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仪器 · 0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喔,对。只要有特定的接收器,原则上就能远距离接收,无需电极的直接接触,而我的大脑就是这样的接收器。难道地球人没有使用这个原理吗?”

贝莱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只好反守为攻,再度发问:“你在测量脑波的时候,会测到些什么东西?”

“并不是思想,以利亚。我可以测到一点情绪,但最重要的是我能够分析性格,也就是分析一个人的潜在动机和态度。举例来说,当初只有我能确定,在那桩谋杀案发生之际,恩德比局长处于一种无法杀人的心理状态。”

“由于你这么说,他们便排除了他的嫌疑。”

“是的,这样做其实很保险。就这方面而言,我是个非常精密的仪器。”

贝莱心中又冒出一个念头。“慢着!恩德比局长并不知道他接受了大脑分析吧?”

“没有必要让他心里不舒服。”

“我的意思是,你就只是站在那里望着他,没有动用任何仪器,没有任何电极,也没有指针和图表?”

“当然都没有,我是个自给自足的装置。”

贝莱紧咬下唇,感到又怒又恼。这是最后一个小小的矛盾,这个硕果仅存的漏洞本来勉强还能当作箭靶,或许仍有机会将嫌疑推到太空族身上。

机・丹尼尔曾说局长接受过大脑分析,不料一小时之后,局长自己却光明正大地否认听过这个名词。照理说,任何人若是在涉嫌的情况下,接受了传统的脑波测量,脑袋上曾贴过许多电极,应该都忘不了那种骇人的经验,更应该记得什么叫大脑分析。

可是现在矛盾消失了,局长的确接受过大脑分析,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机・丹尼尔所言句句属实,而局长也并未说谎。

“好吧,”贝莱厉声道,“我的大脑分析又是什么结果?”

“你心神不宁。”

“这可真是个伟大的发现,啊?我当然心神不宁。”

“不过,说得更明确些,你之所以心神不宁,是因为有两种力量正在你心中起冲突。一方面,你为了忠于自己的专业,很想深入调查昨晚那批围攻我们的地球阴谋分子,以及他们背后的组织,可是,另一个同样强烈的动机,却将你朝反方向用力推。在你的大脑细胞电场中,这个趋势显示得一清二楚。”

“我的大脑细胞,得了吧。”贝莱气呼呼地说,“听着,我来告诉你为何并无必要调查你所谓的阴谋组织,因为它和那桩谋杀案毫无关系。我承认,我曾经这样想过;昨天在食堂,我的确以为我们身陷险境。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呢?他们跟踪我们出来,然后很快就被我们利用路带摆脱了,不过如此而已。如果他们是组织严密、视死如归的阴谋分子,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善罢干休。

“我儿子轻而易举便查到了我们的住处;他只是打电话到局里,甚至不必表明自己的身份。那些所谓的阴谋分子若想猎杀我们,大可如法炮制。”

“难道没有吗?”

“显然没有。如果他们想引发暴动,当初在鞋店就有机会,但仅仅一个人和一柄手铳,就让他们温驯地撤退了。而你其实是机器人,一旦他们认出你的身份,便能确定你无法使用那柄手铳。他们只是怀古分子,只是一群没有危险的边缘人,你并不清楚这些事,但我应该明白。要不是这一切误导我……误导我一个劲儿胡思乱想,我早就该明白了。

“我告诉你,我知道什么样的人会变成怀古分子。他们一来个性温和,二来爱做白日梦,由于现实生活太辛苦了,于是他们沉迷在一个从未真正存在的古代理想世界中。如果你能像对一个人那样对一个团体进行大脑分析,你会发现他们就和朱里斯・恩德比一样不可能杀人。”

机・丹尼尔慢慢地说:“我无法照字面上的意义接受你的说法。”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的看法转变得太突然,而且其中有些矛盾。昨天,你早在晚餐前几小时,就已经安排好和杰瑞格博士的会面。当时你还不知道我有食物袋,也就不可能怀疑我是凶手。所以说,你联络他是为了什么呢?”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怀疑你了。”

“还有,昨夜你一边睡觉一边说话。”

贝莱睁大眼睛。“我说些什么?”

“没什么,就是连续喊了几声‘洁西’,我相信你是在叫你太太。”

贝莱尽量放松紧绷的肌肉,然后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做了一个恶梦,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我当然欠缺亲身经验,但根据字典上的定义,恶梦就是不好的梦境。”

“你知道什么是做梦吗?”

“我同样只知道字典上的定义。当意识层面暂时中止思考,也就是在所谓的睡眠之际,如果出现类似真实的幻觉,那就是做梦。”

“幻觉,好吧,我可以接受。有些时候,幻觉还真他妈的足以乱真。嗯,我梦见我太太身陷险境,人们常常会做这种梦。于是在这种情形下,我大喊她的名字,这种事也并不罕见,你大可相信我。”

“我万分乐意相信你。但这让我联想到另一个问题,洁西怎么会发现我是机器人?”

贝莱感到自己的额头又湿了。“我们别再卷入这个问题,好不好?传闻……”

“抱歉我打个岔,以利亚伙伴,其实并没有什么传闻。如果真有的话,整个大城早已动荡不安了。送进局里的报告,我一一检查过了,没有一则提到这件事。这项传闻根本不存在,于是问题来了,你太太是怎么发现的?”

“耶和华啊!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认为我太太是一名……一名……”

“是的,以利亚。”

贝莱双手紧紧互握。“听好,她不是,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这并不像你的作风,以利亚。在办案过程中,你曾两度指控我是凶手。”

“所以你用这种方式报复我?”

“我不确定是否了解你所谓的报复是什么意思。不用说,我赞成你对我采取怀疑的态度,你自有你的理由。这些理由很可能是对的,虽说事实不然。现在,我用来指证你太太的证据,也同样强而有力。”

“指证她涉嫌谋杀?他妈的,洁西不会伤害任何人,哪怕是她的死敌;她也不可能走出大城,更不可能……唉,如果你是血肉之躯,我就……”

“我只是说,她是阴谋集团的一分子,我认为应该侦讯她一次。”

“休想,这辈子你都休想。你给我听好,怀古分子并不想取我们性命,那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但他们的确想把你赶出大城,这个企图显而易见。而他们用的是心理战,他们设法让你我的日子不好过,因为我俩已经绑在一起。他们很容易就查出洁西是我太太,于是,理所当然的下一步就是把消息泄漏给她。她和所有的地球人一样不喜欢机器人,她绝不希望我和一个机器人合作,尤其是当她以为这是个危险任务,而他们一定会这样暗示她。我告诉你,这招有效,她求了我一个晚上,要我放弃这个案子,或是设法把你赶出大城。”

“想必,”机・丹尼尔说,“你有非常强烈的动机要保护你太太,避免她遭到侦讯。所以在我看来,你显然在编造些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论证。”

“你以为自己是他妈的何方神圣?”贝莱咬牙切齿,“你根本不是警探,你只是个大脑分析器,和我们这儿的脑波仪差不了多少。你虽然有头有手有脚,能说话能吃饭,但这并不代表你比大脑分析器高明一丁点儿。多插入一组什么正义线路,并不能让你成为真正的警探,所以你又知道些什么呢?你给我闭嘴,让我来作些设想。”

机器人心平气和地说:“我想你最好还是放低音量,以利亚。就算我并非像你一样是个货真价实的警探,我还是希望提醒你注意一件小事。”

“我没兴趣听。”

“拜托你听听,如果我说错了,你可以指正我,这对你我都没有害处。是这样的,昨晚当你正要离开我们的宿舍,到走廊上打电话给洁西,我曾建议由你儿子代替你去,但你告诉我,在你们地球上,父亲通常不会派自己的儿子去冒险,如此说来,是否母亲通常就会这样做呢?”

“不,当然……”贝莱这句话只说到一半。

“你懂我的意思了。”机・丹尼尔说,“照常理来讲,如果洁西担心你的安危,希望能够警告你,她会宁可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也不会让儿子代劳。她派班特莱出马这件事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觉得班的安全无虞,而她自己则刚好相反。如果阴谋集团的人和洁西并不相识,上述情形就不会成立,起码她毫无理由作这样的设想。另一方面,如果她是阴谋集团的一分子,那么她就会知道——以利亚,她就会知道——自己受到了监视,会被人认出来,而班特莱的行动则能神不知鬼不觉。”

“慢着,”贝莱心里很不好受,“这种推论太薄弱了。”

其实他没有必要叫停,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局长办公桌上的讯号灯忽然大闪特闪。机・丹尼尔等着贝莱接听,他却只是茫然无助地望着闪光,最后还是由机器人按下了通话键。

“什么事?”

只听机・山米的声音含含糊糊地说:“有一位女士想见利亚,我说他很忙,但她不肯走,她说她叫洁西。”

“让她进来。”机・丹尼尔冷静地说,同时扬了扬眉,那双棕色眼珠随即接触到了贝莱惊慌失措的目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