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八篇 证据 · 0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这也不是我要讲的。”凯文博士若有所思地说,“喔,到头来,那艘太空船和其他类似的发明成了政府的财产,超空间跃迁的研发大功告成。如今,在一些邻近恒星系的行星上,我们真有了人类殖民地,但这并不是我要讲的。”

我已经吃完那一餐,正在边抽烟边望着她。

“真正重要的,是过去五十年来地球上的居民所经历的变迁。当我出生时,年轻人,最后一次世界大战才刚结束。那是历史上一个低潮——但它标志着国家主义的结束。地球太小了,容纳不下那么多国家,于是各国开始组成界域,这件事费了不少时间。我刚出生的时候,美利坚合众国还是一个国家,并非只是北方界域的一部分。事实上,本公司的简称至今仍是‘美国机器人……’从国家到界域的演变稳定了我们的经济,并且可说带来一个黄金时代,因为本世纪要比上个世纪好得太多。而这个演变,同样是我们的机器人带来的。”

“您是指机体。”我说,“您刚提到的金头脑就是第一台机体,是吗?”

“是的,没错。但我想到的并非机体,而是一个人。他去年过世了。”她的声音突然透出深刻的悲伤,“至少是他自愿离世的,因为他知道我们不再需要他——史蒂芬・拜尔莱。”

“是啊,我就猜您指的是他。”

“他在2032年首度担任公职。那时你只是个孩子,所以不会记得这件事多么诡异。他竞选市长的经过,绝对是历史上最离奇的……”

法兰西斯・奎恩是一位新派的政治人物。当然,正如所有这类叙述一样,这句话其实毫无意义。如今大多数的“新派”,在古希腊社会中便已存在。我们若对它了解得更透彻,或许还能肯定它早在古苏美的社会,以及史前瑞士的湖居社会中就已经出现。

不过,为了避免必然沉闷且复杂的开场白,最好还是赶紧说明如下的事实。奎恩从不参选也从不拉票,他不曾发表演说,也不帮任何人非法竞选。就像拿破仑在奥斯特里兹战役中,不曾发过一枪一弹一样。

由于政治会将毫不相干的人拉在一起,现在艾弗瑞德・兰宁坐在办公桌后面,与奎恩隔桌相对。他那惊人的白眉毛弯到眼睛前面,目光中的不耐烦已逐渐增温到了沸点——他很不高兴。

即使奎恩知道这项事实,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困扰。他的声音相当友善,这或许是职业习惯。

“兰宁博士,我猜你该认识史蒂芬・拜尔莱。”

“我听说过他,许多人都听说过他。”

“没错,我也一样。也许下次选举,你打算投他一票。”

“我不敢说。”这句话透着些许明显的酸味,“我并没有天天留心政治潮流,所以我不晓得他要竞选公职。”

“他有可能成为我们的下任市长。当然,他现在只是个检察官,但万丈高楼……”

“没错,”兰宁打岔道,“我听过这个成语。但不知道我们能否进入正题。”

“我们已经进入正题,兰宁博士。”奎恩的声调非常轻柔,“让拜尔莱先生顶多做到地方检察官,对我个人会有好处,而帮我达到这个目的则对你有好处。”

“对我有好处?得了吧!”兰宁的双眉垂得很低。

“好吧,那就说对美国机器人与机械人公司有好处。我是把你当成研究部门的荣誉主任来拜访你,因为我知道你和他们的关系,或许我们能比喻为‘元老政治家’和后生晚辈的关系。你说的话虽然人人尊重,但你和他们的关系已不再那么密切,这使得你的行动能保有相当大的自由,即使那些行动多少有点离经叛道。”

兰宁博士沉默了一会儿,咀嚼着自己的思绪。然后,他以更轻的声音说:“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讲什么,奎恩先生。”

“我并不惊讶,兰宁博士,但一切都相当简单。你介意吗?”奎恩用朴素雅致的打火机点燃一根细长的香烟,宽大的脸庞现出一种暗自得意的神情,“我们刚才提到拜尔莱先生——一位奇怪且多彩多姿的人物。三年前他默默无闻,如今却鼎鼎有名。他是个有毅力、有才干的人,而且绝对是我见过的检察官中最能干、最聪明的一位。可惜的是,他不是我的朋友……”

🍎 落l霞x小x说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这点我了解。”兰宁盯着自己的指甲,机械性地回答。

“过去一年间,”奎恩镇定地继续说,“我曾经调查过拜尔莱先生——做得巨细靡遗。针对改革派政治人物的过去做一番相当彻底的调查,你知道吗,总是一件很有用的事。如果你知道帮助有多大……”他顿了顿,冲着烧红的烟头露出冷笑,“可是拜尔莱先生的过去平淡无奇。在一个小镇上过着平静的生活,接受过大学教育,有个早逝的妻子,出过一场很久才复原的车祸,曾在法学院求学,后来迁居到这个大都会,成为一名律师。”

法兰西斯・奎恩缓缓摇了摇头,然后补充道:“但他现在的生活,啊,可真是古怪稀奇。我们这位检察官从来不吃东西!”

兰宁猛然抬起头,一双老眼射出锐利之极的目光。“你说什么?”

“我们这位检察官从来不吃东西。”他一字一顿地重复一遍,“我要稍微做点修正: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吃喝。从来没有!你了解这句话的意义吗?不是罕见,而是从来没有!”

“我觉得这相当难以置信。你能信任你的调查员吗?”

“我能信任我的调查员,而我不觉得有什么难以置信。非但如此,还从来没人见过我们这位检察官喝过什么——不论喝水或喝酒,也没人见过他睡觉。此外还有其他事例,但我想我已经把意思表达清楚了。”

兰宁上身靠回椅背,两人之间紧绷着挑战与回应的沉默。然后,年老的机器人学家摇了摇头。“不!如果我把你的这些叙述,和你来找我的这件事实联想在一起,那么你试图暗示的只有一个可能,而那是不可能的事。”

“但那个人相当不像人,兰宁博士。”

“假使你告诉我说他是撒旦化装的,我还有一点可能相信。”

“我告诉你,兰宁博士,他是个机器人。”

“而我告诉你,我从未听过这么不可能的想法,奎恩先生。”

接着又是剑拔弩张的沉默。

“纵然如此,”奎恩以分外仔细的动作按熄烟头,“你必须动员贵公司所有的资源,来调查这件不可能的想法。”

“我确定自己无法进行这种事,奎恩先生。你该不会是建议本公司插手地方政治吧。”

“你毫无选择。假如我公开调查结果,虽然没有确实证据,但间接证据也足够了。”

“你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但这并不会让我高兴,直接证据要好得多。而且它也无法让你高兴,因为闹开了对贵公司会有严重伤害。我想,对于禁止在住人世界使用机器人的严格规定,你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

“当然!”回答得直截了当。

“你该知道,在整个太阳系中,美国机器人与机械人公司是正子机器人唯一的制造商,而拜尔莱若是机器人,他就一定是正子机器人。你也应该晓得,所有的正子机器人都只租不卖,贵公司对每个机器人皆保留所有权和管理权,因此对它们的行为都要负责。”

“要证明本公司从未制造过人形机器人,奎恩先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造得出来吗?仅就可能性而言。”

“可以,造得出来。”

“我猜,还得秘密进行,不会把它登录在你们的日志上。”

“正子脑绝不可能,阁下。它牵涉到太多因素,此外还有政府最严密的监督。”

“没错,可是机器人会磨损,会故障,会坏掉——最后会被解体。”

“正子脑则会回收或销毁。”

“真的吗?”法兰西斯・奎恩故意透出一丝讽刺的口吻,“假如有一个未曾销毁——当然只是偶发事件,而又刚好有个人形躯体欠缺正子脑。”

“不可能!”

“将来你得对政府和公众证明这一点,所以何不趁早先对我证明。”

“但我们能有什么目的?”兰宁气急败坏地追问,“我们的动机何在?请相信我们还有点理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