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章 瓦西莉娅之二 40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转瞬间,仿佛一场超波剧来到一个全息静止时刻。

在场的机器人当然个个一动不动,但贝莱和瓦西莉娅・茉露博士竟然也跟他们一样。几秒钟之后——每一秒都漫长到难以想象——瓦西莉娅才吁了一口气,并以非常缓慢的动作站了起来。

她紧绷的脸孔上挂着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她的声音则相当低沉。“你的意思是,地球人,我是毁坏那个人形机器人的共犯?”

贝莱说:“我的确有过这方面的想法,博士。”

“谢谢你的想法。现在晤谈结束,你可以回去了。”她指了指门口。

贝莱说:“只怕我还不想走。”

“我可没问你想不想,地球人。”

“那你就错了,如果我不想走,你又能怎么样?”

“我有许多机器人,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礼貌地但坚决地把你赶走,唯一可能遭到伤害的只有你的自尊——如果你还有的话。”

“但眼前你只有一个机器人,而我却有两个,他们绝不会坐视这种事。”

“我随时能召来二十个。”

贝莱说:“瓦西莉娅博士,请务必听清楚!刚才你乍见丹尼尔的时候相当惊讶,所以我猜,虽然你任职于这个机器人学研究院,而贵院的首要任务就是研发人形机器人,你却从未真正见过像他这样运作自如的成品。因此,你的机器人同样没见过。瞧瞧这个丹尼尔,他多么像真人,除了已经死去的詹德,再也没有其他机器人像他这么酷似人类。在你的机器人眼中,丹尼尔当然就是人。而且他懂得怎样让机器人优先接受他的命令,或许能把你都给比下去。”

瓦西莉娅说:“有必要的话,我也能在研究院内召唤二十个真人,请他们把你赶走,或许还会让你挂点彩,而你带来的机器人很难干预他们的作为,就连丹尼尔也不能。”

“我的机器人具有极其迅速的反应能力,如果他们不让你有所行动,你又要怎样找来帮手?”

落l 霞x 小x 说s = Ww w * l uo x ia * co m

瓦西莉娅咧开嘴,做了一个算不上笑容的表情。“虽然我不能替丹尼尔发言,但我从小就认识了吉斯卡。我认为他绝不会阻止我的行动,而且我猜,他也不会容许丹尼尔干涉我。”

贝莱心知肚明,此时的处境如履薄冰,但他竭力避免声音打颤。“在你采取任何行动之前,或许该问问吉斯卡,如果你我的命令彼此冲突,他会怎么做。”

“吉斯卡?”瓦西莉娅带着无比的信心问道。

吉斯卡正视着瓦西莉娅,答道:“小小姐,我不得不保护贝莱先生,他有优先权。”他的声音透着一种莫名的古怪。

“真的吗?谁下的命令?这个地球人吗?这个陌生人吗?”

吉斯卡说:“是汉・法斯陀夫博士下的命令。”

瓦西莉娅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她慢慢坐回高凳上,双手摆在膝头。“他连你也抢走了。”当她低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双手兀自颤抖不已。

“如果这还不足以说服你,瓦西莉娅博士,”丹尼尔突然自行发言,“那么请注意,我同样会把以利亚伙伴的权益放在你前面。”

瓦西莉娅带着一脸苦涩的疑惑凝望着丹尼尔。“以利亚伙伴?你是这么叫他的吗?”

“是的,瓦西莉娅博士。我之所以这样选择——将这个地球人置于你之上——除了因为这是法斯陀夫博士的命令,也是因为在这次的调查中,我和这个地球人的确是搭档,而且——”丹尼尔顿了顿,仿佛对即将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有些疑惑,但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说了出来,“我们还是好朋友。”

瓦西莉娅说:“好朋友?一个地球人和一个人形机器人?嗯,果然相配,都是半吊子的人类。”

贝莱厉声道:“无论如何,我们的友谊十分牢固。为了你自己着想,千万不要测试我们——”这时轮到他顿了一顿,“这种友情的力量。”他能顺利说完这句话,连他自己都万分惊讶。

瓦西莉娅转向贝莱。“你到底想要什么?”

“实情。我被请到奥罗拉——这个曙光世界——是来厘清一个似乎不易解开的谜团,那就是法斯陀夫博士蒙受了不白之冤,而你我的世界也有可能受到可怕的牵连。丹尼尔和吉斯卡对这个情势有充分的了解,在他们心目中,除非有迫在眉睫而且百分之百违背第一法则的情况,否则我的办案行动永远是第一优先。既然他们已经听到我刚才那番话,知道了你可能是这件案子的共犯,所以他们很清楚,绝不能让这场晤谈就此结束。因此之故,我再说一遍,如果你拒绝回答我的问题,他们将被迫采取行动,所以千万别冒这个险。我在指控你是谋杀詹德・潘尼尔的共犯,你否认这项指控吗?这个问题你非答不可。”

瓦西莉娅气急败坏地说:“我会回答的,我才不怕呢!谋杀?一个机器人被解除了功能,这叫作谋杀吗?好,不管是谋杀还是其他罪名,反正我通通否认,不遗余力地否认到底。我并没有为了要让格里迈尼斯去终结詹德,而教导他任何机器人学的知识。就这件事而言,我自己的学识根本不够,而且我猜这所研究院里谁也没有这个学识。”

贝莱道:“我不敢说你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足够知识,或是这所研究院里哪位成员有没有。然而,我们还是可以讨论你的动机。我首先想到的是,或许你对这个格里迈尼斯感到心软。不管你如何坚拒他的求欢——不管你觉得他多么不配成为你的情人——可是,若说你被他的坚持所打动,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吗?所以,如果他诚心诚意向你求助,而事情又和性爱无关,难道你不会对他伸出援手吗?”

“你的意思是,也许他曾经对我说:‘亲爱的瓦西莉娅,我想把一个机器人解除功能,请告诉我该怎么做,我会对你感激涕零。’于是我说:‘啊,亲爱的,当然没问题,我万分乐意协助你犯这个罪。’荒谬之极!唯有对奥罗拉一无所知的地球人,才有可能相信真会发生这种事。而且,还必须是个特别愚蠢的地球人。”

“或许吧,可是各种可能性我都必须考虑。比方说,底下是第二种可能,你看有没有道理:格里迈尼斯移情别恋这件事令你醋劲大发,你之所以帮助他,可能并非心软这么抽象的原因,而是基于一个非常具体的渴望,就是想把他赢回来?”

“醋劲大发?那是地球人才有的反应。如果我自己不想要格里迈尼斯,又怎么会在乎他是否向其他女子求欢,以及是否成功,或者倒过来,是否有其他女子成功地对他献身?”

“之前我就听说过,奥罗拉上没有吃醋这回事,我也愿意相信理论上的确如此。可是,这样的理论很难通过现实的考验,总会有若干例外的情形。此外,吃醋几乎都是非理性的反应,光靠逻辑是不能排除的。不过,我们暂且搁下这个问题,先来讨论第三种可能性:即使你毫不在乎格里迈尼斯这个人,你仍有可能吃嘉蒂雅的醋,因而想要伤害她。”

“吃嘉蒂雅的醋?我几乎从未见过她,只有她刚到奥罗拉之际,在超波电视上看过她一眼。虽然每隔好一阵子,偶尔会有人提到她和我长得很像,但这并未造成我的困扰。”

“可是,她和法斯陀夫博士关系非比寻常,不只受到他的照顾和宠爱,甚至取代了你的地位,几乎成了他的女儿,这点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呢?”

“那是她的自由,我一点也不在乎。”

“即使他俩是情人?”

瓦西莉娅瞪着贝莱,看得出她越来越气愤,发际冒出了许多细小的汗珠。

她说:“我们没必要讨论这一点。你声称我是你所谓的那个谋杀案的共犯,然后又要我否认,我已经这么做了。我已明白表示,自己一来没有能力,二来欠缺动机。你大可把这个指控公之于世,就算给我安上一个愚蠢的动机,并坚称我有那个能力,你也得不到任何支持,绝对得不到。”

虽然这时她气得发抖,贝莱却听得出她的声音充满自信。

她并不怕这个指控。

既然她同意见他,代表他确实猜对了一点——她在害怕什么事,或许还怕得要死。

可是她并不怕这件事。

所以说,到底哪里搞错了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