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八篇 证据 · 05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你是机器人。”

“是有人这么说,但没人能证明。”

“对选民而言,已有足够的证明。”

“那就松口气吧——你已经赢了。”

“再见。”奎恩首度透出一丝恶毒的口气,影像电话随即切断。

“再见。”对着空白的画面,拜尔莱泰然自若地说。

投票前一星期,拜尔莱将他的“老师”接了回来。飞车很快降落在城中一个偏僻的角落。

“投票前你都要留在这里。”拜尔莱这样告诉他,“万一事情生变,你还是别卷进去比较好。”

“有暴力冲突的危险吗?”约翰用扭曲的嘴巴痛苦地扯出嘶哑的声音,其中或许带有关怀的声调。

“基本教义派这样威胁,所以我想理论上有此可能。但实际上,我并未预期会发生这种事。那些基派并没有真正的力量,他们只是不断兴风作浪,每隔一段时日就可能煽起一场暴动。你不介意留在这里吧?拜托,如果我得为你操心,我就什么也做不好。”

“喔,我会待在这儿。你仍然认为事情会顺利吗?”

“我确信如此。在那里没人打扰过你吧?”

落·霞+小·说 - l uox i a - c om

“从来没有,我可以确定。”

“你那部分进行得顺利吗?”

“足够顺利,不会有任何问题。”

“那就好好照顾自己,约翰,明天记得看电视。”拜尔莱握了握放在自己手上那只嶙峋的手掌。

冷顿皱着眉头,露出一副忐忑不安的表情。他接下一份完全不值得羡慕的工作,那就是在这场不算选战的选战中,担任拜尔莱的竞选经理。他的候选人拒绝透露自己的战略,也不肯接受竞选经理的建议。

“你不能这样做!”那是他最常用的口头语,现在则成了他唯一的口头语,“我告诉你,史蒂,你不能这样做!”

他冲到检察官面前,后者正在利用时间翻阅打好的演讲稿。

“把它放下,史蒂。听好,那群人是基派组织起来的。他们不会听你演讲,他们更有可能会向你丢石头。你为什么非得在群众面前演讲不可?利用录音——或录影有何不妥?”

“你希望我赢得这场选举,对不对?”拜尔莱温和地问道。

“赢得选举!你不会赢的,史蒂,我是试图救你一命。”

“喔,我没有危险。”

“他没有危险,他没有危险。”冷顿的喉咙里发出一下古怪的嘎嘎声,“你的意思是,你要出现在那个阳台上,面对五万名疯狂的群众,试图跟他们讲理——站在阳台上,像个中世纪的独裁者?”

拜尔莱看了看手表。“再过五分钟左右——一旦电视线路有空就开始。”

冷顿的回应不太适宜化为文字。

绳索围出的听讲区挤满群众,树木与房屋好像全部漂浮在人潮中。此外借着超波,世界各个角落也都在观看实况转播。这纯粹是个地方性选举,不过照样吸引了全世界的观众。想到这点,拜尔莱露出会心的微笑。

但群众本身却没有值得他微笑之处。旗帜与布条四处飘扬,写着各式各样指控他是机器人的标语。敌对气氛仿佛一团浓重的有形物质,逐渐扩散到空气中。

演讲一开始就不成功。群众的怒吼声,以及左一堆、右一堆的“基派”所发出的节奏性喊叫淹没了一切。拜尔莱慢慢地、毫不动容地一路说下去……

待在屋内的冷顿,则在扯着头发,发出呻吟——等待一场流血冲突。

前几排突然出现骚动,有个听众挤到前面来。这个人骨瘦如柴,双眼凸突,细长的四肢露在过短的衣裤之外。一名警员紧追着他,在人群中吃力地缓缓前进。拜尔莱气呼呼地挥了挥手,示意那名警员离去。

那个瘦子来到阳台正下方,众人的吼声掩盖了他的呐喊。

拜尔莱凑到阳台边。“你说什么?如果你有正当的问题,我愿意回答。”他转头对贴身警卫说,“把那人带上来。”

群众中出现紧张的气氛。“安静、安静”的呼声先是此起彼落,不久成为无处不在的喧哗,然后才逐渐缓和下来。此时那个瘦子正面红耳赤、气喘吁吁地面对着拜尔莱。

拜尔莱说:“你有什么问题吗?”

瘦子瞪大眼睛,以嘶哑的声音说:“打我!”

他突然用力伸出脑袋,抬起下巴。“打我!你说你不是机器人,那就证明啊。你不能打人,你这个怪物。”

四下是一片诡异、空洞、死寂的沉默。“我没有理由打你。”拜尔莱的声音刺穿这份寂静。

瘦子纵声狂笑。“你不能打我,你不会打我。你不是人,你是个怪物,是个假人。”

这时,史蒂芬・拜尔莱嘴唇紧绷,在现场数万人以及荧光幕前数千万观众的注视下,对准那人的下巴狠狠击出一拳。那位挑衅者立刻仰头倒地,垮作一团,脸上只有茫茫然、茫茫然的惊讶。

拜尔莱说:“很抱歉。把他带进去,好好照顾他,我演讲完后要跟他谈谈。”

当贵宾区的凯文博士掉转车头准备离去时,只有一名记者勉强从震撼中回过神来。他在她后面紧追不舍,喊着一个她听不见的问题。

苏珊・凯文转过头来说了一句:“他是真人。”

这就够了,记者随即奔向自己的目的地。

那场演讲的后半段,或许可用“有人讲没人听”来描述。

凯文博士与史蒂芬・拜尔莱再度碰面——在他宣誓就任市长的一周前。时间相当晚——已经过了午夜。

凯文博士说:“你看来毫不疲倦。”

市长当选人微微一笑。“我可以熬一会儿夜,但别告诉奎恩。”

“我不会。不过既然你提到他,奎恩那个故事倒是有趣,推翻了实在可惜。我想,你该知道他的理论吧?”

“知道一部分。”

“它极其戏剧化。史蒂芬・拜尔莱是一位年轻的律师,一位口才极佳的演说家,一位伟大的理想主义者——还对生物物理学有些天分。你对机器人学有兴趣吗,拜尔莱先生?”

“仅限于法律层面。”

“这位史蒂芬・拜尔莱有兴趣。但意外不幸降临,拜尔莱的妻子死了,他自己则更糟。他的双腿没了,他的脸孔没了,他的声音没了。他一部分的心灵——扭曲了。他不愿接受整形手术,他遁出这个世界,他的法律事业告终——剩下的只有他的智慧,以及他的一双手。而他竟然有办法取得正子脑,甚至很复杂的那种,拥有判断伦理问题的超卓能力——就目前的发展而言,那是机器人最高级的功能。

“他为这个脑子培养了一个身体,将它在各方面训练成另一个自己。他让它以史蒂芬・拜尔莱的身份在世上出现,自己则躲在幕后,成了那位年迈、残废、从来没人见过的老师……”

“不幸的是,”市长当选人说,“我打了一个人,把这些都推翻了。报上说,当时你便作出正式判定,说我是个真人。”

“那是怎么发生的?你介不介意告诉我?它不可能是偶发事件。”

“不全然是,大部分要归功于奎恩。几周前,我的人开始悄悄散播消息,说我从来没有打过人;说我不能打人;说我若在挑衅之下仍不出手,我是机器人这件事便证据确凿。因此我安排了一场愚蠢的公开演讲,带有各种宣传色彩,于是几乎不可避免地,某个傻瓜上钩了。本质上,它是我所谓的讼棍伎俩,靠着催生出的气氛帮我完成一切。当然,不出我所料,情绪效应果然确保我顺利当选。”

机器人心理学家点了点头。“我发觉你侵犯了我的领域——我想,每个政治人物都会吧。但这样的结局令我非常遗憾。我喜欢机器人,我喜欢他们远胜于人类。假如能制造出足以胜任行政官的机器人,我想他会成为官员中的佼佼者。根据机器人学第一法则,他无法伤害人类,无法做出暴虐、腐败、愚蠢、偏见的行为。而他虽然是不朽的,但在漂亮地做一任之后,他便会离开那个职位,因为他绝不能伤害人类,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曾被机器人统治。这会是最理想的情况。”

“只不过,机器人或许会因为先天不足而无法胜任,正子脑的复杂度向来比不上人脑。”

“他会有许多顾问。没有他人的帮助,人脑也无法单独经营一个政府。”

拜尔莱带着严肃的兴味打量苏珊・凯文。“你笑什么,凯文博士?”

“我在笑奎恩先生有些事没想通。”

“你的意思是,他的故事还能有更多的情节。”

“一点点而已。选举之前三个月,奎恩先生所说的这位史蒂芬・拜尔莱,这位残障人士,因为某个神秘的理由去了乡下。他及时赶了回来,没有错过你那场著名的演讲。毕竟,老瘸子曾经做过的事,他自己当然能再做一遍,何况第二次的工作要比第一次容易得多。”

“我不十分明白。”

凯文博士起身,将她的套装抚平,显然是准备离去。“我是指有一种情况,机器人可以殴打人类而不违反第一法则。只有唯一的一种情况。”

“那是什么情况?”

凯文博士已走到门口。她不急不徐地说:“假如挨打的人,其实是另一个机器人。”

她露出灿烂的笑容,清瘦的脸庞热情洋溢。“告辞了,拜尔莱先生。我希望五年后能再投你一票——选你当界域总协。”

史蒂芬・拜尔莱呵呵大笑。“我不得不说,那可有点异想天开。”

房门在她身后关了起来。

我骇然地望着她。“这是真的吗?”

“都是真的。”她说。

“伟大的拜尔莱竟然是机器人?”

“喔,真相永远无法水落石出。我认为他是,但当他决定离世时,他自己走进原子分解炉,所以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何况,那又有什么分别呢?”

“这……”

“对于机器人,你也有相当非理性的偏见。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市长;五年后,他果然成为界域总协。而在2044年,当地球各个界域组成联邦时,他成为首任的世界总协。不过那个时候,反正已经是机体在治理这个世界。”

“没错,可是……”

“没有可是!机体就是机器人,现在是它们在治理世界。五年多前,我才发现所有的真相。那是2052年,拜尔莱即将卸任第二任世界总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