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八章 结案 · 0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恩德比局长眯起双眼,凶巴巴瞪着贝莱。“你想做什么?昨天上午,你在法斯陀夫的穹顶屋就试过一次,别再来这套了,拜托。”

贝莱点了点头。“我知道,上次是我搞错了。”

他气咻咻地想:后来又错了一次,可是现在,这一回,可不会……

但这个想法随即消逝,就像是受到了正子阻尼器的阻挡。

他说:“你自己来判断吧,局长。假设不利于我的证据是伪造的,请设身处地替我想一想,看看你都能想到些什么。问问你自己,有谁能够伪造这个证据?答案很明显,一定是知道我昨晚去过威廉斯堡发电厂的人。”

“好吧,那会是谁呢?”

贝莱说:“昨天走出食堂之后,我被一群怀古分子跟踪。后来我甩掉了他们,或者应该说我这么以为,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他们至少有一个人看到我穿过那家发电厂。你该了解,我那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摆脱他们。”

局长考虑了一下。“克劳沙?他也在其中吗?”

贝莱点了点头。

恩德比局长说:“好吧,我们会再侦讯他。如果他知道任何内幕,我们一定会问出来。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些什么,利亚?”

“慢着,别忙着打发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我来琢磨一下。”局长双手紧紧交握,“克劳沙看见你走进威廉斯堡发电厂,也或许是他的同党看到之后,再把这个消息传给他,于是他决定利用这件事来陷害你,令你退出调查。你是这个意思吗?”

“相当接近。”

“很好。”局长似乎越来越投入,“他自然知道你太太隶属于他们的组织,所以你绝不允许自己的私生活遭到深入探查。他认为你宁愿辞职,也不会挺身对抗这个间接证据。对了,利亚,要不要真的考虑辞职?我是说,如果情势对你实在不利,我们可以把事情压下……”

“百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局长。”

恩德比耸了耸肩。“好吧,我说到哪里了?喔,对,于是他弄到一个阿尔法喷射器,想必是从发电厂的同谋那儿取得的,然后,他又叫另一个同谋下手毁掉机・山米。”他轻敲着桌面,“没说服力,利亚。”

“为什么?”

“太过牵强附会,需要太多同谋了。我忘了说,不论是昨晚或太空城谋杀案发生之际,他都有坚不可摧的不在场证明。我们几乎立刻就查了出来,不过,只有我知道为何要特别调查后者。”

贝莱回应道:“我从来没说是克劳沙干的,局长,都是你说的。那个怀古组织的成员个个都有嫌疑,克劳沙会被我们揪出来,只是因为丹尼尔刚好认出他的脸。我甚至并不认为他在那个组织中有多么重要,不过话说回来,他背后倒是有件奇怪的事。”

“什么事?”恩德比狐疑地问。

“他竟然知道洁西是他们的成员。请你想想,难道那个组织的成员他通通认识吗?”

“我不知道。反正他认识洁西就对了,或许因为她是警察的妻子,所以地位特殊;或许是这个缘故,他才对她有印象。”

“你说他自动供了出来,说耶洗别・贝莱是他们的成员。他是这么说的吗?耶洗别・贝莱?”

恩德比点了点头。“我一再对你强调,是我亲耳听到的。”

“那就有趣了,局长。早在班特莱出生之前,洁西就不再用耶洗别这个名字,从无例外,我非常肯定。而她加入怀古组织,是在班特莱出生之后,这点我也相当肯定。所以说,克劳沙怎么会称呼她耶洗别呢?”

局长突然满脸通红,连忙解释:“喔,既然这样,或许他说的是洁西,是我下意识地改成了正式的说法。事实上,我现在相当确定,他的确是说洁西。”

“在此之前,你相当确定他说的是耶洗别,我问过你好几次。”

局长提高了音量。“你该不是说我在撒谎吧?”

“我只是怀疑或许克劳沙什么也没说,我只是怀疑这都是你编造的。你认识洁西已有二十年,所以你知道耶洗别这个名字。”

“你脑袋有问题,老弟。”

“是吗?今天吃完午餐之后,你到哪里去了?你至少有两个钟头不在办公室。”

“你在质问我吗?”

“我还要替你回答呢,你去了威廉斯堡发电厂。”

局长站了起来,看得出他的额头正在冒汗,两侧嘴角则有白色的干燥斑点。“他妈的,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难道你没去?”

“贝莱,你被停职了,把证件交给我。”

“别急,听我说完。”

“我不想听。你心怀不轨,你和魔鬼一样邪恶,真没想到,你居然用这么低贱的方法想让我,身为局长的我,看来像是在设计陷害你。”他气到讲不出话来,不知所云地尖叫了一阵子,才勉强喘着气说:“事实上,你已经被捕了。”

“不,”贝莱坚定地说,“别急,局长,我的手铳正指着你呢。我瞄得很准,随时可以发射。别想唬弄我,拜托,因为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但我一定要把话讲清楚。然后,爱怎么处置随便你。”

朱里斯・恩德比瞪大眼睛,紧盯着贝莱手中的杀人武器。

他结结巴巴地说:“这足以让你关二十年,贝莱,而且是在大城最底层的监狱。”

机・丹尼尔突然采取行动,他紧紧抓住贝莱的手腕,但仍心平气和地说:“我不能让你这么做,以利亚伙伴,你绝对不能伤害局长。”

“你,抓住他,这是第一法则!”自从机・丹尼尔进入大城以来,这还是局长第一次直接对他说话。

贝莱迅速解释:“我并不打算伤害他,丹尼尔,除非你纵容他逮捕我。你说过,你会帮助我弄个水落石出,目前我还有四十五分钟。”

机・丹尼尔仍旧抓着贝莱的手腕。“局长,我认为应该允许以利亚畅所欲言。现在,我已经和法斯陀夫博士取得联络……”

“怎么做的?怎么做的?”局长急忙追问。

“我身上有个自给自足的次乙太装置。”机・丹尼尔答道。局长瞪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我会和法斯陀夫博士一直保持着通讯,”机器人不带感情地继续说,“如果你不让以利亚发言,将会留下很糟的印象,局长,而后果则不难推想。”

局长跌回椅子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贝莱开始陈述:“我说你今天去过威廉斯堡发电厂,局长,而且从那里取得一个阿尔法喷射器,然后交给了机・山米。你故意选择威廉斯堡发电厂,就是为了要诬陷我。你甚至抓住杰瑞格博士再度出现的机会,邀请他来警局,却刻意交给他一根定错目标的引路棒,将他引到摄影器材室,好让他发现机・山米的遗体。你打算利用他的专业,第一时间作出正确的诊断。”

贝莱将手铳放到一旁。“现在如果你想要逮捕我,可以动手了,但太空城是不会接受这个结果的。”

“动机!”恩德比气急败坏地勉强吐出两个字。他摘下起雾的眼镜,使得他的脸孔再度显得有些茫然和无助。“我可能有任何动机吗?”

“你给我制造了麻烦,有没有?萨顿案的调查工作因而受阻了,对不对?退一万步来讲,机・山米知道得未免太多了。”

“老天啊,他知道什么?”

“他知道五天半前,那位太空族是怎样遇害的。别忘了,局长,太空城的萨顿博士正是被你杀害的。”

恩德比只能紧抓着头发拼命摇头。机・丹尼尔回应了这句话。

那机器人说:“以利亚伙伴,你的理论恐怕相当有问题。你也知道,恩德比局长是不可能杀害萨顿博士的。”

“那么听好,你给我听好,恩德比当初一心求我接下这个案子,从未考虑任何更高阶的警探,他这样做其实有好几个原因。首先,我们是大学时代的哥儿们,他认为光凭这一点,我就绝不会怀疑这位老友兼可敬的上司是凶手。我的忠诚有口皆碑,令他觉得高枕无忧,你懂了吧。其次,他知道洁西参加了一个地下组织,万一我快要查出真相,他大可利用这点逼我退出调查,或是威胁我闭嘴。事实上,他不太担心会有这样的发展,因为打从一开始,他就竭尽所能地诱导我怀疑你,丹尼尔,而且想尽办法让你我无法同心同德。他知道我父亲曾经遭到解雇,所以能够猜到我的反应。你瞧,这正是由凶手主导凶案调查的好处。”

局长终于能开口了,他孱弱无力地说:“我怎么可能知道洁西的秘密呢?”然后,他转向机器人,“你,如果你正在将这一切发送给太空城,告诉他们这是谎言!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贝莱插嘴道:“你当然知道洁西的秘密,因为你也是一名怀古分子,而且是那个组织的成员。你的老式眼镜!你的窗户!在在显示你这方面的性格。不过,我这儿还有更好的证据。”他起初说得很大声,随后又将音量降低,听起来冷静到了诡异的程度。

“洁西怎么会发现丹尼尔是机器人?当初我百思不解。现在我们当然知道了,她是从那个怀古组织听来的,但这只是将问题推到另一个层次。那些怀古分子又是怎么知道的?你,局长,提出过一个理论来打发这个问题,你说丹尼尔是在鞋店纠纷中被认出来的。我始终不太相信这个理论,我没法相信。我刚见到他的时候,曾经以为他是真人,而我的眼睛正常得很。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