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七篇 逃避!· 05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歌声盘旋而上,越来越慷慨激昂,最后超越听力的极限,进入尖锐的超音波音域,然后还不断升高……

白色丝絮带着阵痛不停发抖。它默默绷紧……

接着传来的是普通的声音——而且为数众多。那是许多人在说话,是漩涡般的人潮以迅速的动作穿过他、超过他、越过他,偶尔留下只字片语在空间飘荡。

他们找你去做啥,孩子?你看来被痛打……

……我猜是热火,但我有防护罩……

……我造了一个天堂,但老圣彼得……

不——不,我和那家伙有点关系,跟他打过交道……

嘿,山姆,过来这里……

你弄到一个话筒吗?魔王说……

……继续走吗,我的好小鬼?我的约会是和撒旦……

🍱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凌驾这些噪音之上的,还是原先那个嘹亮的吼声,它传遍每个角落:

快点!快点!快点!!!扯动你的骨头,别让我们久等——后面还有很多人排队。把你的证书准备好,确定上面盖了彼得的开释章。看看你是不是排在正确的入口,会有很多火焰招待大家。嘿,你——那里那个人,好好排队,否则……

面对步步进逼的叫喊,化成白色丝絮的鲍尔匍匐后退,并感到被一根指头猛戳一记。然后,所有的一切爆成五颜六色的声音,碎片一一渗入他剧痛的头部。

鲍尔又坐回椅子上,感到自己正在发抖。

多诺凡双眼睁得有如两个巨大的铜铃,蓝色的眼珠呆滞无神。

“格里,”他以近乎呜咽的细声说,“你刚才死了吗?”

“我……觉得死了。”他的声音低哑,连他自己也认不出来。

多诺凡显然企图站起来,结果却是一败涂地。“我们现在活了吗?或是还没完?”

“我……觉得活了。”鲍尔仍以嘶哑的声音回答,接着又谨慎地说,“当你……当你死去的时候,你有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多诺凡顿了顿,然后非常缓慢地点了点头。“你呢?”

“有的。你可听到棺材的广告……还有女人在唱歌……还有排队准备进入地狱?有没有?”

多诺凡摇了摇头。“只有一个声音。”

“响亮吗?”

“不,很轻,但声音粗得像是锉指甲。那是一场布道,讲的是地狱之火。他描述那种折磨……好啦,反正你也知道。我曾听过一次像这样的布道——几乎一样。”

他满头虚汗。

他们察觉到有阳光射进舷窗。不过光芒微弱,而且是蓝白色——那遥远的光源是个明亮的斑点,看来绝非熟悉的太阳。

鲍尔用颤抖的手指指着那个仪表。现在,指针坚定而骄傲地停在另一条细标线上,旁边的数字是300,000秒差距。

鲍尔说:“麦克,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一定完全脱离银河系了。”

多诺凡说:“见鬼!格里!我们是第一批脱离太阳系的人。”

“没错!正是这样。我们脱离了太阳系,我们脱离了银河系。麦克,这艘太空船就是答案。它为全人类带来自由——散布到每颗恒星的自由——几亿几兆颗恒星。”

然后,他“砰”的一声跌坐下来。“可是我们怎么回去呢,麦克?”

多诺凡有气无力地微微一笑。“喔,那倒不用担心。这艘船把我们带来这里,就会把我们带回去。我要再吃点豆子。”

“可是麦克……慢着,麦克。如果它用和来时同样的方式带我们回去……”

刚要站起来的多诺凡又重重坐回椅子上。

鲍尔继续说:“我们必须……再死一次,麦克。”

“这个嘛,”多诺凡叹了一声,“倘若必须如此,那我们就只好如此。至少它不是永恒的,不是‘非常’永恒的。”

苏珊・凯文正在慢慢说话。过去六个小时,她都在慢慢刺探着金头脑——却始终一无所获。她厌倦了一再重复,厌倦了拐弯抹角,厌倦了一切。

“现在,金头脑,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尽全力简单明了地回答。你对恒星际跃迁是不是一清二楚?我的意思是,跃迁是否能把他们带到很远的地方?”

“他们想去多远都行,苏珊小姐。天啊,曲速飞行没什么诀窍。”

“然而,他们会看到什么?”

“星星啦。你以为还有什么?”

下一个问题脱口而出。“那么,他们会活着?”

“当然!”

“恒星际跃迁不会伤害他们?”

当金头脑保持沉默时,她也跟着发愣。就是这个问题!她终于搔到痒处了。

“金头脑,”她以恳求的口吻,心虚地说,“金头脑,你听到我说话吗?”

金头脑以微弱而颤抖的声音答道:“我必须回答吗?我是指有关跃迁的问题。”

“你不想答就不必答。可是它会很有意思——我是说你若想回答的话。”苏珊・凯文尽可能轻描淡写。

“哎——哟,你把一切都搞砸了。”

机器人心理学家突然跳起来,脸上现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喔,我的天。”她喘着气说,“喔,我的天。”

她觉得这几小时乃至这几天来的紧张都顿时消失。一会儿后,她对兰宁说:“我告诉你一切没问题。不,你现在一定要放我一马。那艘太空船会平安归来,那两个人不会有事的。我想要休息了,我一定要休息,现在请便吧。”

如同起飞时一样,太空船静静地、不声不响地返回地球。它不偏不倚落在着陆地点,主气闸随即打开。两个人一面小心翼翼地钻出来,一面搔着长满胡茬儿的下巴。

然后,红头发那位慢慢地、刻意地跪下来,在混凝土跑道上印下坚实而响亮的一吻。

他们挥手驱走聚过来的人群。从飞奔而来的救护车中,已经跳出两名抬着担架的医护人员,但他们同样作势表示婉拒。

格里哥利・鲍尔说:“最近的淋浴在哪里?”

立刻有人带他们去。

他们全部围坐在一张会议桌旁,这是美国机器人与机械人公司主要成员的全员会议。

鲍尔与多诺凡慢慢地、高潮迭起地讲完一个生动且扣人心弦的故事。

苏珊・凯文打破随之而来的沉默。过去这几天,她已经恢复了冰冷且有些尖酸的镇定——但脸上仍透出一丝尴尬的神情。

“严格说来,”她道,“这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当我们首次向金头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希望你们有人还记得,我曾不厌其烦地对它再三强调,要它务必拒绝任何会产生矛盾的资料。那时,我曾说过类似下面这番话,‘若有导致死亡的答案,你千万别激动,我们根本不在乎。只要把那一页还给我们,忘掉这件事就好。’”

“嗯——嗯,”兰宁说,“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很明显。那项资料进入它的计算机制后,产生了控制恒星际跃迁最短时段的方程式——这意味着人的死亡。统一公司的机器会完全崩溃,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但我已将死亡的严重性贬低——并非整个取消,因为第一法则永远无法违反——刚好足以让金头脑能对这个方程式多看一眼;足以给它时间去了解,这段时期过后,那些人会起死回生——正如太空船中的物质和能量会重新出现。换句话说,这个所谓的‘死亡’绝对只是暂时现象。你们懂了吗?”

她环顾四周,大家都在专心聆听。

于是她继续说:“所以它接受了那项资料,但并非毫无疑虑。即使只是暂时的死亡,严重性又打了折扣,仍能使它陷入非常轻微的失衡。”

她以平静的口吻公布答案:“它发展出一种幽默感——那是一种逃避,懂了吧,是勉强逃避现实的一种方法。它变得喜欢恶作剧。”

鲍尔与多诺凡同时站起来。

“什么?”鲍尔喊道。

而多诺凡的反应还要生动得多。

“就是这样。”凯文说,“它照顾好你们两位,确保你们的安全,但你们无法操作任何控制仪器,因为它们不是为你们准备的——而是专供幽默的金头脑操作。我们能用无线电呼叫你们,但你们无法回答。你们有很多食物,但通通是豆子和牛奶。然后你们死了,姑且这样说,接着又重生,但你们的死亡经历被安排得……嗯……很有意思。我真希望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那是金头脑得意的小玩笑,但它无意造成伤害。”

“无意造成伤害!”多诺凡喘着气说,“喔,可惜那可爱的小鬼没有脖子。”

兰宁做了一个肃静的手势。“好啦,这是一场混乱,但全都过去了。现在怎么办?”

“这个嘛,”玻格特平心静气地说,“改进曲速引擎的责任显然在我们身上。一定有什么办法,能免掉跃迁的时间。在这个前提下,既然拥有大型超级机器人的机构只剩我们一家,我们一定要找到答案。到那个时候——美国机器人公司将有恒星际飞行的能力,而人类则有建立银河帝国的机会。”

“统一公司要怎么打发呢?”兰宁问。

“嘿,”多诺凡突然打岔道,“这点我想提个建议。他们害美国机器人公司陷入好一场混乱,虽然不如他们预期中那么糟,而且圆满收场,但他们的意图可不值得恭维。而格里和我是主要的受害者。

“好吧,他们想要答案,而答案已经出炉。把那艘太空船交给他们,附上保证书,美国机器人公司就能收他们二十万,再加上建造费用。如果他们测试那艘船——那么在金头脑恢复正常之前,我们何不让它再找点小乐子。”

兰宁严肃地说:“在我听来这个提议合情合理。”

玻格特随口补充一句:“而且绝对遵守合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