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篇 消失无踪 · 04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更新了一部分,但主要的工作还是重新教化。总之,制造他们的那些人,想设计出不至于被伽马射线重伤的机器人。”

“不过,为了这种事,就把超引擎的工作整个停掉,当然显得很可笑。我本来还以为,超引擎的研发无论如何不准停工。”

“这个嘛,有权决定的是楼上那些人。我——我只是照人家的话去做。有可能一切都是攀关系……”

“是啊。”电子技师扯出一个笑容,又慧黠地眨了眨眼,“某人认识华盛顿的某人。但只要我的薪水准时发放,我就不该担心;超引擎和我毫不相干。他们要在这里做什么?”

“你在问我吗?他们带了一大批机器人来——超过六十个,准备测量一些反应。那就是我知道的一切。”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要花多久时间?”

“但愿我知道。”

“好啦,”沃冷斯基以十分讽刺的口吻说,“只要他们把我的钱端来,随便他们爱玩什么游戏都行。”

布莱克暗自觉得满意。让这个说法传开吧,它不碍事,而且相当接近实情,足以满足任何人的好奇心。

某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沉默不语。有个重物落下,眼看就要砸到他头上。在最后一刻,突然出现一道同步的力场束,“砰”的一声将它推到一旁。待在六十三个木制隔间观看这一幕的NS-2型机器人,在重物转向前的一瞬间同时冲出去。位于他们上方五英尺处的六十三个光电管,则轻轻扯动记录笔,在纸上画下一个小小的尖峰。重物升起又落下,升起又落下,升起……

前后总共十次!

每一次,所有的机器人都猛然向前冲,直到发觉那人好端端坐在原地,才硬生生煞住脚步。

自从为美国机器人公司的代表接风后,寇纳尔少将就从未穿过全套军装。现在,他只穿着一件青灰色衬衫,领子敞开,黑色领带也拉松了。

他满怀希望地望着玻格特,后者仍然穿得整齐体面,至于内心的紧张,大概只有太阳穴处亮晶晶的细小汗珠才泄露丝毫。

将军说:“结果如何?你们试图观察什么?”

玻格特答道:“观察一种差异,但只怕对我们的目的而言,它有点太难捉摸。对其中六十二个机器人来说,冲向置身险境的人乃是必要的行动,在机器人学中,我们称之为强迫反应。你看,即使那些机器人明知那人不会受到伤害——在实验重复三四次后,他们一定已经知道——他们仍然无法避免如此反应。这是第一法则的要求。”

“所以呢?”

“可是第六十三个机器人,那个修订型纳斯特,则不具这样的强迫作用。他的行动完全自由,只要他愿意,就能留在位子上。不幸的是,”他的声音透着些许遗憾,“他没有这种意愿。”

“你想这是为什么呢?”

玻格特耸了耸肩。“我想,等凯文博士来到这里,她就会告诉我们,或许还会附上极为悲观的解释。她有时候有点烦人。”

“她胜任这份工作吗?”将军突然不安地皱起眉头。

“是的,”玻格特似乎被逗乐了,“她十分胜任。她对机器人的了解像个姐姐一样——我想,这是由于她非常痛恨人类的缘故。只不过,姑且不论是不是心理学家,她都是个极端神经质的人。她有妄想的倾向,别对她的话太认真。”

他将一大卷虚线图表展开在对方面前。“你看,将军,就每个机器人而言,随着实验次数的增加,从重物坠落到完成五英尺运动这段时间有逐渐递减的趋势。有个明确的数学关系描述这种事,若不符合这个关系,就显示正子脑中有显著的异常。不幸的是,所有的图表看来都正常。”

“可是,我们的纳斯特十号若不是以受迫行动来反应,他的曲线为何不会有异?这点我不了解。”

“这很简单。机器人的反应和人类的反应并非百分之百对应,这实在令人遗憾。就人类而言,自发行动比反射行动要慢得多。可是机器人不然;对他们而言,这是个自由选择,他们能让自由行动和受迫行动的速率相当。不过,我当初指望的,是纳斯特十号第一次会措手不及,在作出反应前犹豫太久的时间。”

“而他并没有?”

“只怕正是如此。”

“那么我们根本毫无进展。”将军上身靠向椅背,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你们来此已经五天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珊・凯文走了进来,顺手用力将门关上。“把你的图表拿走,彼得。”她叫道,“你知道它们显示不出任何线索。”

当寇纳尔欠身向她打招呼时,她不耐烦地咕哝了一句,随即继续说:“我们必须赶紧试试别的办法,我不喜欢目前这种情况。”

玻格特与将军交换了一个认命的眼神。“出了什么问题吗?”

“你是指特定的问题?没有。但我不喜欢让纳斯特十号继续耍我们。这样很糟,他已膨胀的优越感一定因此更加满足。只怕他的动机不再是单纯地服从命令;我想如今对他而言,智取人类更像是一种神经质的需求。这是一种病态的危险状况。彼得,我拜托你的事做到了吗?你有没有根据我的要求,算出修订型NS-2的各项不稳定因素?”

“正在进行。”数学家意兴阑珊地说。

她气呼呼瞪了他一会儿,然后又转向寇纳尔。“纳斯特十号绝对晓得我们在做什么,将军。他没有理由在实验过程中吞下那个饵,尤其是在第一次之后,他一定已经看出那名助理没有真正的危险。其他的机器人不得不那样做,他却是故意伪造那个反应。”

“那么,你认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凯文博士?”

“让他下次无法假造任何反应。我们再重复一遍那个实验,不过要加点道具。我们要在实验助理和机器人之间,拉起足以电死纳斯特型机器人的高压电缆——数量要足够,使他们不可能跳过去。这些机器人事先会有充分的了解,明白碰触那些电缆等于找死。”

“慢着!”玻格特忽然恶狠狠地吼道,“我否决这个办法。我们不能为了找出纳斯特十号,而电死总价两百万元的机器人。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

“你确定吗?你什么办法也没想到。无论如何,电不电死根本不成问题。我们可以装一个继电器,让它在重物坠落的同时切断电流。万一机器人压到那些电缆,他们也不会死。可、是、他、们、不、会、知、道,你懂了吧。”

将军的眼睛冒出希望的光芒。“这行得通吗?”

“应该行得通。在那种情况下,纳斯特十号将不得不留在位子上。他可以奉命触摸那些电缆而被电死,因为确保服从的第二法则凌驾于自保的第三法则之上。但我们不会对他下这样的命令;我们只会让他自己看着办,就像其他的机器人一样。对正常的机器人而言,即使没有任何命令,确保人类安全的第一法则也会驱使他们送死。但我们的纳斯特十号则不然;由于他的第一法则不完全,他又没有接到任何命令,第三法则‘自保’会是最高指导原则。他将毫无选择余地,不得不留在位子上。那会是个受迫行动。”

“那么,今晚就要进行吗?”

“就在今晚,”机器人心理学家说,“只要电缆能及时架好。我现在就去告诉那些机器人,告诉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情况。”

某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沉默不语。有个重物落下,眼看就要砸到他头上。在最后一刻,突然出现一道同步的力场束,“砰”的一声将它推到一旁。

实验只进行了一次……

在骑楼的观测室中,苏珊・凯文博士发出一下惊讶的喘息,从小巧的折叠椅中站了起来。

六十三个机器人默默坐在各自的椅子上,神情严肃地瞪着面前那个置身险境的人,没有一个移动半步。

凯文博士很生气,气得几乎忍无可忍。然而,面对一个接一个走进来又走出去的机器人,她却不敢显露半分怒意,这对她更无异于火上加油。她核对了一下清单,现在轮到第二十八号进来——还有三十五个等着见她。

第二十八号怯生生地走进来。

她强迫自己保持适度的冷静。“你是谁?”

那机器人以低沉而迟疑的声音答道:“我尚未获得正式的编号,女士。我是个NS-2型机器人,在外面的队伍中我是第二十八号,我这里有张纸条要交给你。”

“今天在此之前,你没有来过这里吗?”

“没有,女士。”

“坐下,就坐在那里。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二十八号。大约四小时前,你在二号辐射大厦里吗?”

那机器人似乎难以启齿。然后,他用嘶哑的、仿佛机器需要润滑的声音说:“是的,女士。”

“那里有个人几乎受到伤害,是吗?”

“是的,女士。”

“你什么也没做,是吗?”

“是的,女士。”

“由于你的不作为,那人可能因而受重伤,这点你知道吗?”

“知道,女士。但我无能为力,女士。”很难想象一个巨大的、毫无表情的金属身形如何缩头缩脑,但是它做到了。

“我要你告诉我,你究竟为何没有试图拯救那个人。”

“我正想解释,女士。我当然不希望让你……让任何人……认为我做得出可能伤害一位主人的事。喔,不,那会是个可怕的……不可想象的……”

“请别激动,孩子。我没有为任何事责怪你,我只希望知道你当时怎么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