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五章 光雕 · 0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嘉蒂雅指了指石椅的另一端。

贝莱说:“和你的位子很近,不是吗?”

她将那双小手一摊。“我已经渐渐习惯了,真的。”

于是他坐下来,面对着她,以免看到太阳。

她忽然上身向后仰,从水里拉出一朵杯状的小花——外面是黄色,里面有着白色条纹,丝毫谈不上艳丽。她说:“这是个土生土长的植物。这里大多数的花,其实都是从地球引进的。”

她小心翼翼地将花递给他,花柄的断处仍在滴水。

贝莱同样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你把它杀死了。”他说。

“只不过是一朵花,这儿有好几千朵呢。”不料他尚未碰到那朵小黄花,她便突然抽回手去,而且双眼射出异彩,“还是你想要暗示,既然我能杀死一朵花,也就能够杀人。”

贝莱好言好语劝道:“我什么也没有暗示。能否让我看看?”

贝莱其实并不想碰那玩意儿。它原本生长在潮湿的泥土中,现在还散发着一股污泥味。这些索拉利人,他们采取那么谨慎的态度,尽量避免接触地球人,甚至避免彼此接触,怎么会如此随便地碰触脏泥巴呢?

贝莱将花柄握在拇指和食指之间,仔细端详了一番。这朵花由好几片薄薄的组织所组成,它们源自一个共同中心,然后逐渐向上弯。“杯子”里则有一个白色的突起,外表看起来很湿润,边缘则有些像是黑丝线的东西,正在风中轻微抖动。

她问:“你闻得到它的味道吗?”

贝莱立刻注意到它所散发的香气。他将鼻子凑过去,然后说:“闻起来像是女人身上的香水。”

嘉蒂雅用力一拍手,显得相当开心。“果真是不折不扣的地球人。你真正的意思应该是香水闻起来很像这朵花。”

贝莱懊丧地点了点头。他对户外逐渐厌烦了,所有的影子都越来越长,景色则越来越阴暗。可是他坚决不肯示弱。他想要除去围住自己那尊雕像的灰色光墙。虽说有点不自量力,但他别无选择。

嘉蒂雅作势要从他手中取走那朵花,贝莱欣然放手。她一面慢慢扯去花瓣,一面说:“我想,每个女人的味道都不一样。”

“看她用什么样的香水喽。”贝莱漫不经心地答道。

“想想看,靠近到足以分辨香水的距离。我不擦香水,因为没有人靠近我。现在是例外。但我想你常常闻得到香水,甚至天天闻到吧。在地球上,你的妻子总是在你身边,对不对?”她将注意力完全放在那朵花上,皱着眉头仔仔细细地一瓣瓣将它肢解。

“她并非总是在我身边,”贝莱说,“并非分秒形影不离。”

“但大多时候都在。无论何时你想要……”

贝莱突然打岔道:“李比博士为何那么想要教你机器人学,你猜是什么原因?”

那朵花现在只剩花柄和里面那团突起了。嘉蒂雅用手指夹着它转来转去,然后随手丢进池塘,但它并未立刻沉下去。“我想,他希望我当他的助理。”她说。

“他跟你这么说过吗,嘉蒂雅?”

“最后才说的,以利亚。我想他是不耐烦了。总之他曾问我,难道不觉得机器人学是个有趣的领域吗?我自然照实回答,说自己再也想不到有什么比机器人学更无趣的了。结果他相当生气。”

“后来,他就再也没有跟你一起散步了?”

她说:“你知道吗,我想你说得很对。想必我伤了他的心。问题是,我又能怎么做呢?”

“不过,在此之前,你已经把你和德拉玛博士争吵的事告诉他了。”

她的双手仿佛抽筋般牢牢攥紧,她整个人则僵立在原处,头垂了下来,微微偏向一侧。“什么争吵?”她的声音高得很不自然。

“你和你丈夫的争吵。我晓得你恨他。”

她恶狠狠地瞪着他。“谁告诉你的?约珊?”她的脸孔不但扭曲,而且一阵红一阵青。

“李比博士提到过,我想这是真的。”

她浑身发抖。“你还是在试图证明我是凶手。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没想到你只是——只是个警探。”

她举起拳头,贝莱一动不动。

他说:“你知道你不能碰我。”

她终于放下拳头,别过脸去,开始饮泣。

贝莱则低下头,闭上双眼,把那些恼人的长长影子关在眼皮外面。“德拉玛博士并不是个感情非常丰富的人,对吧?”他说。

她像是掐着脖子回应道:“他是个工作非常忙碌的人。”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贝莱说:“反之,你的感情非常丰富。你对男人感兴趣,你自己了解吗?”

“我情——情不自禁,我知道这很恶心,但我情不自禁。这种事光……光是说说就很恶心。”

“不过,你的确跟李比博士说过吧?”

“我必须找人说说,找约珊自然最方便,而且他似乎并不介意,说出来我就觉得好多了。”

“这就是你和你丈夫争吵的原因吗?因为他感情不够丰富,对你冷冰冰的,所以你心生怨恨?”

“有时我真恨他。”她无奈地耸了耸肩,“他只是个优秀的公民罢了,我们甚至没有打算生……生……”她说不下去了。

贝莱耐心等待。他觉得满肚子寒气,而且户外的压力重重压在他身上。等到嘉蒂雅的抽噎逐渐平息,他尽可能柔声问道:“是你杀了他吗,嘉蒂雅?”

“不——是。”然后,突然间,仿佛她的心防通通融化了。“我还有些事没告诉你。”

“好,那现在请说。”

“当时我们正在争吵,我是说他死的时候。那种争吵千篇一律,我对他大叫大嚷,他却从来不回嘴。他甚至几乎不说一句话,那只会让气氛更僵。我好生气,非常生气。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耶和华啊!”贝莱轻晃了一下,他瞪大眼睛,目光锁定长椅上的灰石板。“你说什么都不记得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他就这么死了,我拼命尖叫,马上进来几个机器人……”

“是你杀了他吗?”

“我不记得了,以利亚。如果是我做的,我应该会记得,对不对?问题是我也记不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害怕,非常害怕。帮帮我,拜托,以利亚。”

“别担心,嘉蒂雅,我会帮你的。”贝莱设法把纷扰的思绪锁定在凶器上。它到哪里去了呢?一定被人拿走了。如果真是这样,就只有凶手做得到这件事。既然案发之后,立刻有机器人在现场看到嘉蒂雅,她就不可能拿走凶器。凶手一定是别人,不论索拉利人全都怎么看这件案子,凶手一定是别人。

贝莱觉得一阵晕眩,心想:我得赶紧回屋去。

他说:“嘉蒂雅——”

不知怎么回事,他开始凝视地平线附近的太阳。他必须转头才看得见,而他仿佛着了魔,居然看得目不转睛。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太阳,又大又红,但有点暗淡,盯着看也不至于刺眼。他看到好些细长的云朵飘在太阳上方,还有一条压在它身上,活像一根黑色的棍子。

贝莱喃喃道:“太阳看起来好红。”

他听到嘉蒂雅无精打采地闷声道:“落日总是红的,一副即将熄灭的样子。”

贝莱心中浮现一个画面。太阳之所以落到地平线上,其实是由于行星表面以一千英里的时速在不断后退;索拉利星就这么在裸阳下旋转,完全无顾于表面上有好些称为人类的微生物,它疯狂地不停旋转,旋转……旋转……

他的脑袋也开始旋转了,下方的长椅逐渐倾斜,上方的天空也起了变化,蓝色,深蓝色,而太阳已消失无踪。他看到树梢和地面同时跳起来,听到嘉蒂雅隐约发出尖叫,接着又听到一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