦西莉娅之二 4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莱骇然地瞪着这个发了狂的女人。

他结巴了一阵子,然后再度开口:“这些我全都不了解,瓦西莉娅博士。请你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一番。法斯陀夫博士为何要毁掉那个机器人?这和他对待你的方式又有什么关系?莫非在你的想象中,这是他对你进行的一种报复?”

瓦西莉娅呼吸急促(贝莱竟在不知不觉间注意到,瓦西莉娅虽然和嘉蒂雅一样身材娇小,她的胸部却比较大),她似乎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声音。

她说:“地球人,我是不是已经告诉你,汉・法斯陀夫对于观察人脑十分着迷?他会毫不犹豫地对人脑施压,以便观察它的反应。而且,他特别喜欢不寻常的人脑——比方说婴儿的——因为可以观察它的发育过程。反之,他对普通人的大脑则兴趣缺缺。”

“可是这又和……”

“先问问你自己,他对那个外星女子为何那么感兴趣。”

“嘉蒂雅?我问过他,他也回答了。她令他想起了你,这点毫无疑问,你们两人长得还真像。”

“刚才,当你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觉得很好笑,还反问你是否相信他。现在我再问一遍,你真相信他吗?”

“我为何不该相信他?”

“因为那并非事实。她长得像我,顶多只会引起他的注意,可是他对她感兴趣的真正原因,则是由于那个外星女子——来自外星。她是在索拉利长大的,那个世界的习俗和社会规范都有异于奥罗拉。她的大脑就像是用另一个模子铸出来的,因此能提供他不同的观点和启发。现在你还不明白吗?——另一方面,他为什么对你感兴趣呢,地球人?难道他那么笨,认为对奥罗拉一无所知的你真有办法解开奥罗拉上的谜?”

这时丹尼尔突然加入讨论,他的声音令贝莱吓了一跳。丹尼尔这么说:“瓦西莉娅博士,以利亚伙伴当初对索拉利也一无所知,却侦破了索拉利上的一件奇案。”

“是啊,”瓦西莉娅酸酸地说,“那出超波剧红遍了每个世界。闪电总有可能打到人,但我并不觉得汉・法斯陀夫会坚信连续两个闪电能打到同一个地方。不,地球人,他之所以对你感兴趣,首要原因正是你的地球人身份。你能提供另一个非比寻常的大脑,供他研究和操弄。”

“但你绝不会真心相信,瓦西莉娅博士,他仅仅为了研究一个不寻常的人脑,就会不顾奥罗拉所面临的重大难题,找来一个他明明知道没用的人。”

“他当然会。我跟你讲这么多,不就是在强调这一点吗?无论奥罗拉面对什么样的危机,在他看来,都远远比不上解决人脑之谜来得重要。如果你问他,我能百分之百猜到他会如何回答。奥罗拉或许有兴有衰,有荣有枯,但相较于人脑之谜,通通显得微不足道,因为人类如果真正了解大脑,他心目中的‘心理史学’就会梦想成真,而在这个学说的指导之下,只要短短十年的努力,便能修正和弥补过去一千年之间所有的错误和遗憾。他会用这样的论述把一切合理化——包括谎言、残酷的手段、一切的一切——只要说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增进有关人脑的知识即可。”

“我难以想象法斯陀夫博士会有残酷的一面,他这个人再温和不过了。”

“是吗?你和他相处过多久?”

贝莱答道:“三年前在地球上,和他谈过几小时。如今在奥罗拉,和他处了一整天。”

“一整天,一整天。我曾经和他在一起三十年,可以说是朝夕相处,然后,我虽然离开了他,仍不时注意他的学术动态。而你仅仅和他处了一整天,地球人?好吧,在那一天当中,他有没有做过任何吓唬你或羞辱你的事?”

贝莱陷入沉默。他想起了自己差点被调味瓶打破脑袋,好在有丹尼尔及时相救;想起了昨天在卫生间,曾经因为自然界的假象而寸步难行;还想起了他在户外多待了好些时间,目的只是为了测试他对开放空间的适应力。

瓦西莉娅说:“我看出来了。你的这张脸,地球人,并不如你所想象的那么会掩饰。他有没有想用心灵探测器伺候你?”

贝莱答道:“曾经提到过。”

“只不过一天——就已经提到了。我猜这令你感到很不安?”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没错。”

“而且,他这个提议根本没来由?”

“喔,那倒是有的。”贝莱迅速回应,“我曾告诉他,自己有过一个一闪即逝的想法,所以他建议用心灵探测器帮我找回来,这当然是合情合理的。”

瓦西莉娅说:“不,不对。心灵探测器在这方面的精巧度还不够,如果轻易尝试,很有可能对大脑造成永久性伤害。”

“由专家操作就一定不会——比方说,由法斯陀夫博士亲自动手。”

“他?他连心灵探测器的前后都分不清。他是理论家,不是技术员。”

“那么一定能找到适当的人。事实上,他并没有说要亲自动手。”

“不,地球人,找不到的。想想!想想!如果心灵探测器能够安全地用在人类身上,又如果汉・法斯陀夫如此看重机器人无故停摆这件事,那么他何不自告奋勇,自愿接受心灵探测器的检查呢?”

“自告奋勇?”

“别说你没有想到这一点。只要不是白痴,谁都会得出法斯陀夫有罪的结论。唯一对他有利的事,就是他坚持自己是无辜的。所以说,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何不干脆接受心灵探测器的检查,示范一下在他的大脑深处挖不出一丁点罪恶的痕迹。他提过这种建议吗,地球人?”

“没有,至少没对我提过。”

“因为他非常了解,那样做有致命的危险。然而,他却毫不犹豫地对你作这种建议,只因为他想观察你对恐惧的反应,以及你的大脑在压力下如何运作。也或许是他想到,无论心灵探测器会带给你多大的风险,但你的大脑既然是在地球上塑造的,还是有可能提供他一些有趣的数据。所以请告诉我,这算不算残酷?”

贝莱硬生生挥了挥右臂,将这个问题扫到一边。“这和真正的案情——那个机杀案——又有什么关系?”

“那个索拉利女子,嘉蒂雅,吸引了曾是我父亲的那个人的注意。对他而言,她拥有一个有趣的大脑。因此他给了她一个机器人,也就是詹德,想要看看一个并非在奥罗拉长大的女子,面对在各方面都酷似真人的机器人,到底会做出什么事。他知道,换成了奥罗拉女性,极有可能立刻把机器人当性伴侣,丝毫没有心理障碍。我承认,我自己会有些这方面的障碍,因为我并非以正常方式养大的,但奥罗拉女性一般都不会。另一方面,那个索拉利女子则会出现极大的心理障碍,因为她是在一个极度机器人化的世界长大的,对机器人怀着非常僵硬的心态。你瞧,对我父亲而言,这个差异可能极具启发性,而从这些个别差异中,他就能试着建立人脑运作的理论。汉・法斯陀夫耐心等了半年,时机终于成熟了,那个索拉利女子或许已经能尝试跨出第一步……”

贝莱突然插嘴:“关于嘉蒂雅和詹德的特殊关系,你父亲完全不知情。”

“这是谁告诉你的,地球人?我父亲?嘉蒂雅?如果是前者,他自然是在说谎;如果是后者,那只是因为她很可能不知道。你大可相信法斯陀夫确实清楚内情,他非清楚不可,因为在他的研究中,一定包括了‘索拉利人的大脑是怎样扭曲的’这样的问题。

“然后他又想到——这件事,我像是能看穿他的心思那般确定——现在这个女人刚开始依恋詹德,如果这时候,在毫无来由的情况下,她突然又失去他,会导致什么情况呢?他知道换成奥罗拉女性会怎么做,她们会觉得有些失望,然后就开始寻找替代品,可是索拉利女子又会如何呢?于是他下手解除了詹德的功能……”

“只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竟然毁掉一个极具价值的机器人?”

“骇人听闻,对不对?但汉・法斯陀夫就是会做这种事的人。所以请你回去告诉他,地球人,就说他的小把戏玩不下去了。如果目前为止,这个世界普遍还不相信他是凶手,那么在我和盘托出之后,大家肯定就会相信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