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章 丹尼尔与吉斯卡 22 · 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法斯陀夫缓步向前走,经过一株灌木时,他摘下一片树叶,将它弯成两截,一口口慢慢嚼着。

贝莱好奇地望着他,感到十分纳闷:太空族一方面极怕受到感染,另一方面却能将这种未经高温处理,甚至未曾清洗的东西放进嘴里。他随即想起奥罗拉上并没有(完全没有吗?)致病的微生物,但仍觉得那是令人反感的举动。反感并不需要找一个理性的依据,他在心中如此自我辩护——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快要原谅太空族对地球人的态度了。

他立刻反悔!两者不能相提并论!无论如何,人类不该厌恶人类!

这时,吉斯卡走在右前方带路,丹尼尔则在左后方押阵。奥罗拉的橙色太阳(贝莱现在几乎已经习惯这个颜色)暖烘烘地照在他背后,一点也不像地球的夏季阳光那般火热。(不过,在奥罗拉这个角落,如今到底算是什么季节、什么气候呢?)

和他记忆中的地球草坪相比,脚下这些植物(总之看起来像草)比较坚硬,也比较有弹性,而土地则相当扎实,仿佛已有一阵子没下雨了。

他们一路朝着前方那栋房子走去,詹德的临时主人想必就住在那里。

不知不觉间,好些声音同时钻进贝莱耳中,包括右方草地里某种动物发出的窸窣声、背后一棵树上猛然传来的鸟叫,还有来自四面八方各个角落的虫鸣。他在心中告诉自己,这些动物的祖先当初都来自地球,但它们永远不会知道,它们所栖息的这块土地在很久很久以前并非这个样子。这里的一草一木也毫无例外,同样是某些地球植物的后代。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人类知道自己并非土生土长,而是地球人的后裔——但太空族真的知道吗?或是刻意抛在脑后?若干时日之后,他们会不会完全忘掉这段历史,会不会记不得自己来自哪个世界,甚至不确定到底有没有一个起源世界?

或许是为了挣脱这一连串越来越沉重的联想,贝莱突然开口:“法斯陀夫博士,”他说,“你还没告诉我毁掉詹德的动机。”

“对!我还没说!这样吧,贝莱先生,请你先想想看,我努力发展人形正子脑的理论基础,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说不上来。”

“唉,动动脑筋。我的目标是要设计一个尽可能接近人类的正子脑,而这似乎牵涉到一点诗意的境界——”他顿了顿,然后从微笑突然变成了咧嘴大笑。“你可知道,每当我跟某些同行说,如果你的结论不像诗那般和谐,就不可能是科学上的真理,他们总是会大皱眉头,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

贝莱说:“只怕我也不懂。”

“可是我懂,虽然我无法用言语来解释,但我感觉得到其中的真意。或许正因为如此,我的成就远远超过那些同行。然而,我似乎越说越玄了,显然应该改用白话才对。这样讲吧,我对人脑的运作几乎一无所知,因此若想模拟人脑,必须有个直觉上的跃进——在我的感觉中,这就像是作诗一样。而这个直觉上的跃进,既然能帮助我发展人形机器人的正子脑,一定也能让我对人脑本身有更新的认识。这就是我的信念——通过研究人形机器人,我至少能朝刚才提到的心理史学迈开一小步。”

“我懂了。”

“而如果我成功发展出人形正子脑的理论结构,自然需要有个人形机器人来将它实现。你该了解,这样的正子脑无法单独存在,它必须和躯体随时保持互动。因此,若将人形正子脑放进一个非人形的躯体,就某个程度而言,根本无法模拟人类。”

“你确定吗?”

“相当确定。你只要比较丹尼尔和吉斯卡就知道了。”

“所以说,丹尼尔其实是个研究工具,好让你对人脑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你想通了。我和萨顿在这上头花了二十年的光阴,淘汰了无数的失败设计。丹尼尔是第一个真正成功的,而我之所以把他留下来,当然是为了作进一步的研究,但另一方面——”他夸张地咧嘴一笑,仿佛承认做了一件傻事,“也是因为我喜欢他。毕竟,丹尼尔能掌握责任这样的概念,而吉斯卡虽然各方面都很强,在这件事情上却无能为力。这是你亲眼目睹的。”

“三年前,丹尼尔在地球上和我合作,就是他的第一项任务?”

“对,是他的第一项重要任务。为了调查萨顿之死,正需要像他这样的机器人,一来他不怕地球上的传染病,二来他外表又足够像人,得以避免地球人的反机器人偏见。”

“真是惊人的巧合,我是指丹尼尔及时派上用场。”

“哦?你相信这是巧合?在我的想象中,像人形机器人这样的革命性发明,无论何时问世,都会立刻出现非他莫属的需求。在丹尼尔诞生之前,或许类似的需求就经常出现——但由于没有丹尼尔,只好寻找其他的解决方案。”

“请问你的努力成功了吗,法斯陀夫博士?你现在对人脑的了解,是否比以前更深入了?”

法斯陀夫这一路上越走越慢,贝莱因此一直在调整自己的速度。现在他们则是完全停下了脚步,差不多刚好停在两座宅邸的正中央。对贝莱而言,这是最糟的地点,因为距离两个庇护所刚好同样遥远,但他决心不让吉斯卡起疑,尽力克制住了越来越不安的情绪。他可不希望由于某个动作,或是一声叫喊——甚至一个表情——触发了吉斯卡出手拯救他的冲动。否则自己马上会被抱起来,强行送到屋内。

法斯陀夫似乎并未察觉贝莱的困境,他径自说下去:“毫无疑问,心智学这方面因此有了一些进展。当然仍有许多未解的问题,它们或许永远无解,但进展确实是有的。话说回来……”

落。霞。小。说。

“话说回来?”

“话说回来,奥罗拉学界不甘于只对人脑作纯理论的研究。于是,有人开始将人形机器人用到了我不赞同的方向。”

“例如用在地球上。”

“不,我对那个简易的实验相当赞同,甚至很感兴趣。丹尼尔能否瞒过地球人?结果证明他办到了,不过,当然啦,地球人这方面的眼力并不敏锐。换成奥罗拉人,丹尼尔就过不了关,可是我敢说,人形机器人终将改良到过得了这一关的程度。然而,有人还提出了其他方面的用途。”

“比如说?”

法斯陀夫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远方。“我刚才说过,这是个驯服的世界。当我开始倡导新一波的探索与拓荒之际,我心目中的领导者,并非生活超级安逸的奥罗拉人——或任何太空族。其实在我想来,我们应该鼓励地球人领这个头。既然他们的世界那么糟——请见谅——寿命又那么短,实在没有什么好眷恋的。我认为他们一定会欢迎这样的机会,如果我们愿意提供科技上的协助,那么诱因就更大了。三年前我在地球上碰到你,就曾经跟你提过这件事,你还记得吗?”说到这里,他斜睨了贝莱一眼。

贝莱硬邦邦地说:“我记得相当清楚。事实上,你启发了我一连串的想法,结果是地球上的确出现了一个这方面的小型运动。”

“真的吗?我猜这可不容易。你们地球人都有幽闭癖,不喜欢走出你们的围墙。”

“我们正在努力克服,法斯陀夫博士,飞向太空是我们那个团体的目标。我儿子是这个运动的领导者之一,我希望有朝一日,他能率领一支远征军离开地球,移民到一个新的世界。如果我们真能获得你提到的科技协助……”贝莱故意只说到一半。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提供宇宙飞船?”

“对,法斯陀夫博士,当然还有其他装备。”

“这件事有不少困难。很多奥罗拉人都不希望地球人离开母星,更遑论建立新世界。他们担心地球文化会迅速蔓延,把蜂窝般的大城和其中的混乱带到银河各处。”他突然有点手足无措,赶紧说,“奇怪,咱们站在这里干什么?继续走吧。”

他慢慢向前走了几步,又说:“我曾经辩称,事情并不会那样发展。我还特别指出,新一波的地球移民不会是传统的地球人,不会将自己锁在大城内。找到一个新世界之后,他们会表现得像奥罗拉人的祖先当初那样。他们会发展出一个管得住的生态平衡,而且在心态上,他们也会比较接近奥罗拉人。”

“可是,法斯陀夫博士,你曾强调太空族的文化有许多缺点,难道他们不会重蹈覆辙吗?”

“或许不会,他们会从我们的错误中学到教训——但这些都是学理罢了,有个最新的发展,使我的论据成了毫无意义的空谈。”

“什么发展?”

“嗯,就是人形机器人啊。你要知道,有些人认为最完美的拓荒者是人形机器人,应该由他们来建立新世界。”

贝莱说:“你的意思是,虽然你们早已拥有机器人,以前却从来没有人提出过这个想法?”

“喔,有的,但总是一眼就看得出行不通。那些不具人形的普通机器人,倘若没有人类在旁监督,他们建立的世界只会适合非人形机器人,可别指望他们所驯服的世界会适合人类居住,因为人类的身心要比他们更纤细,而且更多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