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四章 动机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已经告诉你一种了。我想知道它是否可能;我想知道两个不知情的机器人能否合作完成一件谋杀案。你是专家,李比博士,有这个可能吗?”

不堪其扰的李比终于答道:“可能。”声音低到贝莱几乎听不见。

贝莱说:“很好。第一法则的讨论到此为止。”

李比瞪着贝莱,只见他那下垂的眼皮慢慢眨了一两下。他原本紧握的双手这时已分了开,不过手指依旧弯曲,仿佛那两只手仍各握着一只隐形的手掌。最后,他终于把双手摆到膝盖上,直到这个时候,十根指头才总算放松了。

贝莱出神地瞧着整个过程。

李比说:“理论上有可能,仅仅理论上!可是地球人,别那么容易就把第一法则否定了。想要智取第一法则,你必须对机器人下达非常高明的命令才行。”

“同意。”贝莱说,“我只是个地球人,我对机器人几乎一无所知,刚刚我说的那些命令只是举例而已。在这方面,索拉利人一定比我优秀得多,下的命令也高明得多。这点我很肯定。”

李比恐怕根本没听进这句话,他高声道:“万一机器人真能用来伤害人类,那就意味着正子脑的功能必须赶紧扩充。或许有人会说我们应当改良人类的品行,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让机器人更不容易受骗。

“我们一直有进展,相较于一个世纪前,我们的机器人变得更多元,更专门化,能力更强,而且更加安全了。而一个世纪之后,我们还会有更多的进展。如果船舰的操控装置能够内建正子脑,何必还要由机器人操控那些装置呢?这就是专门化。不过,我们也能朝普遍化发展。何不替机器人装上可置换的四肢,啊?有何不可呢?如果我们……”

贝莱突然打岔:“你是索拉利上唯一的机器人学家吗?”

“别傻了。”

“我只是好奇。比方说,除了他的助手,德拉玛博士就是你们唯一的——呃——胎儿工程师。”

“索拉利上的机器人学家超过二十位。”

“你是最优秀的一位吗?”

“是的。”李比大言不惭地说。

“德拉玛生前和你合作过。”

“是的。”

贝莱又说:“据我所知,后来他打算终止和你的合作关系。”

“没这迹象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据我所知,他很不认同你的独身主义。”

“或许吧,他是个典型的索拉利人。然而,这并不影响我们两人在事业上的合作。”

“换个话题。除了发展新型机器人,你是否也负责制造和修理现有的机型?”

李比答道:“制造和修理的工作主要由机器人执行。在我的属地上,有一间很大的工厂,以及一间维修厂。”

“顺便问问,机器人是否经常需要修理?”

“恰好相反。”

“这是否意味着你们尚未发展出修理机器人的科学?”

“没这回事。”李比硬邦邦地说。

“那个出现在德拉玛博士凶案现场的机器人,现在情况如何?”

李比别过头去,只见他双眉深锁,仿佛试图将一个痛苦的想法锁在心头之外。“完全毁了。”

“真的完全毁了?它还能回答什么问题吗?”

“什么也答不出来,百分之百成了废物。它的正子脑完全短路了,没有一条径路完好。想想看!它目睹了一场谋杀,而它竟然无法阻止……”

“对了,它为什么会无法阻止呢?”

“谁晓得?当时德拉玛博士正在研究那个机器人,我不知道它被设定成怎样的心理模式。比方说,他也许正在检查一个特殊的电路元件,因而命令它暂停所有的运作。这时,如果有个德拉玛博士和那机器人都绝不会怀疑的人,突然发动致命的攻击,机器人就很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藉由第一法则电位克服德拉玛博士的暂停命令。至于这段时间到底有多长,则取决于攻击的方式,以及德拉玛博士到底下达了怎样的命令。此外,我还可以想出十几个理由,来解释机器人为何无法阻止那桩谋杀。然而,无法阻止就是违背了第一法则,这就足以把机器人脑中的正子径路通通烧坏。”

“但机器人既然根本无能为力,它还需要负责吗?第一法则会要求机器人执行不可能的任务吗?”

李比耸了耸肩。“尽管你试图把第一法则说得一文不值,其实它对人类的保护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它绝不允许任何借口。只要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一定完蛋。”

“这是个普适的规律吗,博士?”

“所有的机器人普遍适用。”

贝莱说:“我真学到了一点东西。”

“那就再多学一点吧。你刚刚提出的那个理论,什么两个无害的机器人加起来就能完成一桩谋杀,对于侦办德拉玛博士的命案根本毫无帮助。”

“为什么?”

“他的死因并非中毒,而是遭到钝器重击。必须有人挥动那个凶器,请注意一定是人,而绝非机器人。没有任何机器人会砸烂人类的头颅。”

“假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贝莱说,“某个机器人按下启动机关的按键,让重物掉到德拉玛头上。”

李比冷笑了一下。“地球人,我以显像看过凶案现场。我也熟悉这则新闻,你该知道,这桩谋杀是索拉利上的大事。所以我很清楚,并无迹象显示现场架设过什么机械装置,或曾有任何重物坠落。”

贝莱说:“所以也没有什么钝器喽。”

李比挖苦道:“你是警探,找出来啊。”

“既然机器人不可能杀害德拉玛博士,那么凶手到底是谁呢?”

“人人都知道凶手是谁。”李比吼道,“他的妻子!嘉蒂雅!”

贝莱心想:至少这点是他们一致的共识。

他提高音量道:“那么,毒害葛鲁尔的机器人又是服从何方神圣的命令呢?”

“我想这……”李比越说越小声。

“你该不会认为凶手另有其人吧?倘若第一个案子是嘉蒂雅干的,第二个案子她也一定脱不了干系。”

“没错,你说得很对。”他的声音又恢复了信心,“一定就是这样。”

“一定?”

“别人通通无法和德拉玛博士接近到能下杀手的距离。他和我一样坚决不见人,只不过他对一个人破例,那就是他的妻子,而我则没有任何例外。我比较聪明。”机器人学家狂笑几声。

“我相信你认识她。”贝莱冷不防地说。

“认识谁?”

“她。我们只谈论过一个‘她’,嘉蒂雅!”

“谁告诉你说我跟她特别熟?”李比追问。他将手举到喉咙附近,把衣服的颈部接缝拉下一英寸,好让呼吸顺畅些。

“嘉蒂雅自己说的。你们常常一起散步。”

“是吗?我们是邻居,这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她算是个挺可爱的人。”

“所以说,你对她有正面评价?”

李比耸了耸肩。“和她聊天是件轻松愉快的事。”

“你们聊些什么?”

“机器人学。”他有几分讶异,仿佛这是个意料之外的问题。

“她也聊机器人学吗?”

“她对机器人学一窍不通,完全不懂!但她听得进去。而她会说些她自己在玩的力场什么的,她称之为力场彩绘。我对那玩意儿提不起劲,但我愿意听听。”

“你们始终没有面对面?”

李比露出嫌恶的表情,并未回答这个问题。

贝莱另起炉灶,问道:“她对你有吸引力吗?”

“什么?”

“你觉得她对你有吸引力吗?肉体上的?”

李比瞪大眼睛,连那个不太正常的眼皮都扬了起来。“卑鄙下流的野兽。”他用颤抖的嘴唇吐出这几个字。

“那就让我换个方式说吧。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嘉蒂雅不可爱了?刚才你用了‘可爱’两字,希望你还记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你曾经觉得她可爱,如今你又相信她谋杀了亲夫,所以应该不觉得她可爱了。”

“之前我看错了她。”

“就算她真是凶手吧,可是在她杀害亲夫之前,你便认定自己看错了人。早在凶案发生前好一阵子,你已经不再和她一起散步了。为什么呢?”

李比说:“这重要吗?”

“在被过滤之前,任何事物都是重要的。”

“听好,如果你要我以机器人学家的身份提供意见,尽管发问,但我可不回答任何私人问题。”

贝莱说:“你和本案的死者以及主嫌都曾经有密切的关系,难道你看不出私人问题是免不了的吗?你到底为什么不再和嘉蒂雅散步了?”

李比回嘴道:“我忽然发觉和她没话可说了,忽然发觉自己太忙了,忽然发觉和她散步没什么意义了。”

“换句话说,你忽然发觉她不再可爱了。”

“好,就算是吧。”

“她为什么突然不再可爱了?”

李比咆哮道:“不为什么。”

贝莱并不理会对方的激动。“但你仍然十分了解嘉蒂雅,她究竟会有什么动机呢?”

“什么动机?”

“谁也没有跟我提过她的动机。不用说,嘉蒂雅绝不会无缘无故犯下谋杀案。”

“银河啊!”李比仰起头来,仿佛准备张口大笑,结果却没有。“没人告诉你吗?嗯,或许没有人知道。不过我知道,她告诉过我,她常常跟我说。”

“跟你说什么,李比博士?”

“唉,她经常和她丈夫吵架,而且吵得很凶。她恨他,地球人。真的没有人告诉过你吗?她自己也没告诉你吗?”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