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章 局长 ·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没错。”

“是谁杀的?怎么杀的?”

“太空族说凶手是地球人。”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不喜欢太空族,我也不,又有哪个地球人喜欢他们呢?不过某人的不喜欢稍微过了头,就是这么回事。”

“当然,可是……”

“洛杉矶工厂区发生过火灾,柏林发生过‘毁机’事件,上海也发生过暴动。”

“好吧。”

+落-霞+小-说 w ww· l uox i a· C om ·

“这都代表不满的情绪逐渐升高,或许还代表出现了某种组织。”

贝莱说:“局长,这我就搞不懂了,你是故意在测验我吗?”

“什么?”局长看来完全一头雾水。

贝莱望着他说:“三天前,一名太空族遭到谋杀,而太空族认为凶手是地球人。可是直到现在为止,”他轻轻敲着桌面,“没有任何动静,这有可能吗?局长,这简直难以置信。耶和华啊,局长,倘若真发生这种事,整个纽约会因此从这颗行星上消失。”

局长摇了摇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听好,利亚,这三天我都在外头。我和市长开过会,我去过太空城,此外我还去了一趟华盛顿,和‘地球调查局’进行沟通。”

“哦?地调局的人怎么说?”

“他们说这是我们的事,太空城位于大城之内,因此属于纽约管辖。”

“可是却有‘地外法权’。”

“我知道,我正要说这件事。”在贝莱的坚定瞪视下,局长将目光慢慢缩了回去。就好像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降级成了贝莱的手下,而贝莱却表现得仿佛接受了这个事实。

“太空族可以自己来办。”贝莱说。

“慢着,利亚,”局长恳求道,“别催我。我正试着以朋友的身份,和你商量这件事,而我希望你能了解我的处境。事发当时我也在场,我和他——拉吉・尼曼奴・萨顿——刚好有约。”

“他就是死者吗?”

“他就是死者。”局长呻吟道,“再晚五分钟,那么我——我自己,就会发现他的尸体了。那会是多大的震撼啊,现场实在太残忍,太残忍了。他们半途碰到我,转述了这一切。从那一刻起,为期三天的恶梦就开始了,利亚。雪上加霜的是,我眼前一片模糊,偏偏没有时间去配眼镜。不过,至少这个问题不会再发生了,我已经一口气订了三副。”

贝莱试图想象当时的画面。他几乎可以看到,一群高壮俊美的太空族向局长走来,以他们一贯毫不掩饰的冷漠态度,向局长公布这个消息。朱里斯听完,一定就摘下眼镜慢慢擦拭。这时无可避免的事便发生了,他在震惊之余,未能抓稳那副眼镜,然后他就望着摔碎的镜片,肥软的嘴唇还直打哆嗦。贝莱相当确定,至少有五分钟的时间,摔坏眼镜带给局长的困扰超过了那宗谋杀案。

局长这时又开口:“如今情况万分凶险。正如你所说,太空族拥有地外法权,他们可以坚持自行调查,并自行向母星政府提出报告,爱怎么写就怎么写。而外围世界可以拿这件事当借口,要求一大堆的损害赔偿。你该知道,这会对地球人造成多大的负担。”

“如果白宫同意赔偿,无异于政治自杀。”

“不赔偿的话,又是另一种自杀。”

“你不必对我描述那种后果。”贝莱说。当他还是小孩的时候,来自外太空的星舰曾经飞到华盛顿、纽约和莫斯科上空,然后军队从天而降,开始搜刮“属于他们的财产”。

“你明白了吧,无论赔偿与否,都是大麻烦。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我们自己找出凶手,交给太空族处置。一切看我们的了。”

“为何不让地调局出面?即使在法律上,这个案子归我们管辖,可是其中牵涉到了星际关系……”

“地调局不肯碰这个案子。这是个烫手山芋,而且已经掉在我们身上。”他抬起头来,以尖锐的目光凝视这位手下好一阵子。“而且那样做并没有好处,如今,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丢掉饭碗。”

贝莱说:“把我们通通换掉?别傻了,有资格取代我们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机字头的,”局长说,“他们早已出生了。”

“什么?”

“机・山米只是先头部队,他顶多跑跑腿,更先进的则能在捷运带上巡逻。他妈的,我可比你更了解太空族,老弟,我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既然有机字头的能够接替我们的工作,你我都有可能遭到解雇。别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想想我们这把年纪,还要重新投入就业市场……”

贝莱粗声道:“好了。”

局长显得有点尴尬。“抱歉,利亚。”

贝莱点点头,尽量避免因此联想到自己的父亲。那是一段不愉快的过去,而局长当然不陌生。

贝莱问:“这种取而代之的勾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听好,你太天真了,利亚。此事由来已久,早在二十五年前,太空族从天而降,就开始进行这件事了,这你总该知道吧。只不过,目前刚开始发展到上层。万一这个案子搞砸了,我们向退休金说再见的机会就要大大增加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处理得宜,失业危机就会被我们抛到九霄云外。而且对你来说,这是个难得的转机。”

“对我来说?”贝莱问。

“你将负责这个案子,利亚。”

“我不够资格,局长,我只是个C5而已。”

“你希望升到C6,对不对?”

对不对?贝莱很清楚C6级拥有哪些特权:在高峰期的捷运带上享有座位(C5保留座则仅限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在社区食堂享有更高的选择权,甚至可能有机会换个更好的公寓,并替洁西争取到日光浴层的使用券。

“我接了。”他说,“当然,我怎么会拒绝呢?可是,如果我破不了案,又会有什么下场?”

“你怎么会破不了案呢,利亚?”局长哄诱道,“你那么优秀,你是我们这儿数一数二的高手。”

“可是我的同事中,有五六个官阶都比我高,为什么不指派他们?”

贝莱并未提高音量,但无论他的口气或表情,都强烈暗示局长似乎遇到了万分紧急的状况,否则绝不会对自己破格任用。

局长将双手交握。“我这么做,原因有二。首先,你在我心目中不只是个警探而已,利亚,我们还是朋友,我从未忘记我们的大学时代。有些时候,看起来我似乎忘记了,但那是官阶的问题。我是局长,你该知道那代表了什么。但我仍旧是你的朋友,而如今则是你的大好机会,我要你好好把握。”

“这是原因之一。”贝莱的口气并不热络。

“第二个原因,我将你视为朋友,所以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不情之请?”

“我要你答应,这次和一名太空族合作办案,这是太空族开出的条件。他们同意不向母星报案,他们同意将本案交给我们侦办,而他们的交换条件,就是坚持要派一名自己的探员参与,而且是全程参与。”

“听你这么说,他们似乎完全不信任我们。”

“你果然看出了他们的用意。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当,好些太空族都会遭到他们政府的责罚。我可以包容他们的疑心,利亚,我愿意相信他们是出于善意的。”

“这点我也确信,局长,而这正是他们难缠之处。”

局长似乎无言以对,只好继续说:“你到底愿不愿意和太空族一起办案,利亚?”

“你是在拜托我吗?”

“是的,我拜托你接下这个案子,并且答应太空族所有的条件。”

“我答应和太空族合作办案,局长。”

“谢谢,利亚,而他必须和你住在一起。”

“喔,喔,等一等。”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利亚,你的公寓够大,共有三个房间,而你们夫妻只有一个孩子。你们可以容纳他,他不会带来任何麻烦,完全不会。而且,这种安排确有必要。”

“洁西会不高兴的,我可以想象。”

“你去告诉洁西,”局长显得诚意十足,他激动得一双眼珠似乎都跳到镜片之外,“只要你替我办这件事,大功告成之后,我会全力提拔你。C7级,利亚,C7!”

“好吧,局长,就这么说定了。”

贝莱正准备起身,突然看到恩德比局长的表情,于是又坐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吗?”

局长慢慢点了点头。“还有一点。”

“什么事?”

“那位太空族搭档的名字。”

“名字有什么大不了的?”

“太空族的作为,”局长说,“不能以常理度之。他们派出的探员,并不是……不是……”

贝莱瞪大双眼。“没搞错吧!”

“你一定要接受,利亚,一定要,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种东西?住在我家?”

“看在朋友的份上,拜托了!”

“不行,不行!”

“利亚,这件事我无法信任其他任何人。我需要向你说得更明白吗?我们必须和太空族合作,而且我们必须成功,否则不久之后,讨债的星舰就会飞来地球了。可是如果不知变通,我们就不可能成功,因此你必须和他们的机字头合作。然而,如果由他破了案,如果他回报说我们无能,那我们可就万劫不复了——我们,我是指整个警局,你明白了,是吗?所以说,你就像是走在一条钢索上,你必须和他合作,可是一定要确保案子由你自己侦破,了解了吗?”

“你的意思是,我要百分之百和他合作,只不过还要在背后给他一刀?还要割断他的喉咙?”

“我们还能怎么做呢?没有别的办法了。”

利亚・贝莱犹豫不决地站起来。“我真不知道洁西会怎么说。”

“如果有需要,我来跟她说吧。”

“不必了,局长。”他感叹地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个搭档叫什么名字?”

“机・丹尼尔・奥利瓦。”

贝莱带着悲伤的口吻说:“事到如今,不必再避讳什么了,局长。既然我接下这件任务,就让我们称呼他的全名吧——机器人・丹尼尔・奥利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