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箭靶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会的。还有,别以为德拉玛博士只对新型机器人有兴趣。他经常提到,总有一天我们能将卵子储存在液态空气的温度下,以待人工受精之用。这么一来,优生原理便能真正付诸实现,而我们便能彻底消除演化的最后一点遗迹,也就是见面的需要。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完全赞同他的观点,但他是个思想先进的人,是个非常优秀的索拉利公民。”

她很快又补了一句:“你想不想到外面去?我们鼓励五到八岁的小孩多多参与户外活动,你可以看到实际的状况。”

贝莱谨慎地答道:“我会试试看。但我也许很快就得回到室内。”

“喔,对,我忘了。或许你根本不想出去?”

“不。”贝莱挤出一个笑容,“我要试着慢慢习惯户外。”

外面的风很强,令人觉得呼吸困难。就直接感受而言,温度并不算低,可是那种陌生的感觉——那种衣服贴在身上拍动的感觉,让贝莱打心底窜出一股寒意。

当他想要开口说话时,牙齿竟然不由自主打战,他只好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放眼望去,地平线显得分外遥远,而且是一片朦朦胧胧的蓝绿色,令他的眼睛很不舒服,唯有收回视线,看看脚边的小径,才勉强带来一点舒缓。更重要的是,他避免抬起头——除了偶尔飘来的白云以及火辣辣的太阳,天空尽是一望无际的青蓝色,显得空虚无比。

但他并未拔腿飞奔逃回室内,他终究击败了这个冲动。

他尾随在克萝丽莎后面,保持大约十步的距离。经过一棵树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摸起来又粗又硬。好些类似蕨类的叶子在他头顶迎风飘曳,但他并未抬头向上望。反正这是棵活生生的树!

克萝丽莎喊道:“你觉得怎样?”

“很好。”

“你从这里就能看到一群小孩。”她说,“他们正在进行某种竞赛。机器人负责主持这个活动,随时防范那些小野兽把同伴的眼睛踢出来。真正面对面的时候,就会有这种可能,你知道吧。”

贝莱缓缓扬起目光,沿着水泥小径向前延伸,逐渐望向草坪和坡地,然后继续向更远的地方望去——非常小心——如果开始害怕,他随时准备收回视线——他用自己的眼睛来感觉——

他看到好些小男生小女生在互相追逐,他们完全不在乎置身于这个世界的表皮,上面只有大气层和太空。此外,还有个闪闪发亮的机器人灵巧地穿梭其间。他们的嬉闹声远远传过来,听起来只是此起彼落的尖叫。

“他们喜欢这种活动。”克萝丽莎说,“你推我,我拉你,摔倒了再爬起来,不停地互相接触。老天啊!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年龄较大的在做些什么呢?”贝莱指了指站在旁边的另一群孩童,他们彼此间保持着一定距离。

“在练习显像。他们并非真正在那里。但借着显像,他们可以一起散步,一起聊天,一起奔跑,一起游戏。除了没有真正的接触,什么都做得到。”

“离开这里之后,这些小孩会去哪里呢?”

“去他们自己的属地。平均来说,索拉利每年的死亡人数大约等于我们的毕业人数。”

“所以他们会去父母的属地?”

“老天啊,大错特错!如果小孩成年时,他的父母正好死去,那可真是天大的巧合。不,哪个属地空出来,他们就去哪里。反正,如果有人刚好住进父母遗留的宅邸,也很难说他会不会特别高兴——当然,前提是他们知道父母是谁。”

“他们不知道吗?”

她扬起眉毛。“为什么要知道?”

“父母不会来这儿探望他们的小孩吗?”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们为什么想要来?”

贝莱说:“我可否请你帮我厘清一件事?如果我问某人他有没有小孩,是不是很不礼貌?”

“这是个敏感的问题,你不觉得吗?”

“看怎么说了。”

“我自己不在乎。我的工作就是照顾小孩。别人就不一样了。”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x i a…c O m …

贝莱问:“你自己有小孩吗?”

克萝丽莎吞了一口口水,喉咙明显地微微动了一下。“我想这是我自找的,你有权这么问。我没有。”

“你已婚吗?”

“是的,而且我有自己的属地,要不是这个紧急状况,我也不会过来这里。我如果不亲自到场,恐怕无法控制所有的机器人。”

她怏怏地转过身去,然后伸手一指。“有个小孩摔倒了,自然在放声大哭。”

立刻有个机器人大步向他跑去。

克萝丽莎说:“机器人会把他抱起来,好好哄慰一番。如果他真受了伤,我就会被找去。”她有点紧张地补了一句:“希望不必我亲自出马。”

贝莱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他注意到左方五十英尺处有三棵树排成一个小三角形。他朝那个方向走去,松软的草地踩起来很不愉快,甚至令人觉得恶心。(好像踏着腐尸前进,想到这里,他险些要作呕了。)

他来到那三棵树之间,背靠其中一棵站着。感觉上,周遭仿佛是一圈支离破碎的围墙。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来,成了一串串不连续的摇曳光影,几乎不怎么可怕了。

克萝丽莎原本站在小径上望着他,这时慢慢向他走来,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一半。

“我在这里待一会儿好吗?”贝莱问。

“没问题。”克萝丽莎答道。

贝莱说:“这些孩子离开育场后,如何让他们和异性交往?”

“交往?”

“彼此互相了解,”贝莱有点担心该怎么表达才保险,“以便有机会结婚。”

“那不是他们的问题。”克萝丽莎说,“他们是由基因分析来配对的,通常在很小的时候就决定了。这是个明智的办法,对不对?”

“他们总是欣然接受吗?”

“你是指结婚?从来不会!那是个非常伤痛的过程。一开始,他们必须彼此适应,每天见面一下子,等到反感消失,就会出现奇迹了。”

“万一他们不喜欢自己的配偶呢?”

“什么?如果基因分析显示两人适合婚配,又有什么……”

“我了解了。”贝莱连忙说。他想到了地球,不禁叹了一口气。

克萝丽莎说:“你还想知道些什么吗?”

如果继续待下去,贝莱不太相信还能再有什么收获。他宁愿就此告别克萝丽莎和胎儿工程学,以便进行下一阶段的调查。

他把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克萝丽莎突然冲着远处吼道:“你,小孩,就是你!你在做什么?”然后,她转过头来说:“地球人!贝莱!小心!小心!”

贝莱没听清楚她说些什么,仅仅针对她焦急的声音作出反应。原本绷紧的情绪突然像是脱了缰,令他感到一阵恐慌。开放空间和无边天际所带来的恐惧感顿时爆发了。

贝莱仿佛站在很远的地方旁观这一切,他听见自己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声音,又感觉到自己猛然双膝着地,然后侧身慢慢倒下去。

与此同时,他还听到头顶传来一串破空之声,最后以尖锐的重击声收尾。

贝莱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抓着浮在地表的小树根,指甲深深陷入泥土中。

他睁开眼睛(一定只过了一两秒而已)。克萝丽莎正在厉声责骂远处一个小孩,而她身边则多出一个默不作声的机器人。在移开视线之前,贝莱只来得及看到小孩手中抓着一样弧形的物件,上面好像还绑着一根线。

贝莱气喘吁吁地挣扎着爬起来。一根亮晶晶的金属杆插在他靠过的那棵树上,吸引了他的目光。他伸手向它抓去,很容易便拔了出来,原来并未刺入太深。他看了看尖端,但没有伸手触摸。虽然不算尖锐,可是若非他摔倒了,这玩意儿足以刺穿他的肌肤。

他至少试了两次,才终于能迈开脚步。他一面向克萝丽莎走去,一面喊道:“你,小孩。”

克萝丽莎转过头来,看得出她涨红了脸。她说:“这是个意外,你受伤了吗?”

“没有!这是什么东西?”

“它叫弓箭,是用绷在弓上的弦来发射的。”

“像这样。”那小孩嚣张地说,同时向天空射出了一支箭,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他看起来身躯柔软,头发颜色很淡。

克萝丽莎说:“你会受罚的。给我走吧!”

“等一等。”贝莱叫道,“我有些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他一面说,一面揉着被石头撞伤的膝盖。

“比克。”他吊儿郎当地答道。

“这支箭是你射的吗,比克?”

“是啊。”那孩子说。

“你可了解,如果我未能及时闪避,你就会射中我了?”

比克耸了耸肩。“我就是要射你。”

克萝丽莎连忙接口:“你必须听我解释,射箭是一种受到鼓励的运动。这种竞技不需要身体的接触,男孩一律透过显像来比赛。我得承认只怕有些孩子会拿机器人当箭靶,他们自得其乐,而机器人又不会受伤。我是这块属地上唯一的成人,因此这孩子一定是把你当成机器人了。”

贝莱用心倾听。他的脑筋渐渐清楚了,而他的长脸因而显得更加忧郁。“比克,你以为我是机器人吗?”他问。

“不,”那小孩说,“你是地球人。”

“很好,走吧。”

比克立刻转身,吹着口哨跑走了。贝莱转向那个机器人,问道:“你!那个小孩怎么会知道我是地球人?还有,他射箭的时候,你没陪在他身边吗?”

“我的确陪着他,主人。我告诉他说你是地球人。”

“你有没有告诉他‘地球人’是什么意思?”

“有的,主人。”

“地球人是什么意思?”

“是一种次等人类,他们会传播疾病,所以不该让他们来到索拉利,主人。”

“这又是谁告诉你的,小子?”

机器人默然不语。

贝莱又问:“你知不知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我不知道,主人。它来自我的记忆库。”

“所以你告诉那孩子,我是个会传播疾病的次等人类,他就立刻拿箭射我。你为何不阻止他呢?”

“我应该阻止的,主人。我不该坐视人类受到伤害,即使地球人也一样。但他动作太快,我来不及反应。”

“或许你认为我只是地球人,并非道地的人类,所以有些犹豫。”

“没有,主人。”

这句话回答得相当笃定,贝莱却不高兴地撅起嘴来。机器人的否认或许诚实不虚,可是贝莱觉得蹊跷正在这里。

他又问:“你陪在那孩子身边做什么?”

“我替他背箭筒,主人。”

“我能看看那些箭吗?”

他伸出手来。机器人走到他近前,递给他十来支箭。贝莱谨慎地将那枝射中树干的箭放在脚旁,这才一一检视其他那些箭。检查完毕,他将那些箭奉还,再拾起原来那一支。

他问:“你为何刻意拿这支箭给那孩子?”

“没有特别的原因,主人。他跟我要一支箭,而我刚好摸到这支。他四下寻找目标,然后发现了你。他问我这个陌生人是谁,我便解释……”

“我知道你是怎么解释的。其他那些箭后面的羽毛都是黑色,只有你递给他的这支是灰色的。”

机器人干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贝莱继续问:“你故意引导那小孩来这里吗?”

“我们信步走来的,主人。”

地球人贝莱从两棵树之间望出去,刚才那支箭就是从这个空隙飞进来的。“有没有可能,这个叫比克的小孩,他刚好是你们这里最会射箭的?”

机器人点了点头。“他是最优秀的射手,主人。”

克萝丽莎目瞪口呆。“你是怎么猜到的?”

“不难推想。”贝莱冷冷地说,“请你把这支灰羽箭拿去和其他那些箭比较一下。唯有灰羽箭的箭头似乎有点油。我不介意说得夸张一点,女士,你的警告救了我一命。我躲过的是一支毒箭。”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