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五章 光雕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把手指放到那里……”贝莱走过去,嘉蒂雅随即让位给他。他试探性地把食指放到底座上,感到了轻微的震动。

“试试看,动动你的手指,以利亚。”嘉蒂雅说。

贝莱依言照做,底座便冒出一团暗灰色的光芒,把那道黄光给挤歪了。贝莱连忙抽回手指,嘉蒂雅被逗得哈哈大笑,但立刻表示了悔意。

“我不该笑你的。”她说,“真的非常不简单,就算你练了很久也一样。”她伸出手来轻轻一拂,速度快到贝莱根本看不清楚,下一刻,他做出的那个怪东西就不见了,只剩下黄光继续一枝独秀。

“这手艺你是怎么学来的?”贝莱问。

“我只是自己不断尝试。这是一种新的艺术,你知道吧,只有一两个人真正精通……”

“而你是最棒的。”贝莱没好气地说,“在索拉利,人人都能声称自己最棒,或是独一无二。”

“你不必嘲笑我。我的作品曾经公开展出,我还亲自做过示范。”她扬起下巴,她的骄傲是毋庸置疑的。

她继续说:“让我把你的光雕做完吧。”她的手指又动了起来。

在她的操弄下,又有几条弯弯曲曲的光线窜出来,每一条都有着尖锐的角度,而且皆以蓝色为主要色调。

“这算是地球吧。”嘉蒂雅咬了咬下唇,“我总是把地球想成蓝色,上面挤满了人,时时刻刻面对面,面对面。显像则比较接近玫瑰色。这是我的看法,你说呢?”

“耶和华啊,我无法把任何事物想成颜色。”

“无法?”她心不在焉地问,“例如你常说的‘耶和华啊’,就像是一小块紫色。而且带个尖角,因为通常你都是脱口而出,像射箭一样。”一小块紫光冒了出来,很接近底座的正中心。

“然后,”她说,“再加上这个,便大功告成了。”这时凭空出现一个既单调又毫无光泽的蓝灰色空心立方体,将整个作品团团围住。里面的光线仍旧透得出来,只是暗了不少,像是遭到了囚禁。

贝莱感到一阵难过,仿佛他自己被关了起来,无法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最后这个是什么?”他问。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嘉蒂雅说:“就是你的围墙啊。这是你内心最深的感受,你走不出去,你必须待在里面。你被关在这里头,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贝莱又看了几眼,但就是不敢苟同。他说:“那些围墙不会一直关着我,我今天就出来了。”

“是吗?你很自在吗?”

他忍不住发动反击。“和你见我的情形差不多。你虽然不喜欢,但还能够忍受。”

她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你现在想不想出去?跟我一起?去散散步?”

贝莱的直觉反应是:耶和华啊,不要。

她又说:“我从来没有跟别人散过步,我是指面对面。现在还是白天,而且天气不错。”

贝莱望了望以自己为主题的抽象派光雕,然后说:“如果我去,你会把那团灰色拿掉吗?”

她笑了笑,答道:“我先看看你表现如何。”

在他们离去后,那座光雕仍旧留在原处。它用代表大城的灰色光芒,将贝莱的灵魂牢牢禁锢住。

贝莱有点发抖。一阵微风吹过,令他感到一丝寒意。

嘉蒂雅问:“你冷吗?”

“之前温度没这么低。”贝莱咕哝道。

“那是因为天色已晚,但这种温度还不能算冷。你想不想穿外套?我可以叫机器人马上送过来。”

“不,没关系。”他们沿着狭窄的人工小径向前走,他忽然问道:“当初你和李比博士就是在这里散步吗?”

“喔不。我们在田野间到处乱逛,不时能听见动物的声音,却很少见到干活的机器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这回你我只能在房子附近走走。”

“万一什么?”

“嗯,万一你想进屋去。”

“或是万一你受不了面对面了?”

“我真的无所谓。”她不在乎地说。

放眼望去,四面八方全是黄色和绿色的组合。头上的树叶隐约传来阵阵的沙沙声,周遭不时响起尖锐的鸟叫和刺耳的虫鸣,地面上则有一团团的黑影。

他特别注意的是那些黑影。其中一个就在他面前,形状像一个人,而且动作和他自己出奇相似,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贝莱当然听说过所谓的影子,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但由于大城里到处都是间接的照明,他始终未曾特别注意影子的存在。

他知道索拉利的太阳就在背后。虽然他提醒自己千万别回头,但他心知肚明,它就在那里。

太空很大,而且很寂寞,他却发觉自己深受它的吸引。他心中浮现一个画面,自己走在一颗行星的地表,头上有好几千英里,不,好几千光年的空间。

这个孤独寂寞的画面,为何对他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他并不想与孤独寂寞为伴,他想要的是地球,是那些挤满了人的大城,他渴望那种温暖和热闹。

偏偏这个画面就是不出现。他试着在心中召唤纽约,召唤其中的嘈杂、拥挤和纷扰,不久他便发现,目前自己所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宁静且带有凉意的索拉利星表面。

在有意无意之间,贝莱逐渐向嘉蒂雅走近,直到两人相距只有两英尺的时候,他才发觉她露出惊吓的表情。

“很抱歉。”他立刻边说边后退。

她喘着气说:“没关系。你想不想往那边走?那里有些花圃,或许你会喜欢。”

她所指的那个方向和太阳刚好相反。贝莱默默跟着她向前走去。

嘉蒂雅说:“再过几个月,一切就会很有趣了。每到温暖的季节,我就能跳进湖里游泳,或是在田野间尽情奔跑,跑到再也不想跑的时候,我便会一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躺着。”

她低头审视自己的穿着。“但今天并不适合这么做。穿着这身衣服,我只能走路了。文文静静地,你知道吧。”

“你喜欢怎么穿呢?”贝莱问。

“顶多穿个背心和短裤吧。”她一面喊,一面举起双臂,仿佛正在享受那种想象中的自由。“有时穿得更少,有时我只穿凉鞋,这么一来,每寸肌肤都能感受到空气——喔,抱歉,我冒犯你了。”

贝莱说:“没有,没关系。你和李比博士散步时,就是这么穿的吗?”

“不一定,要看天气。有时我穿得非常少,但那只是显像,你知道吧。我希望你真的了解。”

“我了解。不过李比博士呢?他也穿得很少吗?”

“约珊穿得很少?”一抹笑容掠过她的脸庞,“喔不,他总是非常庄重。”嘉蒂雅硬挤出一个严肃的表情,还眯着一只眼睛,把李比的特征模仿得惟妙惟肖,令贝莱忍不住低声叫好。

“他是这么讲话的,”她说,“亲爱的嘉蒂雅,考虑到一阶电位对正子流所造成的效应……”

“他真的和你说这些吗?机器人学?”

“大多都是。喔,你知道吗,他可认真呢。他总是想试着教我机器人学,从未放弃过。”

“你学到什么吗?”

“什么也没学到,半点都没有。那些话听起来完全不知所云。他难免会生我的气,不过每当他骂我,如果我们刚好在湖边,我就会跳到水里,用水泼他。”

“用水泼他?我以为你们是在显像。”

她哈哈大笑。“你真是个地球人。他当然是在自己房里,或是他自己的属地。我泼的水碰不到他,但他照样会闪躲——你看那里。”

贝莱放眼望去。他们刚绕过一片茂密的树林,这时已经来到一块空地。一条条小红砖道从中穿过,将它切成好几部分,空地正中央还有个装饰用的池塘。这里盛开着无数花朵,排列得井然有序。贝莱在胶卷书中看过照片,因此知道它们就是所谓的花。

那些花和嘉蒂雅制作的光雕可说有些神似,贝莱因而猜想,这个花圃就是她的灵感来源吧。他小心谨慎地摸摸其中一朵,然后四下望了望,发觉红花和黄花占了绝大多数。

而在四下张望之际,贝莱瞥见了天际的太阳。

他不安地说:“太阳垂得很低。”

“因为快傍晚了。”嘉蒂雅背对着他叫道。她已经跑到了池塘边,坐在一张石头打造的长椅上。“过来,”她一面挥手一面喊,“如果你不喜欢坐在石头上,站着也无妨。”

贝莱慢慢向前走去。“它每天都会这么低吗?”问完这句话,他立刻后悔了。只要行星不断旋转,太阳就只有中午才会高悬天顶,上下午一定会比较接近地平线。

他虽然能告诉自己这个事实,却不能改变心中长久以来的既定想法。他知道所谓的夜晚是怎么回事,甚至亲身经历过;在这段时间中,整个行星都会安稳地替你挡在太阳前面。他也知道到了白天,仍会有一片片的云朵扮演保护伞的角色。话说回来,每当他想到行星表面,心中总会浮现一幅太阳高挂天际、放出灼热光芒的画面。

他回头很快望了一下,快到仅瞥见太阳一眼,然后他开始寻思:如果自己决定回房去,距离会不会太远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