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仪器 · 0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并非事实。”机・丹尼尔轻声答道。

“是吗?我们还是让博士来断定吧,杰瑞格博士?”

“啊,贝莱先生?”机器人学家愣了一下。刚才,当人类警探和机器人警探对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跳来跳去,这时终于固定在人类身上。

“我请你来,是希望你对这个机器人作一次权威性的分析。若有必要,我可以替你申请‘大城标准局’的实验室,万一他们那里欠缺什么设备,我也一定会替你找齐。我只想要一个迅速而明确的答案,任何费用或人力都在所不惜。”

说到这里,贝莱站了起来。刚才那番话他说得心平气和,可是他感觉得到,这后面隐藏着一股蓄势待发的疯狂情绪。曾有那么片刻,他觉得自己很想掐住杰瑞格博士的脖子,硬把他的证词给捏出来——如果那样做真有用,他宁可放弃所有的科学。

“怎么样,杰瑞格博士?”他问。

杰瑞格博士发出神经质的傻笑,然后说:“亲爱的贝莱先生,我并不需要什么实验室。”

“为什么?”贝莱忧心忡忡地问,他紧绷着肌肉站在那里,甚至觉得自己开始发抖。

“测试第一法则并非什么难事。我从未做过,因为没有必要,你了解吧,但这实在简单得很。”

贝莱张开嘴巴,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来。“可否请你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你是不是说,你可以在这里进行测试?”

“当然可以。听好了,贝莱先生,我给你打个比方:如果我是医生,当有必要替病人验血糖的时候,我需要一间生化实验室;同理,我需要有各方面的精密设备,才能测量病人的基础代谢率、查验他的皮质功能,或是检查他的基因以便确认某种先天性异常。但另一方面,我只要在他眼前挥挥手,就能确定他瞎了没有,只要摸摸他的脉搏,就能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我想强调的是,有待测试的功能越重要、越基本,所需要的设备就越简单。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机器人,第一法则非常基本,因此它的影响无所不在;如果第一法则消失了,机器人就会出现二三十种异常的反应。”

他边说边掏出一个扁平的黑色物件,展开之后,它就成了一个小型阅读镜。他将一个相当破旧的胶卷插进阅读镜插槽,然后又取出秒表,以及一组白色的塑胶片——经过简单组装,就变成相当特殊的计算尺,共有三个独立的活动标度,不过贝莱并不熟悉它上面的记号。

杰瑞格博士轻敲着阅读镜,露出淡淡的笑容,仿佛即将展开的临床实验令他精神振奋。

他说:“这是我的《机器人学手册》,我到哪里都会随身携带,好像一件衣服一样。”说完,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吃吃一笑。

他将目镜贴近眼睛,用食指轻巧地操纵控制钮,阅读镜便开始忽转忽停,忽停忽转。

“内建的索引。”机器人学家骄傲地说,但因为阅读镜盖住了他的嘴巴,声音有点含糊不清。“我自己制作的,可以替我节省大量的时间。不过,现在这点无关紧要,对不对?让我想想看,嗯,可否请你把椅子挪近我一点,丹尼尔。”

机・丹尼尔依言照做。刚才,当机器人学家进行准备时,他一直仔细静观全部的过程。

与此同时,贝莱移开了手铳。

接下来一连串的发展,却令贝莱既困惑又失望。杰瑞格博士问了好些似乎毫无意义的问题,又做了好些似乎毫无意义的动作,但他偶尔也会停下来,用用他的三重计算尺,或是看看阅读镜。

例如,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我有两个表亲,两人相差五岁,年轻的是表妹,那么另一个是男生还是女生?”

丹尼尔郑重其事地回答(贝莱觉得根本多此一举):“根据既有资料无法判定。”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听到这样的答案,杰瑞格博士除了瞥一眼秒表,唯一的反应就是将右手尽量向外伸,然后说:“可否请你用左手第三根指头的指尖,碰碰我的中指指尖?”

丹尼尔立刻轻松地做出这个动作。

杰瑞格博士顶多花了十五分钟,就完成了所有的测试。他默默地用计算尺做了最后一个计算,随即三下两下将它拆解。然后他收好秒表,再从阅读镜中抽出《机器人学手册》,并将阅读镜折叠起来。

“都做完了吗?”贝莱皱着眉头问。

“都做完了。”

“但这实在太荒谬了。你所问的问题,没有半个和第一法则有关。”

“喔,我亲爱的贝莱先生,如果医生用橡胶槌轻敲你的膝盖,难道你不相信这样就能测试你是否得到某种退化性神经病变吗?如果医生仔细检查你的眼睛,测试虹膜对光线的反应,然后断定你可能对某些生物碱上瘾,难道你也会感到惊讶吗?”

贝莱说:“好吧,怎么样?你的诊断如何?”

“丹尼尔配备了完整的第一法则!”机器人学家毫不犹豫地点头。

“你一定搞错了。”贝莱粗声说。

然而,贝莱做梦也想不到,杰瑞格博士的腰杆竟然能挺得比平常更直,但他显然做到了,同时他还眯起眼睛,射出愤怒的目光。

“你是在教我该怎么做吗?”

“我并非暗示你能力不足。”贝莱做了一个请听我说的手势,“可是难道你不可能犯错吗?你自己说过,谁也不了解非阿西宁机器人的理论。让我打个比方,其实盲人也能阅读,只不过读的是盲文书或有声书,假如你不晓得这两种书的存在,难道你不会因为某人知道某本书的内容,便错误地一口咬定他视力良好吗?”

“好的,”机器人学家又恢复了和颜悦色,“我懂你的意思了。可是话说回来,我就继续用你的比喻吧,盲人还是无法用眼睛阅读,而我测试的正是这一点。请相信我,姑且不论非阿西宁机器人能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我还是肯定机・丹尼尔配备了第一法则。”

“他回答问题时就不能作假吗?”贝莱心知肚明自己是在作困兽斗。

“当然不能,这正是机器人和人类的差别。不论是人类或是任何哺乳类的大脑,都无法用现有的数学方法进行完整的分析,因此没有任何大脑反应是百分之百确定的。反之,机器人的正子脑却是可以完整分析的,否则根本造不出来,这就代表我们对于哪个刺激会导致哪个反应一清二楚,所以机器人绝对无法在答案上作假。你所谓的‘作假’这件事,根本不存在于机器人的意识中。”

“那么我们来谈谈实例吧,机・丹尼尔曾经拿手铳指着一群人类,当时我在场,是我亲眼看见的。即使他不曾发射,难道说第一法则就不会起一点作用,例如令他神经失常?但答案竟是否定的,要知道,事后他仍然百分之百正常。”

机器人学家摸了摸下巴,露出迟疑的神色。“这点的确反常。”

“一点也不反常,”机・丹尼尔突然开口,“以利亚伙伴,可否请你检查一下从我手中拿走的手铳?”

贝莱低头望了望握在自己左手的那柄致命武器。

“打开铳膛,”机・丹尼尔催促道,“仔细看看。”

贝莱权衡了一下风险,然后慢慢将自己的手铳放到桌上,再以迅速的动作打开另一柄手铳。

“是空的。”他茫然道。

“里面根本没有电囊。”机・丹尼尔附和道,“如果你检查得更仔细,会发现里面从未装过电囊。事实上,这柄手铳并没有击发器,根本就不能使用。”

贝莱说:“你用一柄不能发射的手铳指着群众?”

“我必须有一柄手铳,否则无法扮演便衣刑警。”机・丹尼尔说,“可是带着一柄真枪实弹的手铳,会有意外伤人的可能,这种事当然万万不可发生。当时我就想要解释,但你在气头上,硬是不肯听我说。”

贝莱怅然若有所失地望着那柄形同废铁的手铳,低声说:“我想就到此为止吧,杰瑞格博士,感谢你的热心协助。”

贝莱订了一份午餐,可是送来之后(酵母胡桃蛋糕,以及一片相当厚实的炸鸡,下面还垫着脆饼),他却只能盯着这盘食物发呆。

他脑海中的思潮翻腾不已,长脸上蚀刻着深深的忧郁。

他仿佛活在一个不真实的世界,一个残酷且混沌不已的世界。

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如今回顾,自从踏进朱里斯・恩德比的办公室,开始和谋杀案以及机器人纠缠不清那一刻起,他就像是陷入一场迷离梦境之中。

耶和华啊!才不过是五十个小时之前的事。

他曾坚定不移地在太空城中寻找答案,甚至两度指控机・丹尼尔是凶手,第一次认为他是人类假扮的,第二次虽然承认丹尼尔真是机器人,仍旧认为他涉有重嫌。可是无论哪一次,最后的结果都是他自己灰头土脸。

现在他终于被迫转向了,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心思转回大城(打从昨夜起,他一直不敢朝这个方向想)。某些问题不断地敲打他的意识,可是他不想听,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万一听见了,他就不得不回答,喔,天哪,他实在不想面对那些答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