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章 丹尼尔 06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是贝莱第三次搭乘宇宙飞船,前两次距今虽然已有两年,他仍记忆犹新。所以,他十分清楚会遇到些什么事。

其一是隔离,不会有任何人见到他,或是和他有任何形式的接触,(或许)只有一个机器人例外;其二是一连串的医疗处理,也就是消毒杀菌(没有更贴切的说法了);其三,则是试图将他改造得适合接近太空族——他们个个患有疾病恐惧症,在他们眼中,地球人都是长了两只脚的多重感染源。

然而,这次还是会有些不同。比方说,他不会对上述过程那么害怕了,而脱离母体的失落感也一定不会再那么严重。

他会做好面对开阔空间的心理准备。这一次,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勇敢(尽管腹部还是稍微抽搐一下),甚至可能会坚持要看看太空的景观。

真实的太空和从城外拍摄的夜空照片,看起来会不一样吗?他很想知道答案。

他还记得当年第一次去参观天象馆(当然位于大城内),他并未感到置身城外,因而丝毫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后来,他前后两次——不,三次——来到露天的夜空,见到了真实天幕上的真实星斗,竟然觉得远比不上天象馆的天幕那么壮观。不过,每次都有凉风阵阵,还有一种无形的距离感,而天象馆的气氛就没有那么令人战栗——但相较之下,还是要比白昼好得多,因为黑暗构筑了一道令他感到舒适的围墙。

所以说,从宇宙飞船的观景窗向外望去,会比较像天象馆还是地球的夜空呢?或者,那会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他专心思考这个问题,仿佛想要借此忘掉自己即将远离洁西、班以及这座大城。

他仗着一点匹夫之勇,拒绝搭乘接驳车,坚持要跟前来迎接他的机器人一起走到宇宙飞船上。毕竟,只是走过一个有顶棚的走廊罢了。

这条通道并不算很直,但此时贝莱回过头,仍旧看得到班站在入口处。他很自然地举手打招呼,仿佛自己只是要搭乘捷运前往特伦顿区。班的反应则热烈多了,他不但用力挥动双臂,双手还伸出食、中两指,做出中古时代象征胜利的标志。

胜利?贝莱确定这是个徒劳的祝福。

为了转换心情,他开始想些别的事。如果升空时间改在白天,明亮的阳光洒在宇宙飞船的金属外壳上,而他自己和其他乘客都在暴露于外的情况下登船,那会是个什么光景?

眼前这个小圆桶即将变成一个封闭的世界,而且,即将脱离它暂时栖身的大世界,冲向远比“城外”巨大无数倍的“天外”,然后穿越无尽的虚空,在另一个世界降落。当一个人完全了解这些事实,心中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他咬紧牙根稳住步伐,不让脸上的表情有任何变化——至少他自己这么想。然而,身旁那个机器人却主动将他拉住。

“先生,你不舒服吗?”(不喊“主人”,只喊“先生”,果然是奥罗拉的机器人。)

“我还好,小子。”贝莱用嘶哑的声音说,“继续走。”

他一路低着头向前走,直到宇宙飞船耸立在面前时,他才重新抬起头来。

一艘奥罗拉宇宙飞船!

这点他相当确定。在暖色聚光灯的照射下,它显得比索拉利的宇宙飞船更高大、更优雅,却也更为强而有力。

贝莱登船后,仍觉得是这艘奥罗拉宇宙飞船略胜一筹。比方说,相较于两年前,这回他的舱房显然比较大,而且更加豪华舒适。

由于完全了解接下来的流程,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脱个精光。(那套衣服或许会被电浆火炬分解,总之,他即使能回到地球,也一定拿不回来了——上次就是这样。)

落 = 霞 = 小 = 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而在他穿上一身新衣服之前,必须先经历彻底的沐浴、体检、服药和注射等程序。他对这样的屈辱非但不排斥,而且几乎十分欢迎。毕竟这样一来,他就不会一直挂心目前的状况。正因为如此,他几乎没注意到宇宙飞船开始加速,也几乎没时间去想自己何时离开地球、进入太空。

等到终于再度穿戴整齐之后,他一肚子不高兴地望着镜中的自己。这套服装的材质(不管它是什么做的)既光滑又反光,从不同角度望去还会呈现不同的色彩。他的下半身整个被裤子包住,裤口不但束住脚踝,而且塞进鞋子里(那双鞋子则柔软地包住双脚)。他的手臂被长袖上衣一直覆盖到手腕,手上还戴着一双透明的薄手套。那件上衣的领口箍住他的颈部,而衣服后面连着一顶兜帽,需要时可将头部罩起来。他心知肚明,自己被包得如此严密,并非为了他的舒适着想,而是为了降低他对太空族的威胁。

他望着这身装饰,忍不住想到,自己现在应该觉得又闷又热又潮湿,总之十分不舒服。事实上却没有,他甚至没有出汗,这令他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作了一个合理的推论。“小子,这套衣服有温控功能吗?”他向那个刚才接他上船、目前仍留在他身边的机器人求证。

那机器人答道:“先生,的确没错。这是一套全天候的服装,深受人们喜爱,可是也极为昂贵,在奥罗拉很少有人穿得起。”

“是吗?耶和华啊!”

他开始打量那个机器人。它似乎属于相当原始的机型,事实上,可以说和地球制造的机器人差不了多少。话又说回来,它仍有超越地球机型的地方,比方说,它的表情可以做有限度的变化。刚才,当它暗示贝莱正穿着一套昂贵的奥罗拉服装之际,脸上便浮现了一个非常浅的笑容。

它拥有一副金属之躯,外壳看起来却像一层纺织品,不但会随着它的动作稍微变形,而且色彩的搭配和对比都令人赏心悦目。一言以蔽之,除非你目不转睛看得非常仔细,否则虽然它绝非人形机器人,却活脱穿着一件衣服。

贝莱问:“小子,我该怎么叫你?”

“先生,我叫吉斯卡。”

“机・吉斯卡?”

“您也可以这么叫。”

“这艘宇宙飞船上有书库吗?”

“有的,先生。”

“能不能帮我找几本谈奥罗拉的胶卷书?”

“哪一类的,先生?”

“历史、地理、政治学……凡是能帮助我了解那个世界的都好。”

“遵命,先生。”

“还要阅读镜。”

“遵命,先生。”

那机器人随即告退,走出了舱房的双扇门。贝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当年前往索拉利途中,他从未想到善用穿越星际这段时间学习些有用的东西。两年来,他多少有点进步。

他研究了一下那道门,发觉它锁上了,无论怎么推都纹丝不动。其实如果真能打开,他才会惊讶万分呢。

他继续研究这间舱房,不久便发现一台超波屏幕。他随手按了按控制器,弄出一阵震耳的音乐,忙乱了一阵子才终于把音量降低。他勉强听了一会儿,相当不以为然,这种音乐既尖锐又刺耳,仿佛每个乐器都经过了改造。

他试了试其他按键,总算切换了画面。这回,屏幕上呈现的是一场太空足球赛,而且显然是在零重力环境下进行的。只见足球沿着直线飞行,球员则以优雅的姿态飞来飞去(双方人马都多到惊人的程度;每个人的背部、手肘和膝盖都装有鳍状物,想必是用来控制运动的速度和方向),这些类似特技的动作看得贝莱头昏眼花。正当他倾身向前,找到并按下关机键,他听到身后响起了开门声。

他转过身来,但由于一心以为会看到机・吉斯卡,所以他最初的反应只是“竟然并非机・吉斯卡”。他眨了一两下眼睛,才发觉自己正瞪着一个“人”,此人脸庞宽阔,颧骨高耸,铜色的短发向后梳得服帖,一身衣服无论剪裁或色调都相当保守。

“耶和华啊!”贝莱仿佛掐着脖子喊道。

“以利亚伙伴。”对方一面说,一面向前走,脸上露出严肃的浅浅笑容。

“丹尼尔!”贝莱大叫一声,随即伸出双臂,紧紧拥抱住这个机器人。“丹尼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