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篇 可避免的冲突 · 03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真的吗?是什么缘故?”

“竞争,信不信由你。一般来说,机体最主要的功能之一,是指出各个生产单元最有效的分布。让某个地区数量太少显然是错误的做法,那样会让运输成本占总开销太大的比例。同理,让某个地区数量过多显然也是错误的,那必定会使各家工厂在生产力低落的情况下运作,或是彼此恶性竞争。就巫拉萨耶拿来说,是同一个城市有了两家工厂,而新工厂拥有更有效率的萃取系统。”

“机体准许这样做?”

“喔,当然。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新系统已在各地广泛使用。令人惊讶的是,机体未曾通知巫拉萨耶拿进行革新或合并。话说回来,这也没关系。巫拉萨耶拿接受了新厂的工程师职位,即使他的责任和待遇都减少了,他并没有实际的损失。工人们则不难在别处找到工作;旧厂被改成——改成别的什么厂,总之会有用的。我们把一切都交给机体负责。”

“除此之外,你没有任何抱怨。”

“绝对没有!”

热带界域

面积:22,000,000平方英里

人口:500,000,000

首都:首都市

林肯・勾马的办公室中那张地图,远比不上秦修林的那张来得细致精准。热带界域的边界印成宽阔的深棕色曲线,包围着一大片多彩多姿的领域,上面有些诸如“丛林”“沙漠”“这里有大象和各式各样奇怪野兽”等标示。

边界线内的面积广大,因为就陆地而言,热带界域涵盖了两大洲的大部分:南美洲阿根廷以北,以及非洲亚特拉斯以南的所有土地。此外,它还包括格兰河以南的北美洲,甚至亚洲的阿拉伯与伊朗。它和东方界域恰好相反:“东方”将全人类的半数像蚂蚁般挤在地球15﹪的陆地上,“热带”则将全人类的15﹪散布在全球一半的地表。

但它的人口不断增长。只有这个界域的人口增长因素,是“移民”凌驾于“生育”之上。而所有新来的移民,在此地一律能派上用场。

对勾马而言,史蒂芬・拜尔莱似乎像个肤色苍白的移民,前来寻找拓荒之类富创造性的工作。他发觉自己对这位远客生出些许轻蔑;面对欠缺艳阳眷顾的可怜虫,一位热带壮汉自然而然会有这样的反应。

热带界域拥有全球最年轻的首都,它就叫做“首都市”,象征着年轻的骄傲与自信。这座首都位于尼日尼亚肥沃的高地上。从勾马的窗户向外望,下面充满五彩缤纷的生机;上面则是明亮耀眼的太阳,以及来去匆匆的倾盆阵雨。连七彩小鸟的呱呱声听来都轻快活泼,而晴朗夜空中的星辰则分外清晰灿烂。

勾马哈哈大笑。他身材高大、头发乌黑,面容冷峻且英俊。

“是啊,”他说的是俚俗英语,而且相当夸张,“墨西哥运河是落后了。那又怎样?反正迟早会完工,老友。”

“上半年它还进行得很顺利。”

💄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勾马一面望着拜尔莱,一面慢慢将一根粗大的雪茄咬下一小截,随即点燃另一头。“这是个正式的调查吗,拜尔莱?怎么回事?”

“不是,绝对不是。我会表示好奇,只是我身为总协的本分。”

“好吧,如果你只是没事找事干,我就告诉你实情,我们总是欠缺人手。热带同时在进行许多工程,那条运河只是其中之一……”

“难道你们的机体没有预测可动用的运河工人吗?我是说,把所有的同期计划都纳入考量?”

勾马将一只手放在脖子后面,冲着天花板喷烟圈。“它有点失灵。”

“它常常有点失灵吗?”

“不像你料想的那么频繁。我们对它不抱太大期望,拜尔莱。我们对它输入资料,我们接受它的结果,我们照着它说的做——但它只是个方便的工具,只是个节省劳力的装置。如果必须放弃它,我们也无所谓。或许不会做得那么好,或许不会那么快,但我们一定克服得了。

“我们这儿充满自信,拜尔莱,这就是秘诀。自信!当其他界域被前原子时代的混乱局面弄得四分五裂时,等了我们几千年的新土地到了我们手中。我们不必像东界朋友那样吃酵母,也不必像你们北界人那样,担心上个世纪所留下的污染。

“我们已经消灭了采采蝇和疟蚊,人们现在可以生活在阳光下,而且很喜欢这种生活。我们开拓丛林,获得了土壤;我们灌溉沙漠,获得了园圃。我们在处女地发现了煤和石油,还有数不清的矿藏。

“你们让开就好,这是我们对外界唯一的请求。让开,让我们工作。”

拜尔莱以平淡的语气说:“可是那条运河——六个月前它还符合进度。发生了什么事?”

勾马双手一摊。“劳工问题。”他在洒满办公桌的一叠文件中翻找半天,最后决定放弃。

“这里有一份相关资料,”他喃喃道,“不过别管啦。在墨西哥某个地方,曾经因为女人的问题而缺人手,因为附近没有足够的女人。似乎没人想到把两性资料输进机体。”

他开怀大笑几声,然后严肃地说:“等一等,我想我记起来啦——威拉法兰卡!”

“威拉法兰卡?”

“法兰西斯哥・威拉法兰卡——他原来是总工程师。好,让我想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造成一次塌方。对,对,就是这样。我记得没人遇难,可是搞得乱七八糟,真是丢脸。”

“哦?”

“他的计算有些错误。或者,至少机体是这么说的。他们把威拉法兰卡的资料重新输入,就是他的那些假设什么的,结果得出不同的答案。似乎是威拉法兰卡当初所用的那些答案,没考虑到工地边缘的丰沛雨量所造成的影响,或是某种类似的情形。你该了解,我并不是工程师。

“反正,结果威拉法兰卡呼天抢地,大喊冤枉。他声称机体的答案和上次不同,他一向忠实遵循机体的指示。然后他就辞职了!我们设法留住他——强调这是合理的怀疑,他过去的表现令人满意等等——当然,只能给他较低的职位——至少得这么做——对于过错不能不闻不问——那样会破坏纪律——我说到哪里了?”

“你们设法留住他。”

“喔,对。他拒绝了——好吧,通通加在一起,我们落后了两个月。妈的,那不算什么。”

拜尔莱伸出一只手,以手指轻敲桌面。“威拉法兰卡怪罪机体,对不对?”

“这个嘛,他总不会怪他自己吧?让我们面对现实,人性是我们的老朋友。此外,现在我又想起另一件事——为何我要的文件总是偏偏找不到?我的档案系统一文不值——这个威拉法兰卡是你们北界一个组织的成员。墨西哥太接近北界!这是麻烦之一。”

“你说的是什么组织?”

“他们管它叫‘人本协会’。他常常参加在纽约举行的年会,我是说这个威拉法兰卡。他们是一伙狂人,但没什么害处。他们不喜欢机体,声称它们毁掉了人类的进取心,所以威拉法兰卡自然会怪罪机体。我自己不了解那群人,看看首都市,人类像是失去了进取心吗?”

首都市沐浴在金黄色阳光下、黄金般的荣耀中——它是“都市智人”最新推出的一件产物。

欧罗巴界域

面积:4,000,000平方英里

人口:300,000,000

首都:日内瓦

在好几方面,欧罗巴界域都是个异数。就规模而言,它比其他界域小得多;它的面积不到热带界域的五分之一,人口则不到东方界域的五分之一。就地理而言,它与前原子时代的欧洲只有几分相似,因为并不包括当年的俄罗斯欧洲部分,以及当年的不列颠群岛,却涵盖了非洲与亚洲的地中海岸,甚至越过大西洋,将阿根廷、智利与乌拉圭包括在内。

它也不太可能提高自己的地位,来和其他界域并驾齐驱,顶多只有南美洲地区带来的活力例外。在四大界域中,过去半世纪以来,唯有它呈现明显的人口锐减。也唯有它并未积极发展生产设备,或对人类文化作出任何崭新贡献。

“欧罗巴,”齐葛思苏斯卡夫人以轻软的法语说,“本质上是北方界域的经济附庸。这点我们知道,不过没有关系。”

在副总协女士的办公室里,墙上并未挂着欧罗巴地图,仿佛她彻底接受欠缺独立性这个事实。

“然而,”拜尔莱特别指出,“你们有一台自己的机体,而且,你们当然并未受到大洋对岸的经济压力。”

“一台机体!呸!”她耸了耸纤细的肩膀,用细长的手指按熄香烟,并让一抹浅笑掠过她娇小的脸庞,“欧罗巴是个死气沉沉的地方。我们的人不是设法移民热带,就是跟它一起变得无精打采、死气沉沉。你自己看到了,副总协这个担子落在我——一个弱女子身上。嗯,幸好这不是困难的工作,没人指望我有多大的作为。

“至于机体——它除了会说‘这样做对你们最好’,还能说些什么呢?可是什么才对我们最好?哈,作为北方界域的经济附庸。

“这样很可怕吗?没有战争啊!我们活在太平岁月——经过七千年的战乱之后,这是个可喜的结果。我们是古老的国度,拜尔莱君。在我们的边境,某些地区曾是西方文明的摇篮。我们有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克里特和叙利亚,小亚细亚和希腊。但古老未必代表悲惨岁月,它也可以是丰硕的……”

“或许你说得对,”拜尔莱殷勤地说,“至少在这儿,生活的步调不像其他界域那样紧张。这是个愉快的气氛。”

“可不是吗?茶来啦,拜尔莱君,请问你喜欢哪种奶精和砂糖——谢谢你。”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