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八章 结案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昨天,我邀请华盛顿的杰瑞格博士过来一趟。后来我才发现,他对我的帮助还真不少,可是,当初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唯一的用意只是请他来做个实验,看看在无人提醒的情况下,他能否认出丹尼尔的真实身份。

“局长,他并未认出来!我为他介绍了丹尼尔,他们握了握手,然后我们三人开始交谈,直到触及人形机器人这个话题,他才顿时恍然大悟。请注意,那可是杰瑞格博士,地球上最伟大的机器人学家。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两三个激进的怀古分子,在既紧张又混乱的情况下,竟然能表现得比他还好,而且仅仅由于觉得丹尼尔是机器人,他们整个组织就会倾全力展开行动?

“现在看来,那些怀古分子显然一开始就知道丹尼尔是机器人。那起鞋店纠纷是故意设计的,好让丹尼尔见识到大城中的反机器人情绪多么高涨,以便透过他传达到太空城。这样做是为了要混淆视听,将嫌疑从一个人转移到一群人身上。

“好,如果他们一开始就知道丹尼尔的身份,那么是谁告诉他们的?一来不是我,二来不是丹尼尔自己,虽然我怀疑过他。所以,知道真相的地球人就只剩下你了,局长。”

恩德比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突然大声说:“警局里也可能有间谍,怀古分子不难渗透到我们身边,你太太就是一个。既然你觉得连我都很可能是怀古分子,局里其他人又有何不可?”

贝莱的嘴角微微向后扯,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暂且别扯什么神秘的间谍,先让我们看看直截了当的答案能解释多少问题。我要说,显然你就是那个如假包换的内应。

“如今回顾,局长,过去这几天,你的情绪一直随着我和真相的距离而起伏,这点可真有意思。起初你相当紧张,而昨天上午,当我想造访太空城却不告诉你原因时,你几乎要崩溃了。你以为我已经逮到你,是吗?你以为我是在制造机会,将你交到他们手中?你告诉过我,你痛恨他们,当时你真的流下眼泪。一时之间,我还以为是由于你曾在太空城被当成嫌犯,那种屈辱令你悲愤不已,可是后来丹尼尔告诉我,他们十分重视你的感觉,处理得很谨慎,你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曾是他们心目中的嫌犯。所以,你的慌乱是由于恐惧,而不是其他的情绪。

“然后,当我提出那个完全错误的答案时,你透过三维线路听得一清二楚,立刻看出我距离真相天差地远,于是你又恢复了信心。你甚至和我争辩,并义正词严地维护太空族。事后则有一阵子,你表现得相当稳定,相当自信。先前你在教训我的时候,极力强调太空族有多么敏感,后来却轻饶了我对他们的错误指控。当时我很惊讶,现在才知道你巴不得我犯这个错。

“接下来,我打电话找杰瑞格博士,你希望知道原因,我偏不告诉你,这又令你的心情跌入谷底,因为你怕……”

这时,机・丹尼尔突然举起手来。“以利亚伙伴!”

贝莱看了看手表,二十三点四十二分!“怎么样?”他问。

机・丹尼尔说:“假设他真的和怀古分子暗通款曲,由于担心给你查出来,他的确有可能心神不宁。可是,那宗谋杀案却和他扯不上关系,不可能和他有任何牵连。”

贝莱说:“你错得离谱了,丹尼尔。当初他不知道我找杰瑞格博士做什么,但自然而然会假设事情和机器人学有关。这就吓坏了我们的局长,因为机器人和他所犯下的重罪有密切关联,对不对,局长?”

恩德比摇了摇头。“你等着瞧……”然后就哽住了,听不清他说些什么。

“这起谋杀是怎么做到的?”贝莱压抑着胸中的怒火,“碳/铁,他妈的!就是碳/铁!我在借用你的说法,丹尼尔。虽然你身上充满碳/铁文明的优点,但你看不出来一个别有居心的地球人会怎样利用它。让我来简单说说吧。

“机器人可以毫无困难地跨越露天的乡间,即使在夜晚,即使单独行动都没问题。于是,局长将一柄手铳交给机・山米,告诉他需在何时抵达何处。他自己则循着正常管道进入太空城,在卫生间交出了自己的手铳。然后,他从机・山米手中拿到原先那柄,杀掉了萨顿博士,再让机・山米循原路将它带回纽约大城。而今天他毁掉了机・山米,以免这个秘密泄漏出去。

“这样一来,一切都有合理的解释了,包括局长当时为何在场,凶器为何不翼而飞。而且在这个理论中,不必假设有什么人需要在半夜走入露天的环境。”

可是,当贝莱讲完之后,机・丹尼尔紧接着说:“我必须表示遗憾,以利亚伙伴,不过同时也为局长感到高兴,因为你的理论什么也解释不了。我已经告诉过你,根据局长的大脑特质,他绝不可能犯下蓄意谋杀罪。我不确定哪些字眼适用于这样的心理状态:懦弱、天良、慈悲。我知道这些字眼的定义,但我无法正确判断。无论如何,局长并没有谋杀任何人。”

“谢谢你。”恩德比喃喃道,声音中又有了力量和自信,“我不知道你的动机何在,贝莱,也不明白你为何想用这种方式毁掉我,但我一定会追查到底……”

“慢着,”贝莱道,“我还没说完呢,我这里还有个东西。”

他掏出那个小铝块,“啪”的一声放到办公桌上,然后试着感受浑身上下所散发的自信(至少他希望如此)。过去这半个小时,他一直避免想到一件小小的事实:自己并不知道其中有些什么画面。他是在孤注一掷,但除此之外,他已别无选择。

恩德比赶紧向后闪。“这是什么?”

“反正不是炸弹。”贝莱以讽刺的口吻说,“只是个很普通的微投影机。”

“是吗?它又能证明什么?”

“我们来看看吧。”他的指甲抠到铝块上一条隙缝,局长办公室的一角随即消失,由一个陌生的三维景象取而代之。

这个景象上下衔接天花板和地板,并一路延伸到办公室之外。其中充斥着一种灰蒙蒙的光芒,和大城内任何人工照明都不一样。

🌵 落+霞-小+說+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贝莱心中交杂着厌恶和爱慕两种矛盾的情绪,他想:这一定就是所谓的曙光。

这个场景正是萨顿博士的穹顶屋,中央摆放着一具怵目惊心的残骸,当然就是萨顿博士的遗体。

恩德比的眼珠几乎凸了出来。

贝莱说:“我知道局长并不是杀手,这点不需要你来告诉我,丹尼尔。如果在此之前,我有办法解释这个矛盾,早就可以宣布破案了。事实上,直到一小时前,我无意间提到你曾对班特莱的隐形眼镜感到好奇,才终于恍然大悟。这就是我要的,局长,我马上联想到你的近视和你的眼镜正是解谜的关键。我相信,外围世界并没有近视这回事,否则他们很可能第一时间就查出萨顿案的真相。局长,你的眼镜是什么时候跌破的?”

局长反问:“你是什么意思?”

贝莱答道:“我们第一次讨论案情的时候,你告诉我那副眼镜是在太空城跌破的,当时我曾假设,那是你听到噩耗之后心慌意乱的结果。可是你从未这样说,我也就没有理由保留这个假设。事实上,你在进入太空城之际,如果早已心怀不轨,那么在动手之前,很可能已经相当心慌意乱,足以令你把眼镜跌破或踩坏。我说得对吗?这是否就是事实?”

机・丹尼尔说:“我不明白你的论点,以利亚伙伴。”

贝莱心想:再过十分钟,我就不是以利亚伙伴了。赶快!快点说!快点想!

他一面说话,一面调整穹顶屋内的影像。他试着将它放大,动作有些笨拙,而且由于他紧张得全身紧绷,指甲几乎不听使唤。终于,那具尸体忽快忽慢地逐渐变长、变宽、变高,而且距离越来越近,贝莱甚至觉得闻到了它所散发的焦味。死者的头部、肩膀和一只臂膀几乎和身体分了家,勉强借着残缺不全的脊椎连接到臀部和大腿,中间部分则只剩下一根根烧成焦炭的肋骨。

贝莱斜睨了局长一眼,发现他早已闭上眼睛,一副恶心欲呕的样子。贝莱自己也觉得很恶心,但他不得不看个仔细。他利用发射机的控制钮,慢慢旋转这个三维影像,同时拉近和地面的距离,以便从各个象限仔细观察这具尸体。突然间,他的指甲滑了一下,影像中的地板随即倾斜,并且不断放大,直到地板和尸体双双变作一团蒙眬,远超过发射机的解析度。他赶紧将影像缩小,并让尸体滑到一旁。

与此同时,他仍一直在说话。他必须这样做,在找到想要找的东西之前,他绝对不能住口。可是万一找不到,他说的一切就都是废话,甚至比废话还不如。他的心跳越来越猛,脉动一路传到他的脑袋。

他说:“局长不可能蓄意杀人,这是真的!可是,如果摘掉蓄意两字,任何人都有可能过失致人于死。局长当天进入太空城,并不是想要杀害萨顿博士,他是特地去杀你的,丹尼尔,你!在他的大脑分析结果中,有没有证据显示他无法毁掉一具机器?那并非谋杀,只是一种破坏。

“他是个怀古分子,而且非常狂热。他一直和萨顿博士合作,因此知道制造你是为了什么,丹尼尔。他担心这个计划可能成功,导致地球人最后终于放弃地球,所以他决心毁掉你,丹尼尔。目前为止,像你这样的机器人,真正出厂的只有你一个,而他自认十分有把握,只要展现怀古主义在地球上的势力和决心,就能令太空族知难而退。这是因为他很清楚,在外围世界上,结束太空城计划的舆论有多么强大。萨顿博士一定和他讨论过这件事,所以他认为这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我要强调,即使是杀害你,丹尼尔,也并非什么愉快的想法。我猜,如果不是你的外表太像人类,使得机・山米那种原始机器人无法分辨真假,他就会命令山米代劳。山米不了解其中的差异,因此第一法则会阻止他。另一方面,局长应该也考虑过找真人行凶,可惜只有他一个人能够随意进出太空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