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七篇 逃避!· 02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啊,我不反对谈谈。”

“听好,金头脑,再过一会儿,兰宁博士和玻格特博士会带着那个复杂问题到这里来。我们将以很慢的速度,每次交给你很少一点点,因为我们要你小心处理。假如你办得到,我们准备请你根据那些资料建造一样东西。但是我要警告你,那个解答可能牵涉到……呃……对人类的伤害。”

“天啊!”这是一声压得很低、拖得很长的惊叹。

“现在你听好了。其中一页资料会意味着伤害,甚至可能是死亡,在我们输入那一页之后,你千万别激动。你要知道,金头脑,在这个问题中,我们并不在乎这些事——甚至死亡也没关系;我们根本就不在乎。所以当你碰到那一页的时候,你只要停下来,把它还给我们——光是这样做就好。你了解吗?”

“喔,当然。可是天啊,导致人类死亡!喔,我的天!”

“好啦,金头脑,我听到兰宁博士和玻格特博士走来了。他们会告诉你那个问题究竟是什么,然后我们就要开始。做个好孩子……”

资料一页一页慢慢输进去。每输进一页,就会传来一阵细得出奇的咯咯声,代表金头脑正在运作。而接下来的沉默,则表示它准备接受下一页资料。前后总共好几小时——在这期间,输进金头脑的资料量,相当于十七巨册的“物理数学”。

在这个过程中,众人逐渐皱起眉头,而且越来越深。兰宁暗自凶巴巴地喃喃咒骂;玻格特先是若有所思地审视自己的指甲,后来就茫然地一个个咬起来。当厚厚的一叠资料通通消失后,凯文脸色苍白地说:“出问题了。”

兰宁勉强吐出几个字:“不可能。它——死了吗?”

“金头脑?”苏珊・凯文全身发抖,“你听得见吗,金头脑?”

“啊?”传来一个心不在焉的回答,“需要我吗?”

“解答……”

“喔,那个!我能做到。我会帮你们建造整艘太空船,容易得很——只要你们给我机器人。一艘优秀的太空船,也许需要两个月时间。”

“没有——困难吗?”

“花了很长时间才算出来。”金头脑说。

凯文博士后退几步,清瘦的面颊依然毫无血色。她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去。

来到她的办公室后,她说:“我无法了解。在这组给定的资料中,一定牵涉到一个矛盾——或许还牵涉到死亡。假如哪里出了问题……”

玻格特平心静气地说:“这机器还能说话,而且说得头头是道。不可能有什么矛盾。”

机器人心理学家却急切地答道:“矛盾处处皆有,回避之道各有不同。假设金头脑只陷入泥沼少许,只坏到——比方说,刚好够它生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妄想,其实它做不到。或者,假设它正在某个真正很糟的下场边缘徘徊,只要轻轻一推,就会把它推进深渊。”

“让我们假设,”兰宁说,“根本没有任何矛盾。假设统一的机器是因为另一个问题而当机,或纯粹是因为机件故障。”

“但即使如此,”凯文坚持道,“我们也不能冒险。听好,从现在起,任何人不得和金头脑说半句话,我要接管。”

🦁 落 + 霞 + 小 + 說 + w w w ~ lu Ox i a ~ co m-

“好吧,”兰宁叹了一口气,“那你就接管吧。与此同时,我们会让金头脑建造那艘太空船。而如果它真造得出来,我们就得进行测试。”

他一面沉思,一面说:“我们需要顶尖的实地测试员来进行。”

麦克・多诺凡以粗暴的动作驯服了一头红发,却毫不理会桀骜的乱发立刻重新立定站好。

他说:“发号施令吧,格里。他们说那艘太空船完工了;他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它完工了。走吧,格里,我们现在就到控制台前。”

鲍尔以厌倦的口吻说:“少废话,麦克。你的幽默感即使是最新鲜的,也有一种熟过头的怪味,连这儿的幽闭空气都盖不住。”

“好吧,听着。”多诺凡再次徒劳地拢了拢头发,“我对我们那位铸铁打造的天才,以及它打造的锡箔太空船倒不怎么担心。问题在于我的假期报销了,还有这份单调!这里除了铜线就是数字——还是不伦不类的数字。喔,他们为什么要给我们这种工作呢?”

“因为,”鲍尔温和地答道,“如果失去我们,他们也没什么损失。好啦,放松点!兰宁博士正朝这儿走来。”

兰宁正走过来,他的灰色眉毛浓密依旧,年老的身形依然直挺,而且充满活力。他一言不发地陪同他们两人走上坡道,来到露天工作场。那里有许多机器人,在没有人类监督的情况下,正默默地建造一艘太空船。

不对,是已经建好一艘太空船!

因为兰宁说:“这些机器人停工了,今天没有一个有所行动。”

“这么说它完成了?确定吗?”鲍尔问。

“我又怎么知道?”兰宁心情欠佳,倒挂的浓眉险些遮住眼睛,“看来是竣工了。旁边没有多余的材料,内部也修整得亮晶晶的。”

“你去过里面?”

“进去一下就出来了,我又不是太空驾驶员。你们哪位对引擎理论有深入研究?”

多诺凡望向鲍尔,鲍尔望向多诺凡。

多诺凡说:“我有驾驶执照,主任,但我翻了翻,发现它丝毫没提到超引擎或曲速航行,都只是三维空间的普通儿戏。”

艾弗瑞德・兰宁抬起头来,露出极不以为然的表情,还用高挺的鼻子使劲哼了一声。

他冷冰冰地说:“好吧,我们自有轮机人员。”

他正要走开,鲍尔及时抓住他的手肘。“主任,这艘船仍是禁区吗?”

老主任犹豫了一下,然后揉了揉鼻梁。“我想不是,至少对你们两位而言。”

当他离去时,多诺凡望着他的背影,在他背后咕哝了几个字,虽然简短却意味深长。然后,他转向鲍尔说:“我真想当他的面,好好对他作一番描述,格里。”

“请跟我来吧,麦克。”

太空船内部已经完工,百分之百完工;这点在一眨眼间便能一目了然。在整个太阳系中,没有谁能做得像这些机器人那么干净利落。经过表面处理的舱壁银光闪闪,上面未曾残留任何指纹。

舱内没有任何棱角,舱壁、地板、舱顶皆以圆滑曲面交接。一旦置身于隐藏式照明的金属性冷光中,上下四周便映出六个冰冷的倒影,个个都和自己一样不知所措。

主通道是个狭窄的隧道,通往一段走起来咔嗒咔嗒响的坚硬通路,通路两旁则有许多一模一样的舱房。

鲍尔说:“我想家具都装设在舱壁内。或者,也许人家根本不要我们坐下或睡着。”

在最接近船首的最后一间舱房,这种千篇一律才被打破。舱房里有个零反射玻璃制成的弧形窗,是一体成形的金属内壁所仅有的孔眼。它的下方有个巨大的仪表,里面那根指针一动不动指着零点。

多诺凡说:“看看那个!”他指着精密刻度上唯一的文字标记。

那几个字是“秒差距”,而在弧形刻度的右端,则有一个细小的数字“1,000,000”。

舱房内有两张椅子——沉重、宽敞、没有衬垫。鲍尔小心翼翼地坐下,发觉它是依照人体曲线塑造的,坐起来很舒服。

鲍尔说:“你有什么感想?”

“依我看,金头脑患了脑膜炎。我们赶紧出去。”

“你确定不想再多看几眼吗?”

“我已经看了一遍。我来了,我看了,我不干了!”多诺凡的一头红发根根竖起,“格里,我们离开这儿吧。我在五秒钟前已经辞职,这地方不准非工作人员进入。”

鲍尔油滑地露出得意的笑容,并顺了顺他的八字胡。“好啦,麦克,把你流向血管的肾上腺素关掉吧。我原本也在担心,但现在不了。”

“不了,啊?怎么会不了?你把寿险保额提高了?”

“麦克,这艘太空船飞不起来。”

“你怎么知道?”

“这个嘛,我们从头到尾走了一遍,对不对?”

“似乎如此。”

“相信我的话,的确如此。除了这里有个舷窗和一个秒差距仪表,你看到任何驾驶舱了吗?你看到任何控制台了吗?”

“没有。”

“你又看到任何引擎了吗?”

“天啊,没有!”

“那就对了!麦克,我们把这消息透露给兰宁吧。”

他们一面咒骂,一面走过一条条毫无特色的通道。最后,两人终于误打误撞来到通向气闸的短廊。

多诺凡愣住了。“你锁上这玩意了吗,格里?”

“没有,我从没碰过它。你来拉这根杆子,好吗?”

尽管多诺凡使尽了力气,整个脸孔都扭曲变形,那根杆子依然一动不动。

鲍尔说:“我没看到任何紧急出口。要是这里出了什么差错,得烧熔气闸才能救我们出去。”

“没错,而我们只好等着,等到他们发现有个笨蛋把我们锁在里面。”多诺凡在狂怒中补充一句。

“我们回到有舷窗的那间舱房去吧。只有在那里,我们才有可能引起注意。”

不过,他们并未如愿。

来到尽头处那间舱房,舷窗外却不再是蓝天白云。它呈现一片黑暗,而其中黄色的点点星光,则是太空的招牌标记。

他俩立刻瘫在两张椅子上,激起两下钝钝的砰砰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