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章 午后 · 0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无论在大城哪个角落,社区食堂都是同一个模样。更有甚者,贝莱曾经出差到华盛顿、多伦多、洛杉矶、伦敦和布达佩斯,却从未发现不同模样的社区食堂。或许在中古时代,就像当时的语言一样,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食物,因而食堂也各有特色。时至今日,从上海到塔什干,从温尼伯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各地的酵母食品都如出一辙;另一方面,现在的“英语”恐怕也不是莎士比亚或丘吉尔所用的英语,而是通行各大洲的一种大杂烩语言,甚至在外围世界,也只是版本稍有不同而已。

相较于语言和食物,各地食堂的相似程度只有更高,比方说,所有的食堂都毫无例外,充斥着一种无以名之的独特气味,只能称为“食堂味”。此外,食堂外面随时可见三排队伍缓缓前进,在入口处逐渐汇集,然后又分成左、中、右三排。食堂里面则能听到各种人为的噪音,包括说话声、脚步声,以及餐具碰撞的刺耳声响;放眼望去,则一律是打磨得亮亮的仿木装潢、晶莹剔透的玻璃、长长的餐桌,而空气中还弥漫着些许蒸气。

贝莱在队伍中慢慢向前走(无论怎样错开大众的用餐时间,几乎还是无法避免人人至少等上十分钟),心中突然浮现一个疑问。“你会笑吗?”他问机・丹尼尔。

机・丹尼尔正全神贯注地凝视着食堂里面,他随口答道:“可否请你再讲一遍,以利亚。”

“我只是好奇,丹尼尔,你到底会不会笑?”他小声说。

机・丹尼尔随即展露笑容,那是个既突兀又惊人的举动,他的嘴唇向后拉,嘴角的皮肤皱了起来。然而,这个笑容仅限于嘴巴,除此之外,这机器人的脸部毫无变化。

贝莱摇了摇头。“别为难了,机・丹尼尔,这种表情毫无用处。”

他们终于来到入口处,排队的人一个接一个将金属制的餐卡刷过扫描槽,咔嗒、咔嗒、咔嗒……

曾经有人作过计算,一个运作顺畅的食堂,每分钟能够放二百人进来,并完成每张餐卡的扫描,以杜绝换食堂、换梯次或寅吃卯粮之类的行为。此外也有人算过,等候用餐的队伍到底应该多长,才能达到最高的效率;如果有人需要特别的服务,又会浪费其他人多少时间。

因此,如果有人突然脱队,打乱流畅的咔嗒咔嗒,一定会引起一场大混乱。此时贝莱和机・丹尼尔就成了这样的人,他们为了将特许证交给食堂的主管,不得不走到人工服务窗口。

担任过助理营养师的洁西,曾经对贝莱解释过这个道理。

“这会搞得我们人仰马翻。”她说,“特许证会打乱消耗量和库存量的纪录,这就代表需要特别清点一次。我们必须将手中的单子和其他食堂一一核对,以确定不会偏离收支平衡太远,希望你了解我的意思。我们每周要制作一张收支平衡表,如果出了什么错,有了超支的情形,一定会归咎到我们头上。总之,乱发特许证给亲朋好友的大城政府绝对没错,唉,真受不了。每当我们宣布不得不暂停自由选餐,你想想,排队的民众难道不会鼓噪吗?最后背黑锅的,总是柜台后面的服务人员……”

贝莱早已将洁西这番话背得滚瓜烂熟,所以这时他相当清楚窗口后面那张晚娘面孔是怎么回事。那女员工匆匆记下相关资料:原社区、职业、换食堂的原因(“公务需要”真是个令人非常恼恨却无法拒绝的理由)。然后,她用夸张的动作将那张单子对折,塞入一个狭缝,电脑立即开始读取并消化那些资料。

接下来,她转向机・丹尼尔。

·落·霞·小·说 w w w_l uo x ia_c o m

贝莱毫不留情地说出她最不想听到的答案:“我的朋友是外城人。”

看来那女子的火气终于全面爆发了,她说:“劳驾告知哪个大城。”

贝莱再次替丹尼尔挡下这个问题。“公务需要,无须细表,每餐记到警局账上即可。”

那女子猛地抬起手来抓下一本单据,然后,她熟练地用右手的食、中两指按出暗光码,填好了必要的资料。

她又问:“你们要在这里吃多久?”

“由上级决定。”贝莱答道。

“在这里按指纹。”她将资料表倒转过来。

当机・丹尼尔伸出手指按下去的时候,贝莱仅仅担心了一下子。不用说,他们既然为他做出整整齐齐的指头,还镶上光亮的指甲,当然不会忘记制作指纹。

那女子将表格取回,插入手肘边那台永远喂不饱的机器。机器吞下表格后,并没有吐出任何东西,贝莱因而又松了一口气。

最后,她取出两张鲜红色的金属卡交给他们,这种颜色显然代表“暂时”。

她说:“坐DF桌,不能自由选餐,我们本周有些困难。”

他们乖乖走向DF桌。

机・丹尼尔说:“据我所知,你的同胞几乎每天都在这种食堂用餐。”

“没错,这是当然的,但在陌生的食堂用餐是件相当可怕的事,周围没有一个你认识的人。在你自己的食堂,情况就大不相同,你可以坐在自己的固定座位,身边不是家人就是朋友。尤其小时候,走进食堂是一天里最愉快的一件事。”贝莱沉浸在回忆中,不禁露出微笑。

DF桌显然和周围几桌一样,专门保留给“差旅客”使用。凡是坐在那一区的人,个个不自在地盯着自己的盘子,彼此并没有交谈。不过,他们不时会偷偷抬起头来,以羡慕的目光望着邻区那些有说有笑的人。

贝莱心想,再也没有比在外区吃饭更不舒服的事了。有句老话说得好,无论怎样粗陋,自家食堂都没的比——甚至食物都特别好吃。虽然已有无数的化学家指天发誓,即使你到了约翰内斯堡,吃到的仍是完全一样的食物。

他选了一个板凳坐下,机・丹尼尔跟着坐到他身旁。

“不能自由选餐。”贝莱一面说,一面摇摇手指,“所以只要按下那个开关,就等着上菜吧。”

两分钟后,桌面上一块碟形区域滑向一旁,一个餐盘升了上来。

“洋芋泥、酵母牛肉酱,还有焖杏仁。唉,好吧。”贝莱说。

这张桌子中间有一道矮栏,将长长的桌面一分为二。这时,矮栏左右两端各冒出一把叉子和两片全酵母面包。

机・丹尼尔压低声音说:“如果你想吃我这一份,尽管自己动手。”

一时之间,贝莱感到一阵错愕。但他随即想通了,喃喃道:“那样不礼貌,你赶紧吃吧。”

贝莱吃得很用心,只可惜无法放松心情来享受这些食物。他偶尔会细心地瞥瞥机・丹尼尔,发现这机器人的嘴巴一开一阖,动作非常精确。问题就是太精确了,以致看来不怎么自然。

真奇怪!一旦贝莱确定了机・丹尼尔真是机器人,各种小瑕疵一下子全显露无遗。举例而言,当机・丹尼尔吞咽食物的时候,他的喉结并未随之移动。

但是现在他并不怎么在意了。这是否代表他逐渐习惯这玩意了呢?假设有人前往一个新世界从头开始(这个想法,自从法斯陀夫博士灌输给他之后,就一直在他脑袋里打转),假设(比方说)班特莱是其中的一分子,他是否也会逐渐习惯,因而不在乎和机器人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有何不可呢?太空族自己早就这样做了。

机・丹尼尔忽然说:“以利亚,别人在吃饭的时候,是不是不该盯着他看?”

“如果你是指直视着对方,那当然不礼貌。这简直是常识,对不对?任何人都有隐私权,交谈的时候当然无妨,但对方在吞咽食物时,千万别紧盯着人家不放。”

“我懂了。可是为什么我算出有八个人正望着我们,而且目不转睛?”

贝莱放下叉子,四下望了望,装作只是在找盐罐。“我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他虽然这么说,可是自己也没有把握。在他眼中,用餐民众只是乱哄哄的一大群人而已。然而,当机・丹尼尔将目光转向他的时候,贝莱忍不住开始怀疑,那对棕色眼珠根本就是两具扫描仪,不但能在瞬间看清全景,而且具有高级相机的精确度。

“我相当确定。”机・丹尼尔冷静地说。

“好吧,那又怎么样?虽然这是很失礼的行为,但又能证明什么呢?”

“我答不上来,以利亚,可是这八个人当中,有六个昨晚也在那间鞋店外面,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