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篇 骗子!· 0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9年03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艾弗瑞德・兰宁仔细点燃雪茄,指尖却在微微颤抖。当他趁着吞云吐雾的空当开口时,一双灰色的眉毛垂得很低。

“没错,他能透视心灵——这点他妈的没啥疑问!可是原因呢?”他望向数学家彼得・玻格特,“你怎么说?”

玻格特用双手将一头黑发压平。“那是我们生产的第三十四个RB型机器人,兰宁。其他的都百分之百正规。”

会议桌旁第三个人皱起眉头。他名叫米尔顿・艾席,是美国机器人与机械人股份有限公司最年轻的一位主管,对自己的职位颇为自豪。

“听着,玻格特。装配过程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差错,这点我能保证。”

玻格特的厚嘴唇扯出一个故作大方的笑容。“你保证吗?你若能为整个装配线负责,我就推荐你晋升。根据精确数据,光是制造一个正子脑,就需要七万五千二百三十四道操作手续。每道手续的成败都取决于众多因素,从五项到一百零五项不等。假如任何一道手续发生严重错误,那个‘脑子’就毁了。我是在引用我们资料夹中的叙述,艾席。”

米尔顿・艾席面红耳赤,但他的答辩却被第四个声音封杀。

“如果一开始就试图互相推诿,那我可要走了。”苏珊・凯文双手放在膝盖上,紧紧握在一起,她苍白而细薄的嘴唇周围细小的皱纹显得更深了。“我们手上有个透视心灵的机器人,在我看来,重要的是我们得查出他究竟为何能透视心灵。我们应该尽快着手,而不是坐在这里说‘你的错。我的错。’”

她用冰冷的灰色眼珠盯着艾席,后者咧嘴一笑。

兰宁同样咧嘴一笑。正如每回在这种场合一样,他那又长又白的头发,以及一双慧黠的小眼睛,使他看来活脱是圣经中的长老。“你说得有理,凯文博士。”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干脆利落。“以最简单扼要的方式来说,我们造出一个正子脑,它应该属于普通式样,如今却拥有惊人的特质,竟然能和思想波调谐。如果我们知道这是如何发生的,将标示着数十年来机器人学最重大的进展。但我们还不知道,所以我们必须找出原因。大家明白吗?”

“我能否提个建议?”玻格特问。

“说吧!”

“身为数学家,我预料这是个非常棘手的谜团。我想提议对RD-34的存在保密,直到我们真正解开这个谜。我的意思是,甚至对其他员工也一律保密。身为各部门的主管,我们不该认为它是个无解的问题,而愈少人知道……”

“玻格特说得对。”凯文博士说,“自从行星际法令作了修订,准许机器人运到太空前可在厂内先行测试,反机器人的宣传就变本加厉。假如说,在我们能宣布已经完全控制局面之前,便有只字片语泄露出去,让外人知道有个能透视心灵的机器人,很可能会有人趁机大做文章。”

兰宁一面抽着雪茄,一面严肃地点着头。然后,他转头对艾席说:“我想你说过,当你发现这个透视心灵的现象时,你身边没有其他人。”

“我的确是单独一人——我这辈子从未那么惊吓过。RB-34刚从装配台上搬下来,他们就把他送交给我。刚好奥伯曼不在,所以我亲自带他去测试室——至少,我是准备把他带下去。”艾席顿了顿,嘴唇扯出一抹浅浅的微笑。“嘿,你们有谁曾在不知不觉间,进行过一场思想交谈?”

大家都懒得回答,于是他继续说:“你知道吗,你最初并不会发觉。他就这么跟我说话——无论你想象那些话多有逻辑、多么合理都不为过——直到几乎来到测试室的时候,我才察觉自己一句话也没说。当然,我想了很多,但那可是两回事,对不对?我赶紧把那玩意锁了起来,就跑去找兰宁。但是让他跟我走了一段,冷静地窥探我的思想,在里面翻翻拣拣,真令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能想象。”苏珊・凯文若有所思地说,她正以一种古怪的专注目光凝视着艾席。“我们多么习惯将自己的思想视为隐私。”

兰宁不耐烦地插嘴道:“那么,只有我们四个知道。好吧!我们一定得有系统地展开行动。艾席,我要你从头到尾检查一遍装配线——不得有任何遗漏。你要排除一切不可能有机会出错的手续,再列出所有可能出错的,包括错误的性质和可能的程度。”

“苛刻要求。”艾席咕哝道。

“自然如此!当然,你要派你的手下去做这项工作——有必要的话通通派出去,我并不在乎我们是否落后进度。可是不能让他们知道为什么,你了解吧。”

“嗯——嗯,了解!”年轻技师咧嘴苦笑,“仍然是个扎手的差事。”

兰宁将转椅转个方向,以便面对凯文。“你必须从另一个角度钻研这个问题。你是厂里的机器人心理学家,所以你要用逆向思考,从研究这个机器人本身着手。试图查出他如何运作;看看还有什么和他的精神感应力有牵扯的因素,它们产生多大的影响,它们如何扭曲他的见解,以及究竟对他的一般RB特性造成何种损害。你听懂了吗?”

兰宁并没有等凯文博士答话。

“我负责协调这项工作,并以数学方式诠释各项发现。”他猛力喷出一口烟,透过烟雾吐出后面的话,“当然,玻格特要帮我的忙。”

玻格特一面用胖手掌磨着另一只手的指甲,一面以温和的口气说:“我就知道,我对这方面略知一二。”

“好啦!我们开始吧。”艾席把椅子向后推,站了起来,年轻快活的脸庞扯出一个笑容。“我分到了最要命的差事,所以我要赶紧去干活了。”

他临走还含糊地说了一句:“回头见!”

苏珊・凯文浅浅地点头答礼,她的目光却一直目送他出去。此时兰宁咕哝道:“你想不想现在就上去看看RB-34,凯文博士?”而她却没有回答。

房门铰链刚刚响起旋转的闷声,RB-34的光电眼便离开书本。等到苏珊・凯文走进来的时候,他早已经站了起来。

她停下脚步,将门上巨大的“禁止入内”标示扶正,这才走向那个机器人。

“厄比,我给你带来些超原子发动机的教科书——好歹带了几本。你想不想看一看?”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RB-34(也就是厄比)从她手中接过三本厚厚的书籍,翻开其中一本的首页。

“嗯——嗯!《超原子学理论》……”他一面翻书,一面喃喃地自言自语。然后,他带着心不在焉的神态说:“请坐,凯文博士!这得花我几分钟的时间。”

机器人心理学家自己找个座位,坐下来仔细观察厄比。他则在桌子另一侧拣了一张椅子坐下,开始有系统地消化那三本书。

半小时过后,他放下书本。“当然,我知道你为什么带这些书来。”

凯文博士的嘴角抽动一下。“我就在担心这点。跟你打交道可不容易,厄比,你总是抢先我一步。”

“你知道吗,这些书和其他书籍没什么差别,就是无法引起我的兴趣。你们的教科书里什么也没有;你们的科学只是一堆搜集来的数据,靠临时的理论粘在一起——而且全都简单到不可思议,简直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让我感兴趣的是你们的小说。你们会研究人类的动机以及情感的互动关系……”当他在搜寻适当的词汇时,强壮的手臂做了一个含糊的手势。

凯文博士悄声道:“我想我了解。”

“你也知道,我能看透心灵。”机器人继续说,“你无法想象它们有多复杂。因为我自己的心灵和它们交集那么少,所以我还无法了解其中的一切——但我在尝试,而你们的小说对我有帮助。”

“没错,但只怕你从当今多愁善感的小说中,有了些悲伤而感性的体验后——”她的声音中带点苦涩,“你会发现像我们这样的真实心灵枯燥无味、毫无特色。”

“可是我不会!”

这句突然中气十足的回答令她不禁站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脸正在涨红,心想:他一定知道!

厄比陡然平静下来,低声喃喃道:“可是,我当然知道,凯文博士。你总是想到这件事,我怎能不知道呢?”现在他的金属音质几乎完全消失。

她板起脸孔。“你曾经——告诉过任何人吗?”

“当然没有!”这句话透着真正的惊讶,“没有任何人问过我。”

“好吧,那么,”她脱口而出,“我想你认为我是个傻瓜。”

“不!它是正常的感情。”

“或许正因为如此,它才这么愚蠢。”她声音中的渴望之情淹没一切,某些女性特质穿透博士的外衣向外窥探。“我不具有你所谓的——吸引力。”

“如果你仅是指外表的吸引力,那我无从判断。但我知道,无论如何,还有其他种类的吸引力。”

“也不年轻了。”凯文博士几乎没有听到机器人说的话。

“你还不到四十。”厄比的声音中逐渐流露焦急的坚持。

“按年头算,我今年三十八;论及我对人生的多愁善感,我已经是六十岁的老太婆。我这个心理学家难道是假的吗?”

她喘着气,硬着头皮说:“而他才刚满三十五岁,而且外表和动作还要更年轻。你认为他曾经……曾经多看我一眼吗?”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