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章 家人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洁西气得面红耳赤,立刻站得远远的。“我觉得你真是卑鄙恶毒。”

他充满无力感,望着她说:“我做了什么?你到底怎么啦?”

她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公寓,在次乙太影音层待了大半个夜晚,赌气般地匆匆浏览一部又一部影片,用光了她自己两个月的配额(她丈夫的配额也不能幸免)。

当她回到公寓时,利亚・贝莱仍在熬夜等她,但她并没有再说什么。

后来——很久以后——贝莱才终于想通,自己当天已将洁西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彻底摧毁了。在她心目中,她的名字代表了某种耐人寻味的邪恶,对于她那拘谨的、过度正派的人生而言,那是一种令人愉快的调剂。换言之,这个名字带给她一种道德出轨的幻想,而她相当珍爱这件事。

可是这已经一去不返了。从此以后,不论是对利亚或是她自己的朋友,她全都再也未曾提起“耶洗别”这三个字,而且贝莱还推测,她自己也试图忘掉这个名字。她就是洁西,没有其他名字,此后她签名也一律用这两个字。

几天后,她终于不再和他冷战,然后过了大约一星期,他们的关系恢复了正常,虽然偶尔还是会争吵,但再也没有吵得那么凶。

前后只有一次例外,但也只是间接提到那个话题而已。那是在她怀孕八个月的时候,由于刚刚辞去A23社区食堂助理营养师的工作,突然闲下来很不习惯,她索性以准妈妈的种种想望和准备工作来打发时间。

某天晚上,她忽然说:“班特莱好不好?”

“什么,亲爱的?”正在家里加班的贝莱,从一堆公文中抬起头来。(由于马上要多一张嘴,而洁西的收入又没了,再加上他自己调升外勤的日子遥遥无期,加班自然有其必要。)

“我是说,如果我们生男孩,叫他班特莱好吗?”

贝莱扁起嘴。“班特莱・贝莱?你不觉得听起来太重复了?”

“这点我不确定,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自有一种韵律。而且,等到孩子长大了,随时可以自己选个喜欢的名字放在中间。”

“好吧,我并不反对。”

“你确定吗?我是说……或许你希望他也叫以利亚。”

“于是人们得称他小以利亚?我认为这并非好主意,如果他有心,不妨替他自己的儿子取名为以利亚。”

然后洁西又说:“还有一件事。”但没有再说下去。

落 = 霞 = 小 = 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什么事?”

她并未迎向他的目光,但口气仍不失强而有力。“班特莱并不是《圣经》上的名字,对吗?”

“不是,”贝莱说,“这点我相当肯定。”

“那就好,我就是不想用《圣经》上的名字。”

到了今天,也就是以利亚・贝莱带着机器人・丹尼尔・奥利瓦回家那一天,他们结婚已经超过十八年,儿子班特莱・贝莱也已经十六岁(仍未选定一个中间名字),可是算来算去,往事重提也就那么一次而已。

在亮着“男用卫生间”几个大字的双扇门前,贝莱停下了脚步。门上还有几个较小的字体:“IA-IE子区”,而在钥匙缝的正上方,另有一行更小的字:“万一遗失钥匙,立即联络27-101-51”。

一名男子和他俩擦身而过,将一个铝制薄片插入钥匙缝,然后走了进去。男子随手关上门,丝毫没有让贝莱一起进去的意思。其实假如他那么做,反倒是对贝莱的大不敬。根据一个根深蒂固的习俗,在卫生间里面或者门口,男性彼此之间一定要做到互不理睬。不过贝莱记得,当他和洁西交换夫妻小秘密的时候,洁西曾经告诉他,女用卫生间的情形却完全不同。

她总是这么说:“我今天在卫生间遇到了约瑟芬・葛瑞利,她告诉我……”

后来,随着贝莱的晋升,家中卧室的脸盆终于获准启动,洁西的社交生活便打折扣了。或许,这就是阶级提升所带来的惩罚吧。

贝莱说:“请在外面等我,丹尼尔。”他未能完全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打算梳洗一番吗?”机・丹尼尔问。

贝莱立刻惴惴不安,心想:该死的机器人!如果他们曾经对他简报过钢穴中的一切,为何不顺便教教他规矩?万一他对别人也这么问东问西,我还得替他负责。

他说:“我要冲个澡。到了晚上就很拥挤,那时候再洗会浪费时间。如果我现在洗完,整个晚上都是我们的。”

机・丹尼尔仍然一脸安详的表情。“是不是根据社会习俗,我应该等在外面?”

贝莱感到更加尴尬。“你又何必进去,这……这毫无意义。”

“喔,我了解了,没错,当然没错。话说回来,以利亚,我的手也弄脏了,我想洗洗手。”

他摊开双手,伸到贝莱面前。那双手看来粉粉嫩嫩,还有着几可乱真的掌纹。在这双手掌上,贝莱看到了一丝不苟的绝顶工艺成就,但就是没看见丝毫污垢。

贝莱说:“你知道吗,我的公寓里有脸盆可用。”这句话他只是随口一提,反正即使刻意炫耀,机器人也听不出来。

“谢谢你的好意,然而总的来说,我认为还是利用一下这个地方比较好。既然我要和你们地球人住在一起,最好尽量多多习惯你们的习俗和观点。”

“那就进来吧。”

卫生间里的环境清雅舒适,和大城中其他各处的实用主义风格形成强烈对比,偏偏今天贝莱感觉不到任何明亮或愉悦的气氛。

他对丹尼尔悄声说:“我大概要花上半小时,你在这里等我。”他向前走去,又折回来补了一句:“听好,别跟任何人说话,也别望着任何人。一个字也别说,一眼也别看!这就是习俗。”

他匆忙地四下张望一番,以确定这番交谈未被任何人听到,也没有接触到任何惊讶的目光。幸好这个前廊没有别人,但毕竟这只是前廊而已。

他隐隐感到了浑身的汗臭,迫不及待地向内走去,经过公共澡堂,来到了私人小间。早在五年前,他就荣获一个够大的私人间,里面有淋浴设备、小型洗衣机,以及其他各种必备的装置,此外还有一个小型投影机,可用来放映新闻影片。

“简直就是另一个家。”这是他首次使用小间的时候说的一句玩笑话。可是如今,他却常常担心,万一这个特权给取消了,他该如何自我调适,重新适应那种斯巴达式的公共澡堂。

他按钮启动了洗衣机,光滑的仪表板随即亮了起来。

机・丹尼尔则一直在耐心等待,终于等到贝莱全身洗净,穿上了干净笔挺的衣裤,全身舒爽地向他走过来。

“没问题吧?”两人走出去,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贝莱才开口。

“毫无问题,以利亚。”机・丹尼尔答道。

洁西带着紧张的笑容守在家门口,贝莱上前吻了她一下。

“洁西,这是我的新搭档,”他含糊其词地说,“丹尼尔・奥利瓦。”

洁西伸出右手,机・丹尼尔轻轻握了一下。然后,她回到了丈夫身边,羞怯地望着机・丹尼尔。

她说:“请你坐一会儿好吗,奥利瓦先生?我必须和我先生谈点家务事,一下子就好,希望你别介意。”

她抓着贝莱的袖子,他便乖乖跟她进了隔壁房间。

然后,她急忙压低声音说:“你没受伤吧?听到广播后,我一直在担心。”

“什么广播?”

“将近一小时前播出的,主要是说有家鞋店险些发生暴动,还说是两名便衣刑警阻止的。我知道你当时正带着一个搭档回家,事情又正好发生在我们这个子区,而且时间也那么凑巧,所以我想他们可能报喜不报忧,你已经……”

“拜托,洁西,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洁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以颤抖的声音说:“这个搭档并不是你们那个部门的,对不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