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八章 法斯陀夫与瓦西莉娅 3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莱猛然惊醒,机警地用力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有一丝不明的气味,但很快就再也闻不到了。

丹尼尔一本正经地站在床边,说道:“以利亚伙伴,我相信你睡了一个好觉。”

贝莱四下望了望。窗帘并没有拉开,但户外显然已是白昼。吉斯卡已经换了一套完全不一样的服装,从鞋子到外套,都是贝莱从未见过的。

他说:“睡得相当好,丹尼尔,但我好像是被叫醒的?”

“我们在室内空调中加入了抗睡剂,以利亚伙伴,它能活化人类的醒觉系统。由于不确定你的反应会有多强,我们用的剂量刻意低于正常值。或许,应该把剂量调得更低一点。”

贝莱说:“的确像是在我屁股上打了一板。现在几点了?”

丹尼尔说:“根据奥罗拉的算法,现在是0705时。就生理时钟而言,再过半小时就该吃早餐了。”他毫无语带诙谐的样子,如果换成人类说这句话,应该会伴着一抹微笑。

吉斯卡接着说:“先生,如果你要使用卫生间,我和丹尼尔好友不能进去,所以请告诉我们你需要些什么,我们会立刻提供。”他的声音比丹尼尔生硬些,而且少了一点点抑扬顿挫。

“对,有道理。”贝莱坐起来,一转身便下了床。

吉斯卡立刻动手取下床单。“请把你的睡衣给我好吗,先生?”

贝莱仅仅犹豫了一下子。这只是机器人尽忠职守的表现,没有别的意思。他脱下整套睡衣递给他,吉斯卡接过去,并郑重其事地点头示意。

望着自己赤裸的身体,贝莱不禁起了一阵反感。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步入中年,但相较于年龄几乎是自己三倍的法斯陀夫,很可能自己的身体状况还不如他。

然后,他下意识地开始寻找拖鞋,却怎么也找不到。想必他根本不需要,地板既温暖又柔软,大可光着脚踩在上面。

走进卫生间之后,他随即提高音量,询问使用的方法。从幻影墙壁的另一侧,吉斯卡郑而重之地开始解释如何使用刮胡器和牙膏供应器,以及如何把冲水装置设定成自动模式、如何控制淋浴的水温等等。

相较于地球的卫生间,这里面的一切都显得更豪华、更精巧,而且隔壁并非另一个卫生间,所以不会听到他人的动静或不经意发出的声音——在地球上,人们必须坚决地忽略这一切,才能维持一个隐私的假象。

贝莱一面进行着这个奢华的仪式,一面闷闷不乐地想:这意味着退化,但却是(他已经知道)自己能够习惯的一种退化。如果他在奥罗拉待久一点,一旦回到地球,将会受到极强烈的文化冲击,尤其是使用卫生间这回事。他希望调适期不会太长,但是他更衷心希望,当地球人建立新世界的时候,不会死守着公共卫生间这个传统。

贝莱想到,“退化”或许就该这么定义:让人很容易适应的事物。

贝莱走出了卫生间,该做的事都做完了;下巴刮得干净,牙齿洁白光亮,身体也已经洗净烘干。他随口问道:“吉斯卡,体香剂在哪里?”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吉斯卡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先生。”

丹尼尔赶紧接口:“当你启动泡沫控制器的时候,以利亚伙伴,体香剂便释放出来了。请原谅吉斯卡好友不明白你的问题,他不像我,他从未去过地球。”

贝莱半信半疑地扬了扬眉,随即在吉斯卡的帮助下开始着装。

他说:“我注意到你和吉斯卡仍前脚后脚地跟着我。难道有任何迹象显示,有人想让我消失吗?”

丹尼尔说:“目前还没有,以利亚伙伴。话说回来,只要不算太勉强,还是让我和吉斯卡好友随时陪着你,那才是明智之举。”

“为什么呢,丹尼尔?”

“有两个原因,以利亚伙伴。第一,如果你对奥罗拉的风俗文化有任何不熟悉的地方,我们能够适时提供协助;第二,吉斯卡好友能够记录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事后可以原音重现,这对你可能会很有帮助。你应该记得,当你和法斯陀夫博士或嘉蒂雅小姐谈话时,我和吉斯卡好友有时距离你们很远,或在另一个房间……”

“所以那些对话没有被吉斯卡记录下来?”

“其实是有的,以利亚伙伴,只是逼真度较低——而且某些部分可能不如我们预期中那么清楚。所以,在不打扰你的前提下,最好让我们尽可能贴近你。”

贝莱说:“丹尼尔,你是不是认为,如果把你们视为导游手册和录音装置,而并非贴身保镖,我会觉得比较自在?那么何不干脆下个结论,说你们两人完全没必要担任保镖?既然目前为止,没有人对我有任何图谋,为何不能就此断言,类似的图谋将来也不会出现?”

“不,以利亚伙伴,不能妄下结论。法斯陀夫博士觉得,你在他的敌人眼中是个大麻烦。他们曾经试图说服主席,希望他别允许法斯陀夫博士把你找来,今后他们一定会继续试图说服他,希望他尽快命令你回地球去。”

“这种和平的手段,不必动用保镖来防范吧?”

“这话没错,但是,如果对方开始担心你能够还法斯陀夫博士清白,便有可能觉得非常手段势在必行了。毕竟你不是奥罗拉人,这个世界虽有反暴力的法令,用在你身上却会打折扣。”

贝莱沉着脸说:“我已经来了一整天,可是一事无成,这个事实应该能让他们大大松一口气,也大大降低了我自己的危险。”

“的确,这似乎有道理。”看来丹尼尔完全没察觉到贝莱这句话中的讽刺。

“另一方面,”贝莱说,“如果我似乎有些进展,那么我的危险便立刻增加了。”

丹尼尔默想了一下,然后说:“这似乎是个合乎逻辑的结论。”

“因此,不论我去哪里,你和吉斯卡都要跟着我,以防我突然有了什么进展。”

丹尼尔又默想了一下,然后说:“你这种说法把我搞糊涂了,以利亚伙伴,但你仍旧似乎没错。”

“既然如此,”贝莱说,“我准备要吃早餐了——虽然我的胃口难免打了折扣,因为我刚刚听说,我若不失败,就有可能遭到暗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